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949章 周圣王和璃圣
    葉伏天自然看到了知圣等人,圣戰之下,若是在皇陵之中有機會,這些人絕對不會介意將自己斬于皇陵之中。

    對于他們而言,這可是難得機會。

    平日里他于道宮內修行,且道宮刻陣,對方想要直接攻入,顯然要比在皇陵中動手難太多。

    荒州諸強者環繞葉伏天身體周圍,顯然都防范著三大圣地的強者。

    “走。”葉伏天身形一閃,便往前而行,只見皇陵之中,諸多傀儡朝著他們奔襲而來,在他們踏入皇陵的那一刻,這些傀儡便像是活了般。

    秦莊等人一劍在前,劍出空間裂,傀儡身體被斬斷來,卻聽秦莊開口道:“皇陵被金煞之氣所封,似自成空間,天地之力與外界不通。”

    葉伏天點頭,他自然也感覺到了,上空布滿金煞之氣的皇陵,隔斷了天地,影響他們的實力,對于修行者而言,便是憑借溝通掌控天地之力,與之共鳴,從而爆發出強橫力量,若是不能做到,便只能爆發體內力量,雖然也同樣強大,但經不起損耗,且威力會弱上許多,不修武道肉身者,影響更大,強大的精神力無用武之地。

    “節省力量,擅武道者攻擊。”葉伏天開口說道,秦莊和猿弘開道,劍其縱橫,猿弘黃金身軀踐踏虛空,狂暴至極,一路橫推往前,崩滅無盡傀儡。

    只見此時,有圣境人物瘋狂吞天地之力,猶如巨鯨般,吸納一切,使得皇陵之中出現一股股駭人的靈氣風暴,將皇陵中封存的靈氣據為己有。

    顯然,這些圣人也都發現了皇陵的掣肘,會影響他們的發揮。

    千里皇陵,靈氣倒卷,瘋狂被諸圣境人物吸納,使得皇陵中靈氣越發淡薄,許多人幾乎感知不到靈氣的存在,難以動用天地間的力量,許多強者都感覺極不適應。

    抬頭看那金色虛空,金煞氣流流動著,依舊如鐵索橫江,宛若一封印大陣,將皇陵封印于此。

    葉伏天心中有些郁悶,可惜老師不在,這種情形下肉身證道的老師入皇陵,將有極大優勢。

    “砰。”此時,葉伏天身體如奔雷,拳頭轟裂一尊傀儡,繼續沖向前方,在皇陵中疾馳而行。

    不僅僅是他,諸強者速度皆都極快,不曾停留分毫,那些殺來的傀儡,根本擋不住他們的步伐。

    不過這傀儡倒是越來越強,前方,有一股可怕的意志風暴席卷而來。

    夏青鳶他們速度最快,已經沖向了前面一片矩形平地,最前面有著一金色階梯,高九十九丈,階梯之上,有著一道身影站在那,那是一尊巨大的傀儡,手持長槍,周圍掀起一股可怕風暴,朝著人群席卷而來,天地間出現可怕的幻象,有一支傀儡大軍殺向諸人,還有可怕的金色攆車滾滾前行,勢如破竹。

    那巨大的傀儡,像是萬軍之將。

    皇羲震撼的看著眼前的一幕,雙拳緊握,以他的修為境界,此刻竟雙眸赤紅。

    這可是他們皇族修行的功法,在先祖手中,何等威力,哪怕埋骨于皇陵,此意依舊通天,震懾萬古不朽,無論圣賢,盡皆止步。

    前方,離爻和他帶來的人都緩步前行,他身旁中年文士手托長刀,虛空中出現一道筆直的劍痕,但卻破不開那滔天之意,只能一步步前行。

    葉伏天他們自然也感覺到了這股武之意的可怕,而且,修為越強之人,感受到的意境便也越強,圣和賢,皆被阻擋,緩步前行。

    他感受到那股滔天意境,將花解語擋在身后,踏步前行,任由滔天武道意志沖擊于身軀之上,依舊巋然不動。

    一尊尊傀儡武意撞擊而來,不斷崩滅。

    皇九歌走在旁邊,身上釋放相似的武之意,一步步往前,只感覺心潮澎湃。

    何時他也能如先祖一般,一念間可馭千軍萬馬,鎮壓一切圣賢。

    “砰。”就在此時,一道悶哼聲傳來,葉伏天只感覺心臟顫動,身后有人悶哼一聲,回過頭,便見到后面的一位道宮強者口中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腳步停滯不簽。

    這位道宮強者乃是戰圣宮的賢君級人物,實力很強,在他后面不遠處,有人對他發起了攻擊。

    圣賢榜排名賢榜第九的強者,知圣崖,孔堯。

    孔堯身披圣器護具,身上釋放可怕的武道規則之意,在抵抗那股風暴的同時,每一步踏出都有無上鎮殺之力降臨,宛若神象踐踏大地,荒州諸強者皆都停下腳步,神色冰冷至極。

    賢榜第九的人物,可非等閑,當年刀圣催動魔刀,以巔峰之力方可與他一戰,即便今日,若是單獨戰斗,孔堯自信無人能敵,在這皇陵之中,對方難成陣法,自然是出手最佳時機。

    不僅是孔堯,大周圣朝三大賢榜強者,周冕、周煌、聶蓋,盡皆一步步圍向葉伏天他們,殺機畢露。

    除此之外,西華圣山也終于出手了。

    鐘逵,圣賢榜排名前二十的人物,李道秋,天資卓絕,在西華圣山受重視程度僅次于柳宗。

    西華圣山以前有三大賢榜人物,但雨圣在上界證圣之戰中入圣,西華圣山誕生三圣,圣榜多了一位,賢榜少了一人。

    這是西華圣山真正意義上第一次明著對荒州至圣道宮出手,顯然不再掩飾,知圣崖都已經被葉伏天帶人血洗,可見葉伏天之狠辣,若是再不除掉他,難道還等著他崛起不成。

    如今這種局面下,不撕破臉,葉伏天怕也已經將西華圣山恨上了。

    九州圣賢榜六大賢榜強者同時降臨,而且還有其它頂尖人物,顯然是打定了注意,只要葉伏天他們入皇陵,便一舉覆滅,斬草除根。

    諸圣地的人自然看到了這邊的情形,月圣開口道:“今日公主攜諸人闖皇陵,西華圣君和周圣王這是想要做什么?”

    “我們之間的恩怨公主早已知曉,便讓他們這些后輩們較量一番,我等繼續前行便是。”西華圣君淡淡開口,依舊在風暴中往前而行,沒有去看后面的戰場。

    夏青鳶并沒有看這邊,她一步步往前而行,對于九州圣地間的恩怨,她并不怎么關心。

    刀圣、秦莊以及猿弘等強者都停下了腳步,隨后朝著后面走去,在這片空間諸人本就承受著極大的壓力,沒想到對方會這時候出手,稍微弱一點的人,根本沒有能力在這種情形下戰斗,被攻擊的話,很可能就是死路一條。

    所以這次西華圣君和周圣王動用的都是最頂尖的力量,畢其功于一役。

    葉伏天這批人,是至圣道宮絕對的精銳力量了,賢者最頂尖的戰力都在這里。

    “小師弟,你們繼續往前。”刀圣開口說道,他的刀已出鞘,魔意滔天,席卷這片封印的空間,一道道魔光繚繞沖出,化作可怕的刀意,朝著那些強者沖去,除他之外,楊瀟、秦莊等頂尖人物都停了下,面向西華圣山和大周圣朝的頂尖人物,他們焉能不重視。

    “去哪里?”又有強者走出,西華圣山和大周圣朝兩大圣地,能夠拿出手的強者可是不少。

    “三大圣地聯手對付至圣道宮,幾位好大的手筆。”月圣淡淡開口,對著月江流一行人吩咐道:“你們留下,和西華圣山以及大周圣朝的賢者切磋下。”

    “是。”月江流點頭,有一行強者走出,也參與了到了此戰之中。

    月氏強者在荒州遭到刺殺,至今沒有查出真兇,那么便先入局看看。

    “多謝前輩。”葉伏天對著月圣開口道,西華圣君和周圣王的臉色則不大好看。

    “我琉璃圣殿也同為東州圣地,你們便也去切磋下吧。”璃圣對著一行人吩咐道,頓時不少琉璃圣殿的強者也邁步走出,參與進去。

    月氏、琉璃圣殿、至圣道宮三大圣地聯手,一時間,大周圣朝三大圣地絲毫不占優勢,畢竟,知圣崖只剩下一個孔堯。

    不過璃圣身旁的姜月嬋并未有出手的意思,依舊緊隨璃圣身邊。

    “多謝璃圣姐姐。”葉伏天笑著道,如今有兩大圣地幫忙,他們這一方的力量,已經完全不遜色于對方了。

    “以魔道手段強行提升實力,倒行逆施,我倒要看看比之當年你強了幾分。”孔堯踏步而出,神象鎮壓大地,無形之力壓迫向刀圣。

    刀圣身周魔威沖天,魔刀舉起,滔天刀意爆發而出,將那鎮殺而來的神象虛影斬斷。

    “大師兄,諸位前輩小心。”葉伏天開口說道,繼續往前而行,皇陵地圖在他腦海中,還沒到真正的皇陵中心,月氏和琉璃圣殿出手,這邊的戰斗不會有太大問題,他自然不能落后其它圣地的人。

    身體陡然間加速,葉伏天直接破開那壓迫而來的武之意,傀儡虛影直接撞擊飛出,速度奇快。

    諸圣走在前面,周圣王目光望向身旁的璃圣,開口道:“璃,這么多年了,大周圣朝圣王后的位置一直為你留著,你何必還對當年一切耿耿于懷和我作對。”

    璃圣臉上依舊帶著溫和淺笑,她目光望向周圣王,卻冷厲如刀,道:“周知命,你不死,我心難安。”

    周圣王看著那東州之地最美的面容,道:“我在宮中建有琉璃宮,為你而準備。”

    璃圣眼神變得更冷,身上寒意驚人,周圍之人看向這兩位圣人,這是不再掩飾了嗎!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