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736章 勤學
    楊瀟將天龍棋局開啟的時間定下,越來越多人趕往玉京城。

    如今玉京府中,有更多從東州趕來的非凡人物,府外更是聚集了玉京城無數修行者。

    他們都在等待天龍棋局開啟之日,屆時,他們也將前往棋峰觀棋。

    柳宗到現在還沒有到,有人稱已經在玉京府看到了他的蹤跡,但卻不知真假,這位西華圣山的后輩第一人,行事風格確實令人難以捉摸。

    除此之外,荒州圣地至圣道宮宮主葉伏天到來的消息也傳開來,引發不少人議論。

    不少人有些唏噓,略同情荒州。

    圣地宮主人物親自為了圣人留下的棋盤而來,這當然算不上什么光彩的事情,其它東州圣地都是后輩以及修行者前來,哪里會有宗主級別的人物親自,那是圣人。

    唯獨荒州之地,最為弱小,圣地無圣,才會如此吧。

    而且,聽聞這王侯宮主天賦卓絕,但為了棋圣所留,親自入場下棋,棋風極為不堪,更是引人唏噓不已。

    九州,荒州實則名存實亡,圣地道統或許存在不了多少年便會被取締,不過荒州圣地宮主如今可以放下面子走出荒州,倒也讓人有些佩服,至少可以看到,這位王侯宮主是在為荒州而努力,只可惜縱然天賦不凡,但境界還低,想要在幾年內逆轉頹勢怕是不可能。

    …………

    此時,玉京府中,葉伏天所在的院落,在他身前有許多書籍玉簡,都是關于棋道,許多甚至是拖九公子從山上的棋圣山莊中搬下來的,讓葉伏天借閱。

    棋圣身為九州棋道第一人,棋圣山莊聚集著棋藝極為精湛的一批人,這些年來棋圣的一些棋道之能以及特殊的棋道陣法,他們盡皆刻成書卷或者玉簡保存,以后可以世代相傳,不至于失傳。

    而這些,只要得到了棋圣九位弟子認可的修行者,皆都是可以自由借閱的,只是像葉伏天這樣愿意將時間花費在這上面的人卻很少,他們大致只是看一看那些極為有名的棋譜,從中學習。

    但葉伏天,他無論什么書卷,只要是棋道,他全部看。

    這還是他當年在草堂養成的習慣,當初他在草堂書洞曾瘋狂看書,當年老師教導他的時候,也是讓他看書修行法術,并且修行所有法術,無論難易,而最后也證明了老師是對的,書讀百遍其義自見,修行也是一樣。

    如今,在葉伏天的腦海之中便滿是棋局,仿佛有一副棋譜烙印在腦海之中揮之不去,大概是這些天太瘋狂的緣故。

    學習新事物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尤其是葉伏天從棋道中感知到棋道的非凡之處,于是更為沉迷其中。

    此時,一道身影走來,將一卷書扔在葉伏天身前,道:“你這是打算將棋圣山莊的藏書都看完來?”

    這身影正是九公子,他追隨老師修行棋道,都不曾像葉伏天這般瘋狂,他看過的書只有一小部分。

    “先天弱,自然要后天彌補。”葉伏天笑著說道:“辛苦了。”

    好在修行者和凡人不一樣,凡人精氣神遠遠不如修行者,學習自然困難,而到了葉伏天這種層級的賢者人物,書掃一眼便懂,只需要去想如何運用。

    “不辛苦,只是這些天都沒有去青玉樓看我的美人了。”九公子有些郁悶:“早知道便不帶你來此了。”

    “現在后悔也晚了。”葉伏天笑著道。

    九公子無奈搖頭:“你這荒州圣地的宮主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好色無恥?還是勤奮好學?”

    這家伙在青玉樓之時,絕對是個風流公子模樣,那時候哪里知道他會這般好學。

    “我嗎?”葉伏天笑道:“當然是玉樹臨風、天賦無雙的翩翩公子。”

    “要點臉。”九公子無語,這貨臉皮也太厚了些。

    “說點認真的,時間就快到了,有沒有些許把握,你依舊是我唯一引薦入府之人,畢竟有師兄師姐在,這些事情根本無需我來擔心,只需要安靜的做個紈绔便行,之前對你也沒抱有什么希望,不過如今見你如此好學,莫非真有機會不成?”

    九公子看著葉伏天目光露出幾分異樣的神色,不過隨即又自嘲搖頭道:“我怎么也跟著你一起魔怔了,二師兄請來柳宗,又有周子朝韓靖等人,即便你一日千里,又怎么可能比他們更先破解天龍棋局,又或許,這棋局你們誰都破不了。”

    說著他便搖頭離去,自己竟然會生出這般荒謬的念頭。

    “這年輕人倒也挺有意思。”萬象賢君看著九公子離開的方向道。

    “確實是個妙人,弟子九人他排行末尾,自然逍遙自在,灑脫的很。”葉伏天笑著道,當初在草堂,他不也是備受照顧嗎。

    “最近感覺如何?”萬象賢君問道。

    “感覺已經能夠自行推演棋局了,當然,我還是并不那么擅長師叔所說的算,我對棋局似乎更傾向于感覺上的預判。”葉伏天道。

    “修行同樣的事物每個人的感悟是不一樣的,你無需和我一樣。”萬象開口道:“之前我不怎么懂棋道,破了六局,如今我陪著你一起將這些棋道書卷看完,也算是精通棋藝,能夠更加針對性的算出全盤,在腦海中形成變化的棋局,如若我再去下,保守估計應該能破八局,九局全破的可能性也很高。”

    萬象開口道。

    “我再將師叔所教和我自己所學融會貫通一番,明天去試一試九棋局。”葉伏天開口道。

    “好。”萬象賢君點頭:“可以以不同的方法嘗試,譬如,逆向棋路,你去推算對方可能落子的位置,卻順其自然,看是否和你所想的一樣,再看棋局變化如何,并不一定要勝。”

    “我懂了。”葉伏天點頭。

    “聽你們整日聊棋道,我都算是棋道高手了。”諸葛明月和顧東流笑著走來,這些天他們一行人都隨意看了一些棋譜,不過覺得有些耗費精力,還是將時間放在修行上。

    這種靠天賦的事情,還是交給小師弟。

    “二師姐、三師兄。”葉伏天喊道。

    “小師弟,我也不懂棋道,沒辦法幫你,然而大道相通,棋道也是修行之道,棋戰也如武道戰,每一次落子都是攻防,想要戰勝對手,那么自然是防御住對方的攻擊進行反擊,或者爆發比對方更強的攻擊,棋道戰場之上,要做的便是掌控全局,因此,精神意志力量在棋道戰同樣尤為重要。”顧東流開口道。

    葉伏天輕輕點頭:“三師兄的話我記住了。”

    “不要讓自己太累了。”顧東流輕聲說道,這些天,葉伏天甚至沒有休息,修行不可一味閉關,棋道極為耗損精神力,自然更是如此,時間長了,會非常疲憊。

    葉伏天笑著點頭:“放心吧師兄,我對棋道本身有一些興趣。”

    顧東流點頭,沒有多言。

    第二天清晨時分,葉伏天便上了棋峰,九大棋局依舊還在,甚至在這棋峰之上便有一些人盤膝坐在巨石之上,他們一直在棋峰參悟挑戰棋局,為接下來的天龍棋局之戰而做準備。

    雖說他們也知道希望渺小,但既然來了,終究要試試,而且,也可以見一見東州最頂尖的天才人物,也是一場歷練。

    葉伏天踏上第一幅棋局之時,守棋老人看向他道:“你之前已經破了六大棋局,可以直接從第七棋局開始,不必重復。”

    那日和葉伏天對弈,他很是不爽。

    葉伏天看到老人的神態不由得笑道:“晚輩還是想要重頭開始,請前輩指教。”

    “行。”老人不耐煩的點頭,隨后手掌揮動,頓時規則力量凝聚而生的棋子砸落而下,發出一聲巨響。

    葉伏天大自在觀想法運轉,讓自己能夠看得更加透徹,仿佛置身于棋盤之中,指揮棋戰,他同樣揮手,棋子落下,沒有任何猶豫。

    老人連續落子,葉伏天隨之一起,很快老人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葉伏天。

    這次,葉伏天沒有像之前一樣用那極為不堪的棋路。

    不過,這棋藝水準,未免也太爛了些。

    棋盤上的棋子越來越多,葉伏天腦海之中像是出現了一副棋盤,這副棋盤正是眼前這局棋的投影,而且后續在不停的演化,這是在算,推演棋局。

    手掌揮動,葉伏天落子,他目光卻盯著另外幾處位置,感覺接下來老人落子應該就在這幾處之一了,甚至他目光直接落在一處地方,果然下一刻,老人的棋子重重砸落而下,一股磅礴之勢形成,有寶鼎瘋狂碾壓著葉伏天的精神意志,要將他壓垮。

    片刻后,葉伏天敗下陣來,但他并未離開,而是開口道:“老先生再來一局。”

    老人皺眉,但還是繼續。

    “老先生繼續。”接下來,葉伏天不斷重復,老人有些生氣的道:“你棋藝如此之差何必要在這里浪費你我時間。”

    葉伏天也不在意,笑著要求繼續,通過實戰,他在印證自己這些天所學。

    棋峰之上,許多人目光望向葉伏天,這家伙……根本不懂下棋,的確是浪費時間,那日應該是他同行的老者指導他才連破六局!

    

(本章完)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