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238章 這事大了(三更)
    “轟!”

    一聲巨響,余生狂暴的身軀被掌印拍打而下,地面都直接炸裂,可想而知承受著何等可怕的攻擊。

    “噗。”

    一口鮮血吐出,諸人只見余生身上的鎧甲都像是裂開了。

    王侯境的強者含怒出手,可想而知一擊有多強的威力。

    王侯對法相,根本沒有任何的懸念,余生能夠承受一掌沒有死,防御力已經是駭人了。

    “余生。”葉伏天身體狂奔來到余生身前,只見此刻余生趴在地上,艱難的爬起身來,低沉道:“沒事。”

    話音落下,他又忍不住咳出一口血水,身體再次趴下。

    他承受了王侯一掌,沒死已是幸運。

    葉伏天身體都微微顫抖著,他顫動著雙手扶著余生的身體,抬起頭,目光凝視虛空中的那道王侯身影,那雙眼瞳之中,冷到極致。

    虛空之中,那王侯看著葉伏天的眼睛,竟忍不住生出一抹異樣的感覺,從那雙眼瞳之中,他看到了漠視一切的寒冷,這讓他感覺到,這青年若是成長起來,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殺死他。

    一股寒冷的殺意彌漫而出,他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做了什么,他險些誅殺了一位草堂之人。

    然而這并沒有什么后悔的,來到這邊見到草堂之人逞威,他東華宗弟子殘的殘,廢的廢,哪怕是草堂弟子就敢如此囂張?

    他東華宗,同樣是東荒境最強的三大勢力之一,而草堂只是書院一山,其門下之人竟膽敢如此猖狂。

    感受到虛空中王侯強者身上彌漫而出的殺意,諸勢力之人都意識到,這場琴會風波看來要鬧大了。

    東華宗的人廢了數位、重傷數位,但事實上是東華宗一直逼迫草堂出手,余生和葉伏天只是反擊。

    如今,東華宗不僅圍攻了草堂弟子,甚至連王侯都出手了,一掌鎮壓,險些將余生拍死,此刻甚至還露出殺念。

    草堂,能善罷甘休?

    這樣的情形是秦夢若和千山暮都沒有想到的,秦王朝和東華宗只是想要打壓下草堂,最好能夠打破草堂的神話,但草堂弟子的強勢,超乎所有人的預料,以至于東華宗無法收拾,這才造成了眼下這種局面。

    “轟。”狂暴的氣息威壓虛空,那位王侯的確動了殺念。

    但見此時,幾道身影閃爍來到葉伏天身前,竟是刀圣山弟子。

    其中一人抬頭看向虛空,開口道:“前輩出手想清楚了嗎?”

    那位王侯目光一閃,冷漠的掃了那人一眼,霸道開口:“你是在威脅我?”

    “晚輩不敢。”那弟子躬身,道:“只是,葉伏天乃是草堂入門不久的弟子,也是我師祖小師弟,前輩真要動手殺他,且不說草堂,我師祖怕是也不會善罷甘休。”

    “更何況,今日事情緣由想必前輩還沒弄清楚,應當先了解下。”

    那位王侯皺了皺眉,對方口中說不敢,但話語實則已經是帶了幾分威脅了,當然他自己沒有資格,但刀圣山上的那位卻有這樣的資格。

    他說的沒錯,如若真殺葉伏天,且不說草堂,那位刀圣山上的草堂大師兄,怕是也不會放過他。

    草堂弟子不多,加上葉伏天,至今也只有八人,這可是和其它宗門不一樣,因而草堂中的每一位弟子,都不是東華宗的弟子能夠比的,分量不同,得要千山暮這樣的人,才能夠和一位草堂弟子的分量相提并論。

    遠處,呼嘯的風聲傳來,這邊的動靜吸引了各大勢力的長輩人物到來。

    當他們見到這邊的情形都露出異樣的神色,東華宗和草堂,爆發了沖突?

    又有幾道身影朝著這邊而來,在場的諸人神色凝了下。

    書院的人,到了。

    草堂五弟子洛凡,也來了。

    書院強者司徒武來到了蘇牧歌和唐野他們身邊,洛凡則是來到了葉伏天和余生身旁。

    在他們身后,柳飛揚和柳沉魚也來了,他們已經以最簡單的言語對洛凡說了這邊發生的事情。

    洛凡和司徒武都看到了受傷的余生,葉伏天也受了點輕傷,不明顯,但余生卻是重傷,一眼就能看到。

    “你們一直在這看著?”

    司徒武掃了一眼蘇牧歌以及唐野等書院弟子,書院的人面色略微有些難堪,草堂雖然是草堂,但終究也是書院一山,草堂和東華宗爆發沖突,書院弟子在旁邊沒有插手,的確很不光彩。

    “你干的?”另一邊,洛凡見葉伏天冰冷的凝視著虛空中的那位王侯,便隱隱明白發生了什么。

    東華宗一位王侯人物,對余生出手了?

    “你們草堂弟子,未免太放肆了些。”虛空中的王侯冰冷開口,洛凡的眼神很平靜,但那種平靜之中,他卻隱隱能夠感覺到醞釀著一股可怕的風暴,仿佛隨時可能爆發。

    “照看下他們。”洛凡回過頭對著司徒武道。

    “好。”司徒武點頭,洛凡腳步往前走去。

    “轟。”

    一股無比狂暴的火焰意志瞬間席卷浩瀚空間,只一瞬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溫度的上升,仿佛在一剎那間整片天地都變得無比的熾熱,身上竟開始流汗。

    諸人只見在洛凡的身上,有虛幻的火焰光華流動著。

    那不像是真正的火焰,卻又像比真正的火焰還要可怕,虛幻的火焰之光扶搖而上,周圍的空間都像是與之融為一體,火焰靈氣都化作虛幻的火焰之光在虛空中燃燒著。

    熱。

    這一刻諸人的感覺只有極其的熱,讓人感到有些狂躁,像是身處火爐之中。

    就在這時,只見一道王侯身影邁步而出,是秦王朝的人,他開口道:“今日之事雙方都受傷了,暫且停手商量下如何?”

    “沒有商量。”

    洛凡口中吐出一道寒冷的聲音,切磋戰斗他草堂弟子敗了他們認,技不如人。

    打架打輸了自然無話可說,但草堂還沒打輸過。

    不過如今,是東華宗的王侯欺負他草堂的人,商量什么?

    話音落下,洛凡抬頭望向虛空中的那位王侯。

    只一瞬間,天地間無盡虛幻的火焰氣流像是在同一瞬間爆發,只一剎那,一股毀滅一切的火焰直接籠罩浩瀚空間,尤其是以虛空中的王侯為中心,無盡的火焰力量,像是化作了一尊火爐。

    虛空中的那位王侯身體像是在燃燒,諸人看到一抹詭異的情形,有一尊虛幻的火爐將虛空中的王侯籠罩在里面,焚燒著他的身體。

    這是王侯級的法術,威力極其的可怕。

    那位王侯人物臉色大變,只感覺一縷縷火焰直接鉆入體內,那恐怖的虛幻火爐像是由天地間最為純粹的火焰凝聚而生,要將他焚為灰燼。

    恐怖的氣息從身上釋放,想要撲滅火焰,但那火焰法術像是不會熄滅般,不斷的焚燒著。

    嗤嗤的聲響傳出,那位王侯的身體像是要被蒸干,渾身肌膚像是變得干涸沒有生機,他露出極為痛苦的神色。

    這一幕使得許多人的臉色都變了,草堂五弟子洛凡,他竟然這么強?

    嘩啦啦的聲響傳出,一股水流流動而來,沖入那股灼熱之意當中,卷向那位王侯強者的身體。

    東華宗走出數位強者,都釋放出王侯氣息,冰冷的凝視下方的洛凡。

    洛凡手中握著燒火棍,隨后,那焦黑的燒火棍剎那間變得通紅,猶如血色般的紅,觸目驚心。

    他的身體騰空而起,剎那間天地間像是出現一股可怕的火焰風暴,無盡的火焰靈氣瘋狂的朝著燒火棍而去,化作一條條火焰長龍附著在燒火棍之上。

    那一條條火焰長龍舞動著,不斷凝縮成更可怕的火焰,化作一條條龍鞭。

    看著那扶搖而上不斷生出的火龍長鞭,周圍的人一陣心顫,每一條龍鞭中,都像是蘊藏著極致之火。

    洛凡揮手,燒火棍舞動,龍鞭在虛空中飛舞,卷向東華宗的王侯強者。

    那些王侯神色凝重,有利劍破空、有寒冰冰封虛空、有狂暴金色掌印摧毀一切。

    但龍鞭劃過,冰封的空間被劈開,利劍破碎、掌印從中間被一分為二,那些破碎的力量中,依舊還殘留著火之意。

    火焰龍鞭漫天飛舞,籠罩整片虛空。

    “啪……”

    一道清脆的聲響傳出,有一人被龍鞭抽中身體,險些被直接斷為兩截,身上的傷口像是被利劍切割了般,觸目驚心,火焰在肉體中焚燒著,使得那王侯發出痛苦的悶哼聲。

    “啪、啪、啪!”

    一道道清脆聲響露出傳出,數位王侯被擊中,那位擊傷余生的王侯露出驚駭的神色,他只感覺無盡龍鞭朝著他掃蕩而來,根本難以抗衡。

    “你放肆了。”一道冰冷的聲音在此時傳出,只見一股極其可怕的氣息綻放,一縷驚天劍意在那位王侯的身后爆發而出,隨后諸人只見那一條條火焰龍鞭被斬斷,化作無盡的火焰力量漫天飛舞。

    一尊蒼老的身影手持長劍傲立虛空,看著洛凡道:“洛凡,這里是秦王宮。”

    此人,乃是秦王朝的強大王侯人物。

    這時候,東華宗更強的王侯人物也走來了這邊,冰冷的看著洛凡。

    這一刻諸人明白,哪怕洛凡的實力極為強勁,但怕是也沒用。

    “秦王宮嗎。”洛凡看了一眼虛空中的諸多王侯道:“今天,這事大了。”

     PS:第三更到,求幾張推薦票和月票!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