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219章 對嗎?
    蒼葉國王宮酒宴這邊,卻又是另一番前行。

    各方頂級勢力之人陸續到來,蒼葉國天子起身相迎,顯得格外的熱鬧。

    當然,也略顯得有些混亂。

    蒼葉國的強者甚至有些手足無措,只是在一旁看著這邊的情形,內心卻早已掀起驚濤駭浪。

    就連伊相和花風流他們都被震撼到了,葉伏天他們究竟在荒古界鬧出了怎樣的風波?

    “你來干什么?”葉伏天見魔女一步步走上前來,身姿曼妙,容顏嬌媚,極為迷人。

    “荒古界中妾身照顧你那么長時間,如今又千里迢迢前來,你怎能如此無情。”魔女古碧月神情幽怨,楚楚可憐,不知情的人真以為她和葉伏天有過什么,不少蒼葉國的人崇拜的看著葉伏天,厲害啊。

    頂級勢力的妖媚美人都如此鐘情于他,不佩服不行。

    “對啊,不如你就收下讓她留在身邊吧。”花解語在葉伏天身邊輕聲說道,周圍的人為葉伏天默哀,醋意似乎很大啊。

    “那怎么行,解語你還不了解我嗎。”葉伏天委屈的道。

    “我當然了解你,所以才這么說啊。”花解語笑吟吟的道,葉伏天黑著臉,被魔女害慘了。

    見葉伏天瞪著自己,魔女忽然間嫣然一笑,猶如百花綻放,道:“今日前來是為邀請葉少等人入我道魔宗,屆時無論葉少有什么需要滿足的,妾身都一定做到,任何需求都可以的。”

    花解語依舊笑看著葉伏天,葉伏天眼睛眨了眨,雖然條件有點誘惑力,但他不是那種人。

    美人于他而言如浮云,他豈是好色之徒?

    “道魔宗的好意我心領了。”葉伏天開口拒絕,豈能受美色所誘。

    旁邊的花解語見葉伏天一本正經的拒絕,笑容燦爛。

    “葉少竟如此心狠。”魔女委屈說道,隨后看向余生:“余生呢,可愿入我道魔宗修行?”

    伊清璇立即走上前拉著余生的手,美眸警惕的看著魔女。

    “不去。”余生道,魔女也沒在意,笑看了伊清璇一眼。

    她今日前來也沒有抱有太大的希望,只是帶著看熱鬧的心態,葉伏天他們,究竟會選哪一宗門?

    “花解語,你可愿入望月宗修行?”此時望月宗的仙子人物開口問道。

    花解語美眸望向對方,似乎在思考。

    “望月宗適合女子修行,修行之法有獨到之處,即便是書院,在這方面也不如望月宗。”望月宗的仙子聲音輕柔,自帶女人柔美之意。

    “望月宗的確是女子修行圣地。”柳飛揚在一旁開口道,女子宗門能夠成為東荒境頂級宗門勢力,這本身就說明了一些事情,其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在望月宗內,有數位東荒境極負盛名的仙子人物。

    花解語美眸轉過,望向葉伏天,只見葉伏天也看向她。

    花解語目光中隱隱有著一縷不舍之意,她微微低著腦袋。

    葉伏天一笑,立即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伸出手揉了揉花解語的腦袋,道:“你做什么決定我都支持你。”

    “嗯。”花解語任由葉伏天揉亂自己的秀發,溫柔頷首,隨后看向望月宗的仙子道:“我愿意前往望月宗修行。”

    她雖想和葉伏天在一起修行,然而修行的世界又豈能沉溺于兩人世界,他們一起經歷過東海城的絕望,明白實力有多重要,她永遠不希望自己成為葉伏天的累贅。

    更何況,這家伙這么優秀,身邊如魔女這樣的女子只會越來越多,甚至隨著他們的成長,會有更出色的女人,她雖然相信葉伏天對她的感情,但她卻也希望變得更加優秀。

    要比他身邊出現的女人更出色。

    這樣,他也有面子呢。

    “好。”望月宗的仙子一笑,隨即同樣賜予了花解語一枚古令,便意味著她從今往后便是望月宗弟子了。

    花解語也和葉無塵一樣,明年年初出發。

    隨后,望月宗仙子飄然離去。

    如此一來,葉無塵、花解語,都已經挑選了宗門。

    “你也和葉伏天他們在一起,怎么就沒人為你而來。”在后面的人群之中,林月瑤的父親對著身旁的林月瑤道,他是蒼葉國大世家之人,但此刻,有些嫉妒啊。

    “我又不是他女朋友。”林月瑤想起鏡山石壁葉伏天教花解語時的細心溫柔,美眸幽怨的看了那邊一眼。

    “你就別去蹚這渾水了。”林父看到這一幕警惕道,這丫頭的話有點不對勁啊。

    如葉伏天這樣的人,雖然他女兒是蒼葉國第一美女,但也抓不住,且不說花解語,即便是那道魔宗的魔女,林月瑤拿什么和對方比?對方容顏都不遜于林月瑤,舉手投足間的魅力更強,足以讓男人沉醉于她的魅力。

    “葉伏天。”

    此時,那一行乘坐攆車而來的強者走上前來,為首之人氣度非凡身穿華服,開口道:“我來自秦王朝,特來邀請你和余生入秦王朝,若你愿入秦王朝,地位可等同王子,可惜你已有心愛之人,不然,我秦王朝也可擇一優秀公主下嫁。”

    葉伏天雙眼亮了,今天的誘惑有些多啊。

    花解語笑看著他,又心動了?

    “當然,你若是有其它條件,可以直接提,總之,無需擔心在秦王朝中受限。”對方繼續開口。

    在東荒境諸頂級勢力中,那些頂級妖孽人物不愿加入王國,就是因為受到掣肘,地位始終無法和那些王族子弟相比,想要拉攏人心不容易。

    因此這秦王朝的強者,才試圖想要打消葉伏天這方面的顧慮。

    秦王朝曾經是東荒之王,后來是如何崩塌的歷史他們都銘記于心,一代代不斷吸納優秀人才,方可長盛不衰。

    “王朝終究是王朝,無論什么待遇,葉伏天他們終究不是姓秦。”此時有人開口說道,秦王朝的強者皺了皺眉,目光冷冷的看向說話之人,是東華宗的強者。

    “葉伏天,東華宗隱有東荒境第一宗門之勢,而且和王朝不同,你若入東華宗,必成為最核心弟子。”東華宗的強者也開口道:“在荒古界中我東華宗后輩雖對你有些看輕,但以你的天賦心性,又豈需要在乎一個同輩的看法,與其在意,不如超越。”

    葉伏天目光看向東華宗之人,他當時便質問過書院唐野,他代表得了書院嗎?

    華清池當然也一樣,他也代表不了東華宗,他自然不會因此而太在意。

    東華宗之人所說的話,還是有些煽動性的。

    “當然,你若有什么條件一樣可以提。”東華宗的強者又道。

    “第一宗門?你東華宗的底蘊,怕是還差了些。”秦王朝的強者諷刺道。

    “至少,是最適合葉伏天和余生修行的地方。”東華宗強者笑了笑。

    諸人都看著兩大頂級勢力的強者搶人,他們都明白,葉伏天最有可能加入的勢力便是那三大勢力,書院、東華宗以及秦王朝。

    有些勢力也明白這一點,甚至來都沒有來,來了也只是湊湊熱鬧。

    “不用爭了。”

    此時,一道縹緲的聲音傳來,諸人目光一凝,隨后便聽又一道聲音傳來這邊。

    “再爭,他也不會跟你們走。”

    “大言不慚。”

    “何人?”

    東華宗和秦王朝的強者目光紛紛轉過,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只見那邊,一道身影安靜的走來。

    那是一位書生模樣的青年,他的步伐像是很悠閑,不緊不慢,沒有通稟,就這樣出現在了諸人的眼前。

    其余頂級勢力的人看向他,有人認識,也有人沒見過。

    認識他的人瞳孔微微收縮,心頭暗顫,他竟然來了?

    那些家伙不是不管閑事的嗎,竟也為了葉伏天跑來蒼葉?

    “因為,他會跟我走。”

    書生隨意的說道,仿佛在他到來的那一刻,一切便已經注定了般。

    “好狂妄的家伙。”不認識他的人心中暗道一聲,這是直接無視了秦王朝和東華宗的人?

    即便是書院來人,誰敢這么囂張?

    “書院那里的人?”魔女古碧月抬頭看向身旁的道魔宗強者,道魔宗的王侯人物變了變臉色,顯然心中頗為震驚。

    “對。”道魔宗的王侯點頭,古碧月猜的沒錯。

    來人,的確是書院那里的人。

    書生一步步走到葉伏天的身前不遠處,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和他想象中的一樣,生的很好看,看著很順眼。

    葉伏天自然也注意到了周圍諸人的神色,書生到來之后,許多人便沉默了,東華宗和秦王朝的人雖然臉色略顯難堪,但竟然沒有反駁對方,這種情形,可是很詭異。

    “你來自書院?”葉伏天開口問道。

    “是,也不是。”書生點頭,隨后又搖頭。

    這讓葉伏天有些不解了,究竟是還是不是?

    “前輩為何肯定我會跟你走?”葉伏天好奇問道,好像這家伙,比他還囂張啊。

    書生聽到葉伏天的話笑了,他笑起來很溫和,但隨后從他口中吐出的聲音,卻一點不溫和。

    “我在,誰敢帶你走?”

    書生笑著看向東華宗和秦王朝的人,道:“對嗎?”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