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645章 新一屆道榜第一
    至圣道宮,圣賢宮。

    有一行人席地而坐,這一行人氣息內斂,仿佛都只是尋常人物,然而他們身上的氣質,卻皆如一方雄主。

    今日,至圣道宮六宮齊聚,圣賢宮宮主雖未出現,但二宮主柳禪在,萬象宮宮主還在閉關,但萬象宮的長老人物也到了,除此之外,另外四宮宮主皆坐于此,再加上至圣道宮的一些長者人物,這批人,足以代表至圣道宮的意志了。

    “今日請諸位來此,是為兩件事,其一,煉金城傳來消息,戰圣宮弟子葉伏天于煉金城大鬧一場,煉金賭坊率領至圣道宮弟子群戰各地天驕贏得不少法器,之后強闖帝氏府邸邀戰煉金大會第一人公孫冶,于城主府外生死之戰,將其斬殺。”

    柳禪開口說道,煉金大會乃是煉金城的大事,哪怕是至圣道宮也要關注下的,因此煉金城發生的事情很快他便知道了,不過其它宮主以及長者倒是沒有關心這些,聽到柳禪的話略有些吃驚,這家伙還真是個刺頭,竟然在煉金城鬧出如此大的風波,斬殺煉金大會第一人?

    “這小子如此膽大,回頭必要好好教訓他。”斗戰賢君開口說道,葉伏天乃是他的親傳弟子,自然要表明下態度的。

    “不必,此事的起因是為他師兄,他以前的師兄和城主府千金相戀,奪取了煉金大會第二,和公孫冶發生沖突,才有此一戰,除此外,那一日葉伏天還擊敗了有煉金城有著第一天驕之稱的帝罡。”

    “帝開之子?”有人輕聲道,帝開乃是荒天榜十二,他們自然知道。

    “嗯。”柳禪點頭:“如今,他師兄已經入城主府,并且尤蚩火速為葉伏天師兄和尤蚩之女舉辦婚禮,甚至都沒來得及將消息傳出。”

    諸人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尤蚩這是什么意思?

    不過這倒并不重要,只是三年前入道宮的葉伏天,倒是有些意思。

    “我命他前往煉金城觀禮煉金大會,他倒好,竟鬧得天翻地覆。”斗戰賢君開口說道,不過心中卻隱有幾分小得意,這小子才入道宮修行三年,長出息啊,竟然跑去煉金城胡作非為,偏偏不但沒出事,還幫師兄娶了尤蚩的女兒。

    “斗戰賢君有此弟子,心中想必很得意吧。”道藏賢君笑著道,同入道宮的那一屆,葉伏天以絕對的優勢碾壓所有人,這兩年來,不少人都在議論葉伏天在道榜上的位置何時變化。

    “帝開之子號稱荒州西南域王侯第一人,葉伏天以三等王侯之境將其擊敗,天資縱橫,我邀各位前來,是想要商討他入圣殿修行一事,我認為待到他修為至巔峰王侯境時,便可入圣殿,諸位以為如何?”柳禪開口說道。

    諸人目光露出一抹異色,入道宮三年,便獲得入圣殿修行的資格嗎?

    三年前,華凡獲得入圣殿修行資格,于兩年前踏入其中,如今已入賢者境界。

    而如今,西門寒江一直等待著這資格,但圣賢宮并未商討過西門寒江入圣殿一事,顯然認為西門寒江還沒有那么出眾。

    但此刻,圣賢宮柳禪卻為葉伏天召集眾人,欲直接跨過道榜第一的西門寒江,商討葉伏天入圣殿資格一事。

    不過他們并不意外,圣賢宮乃是六宮主宮,如今柳禪實則代為掌管至圣道宮,雖說葉伏天并非是圣賢宮弟子,但柳禪自然不會做徇私只顧圣賢宮弟子之事。

    “那家伙雖然胡鬧,但修行天賦確實很強,我同意。”斗戰賢君表態道,使得諸人笑看了他一眼。

    “三年前道戰之時便見證了此子不凡,確有資格入圣殿修行,我也同意。”道藏賢君也點頭表態。

    “我同意。”劍宮宮主劍魔點頭,這樣一來,便已經有四宮同意了,實則,大局已定。

    “既然如此,此事便確定了,稍后便宣布,準葉伏天獲得入圣殿修行的資格。”柳禪點頭道:“另外一事是關于陸離,當年陸離入圣殿修行獲得圣殿傳承,得圣道認可,又有萬象為其測算圣人之資,師兄和我的想法諸位想必也都知曉,至圣道宮,將全力輔助,為陸離證道成圣鋪路。”

    諸人點頭,這點他們自然都是知曉的,白陸離已經被內定為至圣道宮下一任掌舵人。

    荒州多年沒有出現圣人,如今必須要出現了,至圣道宮更是如此,他們等不起了。

    不過,斗戰賢君心中卻有其它想法,雖說白陸離已證明擁有圣人之資,得到圣殿先輩認可,但將來葉伏天和余生未必沒有一爭之力。

    …………

    至圣道宮道戰區域,道戰碑前,此時許多人匯聚于此,震撼的看著道戰碑上的一則消息。

    葉伏天,獲得準入圣殿的修行資格。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諸人都充滿了疑惑,他們都在道宮修行,自然不可能知道遠在煉金城發生的事情,不過卻也猜測可能和葉伏天他們去煉金城有關。

    葉伏天他這次前往煉金城,做了什么?

    為何忽然間變獲得了入圣殿修行的資格,要知道,如今道榜第一人西門寒江都一直在期待入圣殿修行的資格卻沒有等到,等來的,是葉伏天直接越過他獲得資格。

    “伏天哥哥真厲害啊。”有一位美麗少女咯咯的笑著,非常開心,是龍靈兒,如今她已經知道了道宮中的許多事情,自然也知道圣殿資格意味著什么。

    “不愧是葉伏天,一鳴驚人。”不少和葉伏天同屆之人議論道,這一屆的人許多都是非常佩服葉伏天的,兩年前的論道至今記憶猶新,唯有葉伏天敢直面那些老人。

    牧知秋也在,她心中無言,這家伙真是越來越厲害了。

    “道榜也換了。”此時有人開口道,便見到有道宮長者前來更換道榜,他們目光皆都注視著一個名字,葉伏天。

    當他們看到葉伏天的名字出現在新的位置之時,所有人的目光盡皆凝固在那,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這……

    他們都想過,葉伏天兩年不曾出手,只是在不久前教訓了西門孤一番,若是他出手的話必然不會繼續停留在道榜第十,有可能會入三甲。

    但依舊沒有人想到,葉伏天的名字,直接出現在了道榜最前方。

    道榜,第一!

    將西門寒江,取而代之。

    這一幕,太過心驚。

    西門寒江花了六年時間走到了那個位置,然而,還沒有坐穩多久,葉伏天強勢登榜,取而代之。

    “為什么會這樣?”有一道青年身影上前大聲質問道,那是西門孤,新一屆的道戰第一人,一入道宮,便被葉伏天和余生暴打一頓,顏面盡失。

    如今,他兄長西門寒江的名字被拿下,放在了道榜第二,而葉伏天卻在第一。

    他并沒有和兄長交手過,也沒有在道宮中有耀眼表現,憑什么?

    “道榜排名,從來不需要解釋。”那位長者掃了西門孤一眼,冷淡開口,哪怕你是道戰第一人,也不得質疑道榜。

    不服排名的話,可以去戰,去憑實力奪回,道榜自然會再變。

    “西門孤入道宮之時被葉伏天教訓,西門寒江沒有出手,但這一次,葉伏天取代他道榜第一的位置,且獲得入圣殿的資格,哪怕西門寒江涵養再好,怕是也忍不了。”許多人心中暗道,這已經不是涵養的問題,而是道宮方面,認為葉伏天比他西門寒江更出眾。

    而且,是遠遠比他出眾。

    能夠得到道榜第一的人,會是怎樣的驕傲人物,能咽得下這口氣嗎。

    消息很快傳到圣賢宮中,傳入西門寒江以及圣賢宮弟子的耳中。

    此時,西門寒江所在之地聚集了不少人,白澤、諸葛行等人都來了。

    他們聽到這消息的時候同樣極為憤怒,尤其是白澤,從入道宮開始,他便和葉伏天結怨,道宮皆言,葉伏天在,道宮便沒有他白澤的地位,他永遠只能被壓著。

    如今,葉伏天道榜第一,準入圣殿。

    為什么會這樣?

    西門寒江一直沉默,從頭至尾都沉默,當初他弟西門孤被打,他沒有出頭,只是責怪他弟不知天高地厚,剛入道宮便敢挑釁葉伏天,命他好好修行。

    他自己一直努力修行,想要有一天獲得道宮的認可,準入圣殿。

    但他沒有等到這消息,而是等到了葉伏天獲得準入圣殿的資格,不僅如此,在道榜上,直接取他而代之。

    葉伏天入道宮三年,真正只有在兩年前年末論道之時有所表現,之后兩年沉寂,為何能夠獲得這樣的榮耀?

    而他這六年來,擊敗了多少對手,打碎了多少質疑,那些和他同入道宮的天之驕子,皆都被他越過,但如今,一個后生晚輩,凌駕于他之上。

    他抬頭看向虛空,深吸口氣,既然道宮質疑自己,那么他會自己證明。

    至圣道宮之內,因道榜更替,葉伏天準入圣殿一事沸騰。

    然而此時,至圣道宮之外,有一行人御空歸來,赫然乃是從煉金城回來的葉伏天等人,他們并不知道道宮中所發生的一切!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