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武俠仙俠 > 斗戰狂潮 >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不死本源
    其他人依然很平靜,一種詭異的氛圍,這幫人不會是仇人吧?

    “站起來!站起來!站起來啊!”

    不是屋子里的喊聲,而是來自于競技場的看臺上。

    那是一聲無與倫比的瘋狂巨吼,音量大得驚人,就宛若是一個肺活量十足的家伙拿著超高倍數的擴音器正在狂吼。

    “你答應過我要活著回來的,我的兄弟,你怎么可以倒下去,給我站起來!”

    恐怖的吼聲簡直是響徹全場,讓這滿場上百萬觀眾都聽了個清清楚楚,忍不住朝那發聲處看去。

    只見那是在主席位的旁側,一個身高足足近四米的巨人正在怒吼。

    泰坦族,扎力羅晃!

    泰坦的嗓門,真要扯開了嗓子吼,那可是能直接當無線電用的……

    而且不止是他一個,隨著扎力羅晃的吼聲,在他身邊的泰坦族人們也都嚎起來了。

    沒得說,泰坦人一向團結,本來人丁就稀少。泰坦人也很重情義,因為他們大多都是打架打出來的交情。當然,更重要的是,那個地球人的對手是血魔族,一個讓泰坦人上上下下都厭惡到極點的,討厭、骯臟的文明。

    站起來!站起來!

    幾百個泰坦人的巨吼,那就像是一注強有力的‘消聲器’,將那滿場肆意的笑聲都給掩蓋掉。

    一開始時還只有他們的聲音,可隨著泰坦人的吶喊震懾全場,慢慢的,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這吶喊的行列!

    起來!艾俄洛斯!起來!艾俄洛斯!

    地球人、海皇星、幻族,那些支持冥王的派系,那些原本艾俄洛斯的粉絲,甚至還有相當一部分原本的中立派,連賭博都沒參加那種。

    但凡是群居的生靈都總是具有從眾的心理,總是容易被氣氛所感染,何況人們總是愿意看到各種奇跡的誕生,在不影響自己利益的情況下,給這地球人加加油又有何妨呢?

    站起來!艾俄洛斯!

    他們的吼聲瞬間就已經霸占了整個競技場,竟形成了一種讓人始料未及的浪潮,將原本一面倒的呼聲徹底壓得啞了火!

    戈隆微笑著,環視著這滿場給自己對手加油的聲音。

    不得不說,他有些不屑,也感覺到可笑。

    奇跡,不是靠吼出來,這種事兒如果只是出現在低等文明的身上也就罷了,那些猴子一樣的土著從來都不會明白神和凡人的差距。但連泰坦這種頂尖七級文明居然也相信奇跡這種東西?真是可悲可嘆,血魔族竟然被這種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蠢貨壓制了整整十幾個紀元,讓戈隆都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好。

    但是這種日子不會太久了,地球人的孱弱并不代表他們的潛力也很孱弱,恰恰相反,他們所表現出來的天賦就算是八級文明都會感覺到驚訝,那可是三系元素親和,只要等今天文明戰勝出,只要等血魔族徹底掌控了地球,去他們的生命星球上研究出地球人三系元素親和的秘密,那血魔族的血脈將立刻就得到一個飛躍般的提升,甚至成為繼那些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的超級八級文明!

    到時候別說這些頭腦簡單的泰坦,就算是天貝族、火魔族,都得向血魔族低頭!而自己,若能汲取這新生血脈的精髓,那也將再次騰飛,邁入新的臺階,甚至是重新得到去闖天河潮汐的機會!

    只要一想到這一點,戈隆就忍不住有些興奮。

    是時候解決掉這只螻蟻了,時間……嗯?

    戈隆的眉頭微微一皺,收回了四顧的視線。

    前方本已經奄奄一息的家伙,竟在此時讓他感覺到了些許死灰復燃的氣息。

    噼啪~

    一道輕微的電流聲響起,緊跟著,有一絲絲雷電從那個將死之人的身上閃耀了起來。

    啪啪啪啪~~

    那斷掉的碎骨居然在不斷的自我修復。

    戈隆感覺到了一股突然莫名的生命力正在復蘇,剛才明明已經被打散、甚至是干涸的對方靈海,此時居然又流動了起來,并且迅速的由涓涓細流化為汩汩涌泉,隨即便是滔滔江水般的狂涌。

    這是……

    能在傷重后迅速復蘇的,唯有顯露真身,天地靈力在這瞬間的灌涌確實有極好的療傷效果。

    但這個地球人的真身不是靈力武裝嗎?現在卻完全不是靈力武裝的形態,難道是二階真身?第二種真身形態?

    靈力武裝是真身的一種,不同于那些動輒化為各種固定形態的真身,靈力武裝的真身本質就是戰斗,只為了適應戰斗而生,沒有固定的形態,你需要防御時,靈力武裝就會給你凝聚鎧甲,而你需要進攻時,靈力武裝就能給你側重武器。

    這種真身在低等文明眼里或許算是很不錯,但在七八級文明的眼中卻就相當一般了,說白了,變化雖多,卻沒有特點,只是一種攻擊或者防御的增強,對強調戰斗法則的絕頂強者來說意義不大。

    所以之前戈隆根本就沒怎么在意,可沒想到對方居然還有第二種真身形態,而且,就算要說現真身時對自身的治療效果,也絕不可能有如此夸張,靈海恢復、斷骨續接,對方的傷勢完全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瞬間復原,而能做到這一點的,只有傳說中那種個別類型的極致。

    不死之身!

    艾俄洛斯很早就已經擁有不死之身了,那還是早在他認識王重和木子之前,是艾俄洛斯還在英魂境的時候,他的英魂法相便是不死之身!

    而這,便是地球的第二個不同尋常之處。

    曾經地球人在英魂境時的法相也好,還是地界那些虛丹的真身也好,說白了,都是靈魂的本質,它們的本質是一樣的,也是每個強者個人戰力得到蛻變的開始,是所有強者都最看重的東西。

    地界這些高等文明,出生時大多便已筑基,至少也是半筑基狀態,看起來似乎起點極高、實力強大,但實際上從修行靈魂本質來說,他們卻是空中樓閣、毫無基礎。因此對地界的修行者來說,虛丹是第一個真正的起點,只有明白自身的靈魂本質,才能真正踏上領悟法則、領悟修行的道路。可以說真身就是自身和這片天地法則之間溝通的橋梁,真身越強越好,越多,則代表著你能與這片天地更加親和,有更多的共通性。

    所以像那些天尊班殿下在實丹境時,才個個都在追求自身的第二真身,追求更深層次的靈魂本質,以此來成就自己的金丹之道,否則都會被那些追求完美的天尊班成員視為一種不完整、一種失敗。

    這細想起來這就很可怕了,以前的地球人太弱,根本就看不到這樣的境界,也不明白這其中的含義所在,甚至連剛剛突破虛丹時的王重都以為這很正常,但隨著修行漸深,隨著真正看到金丹的門坎,看到金丹之后的修行之路,他們就會明白。

    地界的維度萬族,無數文明無數強者,每一個都要在凝聚虛丹后才能顯現出自己的真身,可是地球人卻僅僅只是英魂境竟然就可以做到這一點,人類的法相其實就是真身的另外一種體現形式,而且人類早在英魂境時,對于這種力量的理解就已經出神入化!

    簡單說,靈魂本質的理論基礎完全成熟,根基篤實,當人類一旦成就虛丹,就如同上帝打開一扇窗,瞬間從量變發生了質變,這是地界任何文明都無法比擬的。而且不僅如此,人類的真身往往受法相影響,一些超級能力,一些法則碎片都被代入到了真身之中,像曾經斯嘉麗的鎖鏈、弗拉基米爾的龍紋……人類從來都沒有星盟各種族的那種對法則的敬畏感,同樣的套路,在地球上已經經歷了無數次,人類甚至可以駕馭法則,只是現在還了一個更高的層次,更強大的威懾,但本質是一樣的。

    王重相信,他能感覺到的,其他人一定也可以感覺到!

    但星盟會給地球這樣的時間嗎?如果只是普通的天賦也就罷了,甚至如果地球只是另外一個天貝族,那憑借現在老王和機械族、蟲族以及天貝族的關系,或許都還能有周旋的余地,大不了,星盟就是多一個八級文明而已。但地球的天賦太可怕了,可怕到王重剛剛了解到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足以威脅到整個星盟所有高等文明的程度!

    是超越現階段所有八級文明的!

    而且隨著地球提升為六級文明之后,這樣的天賦根本就隱藏不了,一旦被如同火魔族那樣的文明知道,他們必然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在暗中去摧毀掉地球,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強如火魔族那樣的八級文明如果真下定決心要毀了地球,那現在的地球根本就抵擋不了。甚至到時候連天貝族都未必會出手幫忙,畢竟地球的天賦太可怕,根本就不屬于是他們所能掌控的下屬文明,而且他們會覺得,地球竟然還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隱藏地球人的天賦,意欲何為?

    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強勢的走到所有人面前,告訴所有人地球的天賦,還不如殺血魔以立威!甚至,是借血魔族這柄雙刃劍來磨礪自身!今天這道坎,地球即便是撞得頭破血流,可只要能趟過去,那以后就將是一馬平川,就算是火魔族這等強者,面對一群可以滅殺整個血魔族的地球人,他們動手前也得掂量掂量自身,也得做各種大動作的準備,那才是給了地球真正的喘息之機。同時天貝族的態度也會因此發生微妙的變化,至少地球并沒有在他們面前刻意隱瞞什么,畢竟地球還站在他們一邊……

    朱利安都看的呆了,上一秒她還在為艾俄洛斯的慘狀而驚悚,可下一秒,她就看到那個人居然又死灰復燃般的活了過來。

    王重面色平靜,他都到這一步,一直比他優秀的艾俄洛斯他們怎么會不明白。

    這才真正是他對地球這一戰信心的來源!

    ………………

    競技場中變得安靜下來,無論是艾俄洛斯的支持者還是戈隆的支持者們,此時都是驚異的看著那個渾身重新冒出電流的家伙。

    “那家伙難道是傳說中的不死之身?”

    “據說地界有一些得天獨厚的生命,生來便受到天地法則的青睞,賜予他們不死不滅之體,無論受多重的傷都可以迅速復原!”

    “天吶,那是真的嗎?我一直以為只是傳說!”

    “這家伙都這樣了,還能瞬間復原,難道不是?”

    “聽說坐鎮天門的太上長老就是不死之身!有曾經死后七天都死而復生的經歷!”

    四周看臺上立時響起一片驚訝聲,大家并不是沒有見過恢復能量強大的強者,但若僅只是恢復能力,那是不可能達到這樣地步的,剛才艾俄洛斯明明給人的感覺都已經死掉了!而再有人提起坐鎮天門的太上長老,那就讓人更加信服了,畢竟那位在地界可是真正被神化了的角色,就算再怎么神奇的事兒,只要是和太上長老牽扯上了關系,立刻就都變得理所當然了。

    戈隆的嘴角卻是微微一翹。

    作為地界最頂層圈子中的一員,戈隆顯然知道不少有關貝貝洛特太上長老的秘密,那確實是一個傳奇人物,但要說什么不死之身之類,那就純屬扯淡了,別說地界,就算是天界,恐怕都沒有真正不死之身的說法,就算是神都會死,何況是人?

    而眼前的艾俄洛斯,戈隆明顯能感覺到對方‘復生’的同時,力量有一個較大的提升,已經從原本的實丹巔峰提升到實丹極限了,甚至是給了戈隆一種隱隱可以打破實丹界限的感覺。

    但那又如何?在自己面前,一個實丹巔峰和一個實丹極限有任何區別嗎?

    這簡直就是可笑,什么不死之身,不過是某種血祭或是魂祭秘法罷了,付出一定的代價,在瞬間收獲強大的力量,這種法門歷來都不少,光是戈隆所知道和泰坦一族有關的,就有七八種,其中就不乏有類似此時渾身冒電的情況。

    緊跟著,無形的神力凝聚,空中竟出現那靈力的實質,化為一柄重錘,宛若泰山壓頂一般朝著正在復蘇的艾俄洛斯狠狠砸了下去!

    轟~~

    恐怖的震響聲,足足小半個競技場的地面都為之一陷,凹陷進入一個大坑,而剛剛才冒起些許雷電之力的艾俄洛斯,此時則正在那陷坑的中央處。

    看得出來此時的他整個身體四肢都快要散架了,軟綿綿的癱在那里,就像是被這恐怖的重擊直接壓成了一灘爛肉,身上的那雷電之光也完全消散。

    “任你如何恢復,仍舊是死路一條。”戈隆冷冷的聲音在這競技場中回蕩,雖是輕微低語,卻穿透力十足,瞬間壓過這滿場上百萬人的嘈雜聲,讓人人都聽了個清楚:“不堪一擊!”

    剛剛才嘈雜起來的現場瞬間就寧靜了下去,而看臺上的馬東等人,才剛提聚起來的希望此時已經完全破滅了。

    想的太簡單了,什么是王者金丹?

    金丹大能中的佼佼者!

    艾俄洛斯或許很特殊,或許即便放到天門的天尊班中、放到神域地界歷史上也算得上很強的實丹,但在金丹大能面前,就如同戈隆那句話一樣,不堪一擊!根本沒有半點夸張的成分!

    血魔族的看臺上一片笑聲,這結果完全就在意料之中,開門紅!

    可還沒等他們為戈隆的強大、為血魔族的勝利而歡呼起來,卻看到那凹陷的陷坑中,那個癱軟的肉身,手指頭微微一動。

    “恩?”戈隆感受到了,眉頭微微一挑。

    只見那個本已經完全癱軟的家伙,身體竟然再次有了動作,而與此同時……

    噼啪!

    一道電流光芒再次從他身上騰了起來,微弱,但卻恒亮。

    緊跟著,那電流光芒便宛若燎原的野火般瘋狂蔓延。

    噼啪噼啪噼啪!!

    無數的電流激蕩,已經徹底癱軟散架的身體骨架,就好像拼圖一樣重新銜接了起來,一股比剛才更為龐大的力量從那個地球人的身上透溢而出,雷電奪目!

    這是……

    整個競技場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又、又活了?

    戈隆都有些詫異了,他能感覺到那家伙的靈力竟然再次有了提升!

    血祭秘法之類的東西?已經有點不太像了,甚至和他已知的泰坦雷電一脈中,任何恢復方式、任何提升力量的秘法方式都不一樣。

    是的,秘法可以短暫的提升使用者的力量極限,但那是以燃燒生命、燃燒潛能為代價,這種秘法往往只可能用上一次,而且使用之后會立刻就有一個極大的衰弱期、甚至是永久性的衰弱期,這是想要輕松獲得強大力量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這家伙先前第一次復蘇時,力量提升可以用類似秘法來解釋,可竟然立刻就接上第二次是什么鬼?沒聽說過這種強大的秘法可以無限制使用的,而且這第二次復蘇,力量提升明顯比先前還要更大!戈隆可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什么秘法是可以讓力量進行兩次提升的。

    若是在平時,戈隆或許很有興趣要研究一下這種神奇能力的奧秘,但現在的文明戰,看臺上四周有著星盟無數文明在觀戰,更有族中老祖再盯著自己,等待著這第一場的勝利。

    現在可不是讓自己去研究這個地球人的時候。

    殺!

    恢復能力很強嗎?將你腦袋都捏爆,看你還如何恢復!

    地界萬族,能像壁虎那樣斷肢重生的種族都有很多,恢復能力強大在地界并不是什么稀奇的東西,只是沒想到地球人也有這樣的能力、而且這恢復速度還如此逆天而已。

    而對付這些能不斷恢復、生命力頑強無比的家伙,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捏爆他們的腦袋!

    他的左手微微一抬,五指成爪,凌空一拽,想要將艾俄洛斯直接拽飛過來,可對方那本該癱軟的身軀此時竟變得無比沉重,居然沒能抓動。

    力量果然增強了,但那又如何?

    戈隆的臉色微微一沉:“起!”

    不同于之前的輕松隨意,有狂暴的靈力自他身上升起,金丹大能發飆!

    艾俄洛斯似乎仍舊還處于昏迷狀態,他身上雖然閃耀出無盡的電光,但仍舊是被直接拽飛起,閃耀著電光的腦袋被戈隆牢牢的掌控在五指之間。

    “我應該直接捏爆你的腦袋!”

    轟~~

    五指運勁、青筋爆起,一聲勁爆的震響。現場所有人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可那想象中四濺的腦花卻并沒有噴濺出來。

    噼啪噼啪!

    有強勁的電芒在艾俄洛斯的腦袋上凝聚,雷光電閃,宛若一個堅硬的雷電頭盔。

    靈力武裝?

    不,戈隆能清晰無比的感覺到這雷電頭盔與之前那靈力武裝的不同。

    這電流的強度和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且竟不再是原本白色的雷電之力,有一絲絲金色的雷光出現在其中,而且,那些金色的雷光竟然還變得越來越多,只是短短數秒間便已替代了原本的銀色雷電。

    噼啪噼啪噼啪!

    之前的白色電光與此時比起來簡直就溫順得像是一堆乖寶寶,只見那強勁的電芒閃耀,宛若一道道利刃,即便只是隨意四散開的電芒余威,竟也將這堅固無比的空間拉扯得噼啪作響,隱隱出現一些微弱的空間裂痕。

    原本是獨屬于泰坦族中最偉大的金泰坦戰士才擁有的特質,可此時竟然出現在一個地球人的身上,“死過一次”好像讓他變得更強大了。

    這……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光憑這雷電之威,竟能與戈隆的蠻力相抗衡?

    戈隆的臉上已經隱含怒容了。

    一個小小實丹,竟然接二連三的給他找出各種麻煩!如今被自己打得昏迷、被自己掌控于手中的待宰羔羊,可自己竟然連捏碎他的腦袋都做不到?這是在嘲諷自己嗎?

    “我倒要看你有多硬!”戈隆是真的怒了。

    面對區區地球,他原本壓根兒就沒想過要有多認真,用自己的金丹之力隨便一戰已經足矣,可現在看起來,普通金丹的力量似乎還真是沒法干掉這古怪的家伙。

    神念一轉,天地相應!

    這次不止是他本身澎湃的金丹靈力,空中更已有氣流在向他匯聚,能隱隱看到整個競技場好似形成一個小型的威風旋渦,以戈隆為中心緩緩旋轉,這一小方天地之力盡歸他調動!

    剎那間,地動山搖,競技場都為之微微一晃。!

    普通金丹的強大在于他們的金丹修為,剛剛完成從實丹到金丹的質變,雖然自身的靈力強度很高,但歸根到底仍舊也只是那點金丹之力而已。可金丹大能不同,領域法則、參悟天地,他們能輕易的溝通天地,能隨時隨地無限的調用天地之力,只要這第五維度世界不滅,他們的力量便無窮無盡,這是和普通金丹本質的差別!

    此時的戈隆看起來宛若一尊戰神,須發沖冠!攜帶了天地之威的恐怖力量,別說區區血肉之軀,就算是一匹大山,都要被撼動!

    只聽得‘啪’的一聲脆響。

    那閃鏈般的雷電頭盔被生生捏得變形消散,整個腦袋鮮血噴涌、五官裂縫,光憑肉眼就能看到那頭蓋骨上的龜裂,腦漿都溢了出來,讓人觸目驚心!

    “艾、艾俄洛斯?!”妖族的陣營中,有一女子終于忍不住花容失色。

    而在地球方向,馬東等人、甚至是休息室中的木子等人,都是同樣的面如土色,捏緊了拳頭。

    今天與血魔族一戰,所有人都知道多半會有犧牲,甚至說不定會是全軍覆沒,大家都早已做好了接受任何結果的準備,可當看到艾俄洛斯被人如此殘忍的殺死、連腦袋都被捏爆時,仍舊還是止不住內心中的那種悲憤和怨恨,只是卻也無能為力!

    剛剛才出現的生機又被生生掐滅了,艾俄洛斯那殘體上所冒起的電流也再次熄滅,變得冰冷僵硬。

    啪……

    艾俄洛斯的身體再次被扔到了地上。

    戈隆的臉色有些陰沉,他剛才其實是想追求一個更爽的爆破方式,將他的腦袋直接捏爆成渣、炸得粉碎,以泄心頭之憤,可竟然沒有做到。

    那顆腦袋連同那雷電頭盔實在是太硬了,簡直就像是天界金石所鑄,自己全力出手竟然也只是堪堪捏破,完全沒法將之炸個稀爛。

    不過,那也只是一種視覺效果而已。

    別說什么恢復能力,頭部是絕大多數生命體最重要的地方,這里承受剛才那般重力,連頭蓋骨都裂開、連腦漿都迸射出來,這是絕不可能還有任何半點生機的。

    可意外再次出現了……

    以艾俄洛斯之前所表現出的實力,按理說,他的靈魂神識肯定也很強大,至少殘魂也是可以維持數年不散的。可戈隆竟然沒有看到對方的殘魂從肉身中蹦出來,艾俄洛斯又不是金丹,只有金丹才擁有和肉身一樣承載靈魂的能力,自己又沒有攻擊他的靈魂神識,那他的殘魂去哪里了呢?或者說,難道他還沒死?

    這念頭才只是在戈隆的腦子中剛剛閃過,他便感覺到這片天地突然間微微黯淡了下來,就好像青天白日,突然有大片的烏云飄來,遮蔽了天空。

    戈隆忍不住抬頭看向半空,不止是他,連同看臺上的其他人,全都發現了,所有人的腦袋都仰了起來。

    只見此時的空中,不知何時竟已烏云密布,大片大片的古怪烏黑云層在空中聚集,且四面八方還不斷的有新的烏云在加入!

    這是……?!

    所有人都詫異了。

    這是神域地界,可不是那些落后的荒蕪星球,整個地界的天氣氣象乃至晝夜溫差這類東西,都是完全被星盟所控制的,無論要風要雨,那都是根據嚴格的地界季節來調節,以便于地界的一些特殊植物生長、環境維持等等。

    就像今天,機械城按照氣象本該是晴天白日,不止今天,甚至在未來的半個月內都會是萬里晴朗無云,這都是定數,可這些烏云是突然從哪里冒出來的?

    噼啪!

    只見厚重的烏云中,突然竟閃現出一道電光。

    戈隆猛然驚覺,仰起的頭猛然低下,平視前方

    只見那本該在爛泥坑里趴著一動不動的‘尸體’,此時竟已悄無聲息的站了起來,就那么一動不動的、詭異無比的站在自己對面。

    掌雷電,主殺伐……

    艾俄洛斯并未開口,但卻仿佛有一種詭異的聲音在戈隆的心中響起。

    金芒雷電即為圣!

    戈隆的心頭一悸,從那詭異而站直的身軀中,他猛然感受到一股旺盛到了極致的生命力瘋狂爆發!不止是生命力,還有靈力、規則之力!比之之前那兩次死亡后的提升還要強過十倍、百倍!

    ……………………

    艾俄洛斯其實一直都在等待著這一天。

    他或許沒有王重那么了解星盟的高層,也沒有王重那么多對地球人天賦、秘密的感悟,但他卻比王重更早的看到了隱藏在自己身上的東西。

    他從小就生活在叢林中,與木石為伴,以枯木作雕,當初那些地球古老刻紋中的符文,他也獨獨青睞與木系有關的生命符文,當所有人都看不懂那些符刻究竟是什么東西的時候,他就已經能熟練的運用了,連王重的生命符文理論都是他隨手教的!

    所以他的天賦是木系法則,對此有著無與倫比的親和,簡直天生就是木系法則的寵兒!木系法則擁有著無與倫比的恢復能力和生命力,這是他不死之身的由來,同時他也親近雷電,因為雷電本身就是五行木系的一個分支。甚至連他能和扎力羅晃一見如故,也未嘗沒有木系法則相互吸引的功勞?一切都是早已注定,看似巧合卻又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他知道木系就是自己的道,也一直都在朝這個方向前進著,而且進步神速,甚至能輕易看到更遠的地方,只是有些東西理解了,卻并不是能直接一蹴而就的,也需要時間來沉淀和積累。否則,就只有另一種更極端的方法,在生死的壓迫中去激發潛能,突破自我,就像現在!

    砰!

    那在靈海中游蕩的靈魂,此時猛然歸位!

    剛才一直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兩顆宛若太陽般的眸子閃耀出萬丈光芒,金光刺眼,與戈隆那血氣漸盛的雙眸對上。

    “活、活過來了!又活過來了!”

    “我的天吶!腦袋爆了都能重生,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那個地球人……”

    看臺上有許多人驚悚的叫喊出聲,無論如何都無法想象這個已經被判了足足三次死刑的家伙居然突然擁有了這樣的目光。

    戈隆臉上那原本輕松愜意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以置信的迷惘。

    他已經殺掉了這家伙三次,可這家伙竟然還能再次活過來!

    難道,這世上真有所謂不死之身這種不可思議的東西?而且更可怕的是,他的力量竟然再次爆漲了,并且是在這幾次死亡中呈幾何倍的增長!

    這可不是什么提升自身的秘法,只聽說過越耗越弱的秘法,可從來沒聽說過能越耗越強的!

    甚至,那家伙已經從一個原本不值一提的小小實丹,增強到了足以與自己這金丹大能相提并論的程度!

    戈隆的眼中第一次出現了凝重和正視,他知道自己錯過了最好的殺掉對方的機會……

    也不能算是錯過了機會,對方擁有這死而復生的古怪能力,任何不知情的人都不可能輕易殺死他,而現在自己知道了,也相信了他這不死之身!是不會再給他下一次機會的。

    不能再只用蠻力,自己會用最強的絕學,將他碎尸萬段、將他的靈魂都貶到九幽之地,讓他永世不得超生!

    能以武入道,戈隆也是一個戰斗狂!讓他不爽的是今天必須站在這里像小丑一樣去蹂躪一些弱者,那并不是他的愛好。可如果對手是一個足以讓他真正正視的對手,甚至還恰好是一個他腦海中出現過無數次的、掌控金色雷電的泰坦假想敵類型……

    “我要殺了你。”艾俄洛斯舔了舔干裂的嘴角,聲音平靜,卻讓人感覺充滿了那種言出必行的熱血,肉體這種局限到了星盟已經不重要了,此時的艾俄洛斯虛實結合恍若神明。

    半空的烏云中瞬間雷光大盛!而且不同于普通白色的閃電,那烏云中的雷電,竟隱隱呈現金色,在那漆黑的烏云里密竄,電若游龍!

    “金雷境!”泰坦族長卡洛斯忍不住脫口而出。

    泰坦一族中雖然有號稱最強血脈的‘金泰坦’,但那只是個別稱,并不代表金泰坦就一定擁有顯化金色雷電的能力。事實上,這種金色的雷電是掌控雷電之道的一種極致,是對雷電法則最高深的理解,只存在于泰坦的傳說中,已經有好幾代人都沒有修煉到這樣的境界了,可此時,竟然在一個地球人的身上出現?!

    別說這些大佬們,此時就算是再怎么眼瞎的人,也都知道這漫天的烏云竟是因這艾俄洛斯而凝聚起來。

    恐怖!能改變天地之相、能使天地異變,這已是掌控天地的手段,屬于金丹大能才獨有的能力!可這個實丹,這個小小實丹竟然也做到了這一點!

    馬東激動得熱淚盈眶,不止是他,所有的地球人全都捏緊了拳頭站了起來!

    幻族、海皇星、天寶街,無數人都激動的感覺大腦有些缺氧、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在所有人眼里地球都是被蹂躪的一方,沒有任何人想到過面對如此強大的金丹大能,地球人竟然能反抗,竟然能說出如此肆意的狂言且并不讓人感覺虛妄!

    可戈隆卻笑了,他并不為此懊惱,甚至是暗暗有些興奮和驚喜

    什么實丹金丹,那些弱者懂個毛?不管這個地球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可一個已經徹底掌控了雷電法則的家伙,怎么還能以如此膚淺的評判標準去衡量?

    鮮血在燃燒,戰意在沸騰,洶涌的氣血在不停的提升,而在他五指掌控中的那顆腦袋,那頭上的金色電芒也是在不停的爆裂,兩人都在較著勁,都能感受到對方力量的提升。

    相距不過區區一臂,一股異樣的興奮已然在兩人的血液里同時激蕩了起來。

    再沒有任何廢話,四目相對,有閃電與血光在碰撞!

    戈隆第一次從這個地球人身上感覺到了一絲危險和挑戰,他手掌上的力量正在不斷的增強,但對方那雷電武裝的強度也在相應的提升,且提升的速度完全不在自己力量增強的速度之下。

    嗡嗡嗡嗡嗡~~~

    看似一動未動的兩人,可正片大地卻都被這兩人較勁的力量給震得顫抖起來,四周先前被兩人打得四處濺飛的碎石和塵土,此時就仿佛進入了一個無形的力場、一個失重的空間,竟骨碌碌的旋轉著漂浮了起來。

    這可是神域地界……哪怕只是一顆碎石,其重量都難以想象,可現在卻在兩人力量的激蕩和法則相互干擾的混亂下,變得輕若鴻毛!

    啪!

    金色的雷電在這瞬間猛然大盛爆漲,一道道金光在艾俄洛斯的身上綻放,而下一秒……

    閃電拳!

    和之前同樣的招數,可效果卻是截然不同。

    只見頃刻間,有數以萬計的、密密麻麻的金色拳光練成一片,組成漫天的拳幕,就宛若箭羽般齊齊轟向戈隆!

    這是一種恐怖的質變!不論是實丹還是金丹,任何還在依靠自身肉身來戰斗的強者,都還只處于微觀層面,其攻擊速度都基本只能用音速來衡量,能達到十倍音速就已經是任何肉身的極限了。

    可一旦真正的掌控了法則,那就等于得到了法則的許可,就能還原法則的本來面目,這是宏觀層面!這可是閃電法則,單以速度論,它就是正兒八經的光速,是音速極限的八十八萬倍!

    任何的閃避在這樣的攻擊面前都變得毫無意義,唯有承受,唯有硬抗。

    戈隆雙臂一橫,額頭上青筋爆現。

    啪啪啪啪啪~~

    無數拳擊的轟鳴連成了一線,在戈隆的身上炸響,將他轟得連連倒退,他身上那戰神一般的黑鐵鎧甲只頃刻間便如同破紙一般被轟成了渣。

    隱藏在那黑鐵鎧甲下的卻是一身恐怖得讓人發指的肌肉,高高鼓漲起來的胸肌足以讓最強壯的象人都為之羞愧,密密麻麻的拳光瞬間就在那鼓漲的肌肉上留下一片密集的凹痕,但那凹陷卻只是瞬間的錯覺。

    “吼!”

    一聲巨吼,他接連倒退的腳步已經猛然穩住,所有凹陷在他身上的拳印只是在這一吼間,宛若充氣的氣球般瞬間就重新鼓脹了回來,與此同時,恐怖的氣血自他身上彌漫,形成一層層紅光霧罩,濃密得將他整個人都掩蓋了起來。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