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62章 余生拜師
    “能怪我嗎?”葉伏天看著竊笑的伊清璇開口道,有些郁悶,竟然被女人這樣罵。

    “對,不怪你。”伊清璇依舊笑著,顯得格外的可愛。

    只見大殿之中,有一道身影走了出來,此人相貌威嚴,儀表堂堂,只見他目光一掃,隨后落在余生的身上。

    “爹,我沒騙你吧?”伊清璇對著走出來的人微笑著道。

    中年沒有回應,依舊看著余生,余生則是一臉茫然。

    “的確是天生的武道修行者,你可愿做我弟子?”伊清璇的父親對著余生問道。

    葉伏天目光閃爍,原來伊清璇在武曲宮有很強的背景啊,剛才考核的兩位老者身份必然也不凡,但他們但出現,似乎只是為了幫伊清璇的父親考核他們的實力。

    余生目光看向葉伏天,似乎拿不定注意。

    “敢問前輩是?”葉伏天開口問道,要拜師,首先要知道對方身份吧。

    “武曲宮宮主。”中年看了葉伏天一眼隨即開口說道,聽到他的話葉伏天先是一愣,隨后笑了起來,看了伊清璇一眼,真有些意外呢,他們能入武曲宮修行,竟然是因為武曲宮宮主的女兒恰好在當日看到了他們的戰斗,而如今,伊清璇又向她的父親武曲宮宮主引薦他和余生。

    “我爹一直想要尋找一位修行武道的天才繼承他的衣缽,但一直找不到,所以,那天我看到了你們,就和我爹說了。”伊清璇輕聲道。

    葉伏天笑著點頭道:“余生,還愣著干什么,拜師。”

    東海學宮七宮之一武曲宮宮主,應該算是東海學宮最有權勢的七人之一吧。

    余生點了點頭,對著武曲宮宮主躬身下拜,道:“余生見過老師。”

    “好。”武曲宮宮主威嚴的目光中也露出了笑容,道:“以后你就跟隨我修行吧。”

    說著,他的目光又落在葉伏天的身上,問道:“你主修武道還是法師?”

    “沒有主次。”葉伏天笑著回應道。

    “我收弟子主要是想要傳承我的武道,你愿意隨我修行嗎?”武曲宮宮主問道。

    “晚輩已經有老師了,琴魔,不知宮主是否知道。”葉伏天道。

    武曲宮宮主目光一閃,詫異的看了葉伏天一眼:“你是花風流的弟子?”

    “是的。”葉伏天點了點頭,看來老師當初還是挺有名的,武曲宮宮主都知道他。

    “他現在怎么樣了,人在哪?”武曲宮宮主問道。

    “老師精神受到重創,活動不便,在琴園中修養。”葉伏天道。

    “這么說你也到了琴園了,唐嵐現在怎么樣?”武曲宮宮主又問,葉伏天愣住了,怎么感覺宮主和唐姨又有關系?

    “唐姨很好,在琴園中照顧老師。”葉伏天回應道。

    “我就知道她還是放不下,當年我就勸過她,讓她離花風流遠點,花風流性格太孤傲,脾氣又差,而且見異思遷,也不知道她喜歡花風流哪里。”武曲宮宮主忽然間動怒道,葉伏天站在那目瞪口呆,怎么感覺宮主對老師滿是怨氣啊。

    不會有仇吧?

    “宮主,您和唐姨是什么關系,而且,似乎對我老師有誤會。”葉伏天弱弱的問道。

    “誤會?唐嵐是我弟子,就因為花風流的事情跟我決裂,你說我對他有沒有誤會?”武曲宮宮主瞪著葉伏天道,葉伏天一臉黑線,這……

    “算了,當年的事情不提也罷,這么多年了,那丫頭性子也真夠倔的,竟然真把我這當老師的給忘了,你下次回去轉告她,說以前的事情我已經忘記了,有機會讓她來看看我。”武曲宮宮主開口道,葉伏天點了點頭,道:“宮主,我能看出唐姨非常重感情,既然您是她老師,唐姨必然是牽掛著你的,沒有來看您老人家或許是因為她心存愧疚吧。”

    “我知道那丫頭重感情,否則怎么還會照顧花風流。”武曲宮宮主嘆息道,隨后看了一眼葉伏天,道:“你小子嘴巴這么厲害,又長成這樣,看來又是一個花風流,果然有其師必有其徒。”

    葉伏天有些無辜的站在那,心中想著:老師,這次被你坑了啊。

    “清璇,以后少和這小子接觸,多和余生接觸。”武曲宮宮主又道,葉伏天一愣,心中樂了,笑道:“宮主說的對。”

    “好了,你們隨我來吧。”武曲宮宮主沒有再說什么,轉身朝著一處方向走去,伊清璇跟在身后,余生和葉伏天也隨即跟上,只見伊清璇回頭對著葉伏天和余生眨了眨眼睛,似乎有幾分小得意。

    武曲宮宮主名為伊相,他帶著葉伏天和余生來到了一處庭院,庭院很空曠,只有一座亭臺,一棵古樹,有幾分蕭瑟之感。

    “你們對東海學宮了解多少?”伊相來到古樹前坐下,葉伏天和余生他們也紛紛坐在地上。

    “只知道東海學宮分七宮,各宮實則都自成一派,類似宗門勢力,一起執掌著東海學宮。”葉伏天道。

    “你說的沒錯,東海學宮七宮的前身實則都是東海城的頂級勢力,三百多年前葉青帝和東凰大帝一統天下之后欲興盛武道,號令天下諸侯創建武府學宮,在這樣但大背景下,東海學宮將會是未來的正統修行之地,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因此當年東海城的頂級勢力誰都不甘示弱,共同執掌著東海學宮,也即是最初形態的東海學宮,后來,又衍化為如今的七宮。”

    伊相緩緩開口,竟和他們講起了東海學宮的背景。

    “如今東海學宮七宮各有自己的風格,這些實則都是由當年的那些宗門勢力而決定的,譬如紫薇宮,他們最核心的人,都是精神系法師,培養過許多厲害的精神系法師,譬如、畫圣,你的老師琴魔,就都曾在那里修行,如今的紫薇宮,可以說是東海學宮七宮中最強大的,除紫薇宮外,便算是天府宮了。”

    “我們武曲宮呢?”葉伏天問道。

    “武道孱弱。”伊相看著葉伏天,開口道:“如今神州大地,許多人都認為法師強于武道修行者,都更愿意走法師路線,哪怕是擁有兩者天賦,幾乎所有人都會選擇主修法師,但事實上,到了一定境界,武道修行者的爆發力絲毫不弱于法師,甚至更強,但即便是這樣,我武曲宮,一直呈現衰退但跡象,在這最武曲宮上面,依舊很少能夠找到武道天賦出眾的人,好在余生出現了,在他手里,東海學宮的人會再次看到武道的強大。”

    “我一直認為兩者之間沒有明顯的強弱之分。”葉伏天道,義父以前便說過,不要小覷任何一個職業的修行者,人強則強。

    “嗯。”伊相點了點頭道:“當然,余生不要放棄對精神力的修行,否則,即便你戰斗力再強,一旦面對紫薇宮那些厲害的精神系法師,根本就沒有發揮的余地。”

    “我知道。”余生道,許多類精神系法師,是純武道修行者的克星。

    “余生你的力量和爆發力都極強,但速度會是缺陷,這庭院是我以前修行的地方,那一間房間,除了居住之外,還有藏書,以及幾間修行之地,以后你們就住這里修行。”伊相道。

    “好。”葉伏天和余生點頭。

    “你們熟悉下,清璇,我們走。”伊相說了聲便帶著伊清璇離開,伊清璇還不忘回頭對著兩人舉起小拳頭鼓勵他們。

    兩人離去之后,葉伏天拍了拍余生的肩膀道:“余生,老師是可以變成岳父的。”

    余生無語的看了他一眼,道:“經驗之談嗎?”

    “額……”這回輪到葉伏天傻眼,隨即道:“成功的經驗之談。”

    說著,有些得意的朝著庭院的一間房間里走去,然而片刻之后,一聲慘叫,葉伏天身體飛了出來,顯得極為狼狽,罵道:“這什么鬼地方。”

    …………

    余生被武曲宮宮主收為親傳弟子對于東海學宮而言毫無疑問是一個重磅消息,那可是武曲宮的宮主,據說已經很多年沒有收弟子了,可見必是對余生的天賦非常滿意。

    葉伏天,也同樣前往武曲宮最上面修行。

    這兩位剛踏入東海學宮沒有多久便在學宮中掀起一場風波的家伙,就這樣一躍成為東海學宮最耀眼的弟子之一,被整個東海學宮所矚目。

    同樣引人注目的還有另一個消息,畫圣弟子周牧,也踏入了東海學宮修行,直接前往紫薇宮最上面,一時間也成為東海學宮弟子議論的焦點。

    許多人將葉伏天、余生以及周牧相比較,雖然葉伏天和余生足夠出眾,但畢竟底蘊差一些,不像畫圣弟子,許多人都認為周牧更加出眾。

    隨后,東海學宮又有消息傳出,葉伏天,他乃是琴魔弟子,當年和畫圣齊名卻被畫圣廢掉命魂的琴魔。

    而且就在不久前,洛王爺壽宴之時,葉伏天便跑去王府撒野,擊敗了不少天才,威風八面,但最終,周牧出手,將葉伏天擊退不敢再戰,灰溜溜的離開了王府。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