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武俠仙俠 > 斗戰狂潮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生死戰
    神秘、嚴肅、死板!似乎就是至親倒在面前他們都不會眨下眼睛那種,許多門徒進入天門后,除了在課堂上能看到機械族或者蟲族,其他時候,這兩族幾乎都屬于是完全隱身狀態的,基本不會參加天門的任何集體活動,對他們來說,研究律法似乎就是他們存在的一切意義。可現在,居然一下子來了十四個?

    萬萬珉等人找了個地方隨意一站,不得不說機械族和蟲族就有那種冷凍全場的氣場,站在那里跟一個個帶著寒霜的雕像似的,讓周圍原本嗡嗡嗡嗡的聲音頓時都被連帶著肅靜了不少,氣溫驟降。

    而也就在此時。

    轟!

    一道血紅色的光芒從天而降,直接砸落進生死擂那如同白晶般的擂臺上,那是一塊晶石般的圓形地面,就鋪在地上,與周圍那普通的黃色土壤形成鮮明的對比。這沖射砸落的光芒力量奇大,那白色晶石般的擂臺雖異常堅硬,可也被他落地時的劇大震蕩給震得整塊地面嗡嗡作響,晃顫不已,四周一片塵霧飛騰。

    那血影從塵霧中站直了身。

    “是巴洛。”

    “飛來就飛來吧,還耍帥搞這夸張的出場,弄得到處都是灰!”有人不滿抱怨。

    “呵呵,這小子不會是把那個筑基菜鳥當成生死大敵了吧?真是丟人。”

    聽到四周的聲音,巴洛也是老臉微紅,他是算著時間過來的,原本想要先聲奪人,給王重一個下馬威,說不上是什么故意布置的戰術,一個筑基而已,自己還不至于,但氣勢上先壓倒,這肯定能讓自己在生死擂中贏得更容易一些,今天他的目標可不是勝利,而是要一場酣暢淋漓的秒殺和碾壓,真要是被那小子在生死擂上和自己纏斗好幾分鐘,那贏了也是丟人。

    可是沒想到,自己風風火火而來,可那小子比自己架子還大,這時間都馬上到時間了,居然還沒出現!自己這俏媚眼可算是拋給了瞎子看。

    巴洛也是郁悶,自己也真是忒實誠了,就該遲他一兩個小時,讓那小子等個夠去,這么早跑來干什么?站在這里等一個四級文明的筑基,就像個傻瓜一樣。

    “那地球小子的架子也真是夠大的,都這時候了還不出來?”

    “都已經正午了。”

    “不會是畏戰而逃了吧?”

    “瞧,那個地球人來了。”

    就像是算準了巴洛出現的時間,這邊才剛到,那邊就已經出現在視線中。

    周圍議論紛紛的聲音略略小了一些,所有人都朝老王這邊看過來,只見一高一矮兩個人影遠遠走過來,速度說不上有多慢,可也絕對不能算快,就像是很尋常的散步趕路,這副放松的姿態倒是讓不少人眼前一亮:“不說實力,這地球人的心態倒是真不錯。”

    數百道目光凝視,老王倒是淡定,旁邊一起跟著來的喬納斯卻明顯吃不消,一向奉行低調政策的幻族,被這么多人盯著簡直就是壓歷山大,趕緊找個借口開溜:“老大,我去旁邊找個好位置,給你拍最帥的照片……”

    王重也不管他,更不管周圍的注目,目光平視正前方生死擂上的巴洛。

    巴洛一聲冷哼,對方的那股淡定讓他感覺相當不爽,可還沒等他呵斥一聲,王重已經腳尖一墊,輕飄飄的、毫無花哨的跳上了擂臺。

    腳下的擂臺由晶石鋪就,老王也是第一次來,此時踏足其上,只感覺那白色的晶石堅硬異常,且有著一股股靈息在內里流轉,不似凡物。

    聽說生死擂一經開啟便會自動布下結界,禁止出入,不會有人能來救你,而除非是勝利者愿意放過敗者,否則敗者根本就連逃跑的機會都不會有一丁點,別的戰斗打不過你還可以有跑的幾率,但生死擂?沒這可能,這也是生死擂最殘酷的地方。

    此時兩人都已站到場上,四周頓時就安靜了下來,無論如何,對于這種即將對決生死的雙方,周圍人在開打前保持安靜,將現場交給這兩人是最基本的禮儀。

    生死擂,決生死,只要雙方站到了這上面,就已經沒什么廢話好說了。

    兩人都沒有開口,巴洛自然是不屑和這筑基客套,王重更沒有廢話的習慣,兩對視線彼此交替,擂臺旁邊的泰坦督導大手一揮,生死擂啟動,一層透明的能量罩籠罩住整個擂臺。

    而就在能量罩出現的瞬間,一股瘋涌的靈力爆發,從巴洛體內不停的涌動出來,那靈力呈現一股血紅色,在他身上猶如火焰般燃燒,瘋涌的氣血擴散,竟然形成一個巨大的人形虛影,頭生雙角,足有三四米高,靈力值瘋狂提升。

    魔天化血功!

    對付一個筑基境,如果還要顯露真身就未免太丟臉,可巴洛也是相當清楚王重的能耐,輕敵是不可能的,他要一擊就擊垮對手!

    巴洛的眼中閃爍著強烈的自信,他也有自信的本錢,對面的王重雖然也是第一時間爆發了靈力,可那點靈力卻實在是……

    弱!太弱!

    首先靈力沒有任何特點,無形無色,雖然也能外顯,可看起來就像是一團淡淡的清風圍繞,毫無氣勢可言。其次,靈力值只有十五萬左右,說起來,這也是大多數筑基理論上的絕對巔峰值了,甚至堪比一些稍弱的虛丹,但那又怎么樣?巴洛可不是普通的虛丹!

    僅僅只是靈力運轉,場上瞬間便是高下立判。

    “差距太大,巴洛的靈力值有三十五萬左右,王重的靈力值最多只有十五萬。”

    “靈力值差距過倍,那就已經超脫出技戰術的范疇了,絕對的碾壓!”

    “你這新朋友只怕要被秒了。”哈雷搖了搖頭,對王重,他的印象其實還不錯,上次主動推辭了莎莉絲特讓他加入丹一會的邀請,很有自知之明的一個年輕人:“呵呵,死了怪可惜的,要不要我幫他一把?”

    “插手生死擂可不是明智的選擇,哈雷學長。”莎莉絲特微笑道:“而且,我并不覺得王重就輸定了。”

    “哦?”哈雷愣一愣,他其實相當了解莎莉絲特結交王重的原因,自從幾天前傳開王重有元素精靈信使時,哈雷就明白了,剛才說出手相助,未必是真覺得王重死了可惜,事實上他對王重如何吸引到元素精靈的注意也是很感興趣,泰坦如果得到木元素精靈威力會變得非常恐怖。

    “因為他的信使?”哈雷皺眉道:“元素精靈對于這些虛丹來說是很強,但你別忘了,這是結界隔絕的生死擂,元素精靈可沒法在里面召喚。”

    “沒什么原因,”莎莉絲特微微一笑,朝執法會聚集那邊瞥了一眼:“就是直覺,這個人不會那么容易死的。”

    她這么說著的時候,哈雷也是若有所思的看向執法會聚集那邊,只見那十幾個破天荒來看人生死斗的機械族和蟲族,果然是完全不擔心的樣子,雖說那些冷漠臉貌似才是機械族和蟲族的合理標配,可畢竟是專門為王重而來,還這樣的鎮定難免就會讓人感覺有什么貓膩。

    兩人這幾句話的功夫,場上的巴洛可卻已經等不及了,魔天化血功剛將氣血催發到一個巔峰值,他身影一閃,竟然直接從原地‘消失’!

    帕瓦羅和茍斯特的瞳孔都是微微一縮,巴洛并非消失,只是啟動的速度奇快,一慢一快之間的轉換讓人的視線極難適應,這家伙的爆發力在實戰中更為驚人,看來上次過雷陣時確實沒有全力以赴。

    轟!

    從啟動到接觸只是一瞬間,不少修武堂的門徒壓根就還沒有看清楚,一聲巨響就已經在場中炸開,恐怖的沉重拳力加上那爆發的沖力,將王重直接轟得飛起,空中一道氣暈波紋震散。

    結束,太輕松了,雙方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

    不少觀戰者的心里都不由自主的冒出這念頭,雙方力量層級差得太多,正面吃中,那個筑基幾乎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可不等這些人心中的念頭轉完,只聽得‘嗒嗒’兩聲!

    王重竟然只是朝后飛退了七八步便即落下,兩條腿就像是在地上生根一樣牢牢扎穩,在他正面,巴洛正疾風般跟上準備補上一擊,可沒想到王重暴退間竟然能急停,只是微一錯愕,一只拳頭在眼前放大,配合著他前沖的步伐,就像是自己主動迎著那拳頭懟上去一樣。

    王重的臉上帶著一絲興奮,對方的拳頭很沉重,速度之快更是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但越是這樣才越發能測試出自己真正的極限。

    他此時的精神狀態之好,仿佛剛才那一擊根本就沒有讓他受到半點傷害,層疊連綿的暗勁蘊集在這一拳中,神化細胞在瞬間迸發。

    三重勁!

    轟!

    判斷有誤,疾沖的巴洛只感覺眼前一黑,節奏被打亂,攻勢戛然而止,整個人瞬間被那一拳沖中面門,往后倒栽蔥,宛若炮彈般飛退出十七八米,一頭栽倒在地上。

    全場靜悄悄的,眼球差點掉出來,這是在演嗎?

    什么鬼?

    只有十五萬靈力巔峰的王重,如何能抗得住三十五萬靈力的巴洛全力一擊?要說他是利用技巧閃避那還有可能,可剛才明明是正面被轟中了,竟然沒事兒,還能立刻反擊?這是什么鬼?難道是身上帶有什么很隱蔽的高階防御法器?

    不等眾人想明白其中訣竅,只是半秒間,倒栽出去的巴洛已經從地面上翻身躍起,內心的憤怒簡直能把整個天門點燃。

    對方竟然能扛得住他化身爆發的全力一擊,而且還是以毫發無傷、立刻反擊的姿態!

    這太出乎意料,王重的戰斗力并不止十五萬,技巧的運用讓他足以打出二十萬甚至三十萬靈力值的傷害,這一點在修武堂的課堂上已經被證實過很多次了,也是他能在修武堂闖出名聲的關鍵。可這只是進攻方面,技巧可以增幅進攻,但怎么可能增幅防守?

    剛才那一拳,巴洛明明感覺到所有力量都被對方的身體照單全收,沒有什么防御法器,不管他有什么四兩撥千斤的技巧,那樣的沖擊都根本不是一個筑基所能承受得了的,可他就是正面承受了,而且毫發無傷。自己也是吃了判斷上的虧,面對反擊措手不及,輕易就被轟飛出去!

    倒不至于受傷,對方剛才的攻擊確實是十五萬靈力值的水準,但后勁重重,不過推力大、傷害小,畢竟基礎值太低,這樣的攻擊根本就無法破防自己。也就是仗著自己措手不及才借了個巧勁將自己轟飛。

    可是,一個筑基,竟然將自己轟飛!這和原本想象中秒殺對方的場景可是徹底相反的畫面。

    生死擂外鴉雀無聲,可巴洛簡直已經氣炸了。

    恥辱!恥辱!奇恥大辱!

    巴洛的腦袋上幾乎都要冒起白煙,他根本就不敢去想象那些原本就在嘲諷自己的家伙們,此時正在擂臺外看著一個怎么樣的笑話,他不敢想、更不想看,從地上翻身躍起的瞬間,怒瞪的雙眼就已經直接充血了。

    “死!”巴洛怒吼。

    砰!

    他雙腳蹬住的地面猛然揚起兩團白煙,整個人飛速沖射,宛若剛才啟動時的瞬移一般,眨眼消失!同樣的套路,對方絕不要想再來第二次,自己絕不會再有絲毫的大意和誤判!

    可就在他飛速沖進的同時,對面的王重也動了,靈力值的高低其實也是直接決定著攻、防、速、敏的四維上下線,比速度,王重看起來遠遠不如巴洛,別說達到那種讓人感覺如同瞬移般的消失了,他的動作看起來甚至堪稱‘慢’的可憐,就算是反應最慢的家伙都能看清楚他的一舉一動!

    可是,真的看清了嗎?

    王重的動作看起來雖然慢,可相當詭異的是,他的移動速度卻是一點都不慢。

    影舞步!

    任何事物都有相對的一面,何況王重的慢更只是一種視覺的欺騙,大地在他腳下就好像是變短了,那詭異的身姿既慢又快,兩人間相距約莫百余米距離,同時啟動,一快一慢,卻竟然瞬間在中線相遇。

    轟!!

    一聲巨大的空響,恐怖的對沖能量直接讓生死擂的中心位置被一片氣浪遮蔽,籠罩住擂臺的能量壁都是微微為之一顫。

    硬碰硬!

    靈力值差著足足一倍多,竟然選擇硬碰硬!

    巴洛只感覺對方的拳頭力量明明很弱,和自己力量層級差著一兩倍的距離,可那綿綿后勁卻著實就像是海浪一樣一波波的拍來,而且連接的速度奇快,就像是完全沒有間隙,層層阻隔,只是四五層浪就能將自己的力量完全化解,硬碰硬,對方竟然不落下風,正面硬度不輸,且攻勢連綿不絕,竟然還想要從正面反壓制自己。

    沒能一出手就秒殺對手,即便再不情愿再不爽,無法速戰速決也已經成為了事實,要丟臉也丟過了,連續的攻擊受阻,反倒是讓巴洛冷靜了不少,手腕一收,全面主動的進攻本是打快,可竟突然放慢,開始攻守兼備。

    盡管仍舊是攻多守少,畢竟速度力量占據絕對上風,掌控著場面的主動,但僅僅只是這細微的變化,王重已是一聲暗嘆,想要在一開始時制造強烈心理反差,引誘對方失去冷靜,可陷阱才剛剛布下,巴洛就已經冷靜下來,這個平時看起來沖動魯莽的家伙,在實戰中倒是有著相當強烈的戰斗直覺。

    要打硬仗了。

    王重的適應能力顯然更強,計劃失敗也僅僅只是心里有那么半秒的調整,強攻放棄,影舞步立刻在場中展開,看起來速度雖慢,可整個人卻如同鬼魅般在場中飄忽不定,伺機而動。

    防守反擊才是王重的強項,可巴洛的近戰水平顯然要比之前他在修武堂面對的那幾個虛丹高得多,攻勢雖猛烈,卻并不露明顯的破綻,即便有些稍縱即逝的機會,也都被他超快的速度迅速掩蓋過去,讓王重無法捕捉。

    兩人的戰斗風格猛然一變,從開場那狂烈對轟到纏斗的轉換只是眨眼之間,一個鬼魅騰挪、一個瞬閃移動,場中剎那間仿佛同時有著好幾個王重和好幾個巴洛,砰砰砰砰的碰撞聲不絕于耳,但卻大多都只是無關痛癢的招架,身影交錯間,一時間竟是難解難分。

    兩人進入相持階段,四周那些有些詫異的人群才漸漸回過神來,早就聽說修武堂出了個怪胎筑基,筑基境就能有和虛丹正面抗衡的實力,許多沒有親眼目睹的人其實都是不信的,他們知道下界的一些筑基擁有很強的戰斗技巧沒錯,但要說正面抗衡,筑基就是筑基,虛丹就是虛丹,這沒有任何可以投機取巧的成分,你非要說一大于二,誰信?

    可現在,所有人都信了,明明只有十五萬靈力值,差著對方足足一倍多,可竟然能在力量上和對方正面對轟還不落下風,如果不是親眼目睹,就算再有想象力的人也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靈力運用是關鍵,這些下界文明確實是將弱者的力量發揮到極致了。”

    “好像都有點小瞧這個地球人了……這些下界文明,一旦在基礎力量上不輸的話,幾乎是無敵的,看他的身法,太飄忽不定了,足以彌補速度的差距。”

    (伙伴們,周末愉快,ps:推薦一本新作《星界歸來之都市至尊》,修仙覓長生,熱血任逍遙,踏蓮曳波滌劍骨,憑虛御風塑圣魂!)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