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打造超玄幻 > 第五十一章 與仙斗,其樂無窮
    “天為棋盤,星做子。”

    “地為琵琶……路做弦。”

    呂木對盯著那豎匾上的字,忍不住便念出了聲。

    整個人心神瞬間搖曳,老臉上,浮現出幾許驚世駭俗的神色。

    黑鐵豎匾上,有驚天動地的恐怖威壓鋪面而來,壓的他身軀搖晃,后撤了兩三步,每一步都踩的青磚碎裂。

    竹杖猛地點在青石階梯上,緊閉上眼眸。

    許久之后,才是緩緩吐出一口氣。

    他撇過臉,沒有再看豎匾上的聯句,他不敢看,也不敢問。

    抱著殺豬刀站在一邊的聶長卿面無表情的瞥了一眼。

    呂木對的意志力,比他聶長卿強。

    木輪碾過地面的聲音響起。

    凝昭推著陸番,從白玉京樓閣中出來。

    “可惜了,扛不住我白玉京樓閣門前的聯句威壓,你便進不了樓閣內了……”

    陸番一手撐著下巴,淡淡道。

    呂木對苦笑的拱了拱手,“讓陸少主失望了。”

    陸番擺手,“罷了,入不得,就在這兒談吧。”

    呂木對整理衣襟,面色肅然。

    “陸少主請說。”

    陸番手掌輕輕撫平鋪蓋大腿的羊毛薄毯上的褶皺。

    “聽說天機家可算天下事……”

    “本公子正好有一事需要你算一算。”

    陸番坐在輪椅上,似笑非笑。

    呂木對目光一凝。

    陸番沒有廢話,手一翻,一枚乳白色的玉石令牌浮現在他的手中。

    呂木對視線落在令牌上,一臉迷茫。

    “此為‘天炁令’,共五枚,另有‘地炁令’也是五枚,此乃入臥龍嶺秘境的資格憑證,臥龍嶺內仙緣出,唯有持‘天地炁令’者,方有機會進入秘境,得到秘境內的仙緣。”

    陸番緩緩道。

    話語一出。

    所有人的呼吸皆是一滯。

    聶長卿瞳孔更是緊縮,眼眸深處有深深的驚駭。

    公子說的是……臥龍嶺秘境?!

    他不由想起在成仙地內,一跪仙人所換得的仙緣。

    仙人也說,臥龍嶺內有仙緣!

    公子果然也得到了仙人的指示。

    至于“天地炁令”,陸番若是不說,聶長卿還真的是不知道。

    呂木對身軀在顫抖。

    仙緣?

    天地炁令?

    這些詞,對呂木對產生巨大的沖擊。

    五年不曾出卦的天機家諸子親卜一卦,遣他來北洛城,說此地有天大的機緣。

    原本,他還沒有放在心上,天機家不管江湖,不涉廟堂,逍遙自在,要機緣有何用?

    哪怕是修成西郡霸王那般的武道強者又能何如?

    百余年后,不還是一柸黃土。

    然而,他錯了,入了北洛城,隱藏身份成為普通漁民,他卻是見到了太多超出理解范圍的事情。

    北洛湖上,聶長卿隔空御刀斬群儒。

    長街十里,陸少主優雅落子壓劍俠。

    如今又有半片靈菊,仙氣縈島。

    這里面,他捕捉到了不同尋常的東西。

    特別是他親自接觸過陸少主后,這種感覺更加的強烈,這位被世人認為“雙腿有疾,脾性陰郁,不堪大用”的陸少主,蒙蔽了天下人,在北洛城生死存亡之際,朝著這世界,張開了猙獰獠牙。

    他親自給陸番算過命,然而……算到一半,他便不敢繼續下去了。

    因為他從未見過這般恐怖的命數。

    或許,唯有天機家的諸子親自出手,方可窺一縷陸少主的命。

    陸番的命,非他可窺!

    他也終于明白天機家諸子所說的機緣是什么了……

    尋常的武道機緣,根本屁都不是。

    諸子說的,應該是仙緣!

    一念仙緣,可長生不死。

    長生,方是天機家所追求的,也是他呂木對所追求的!

    “陸……陸少主,在下能為少主做何事?”

    呂木對感覺有些口干舌燥,他的平常心,再也無法平常。

    陸番坐在輪椅上,摩挲著“天炁令”。

    他感覺到了呂木對情緒的變化,明白他應該是猜到了什么。

    陸番的視線慵懶的落在了呂木對的身上。

    “我要求不多,你給我算一算,剩余的九枚‘天地炁令’所在何處?”

    陸番淡淡道。

    他的眼底下,有一抹光華在涌動。

    天地炁令的規則是他設定的,十枚炁令也被他以隨機的方式,分發到了大周朝各地。

    想要將低武改造成中武,乃至高武,就得先從改變世人固有認知,接受靈氣復蘇開始。

    天地炁令就是揭開靈氣復蘇大幕的鑰匙。

    陸番的要求,讓呂木對臉色僵住。

    他抽下了脖頸上串著的三枚銅錢,以特殊手法捏住,閉眼一陣后,睜眼看著陸番。

    他露出了漏風的門牙,干笑了一句:“陸少主……”

    “能算出么?”

    陸番把玩天炁令,道。

    “不……不能……”

    呂木對捏緊了銅錢,吞了口唾沫。

    陸番手中的動作一停,緩緩的抬起頭,“不用精確位置,炁令百里范圍也可以。”

    呂木對心一顫:“不……不能……”

    陸番眉宇微微一挑,嘆了口氣,“那你能算出臥龍嶺仙緣秘境的開啟時間么?”

    呂木對雙腿都要發軟了,竹杖握緊。

    “陸少主,老朽……做不到啊。”

    呂木對“當啷”一聲,把竹杖給扔了,直接跌坐在地,哭嚎出聲。

    原本呂木對還胸有成竹,畢竟,他乃是天機家諸子最得意的弟子,然而,如今,他崩潰了。

    陸番三問,他三不知。

    陸番看透他的身份,他不走,特意等陸番來,想要秀一波,結果……

    看著嚎啕大哭的呂木對,陸番也是有些懵逼,這老頭……又哭啊?!

    “罷了罷了,算不出來也正常,畢竟涉及仙緣,若能被你算出,那仙人也真該面壁思過了。”

    陸番笑了笑,爾后正色道:

    “你把‘臥龍嶺仙緣秘境’的消息傳出去,將‘天地炁令’的作用也傳出去。”

    “這總能做到吧?”

    呂木對不哭了,瞪著眼,胡抹了一把涕淚,驚詫不已,道:“陸少主打算將仙緣消息,公布天下?”

    呂木對想不通陸番這樣做的理由,傳的人盡皆知,那競爭壓力不就會變得非常大?

    然而,他萬萬沒想到,陸番就是要將事情搞大。

    “你以為仙緣那么好取的么?自古以來,寶物周圍皆會有天地靈物守護,這等仙緣自然也是如此,本公子可不愿做這探路石,萬一隕落其中,可就萬事皆休,至少也要弄清秘境中的情況再做打算。”

    陸番手指輕點輪椅護手道。

    “你將消息傳出去,天下人自會前去探查,有什么危機也會暴露出來,不至于來不及防范,至于最后的漁翁之利……”

    陸番說到這,嘴角微微上挑,目光抬起,直視前方。

    “我‘白玉京’收定了。”

    聶長卿和凝昭聽到陸番這話,也不由直起了腰桿。

    他們作為白玉京門徒,聽了這話,體內血液仿佛都在沸騰似的。

    呂木對眼眸也是一縮。

    白玉京,陸少主的勢力么?

    陸番看著手中的“天炁令”,目光深邃。

    “仙人要讓仙緣在擁有‘天地炁令’的有緣者間爭奪,仙人的目的是什么?既然猜不透仙人的目的,那我便讓這水,剎那渾濁!”

    “與仙斗,其樂無窮。”

    陸番嘴角上挑,呢喃道。

    呂木對深吸一口氣,只覺得眼前的陸番,簡直風華絕代。

    與仙斗……

    世人誰敢與仙斗?

    “陸少主放心,此事包在老朽身上。”

    呂木對肅然。

    “去吧,事成若成,可分一縷仙緣于你。”

    陸番靠在輪椅上,擺了擺手。

    呂木對臉上浮現出一縷激動之色。

    “老聶,送送他。”

    陸番道,說完,凝昭便已經推著輪椅,入了“白玉京”閣樓深處,不見了蹤影。

    聶長卿面無表情,側身示意呂木對可以離開了。

    ……

    “公子,你真放心他?他若是起了歹心,怎么辦?”

    凝昭推著輪椅,黛眉微蹙,道。

    陸番靠在輪椅上,閉著眼眸,白衣勝雪,聽了凝昭的話,卻是笑了笑。

    “不礙事,天機家武人修為都不高,他們厲害之處在于推演,算命,若是召集群雄,沒有實力的他們,在事后,或許能趨吉避兇,保得性命,但定然是守不住任何仙緣的。”

    “可是與我們合作就不一樣了,我既然允諾他一縷仙緣,那便不會食言。”

    “而且,他既然會算,應該算的出來,與公子我合作是最好的。”

    陸番道。

    凝昭似懂非懂。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了陸番,眼眸中有光在閃爍。

    “公子,你真要與仙斗么?會有危險吧?”

    陸番睜眼,嘴角上挑。

    “危險?”

    “不,安全的很。”

    “我白玉京的宗旨便是……與仙斗,其樂無窮。”

    說完,陸番自顧自的笑了起來。

    凝昭不明所以,不明白陸番為何笑。

    忽然,陸番不笑了,似乎感應到了什么,手指輕點。

    許久,才緩緩道:

    “凝姐,出去迎接下貴客。”

    “伊月,燒一壺青梅酒。”

    “小倪,燃檀香,擺棋盤。”

    ……

    北洛湖上。

    碧綠湖水蕩漾漣漪。

    一艘豪華木船,國師雙手揣入寬大厚袖中,慵懶的倚靠船頭,望著霧氣氤氳的湖面中的那若隱若現的島影,瞇著眼,白胡輕顫。

    陸長空、羅岳佇立在他身邊,迎著湖風,還頗有幾分舒爽。

    忽然。

    氤氳霧氣破開。

    一葉孤舟搖晃而來,一席白衫,手持碧翠竹杖的呂木對孤坐船頭。

    木船上的陸長空和羅岳目光驟然一凝。

    國師則是輕捋白胡,笑了笑:“天機家,呂木對……”

    孤舟上,呂木對看到國師,微微訝異,站起身,持弟子禮,朝著國師一拜。

    然而,相顧無言。

    木船與孤舟擦身而過,一者駛往島外,一者駛往島內。

    國師收回了目光。

    木船一頭扎入了氤氳湖面,破開了霧氣。

    然而,剛破霧氣。

    卻見前方湖面。

    有一散發漢子,抱一把殺豬刀,踩一枝浮在湖面的枯木,佇立水上。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見得木船。

    漢子徐徐抬頭,緩緩吐氣,道:

    “公子有令,非我白玉京門徒,不可入島。”

    PS:大章,求票~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