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武俠仙俠 > 斗戰狂潮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功告成 ,抱抱
    心念一沉,小小不適,分分鐘就已經自行調整過來,靈力運行加速、甚至螺旋并行,以這樣的低損耗帶來更大的動能,翻過去帶動符文陣。

    只是些微的適應,王重立刻就感覺自己能清晰的感知到火能由低向高的揮發過程,而且無比的形象真實,就像是在眼前看見的一樣,通過自己靈力運轉的快慢、強弱,火勢也是跟著變化,掌控由心,完全沒有任何的凝滯,簡直是直接自成一體。

    旁邊的妮妮簡直看的臉上桃花滿面、瞠目結舌,老王只是下意識的在去適應,或許還沒感覺這有什么了不起,可妮妮懂啊!

    控火,煉丹最重要的步驟之一,那種因為符文陣傳送時的遲滯感以及復雜符文陣路線的損耗、感知混亂等等,一直是困擾絕大多數丹師的瓶頸,比如明明知道必須馬上給丹爐降溫,可運轉一遲滯一損耗,老是慢了半拍,就算靠著經驗從其他地方彌補、煉成丹藥,頂天也就只是個普通水準。

    只有那些極少數的天才丹師,本身有著極強的控制和感知天賦,再經歷千錘百煉,方能將這看似簡單的控火做到掌控由心,可主人這算什么?第一次煉丹、第一次開丹爐、第一次生爐火,只花了幾分鐘時間竟然就已經做到了這樣的地步?

    用天才兩個字來形容,妮妮都覺得那簡直是侮辱,這簡直就是奇跡!

    之前主人讓她陪自己過來煉丹,還足足準備了二十份補元丹的材料,妮妮還做好了足夠的心理準備,第一次煉丹,就算有自己指點輔助,二十份補元丹能煉成一份,那就已經算是相當不錯還得帶點運氣成分了,因此妮妮也是抱著陪主人玩耍的心態來的,學習煉丹嘛,當然是先需要一個愉快的開始,那才是以后信心的基礎,而不是灰頭土臉、一臉郁悶的接受打擊,成不成什么的根本就無所謂,可現在看到王重這表現,倒是讓這妮子也認真了起來。

    主人既然有這么好的煉丹天賦,妮妮一定要幫助主人成為最偉大的丹師!如果第一次煉丹,第一爐丹就能成功,那對一個丹師來說,絕對是立刻就能建立起一種無與倫比的信心。這種信心,比任何經驗和知識都還要更加寶貴!

    “主人別急,丹爐還沒有完全均勻受熱呢,這是玄冰銅丹爐,受熱很慢的。”妮妮也飛快進入了狀態,元素精靈能被稱為最好的信使,可不是只會賣萌而已,該做事兒的時候絕對不含糊,此時看到王重準備去揭丹爐,妮妮在旁邊提醒道:“火勢先不要太大,可以轉文丹之火讓它再燒一會兒。”

    王重心領神會,其實他自己的感知中也能感覺到丹爐的頂部還沒有熱起來,只是缺乏經驗,沒有當一回事兒。

    此時聽從妮妮的建議,靈力控火,感受著這塊火晶石約莫三分之一的能量級,將火候穩定控制住。

    丹爐漸熱,即便這玄冰銅鼎的外部仍舊清涼如初,可靈識連接丹爐的王重卻已經能感覺到內部的高溫變化,連內部丹爐的鼎蓋處都已經變得通紅。

    成了!

    “主人,可以開鼎布藥了!”

    妮妮的判斷和王重如出一轍。

    “主人主人,開鼎是用巧勁的,靈力透注可以讓鼎蓋周邊的那層筋膠變得松軟,加點旋轉力就可以輕松揭開,動作要慢、力度要輕,控制好了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證內部穩定,開鼎卻不漏氣。硬拔的話,內部的高溫和巨大氣壓會炸開,那樣非但會直接毀了內部的丹火氣壓以及藥材,而且炸爐還會很危險哦。”妮妮又在提醒。

    又是細節,雖然簡單但卻無處不在,正準備用蠻力的老王滿頭瀑布汗,之前還覺得自己力拔爐鼎的霸道相當暴力美,要不是妮妮的提醒,只怕自己還沒有開始布藥就要炸爐了。

    此時左手仍舊執住爐耳,感受丹爐內部變化,右手則是按在爐鼎蓋上,靈力透注,果然感覺到周邊那一層嚴絲合縫的筋膠微微變軟。小心翼翼的往左側微一旋轉,就像是揭開一個裝滿了水的水缸,揭開的蓋子很輕柔,絲毫沒有影響水面的平靜!

    隨著丹爐鼎揭開一縫,一股強光從里面透泄出來,刺眼無比,即便早有準備的王重都是忍不住微微閉目。可里面的高溫卻是絲毫都感覺不到,就像妮妮所說那樣,一個標準完整的開鼎動作,能最大限度的保證內部氣壓平衡,說句俏皮話,就是你開鼎的動作太輕,讓里面的‘高溫氣壓’都完全沒有察覺到,仍舊還維持著蓋鼎時的狀態。

    只是這種維持只是一個很短暫的過程。

    布藥!

    這次妮妮沒再開口提醒,也是生怕一點細小的聲波都會破壞或者驚動了丹爐內部的氣壓平衡,老王眼疾手快,抓起早已準備好的第一份藥材,那是補元丹的五味主藥和六味副藥,作為整個補元丹的基石,手腕一翻,統統扔了進去。

    如何布藥,這也是有講究的,動作要快是首要,一旦慢了半拍,稍稍有那么一點內部的高溫氣壓泄露,丹爐內的溫度就會不足,達不到完美就是瑕疵。此外還有布藥的順序、位置等等,以剛才的布藥為例,扔進去也是要講手法的,最好是讓五味主藥居中,六味副藥分散四周排布,位置不均勻、不正確,乃至順序出現問題,最后的成丹都會受到影響。

    這動作老王之前在蘑菇房里也是自己排練過好多次了,熟得很,手勁手法、一些巧力運用什么的,對神域那些講究力量為尊、粗枝大葉的普通修行者來說是難如登天,可對老王來說卻是拿手好戲,看似一把抓起來隨手一扔,可十一味藥卻是均勻散布,看得妮妮又是兩眼放光,主人真是第一次煉丹?

    丹藥入爐,王重右手順勢一壓,只聽啪的一聲,鼎蓋瞬間合攏。

    前面一切都順利無比,可到這一步終歸還是出現了些許問題。

    似乎是壓下鼎蓋的動作力量太大、動作也太硬了些,能感覺到丹爐內原本穩定旋轉的高溫氣壓仿佛被這一聲炸響驚動,微微混亂,剛剛布好的藥材都受到些許沖擊,在爐鼎內的排布不再那么整齊有序,隨之而來的就是牽一發而動全身。

    平衡旋轉的氣壓一旦失衡,爐溫就會出現偏差,左邊溫度變高右邊溫度變低,這種破壞是惡性循環,一個很不起眼的小失誤,稍一醞釀或是反應稍微慢上半拍,立刻就會成為無法彌補的失敗,這也是煉丹難的主要原因之一。

    眼看丹爐內部的平衡很快就要被打破。

    妮妮在旁邊急得亂飛:“主人主人,用坤孔放掉一些丹爐左側的氣壓,加大火勢彌補爐溫。”

    不愧是輔助煉丹的好手,處理這些基本問題的經驗相當豐富、反應神速,王重也是趕緊照她說的應對,拔掉塞的坤孔中有一股恐怖的熱浪噴涌而出,溫度之高,讓遠隔著兩米外的妮妮都避之唯恐不及,王重卻還要硬頂在那里感受著內部的平衡,然后及時用塞子重新塞住,饒是他身體神化細胞強悍,且火抗夠高、耐受高溫,可左手也是被那熱浪沖起了一個個大泡。

    旁邊妮妮小手一揮,一道天霖甘露憑空而降,澆在王重受傷的左手上,高熱的表面立刻就得到降溫,且帶著奇異的治療性,配合神化細胞的恢復能力,皮膚表面被燙起的大泡飛快的就消退下去,平復如初。

    牛逼的水系治療能力,超強的神化細胞恢復性,可無論是王重還是妮妮此時都顧不得去贊賞對方的能力,一個治療一個恢復,仿佛天然的默契,無比自然,轉瞬間兩人就已經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別的地方。

    丹爐內的混亂稍稍平復,可這種大刀闊斧的操作只能是先穩定一下局勢,內部的失衡仍舊存在,此時考驗的就是丹師控火的功力了。

    妮妮在旁觀測著二十七個乾孔的光芒強弱,以此作為判斷根據不停提點,王重也是立刻靜心沉念,通過執掌爐耳的靈識來感知丹爐內部氣壓溫度變化,比妮妮用眼睛來看乾孔還要更加清晰直接得多,同時操控爐火,不停的進行著溫度的微調。

    如此忙活了足足十幾分鐘,因為那一點點小失誤所引起的丹爐內部混亂才得以完全平復、回歸正常。

    老王也是直到此時才忍不住抹了把汗,盡管自認為準備充足,還有妮妮在旁邊指點,可這才剛開始而已,差點就出錯,而且一點點小失誤就造成這么嚴重的破壞,老王也是感覺倍兒有意思,這煉丹果然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兒。

    特別是控火方面,一開始的那種掌控由心只是在平靜狀態下,可一旦丹爐內部失衡,每一點細微的變化都會讓火勢變得不可捉摸,控制火力大小還簡單,可是你讓它往東、它偏要往西,爐溫加熱不均衡,先前足足花了十幾分鐘才重新微調平衡,就是因為老王對這種完全不聽命令的爐火有點無計可施,如果是真正的控火高手,熟悉那成千上萬種不同火勢、不同丹爐和不同符文的一切變化,對癥下藥,只怕十幾秒就可以調整完畢。

    老王也是感慨,自己還是有點太自信了,正如一莫長老所說,丹道千變萬化、永無止境,即便是很多頂尖的丹道大師,窮其一身也不敢說自己在哪一方面達到了極致,就拿控火來說,那可不止是在平靜的丹爐中去感受一下掌控由心就可以的。

    丹修重境界,武修重操作,在煉低級丹的時候,各有所長,還真看不出來,但是練到高品丹,操作是下乘,境界才是第一位的。

    這一爐丹,有這么大的失誤在前面,完美是不要想了,就看能不能成丹。

    老王打醒精神,將剛才的失敗拋之腦后,慎重以對。

    煉丹對很多人來說是一個枯燥的過程,所做的總結起來其實也很簡單,只要有成熟的丹方,過程不外乎就是控火、開鼎、布藥、處理應變這幾樣,雖各種錯漏千變萬化卻不離其中,手感、控火手段、經驗等等,都是在千萬次錘煉中慢慢積累出來的,再牛逼的天才,只能說領悟得快、入門快,可要想一蹴而就、直接就是大師,那肯定是天方夜譚。

    盡管已經再三謹慎,可這第一爐丹足足四個小時的煉制過程中還是出現了好幾次不同的失誤,但老王的興趣卻更高漲,他能從中體悟到豐富的東西,不僅僅是煉丹本身,還能觸類旁通,同一件事兒,不同的人能看出不同的層次,而這就是老王的天賦,也是人類的天賦。

    開鼎布藥是最容易失誤的地方,老王在這上面栽了四五次,而且每次的犯錯方式都不一樣,蓋鼎太重驚動爐火,太輕又以至于太慢,導致爐火泄露,分心布藥影響了左手控制爐火的火候以及平衡,每一次丁點的失誤,都得手忙腳亂的調整半天,花費更多的代價才能將這爐丹重新又‘搶救’回來。

    此外,對丹爐的高溫氣壓感知也是問題頻現,判斷不及時的、判斷有錯誤的,都是一些極其細微的錯漏,經驗上的不足,可這種一時的不察,很快就會如同蝴蝶效應般成為丹爐內的大隱患。

    好在老王的心態無比的平穩有韌性,再大的變故他都能冷靜對待,四個小時的煉制過程,妮妮卻感覺已經煉制了一整天,各種手忙腳亂,心跳加速,有種連腳趾都抓緊了的感覺,好不容易才看到二十七個乾孔齊齊光亮,丹爐內部祥和生平。

    妮妮有種苦難快要到頭的感覺,可也只是快要到頭而已,接下來才是最重要也是最關鍵的步驟,凝丹,可是看到一旁的主人,那種平和和喜悅也讓她漸漸的平靜下來,主人……好帥!

    坦白說,老王煉丹,那可不止是想要成為丹師,更重要的就是為了要體驗這種凝丹感,雙手攤開,互執丹爐兩耳,全身的靈氣和感知都沉浸到了丹爐中。

    丹爐內部投放的數十種藥材此時已經完全被煉化,成為一股股精純的靈氣,隨著爐溫和氣壓,在丹爐內部呈現一種規則的旋轉。

    王重將靈力依附在丹爐內部的符文陣中,引導著這些旋轉的靈氣往丹爐正中央凝結。

    “引導要輕柔,順勢而為得天成,不能讓藥靈感受到外力的作用。”

    妮妮的聲音正不停的在王重內心響起,元素精靈對凝丹感的把控絕對是信使中最頂尖的,妮妮更是個中高手,除了語言,她的心念能和王重共同,彼此感受、彼此引導,能讓王重更清晰的體會到那種正確凝丹的方向。

    “凝丹最注重的是自然,天體凝聚,靠的是一種自然的向心力,靈丹也是如此……”

    此時順著妮妮的感知配合小心引導著,那些藥靈在感知中無比的敏感,靈力控制稍稍出現那么一絲絲的偏差,立刻就能被藥靈感應到,進而產生自然抗拒。需要不停的安撫甚至階段性的放棄引導,才能讓它們重新平靜、回復自然。

    凝丹是神圣的,是自然的,是不容外力玷污和操控的,那樣的細致程度,老王覺得已經完全超過神化細胞對細胞掌控的層面了,太細微太精致了。

    這還只是煉制一爐九品丹而已……

    千辛萬苦半個小時,各種緊張,最后還是在妮妮那種凝丹感知的幫助下,終于是慢慢完成了整個凝丹的過程。

    感知中,丹爐內部的一切變化都停止了下來,二十七個乾孔也不再光芒閃爍,而是整齊劃一的透射著一種耀眼的光芒,一絲沁人芬芳的香味從那乾孔中散溢出來,飄蕩在丹房中,讓人心曠神怡。

    “成了!”老王早已是滿頭大汗,可卻掩飾不住臉上的喜色。

    “大功告成!抱抱抱抱!”妮妮更是興奮得尖叫,猛沖上來抱著老王的脖子就是一陣撒歡的摩擦,逗得老王脖子癢酥酥,哈哈大笑:“等下再瘋,咱們開爐收丹嘍!”

    王重手按爐鼎,靈力灌注,松軟了邊緣的筋膠,微微一旋一提。

    噗……

    一陣濃郁的丹香從丹爐中四溢出來,白色的丹霧就像仙氣一樣不停的外冒,鋪滿整個煉丹房腳下一層,氤氳騰騰,讓這間屋子宛若沉浸在仙境幻海之中。

    不等老王將爐鼎放下,十幾道光芒從爐中猛然沖天而起。

    靈丹都是通靈的,哪怕是最次的九品靈丹也是如此,號稱屬于‘天生地長’,特別是在出爐的這一瞬間,靈性最足。

    王重早有準備,在那光芒沖出丹爐的同時,另一只手中的玉盒往空中一掃一收,然后飛快蓋上盒蓋,只聽得一陣‘啪啪啪啪啪’倒豆子般的聲響,那是靈丹出爐后靈性未散,在玉盒中不停跳動撞擊出的聲音。

    那玉盒也不是普通物件,內蘊抑靈符文,畢竟只是九品丹,而且又是老王初次煉制,估計成丹效果也一般,只短短三五秒間,那些靈丹上所蘊含的那層薄弱靈性便已在抑靈陣的作用下消失殆盡。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