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武俠仙俠 > 斗戰狂潮 > 第四十七章 關于初戀
?    那家伙正在瘋狂的對付著桌子上的牛排,端起酒杯一口就灌了下去,然后十分嫌棄的打了個酒嗝:“能說實話嗎?這酒一點酒味都沒有,比他們的牛肉差遠了!”

    “喜歡你喜歡的就好。”所羅門笑了起來:“不用強求。”

    …………

    決賽之后的百年慶典和閉幕儀式獲得了巨大的成功,斯圖亞特維度競技場進一步揚名,而斯圖亞特城的組織能力、財力等等,也都得到了全聯邦的認可,雖說作為東道主,他們僅僅止步于四強,但那只是選手的個人勝負,對整個家族的影響還是微乎其微的。

    畢竟普通人看的或許是勝負是英雄,但真正的高層,終究還是看的各方勢力本身。比賽的名次或許是能看出一些未來的格局,但那只是未來,誰敢保證說,未來就沒有什么特殊的變化呢?

    CHF的喧鬧在最初的熱潮中已經開始慢慢冷卻下來,天訊上對于CHF的討論也在迅速降溫。

    比賽只是比賽,偶像也只是偶像,聯邦的平民還沒有到天天躺著都能解決溫飽的地步,人們還得為了各自的生活去奔波去拼命,這段時間的喧囂和放松只是對自己的嘉獎,離開了它,每個人都還有自己的‘戰斗’,對于平民來說,那才是真正最重要的。

    此時距離決賽已經過去了好幾天,斯圖亞特城已經逐漸恢復了正常的秩序,而各方前來參賽的隊伍,大多也都已經打道回府,返回各自的城市。

    當然,有離開的,也有留下的。

    斯圖亞特,孟克利爾醫學院。

    闊氣的大門和那寬闊的院內花園綠地,在寸土寸金的斯圖亞特能弄出這么大一片綠地來,簡直就是奢侈得犯罪。

    也就是孟克利爾醫學院了,這是整個聯邦都數一數二的醫療機構,在這個時代,除了戰士,最吃香的毫無疑問就是醫生。甚至在平民心目中最理想的職業評選里,醫生還要比戰士更高,畢竟無論身份地位以及收入,兩者都幾乎相當,可是醫生卻不用冒著生命的危險去拼斗。而大型的醫學院機構,顯然也是各大城市中最富有的機構之一。

    讓它名氣如此之大,可絕不僅僅只是靠著奢華的裝修和門庭,這里有著全聯邦最齊全、最先進的治療設施,也有著在全聯邦都足以排的上號的頂尖醫療團隊,無論從硬件設施還是醫療人才上,這里都是最好的。

    此時的王重就正安靜的躺在孟克利爾醫學院的病床上,他也是昏迷了足足兩天一夜,墨問的那一擊太強悍了,也就是深處大五行體覺醒的最佳狀態,否則真不是墨問的對手。

    現在想想也仍舊還是心有余悸,倘若不是蘿拉和斯嘉麗她們立刻叫來議會方的醫療團隊,第一時間把自己送到了孟克利爾醫學院急救中心,恐怕就不是僅只昏迷兩天一夜這么簡單了。

    王重也是通過天訊反復看過了自己和墨問那一戰,旁觀者的角度再結合自身當時的戰斗感悟,體會得更多。

    這一戰確實收獲太多,而且最后那一擊太過驚世駭俗,甚至在此之前,王重都沒有想過自己能在如此短時間內達到這樣的境界,都是被墨問給‘逼’的,這也是王重第一次透過天訊看到些許法相攻擊時的壯觀鏡像,即便親身經歷,事后回看也是覺得驚世駭俗,更是讓整個聯邦為之側目。

    看了天訊上的留言,許多人都覺得王重贏得僥幸,因為從境界上比,墨問要更強一些。甚至在議會一些人有意的普及下,都明白了武器法相是下乘法相,只是不知道為什么,王重的魂霸技能竟然不可思議的穿過了墨問的封鎖,那一刻的變化,視頻里根本看不清,而真正了解一些原因的、在現場的大人物,顯然也不可能出來給平民做什么講解。

    這個評價雖說并不正確,但王重還是認可一半。

    自己贏得確實有些僥幸,畢竟是第一次凝聚法相,使用魂霸技能,法相中蘊含著他自己不能掌控的命運之力,那一刻完全是因為命運力量的判定,使得力量有一個短暫的質的飛躍,才突破了封鎖,僥幸贏得了勝利,這是命運之力的恐怖之處,它的判定存在失敗的可能,或許會做無用功,但一旦成功,簡直是任何人都無可抗拒的……

    天訊上的評價、專家的評價,以及自己的感悟。

    王重回味了很久,強大的對手才能讓自己充滿斗志,也更加渴望真正鑄就英魂那一刻。

    比賽結束后,大多數人都已經啟程回家了,天京也是如此,這一次天京人揚眉吐氣,那可是真正的露臉,聽說回城的武裝鐵軌上,但凡看到穿著天京隊服的人都會得到熱烈的掌聲和歡呼。

    但離開的顯然不是全部,斯嘉麗和馬東都留了下來,馬東在這邊還有些后續的事情要運作,斯嘉麗則是要照顧王重。當然,還有另一位本來事不關己的,蘿拉也主動留在這邊,讓獨自返回卡波菲爾的阿諾和安洛爾等人都相當怨念,有種自己的隊長被拐跑了的感覺。

    此時的醫院病房里,新晉獲封的天京女神斯嘉麗正坐在王重的左手邊削著蘋果,蘿拉則是在他右手邊,翻動著天訊的屏幕,畢竟王同學的手還綁在繃帶和厚厚的藥膏中,要做最好的恢復,不能輕易動彈,這兩天看天訊資訊之類,都是蘿拉或者斯嘉麗幫他翻動。

    兩位美女一左一右,這畫面簡直不要太美,傳出去要讓很多男人發瘋,這簡直就是世界上最令人羨慕的溫柔鄉。

    “最終的十大高手名單出來了哦,”蘿拉興致勃勃的點開,旁邊斯嘉麗也是湊過頭來,狹小的天訊屏幕,三顆腦袋擠在一起。

    左邊是幽蘭的清香,右邊則是一種火熱的芬芳,而且,感覺一左一右都有團海綿在涌動,讓人噴血。

    王重也有點幸福的小煩惱,自己雖然是傷號可也是正常男人啊,崩裂的血管昨天才剛剛修復,絕對不適宜這種突然的興奮和激動:“咳咳……”

    “怎么咳上了?”蘿拉渾然沒有發覺王重的異常,貼得更緊了,伸出小手摸了摸王重的額頭:“要喝水嗎?”

    這下更刺激了,王同學也是翻白眼,不好說,畢竟人家女孩子本身沒有別的心思,只能自己備受煎熬,蘿拉覺得奇怪,倒是斯嘉麗意識到了點什么,更平民的生活狀態總是能讓女孩子更快早熟。

    她臉上有點微紅,想笑,但這房間里反正又沒有別人,偶爾逗逗王重,看他臉紅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

    “管他呢,看名單!”斯嘉麗生平第一次說了違心的話,臉上有些發燙,同時還下意識的看了看旁邊,確實是比自己大好多啊,連自己這個女孩子看了都會感覺心跳,想去捏一把……

    房間里暖暖的氣氛讓人心跳加速,王重縱然有大定力,也是趕緊轉移注意力,天訊屏幕那串不算太長的人名一眼就可以看得清楚。

    第一個名字就是王重。

    最后一戰堪稱經典,而且以一己之力擊敗了幾乎整個CHF所有排的上號的高手,這第一名絕對是實至名歸。可是,在以往的CHF,第一名或者這所謂‘天下第一’的名頭,一貫都是冠軍隊的隊長,有點FMVP的意思,可這次卻被了亞軍隊長搶走,也是打破常規。

    而在王重的名字之下,依次則是墨問、卡洛琳、弗拉基米爾、鬼心影、鬼浩、格萊、墨靈、奈皮爾·墨、蒂薇蘭。

    拋開戰績和戰隊勝負的關系,王重確實是實至名歸的年青一代最強王者。

    而第二的墨問也是無可爭議,絕對的強大到爆炸。說實在的,不少人甚至會覺得他比王重更強一些,只是最后一擊輸在運氣上,但是另一方面,相比起天極整體的強大,天京的壓力更大,遭遇的挑戰更多,說起來,墨問除了干掉卡洛琳那一戰之外,其他就再也沒遇上過什么像樣的對手。可王重卻是接連戰勝強敵,分量不同,所以墨問屈居第二,即便是很多天極的支持者,也只能是口頭上表示遺憾而已。

    至于卡洛琳和弗拉基米爾。

    擁有光明天賦加上靈魂主宰的卡洛琳,按照實際戰力來具體分析的話,應該是和弗拉基米爾相當的,如果兩人一戰,結果尚未可知。可畢竟是女神,又占有主場優勢,因此排在弗拉基米爾之上倒是無可爭議。

    至于往后的排名,有的覺得格萊的排名低了,也有的覺得奈皮爾·墨排低了,畢竟是全勝戰績未嘗一敗……當然,最多的爭議就是來自于鬼浩。

    鬼浩的異能之強大,所有人都有目共睹,如果單以實戰力論,排在這個位置也算是合理。但問題是,這家伙的心理素質太差,一個戰士的綜合評定,畢竟還是要考慮更多各方面的東西,把他格萊、奈皮爾·墨等人之上,著實是讓許多人都覺得不爽,天訊上也是罵聲一遍,各種所謂的‘世家黑’在天訊上吵吵鬧鬧,圍繞排名掀起無數話題,下面的留言更是各種腦洞大開,看得斯嘉麗、蘿拉和王重都是呵呵直笑。

    “哈,這個排名大概讓不少人失望了呢。”斯嘉麗明顯是放松下來,心情相當不錯,之前天訊上就傳聞王重或許會因為天京戰敗的關系,在最后的排名中屈居墨問之下,那肯定會讓斯嘉麗替王重覺得不值。

    “世家那邊有些反應,好像之前爭執過,說是沒這樣的先例。”蘿拉笑著說:“是議會那邊堅持,也有輿論和平民方面的影響力在左右吧。”

    王重只是笑了笑,其實自己并不在意這個排名,比賽已經結束,排名什么的根本就沒有意義,無論是自己還是墨問,追求的都不是這些虛名,而是更廣闊的未來。當然,對于外界,還是會因此熱鬧上相當一段時間,官方推出這個也是順應大眾的心里需求。

    相比起這些虛名,他倒是對眼下這種‘療傷模式’更感覺好奇。

    坦白說,當初剛醒過來,發現斯嘉麗和蘿拉同時留下來照顧他的時候,王同學心里是有那么一丟丟不放心的,不止是他,馬大社長也是私下里對王重表示了擔心。

    都說兩個女人對臺戲,天天這么懟在一起,還真怕這兩人鬧出什么矛盾來,可事實證明,王重和情圣馬東都不怎么了解女人,兩個女孩子這些天居然相處得十分融洽,甚至開始有了一些難言的默契。

    斯嘉麗的性格屬于很溫和那種,蘿拉的性格雖然相對外向,但同樣也屬于內心細膩的類型。兩人都知道對方喜歡王重,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彼此就是敵人,更不會妨礙她們成為朋友。

    聰明的女人總是懂得如何界定自己在感情容忍上的界限,這種東西并不絕對,何況她們現在還有著同樣的目的,那就是照顧王重盡快恢復,其他的,都是以后的事兒。

    于是幸福的就是王重了。

    兩大美女的悉心照顧,這真的就是天堂一樣,除了偶爾會有一些讓人尷尬的生理反應。何況,在這醫療院的特殊環境中,也是難得的相當清凈,這地方不是隨隨便便哪個記者都可以亂闖的。

    當然,也還是有不少各方人物來訪,有的是打著世家的旗號,有的是打著議會或是各方勢力的旗號,要看望王重,表示關心。這種場面,無論斯嘉麗還是馬東都很難應付,身份擺在那里,也幸好有蘿拉。

    卡波菲爾家的大小姐,無論身份還是見識,應付這樣的場面簡直就是小兒科,身在世家也有身在世家的好處,她太清楚了,為王重著想,有些事情并不用著急。

    本以為這份兒平靜會一直持續倒王重出院,可一周之后,卻來了位讓人意外的到訪者。

    房間里蘿拉、斯嘉麗和王重正在玩升級,蘿拉和斯嘉麗的臉上都已經差不多快貼滿了紙條,正在和王重較勁,三個人打得嘰里呱啦,說到玩撲克,兩個女人真不是王重對手,蘿拉甚至還是初學者。

    正玩兒得高興。

    咚咚咚。

    “真熱鬧啊。”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我可以進來嗎?”

    (二合一,求一張月票,謝謝!)
可以赢钱的捕鱼 一款游戏是靠什么赚钱 三赎基督靠啥赚钱 美人捕鱼单机游戏 有高佣金关键词的阅读赚钱软件 拼命赚钱原因 贵阳麻将推广管理系统 万达赚钱 Q聊赚钱 大唐无双双开赚钱 玩次新股怎么赚钱 论坛怎么赚钱 文科大专最赚钱的专业 电脑单机麻将游戏下载 dnf灿烂微章打什么装备能赚钱 单机打麻将 2015年不花钱的代理品牌项目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