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759章 第一戰,一拳之威
    九州,九大強者,站在了問道臺的中央戰斗區域。

    觀禮臺九州圣地以及觀禮區域無數人,盡皆看向那一方向。

    第一戰,是九州問道的開端,九州都頗為重視,走出之人無一例外,都是曾敲響過道鐘,領悟了成熟規則的王侯巔峰人物,強強對決。

    “東州,西華圣山弟子許世,請指教。”西華圣山許世開口道。

    “夏州,夏家夏離。”夏家強者開口。

    “齊州,齊家齊驁,請指教。”齊家青年天驕道。

    “云州,離宮蘇禾,請指教。”

    “戰州,十方圣殿墨攻,請指教。”

    “酆州,酆都府閻占,請指教。”

    “海州,天之涯,藍羽,請指教。”

    “禹州,知圣崖展遙,請指教。”

    “荒州,至圣道宮,余生。”

    伴隨著最后一道聲音落下,九大強者,皆都自報來歷姓名,正如諸人所預料的般,都是九州最頂尖的圣地勢力來人。

    葉伏天目光望向人群,心中也略微有些波瀾,他搜集過九州的一些資料,剛才的每一個勢力,都是站在九州巔峰的勢力強者,如今,齊聚一個舞臺,哪怕是以余生的強大,恐怕都將會在最終的決戰面臨不小的壓力。

    至于其他人,葉伏天也沒有把握他們能夠取得好的名次。

    “知圣崖,展遙。”葉伏天看向禹州知圣崖那位青年,果然,和當初的展逍有幾分相似之處。

    此時展遙的目光卻落在余生身上,神色極冷,他的兄長,知圣崖九大圣子之一,于荒州隕落,被殺。

    這筆仇,因為夏皇的出面,知圣崖甚至不能報。

    但今天,在九州問道的舞臺上,他會殺死余生。

    九州問道,只要在對方失去戰斗力和認輸之前,直接抹殺對手,屬于規則之內,不過這需要非常強的優勢才能做到一擊必殺,否則就沒有機會了,而且,九州問道許多都是來自九州圣地之人,都不會下太狠的手,但對于荒州來人,展遙當然不會客氣。

    余生自然感受到了展遙身上的殺念,那日太行山上,他曾和展逍戰斗過,如今展逍的弟弟站在他面前,他又怎么會認不出來。

    知圣崖的觀禮臺上,孔堯神色冷漠的看著下方,低聲道:“這一戰,展遙會為他兄長討回一些利息。”

    “展遙的天賦不比當初展逍師兄弱,此戰,不知道能否奪取第一。”孔堯身旁秦仲道,九人中,只有第一能留下,其它八人,皆都直接出局,即便是強強對決提前遇到,也一樣,只能說運氣不好,或者怪自己還不夠強。

    這樣的規則頗為殘酷,誰都不知道自己面對的對手,會是誰,有多強。

    問道臺上,九大方位,不同的規則氣息彌漫而出,問道臺上忽有狂風刮起,天地靈氣肆虐暴走,竟化作一股恐怖的漩渦,但九人的身影依舊穩穩的矗立在那,沒有絲毫動搖。

    此時,許世微微抬頭,目光望向正對面方位的余生,平靜開口道:“之前,你說要退出九州問道,雖然如今你依舊站在了這舞臺上,但我還是想要成全你,所以,九州問道第一個出局之人,會是你。”

    這一屆的九州問道乃是西華圣山召開,然而西華圣君還未正式宣布九州問道開始,余生便走了出來挑起事端,身為東道主,三圣面對一位后輩依舊保持著風度,但他身為西華圣山的弟子,而且是在九州問道的戰臺上,便無需有任何顧忌了,無需在乎所謂的風度。

    由他來讓余生出局,堂堂正正。

    無論是余生還是荒州,質疑西華圣山,想要用實力證明自己的驕傲?那么,他便用實力告訴荒州之人,何謂不自量力。

    “他是我的。”一道冷漠的聲音傳出,那是展遙的聲音,他眼神如刀鋒般鋒利,看著余生,他想起了曾經兄長教他修行碎空刀的一幕幕畫面,他們兄弟二人本約定會一起,走上知圣崖之巔,繼而成為禹州的頂尖人物。

    然而一趟荒州之行,兄長離他而去。

    “只要他第一個出局,誰出手我并不介意。”許世淡淡的說道,都是極驕傲的人物。

    一道璀璨無比的光芒閃耀出現,那是一柄刀,命魂化刀,落在了展遙的手中,以他的身體中心,一股可怕的刀光欲撕裂空間,一道道規則刀意朝著余生的身體斬去。

    展遙手持刀斜放在身后,一步步往前走去,刀光漫天,吞吐可怕的規則力量,空間肆虐,還有一股強大的重力壓迫在余生的身體之上。

    “雙重規則。”諸人凝視展遙,不愧是圣地知圣崖第一戰的天驕人物。

    孔堯神色鋒利至極,他很期待展遙的碎空刀展露風采。

    伴隨著展遙一步步走近,刀意越來越強,漫天刀光閃耀出現,余生身體周圍的空間盡皆被籠罩其中,仿佛化作刀的世界。

    “他竟然還沒有動。”許多人看向余生,他已經被雙重規則力量籠罩,竟然還沒有反擊,等死嗎?

    展遙的腳步極為沉穩,他沒有加速,每一步邁步,刀勢都更加強大,既然余生想死,他會成全。

    強大的重力規則壓迫在余生的身體之上,展遙的身體動了,這一刻的他仿佛和刀融為一體,身體一躍,凌空斬殺而出,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也沒有花哨的刀法,碎空刀,斬碎虛空。

    這一刀落,空中出現了一條刀之縫隙,仿佛是一條筆直的線,千米刀光縱橫問道臺,劈殺而下,刀光之下的一切,皆要斬為兩段。

    “他瘋了嗎?”許多人忍不住驚呼出聲,余生竟然還沒有動,看著那一刀斬下。

    碎空刀何等的快,許多人有些不忍去看,仿佛預見到了余生被直接斬為兩段的血腥場景。

    但就在這一刻,余生的身軀之上彌漫著一股可怕的氣流,他左手手臂抬起,擋在了刀斬下的軌跡上。

    刀沒有停留,展遙身上殺念可怕,這一刀會先斷余生的手臂,再將他一分為二。

    一道尖銳刺耳的聲音傳出,展遙沒有感覺到刀斬斷血肉之軀,而是感覺到了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擋住了他的刀,目光低頭看去,他見到余生的手肘擋在刀鋒之上,寒冷刺骨的刀,沒有如同想象中的那樣輕而易舉的斬斷手臂,將余生當場斬殺。

    暗金色的規則氣流游走在余生的手臂之上,遍布全身,就像是一幅猙獰的鎧甲,這規則力量像是和他的肉身融為一體,不分彼此,周圍的氣流瘋狂的流動入余生的體內,那規則鎧甲的光芒越來越可怕。

    展遙的刀,無法動分毫。

    許多人心頭猛烈的顫動著,用手臂,血肉之軀,擋住碎空刀?

    “咔嚓。”孔堯雙拳微握,臉色變了變,瞬間黑了下來。

    他當然明白這一幕意味著什么,當他知圣崖天才展遙連余生防御都破不了,那么這樣的戰斗,還能繼續嗎?

    展遙他當然也明白,剛才的自信輕狂在剎那間被摧毀,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一幕,只感覺內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他了解他的刀法,哪怕是賢者,誰敢這樣接他的刀?

    但余生,卻這樣做了。

    就在他愣神之時,余生手肘順著他的刀鋒摩擦往前,隨后手掌彎曲一握,抓住了他握刀的手腕,展遙清醒過來身體想要后退,但卻感覺到抓住手腕的力量根本無法撼動,他的身體懸掛在空中,無法后退分毫。

    余生的右手也在此刻動了,掄起,朝著前方砸去。

    風呼嘯,暗金色的流光璀璨,隨同手臂一起朝著展遙身軀而去。

    許多人心頭一緊,目光死死的盯著這一幕。

    “砰!”

    沒有絲毫的懸念,余生的拳頭砸在了展遙的胸口,骨骼破碎的聲響異常的清晰,甚至,臟腑都直接被震碎,展遙微微弓著身體,拳意從后背穿透而出,像是一拳將他的身體打穿。

    他的身體直接倒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噴出一口血箭,而后墜落在地。

    浩瀚之地,寂靜無聲,無數人看著倒在地上的展遙,鮮血不斷從口中吐出,展遙茫然的看著天空,雙目無神,他當然知道他體內被徹底震碎,即便不死也會是個廢人,他的心,感覺像是被撕裂了般。

    他修行到這種地步,成為知圣崖天之驕子,為何第一戰,便是這種結局?

    一拳,只有一拳。

    這一拳不僅是打在展遙的身上,同樣是打在知圣崖的臉上,孔堯和秦仲臉色都極為難堪。

    除了葉伏天之外,之前沒有人注意過的余生,竟然也這么可怕。

    余生沒有去看展遙,他當然感覺到了展遙對他的殺念,展遙想要報仇,但他何嘗不是想起了太行山的那一幕血腥畫面,太行上黃金猿族,多少人喪命,即便是葉伏天和他也險些被展逍殺死于太行山。

    所以這一拳,他當然不會手軟。

    “咚。”腳步聲傳出,許多人目光拉回,重新落在余生身上,只見他邁步而行,一步步走向前方。

    在那里,是東州西華圣山許世。

    之前,許世稱,要讓余生,第一個出局!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