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990章 禁術
    中州城外,一家酒肆中,此刻有一行人安靜的坐在這飲酒。

    這座酒肆空蕩蕩的,沒有其他人,今日中州城內外無盡修行之人都朝著一處方向而去,至圣道宮外,也許他們沒辦法做到親眼目睹那場圣戰,但若是修為強大一些的話,還是能夠看到一點,也許有機會看到這場圣戰的一個角落,并且在第一時間內這場圣戰的勝負,這將是轟動九州的大事件。

    酒肆顯得格外的安靜,為首的青年氣度非凡,風流倜儻,他飲酒之時,其他人只能站著,在他身后站著數位修行之人,只是隨意站在那,便給人一股深不可測之感。

    在青年前方,坐著一行身影,不過都大氣不敢出,這一行人中有男有女,一位美婦人,以及一位頗為年輕的王侯修為男子,他的容顏,竟和知圣有幾分相似。

    “公子,他們會成功嗎?”此時,那位美婦人美眸望向對面的青年開口說道,她聲音輕柔,透著幾分柔媚之意,青年抬頭看了她一眼,只見她看起來不過三十左右,肌膚細膩柔嫩,楚楚動人,見他目光望來,似有幾分羞澀的低頭,更添了幾分魅力。

    青年搖晃著手中的酒杯,嘴角帶著幾分邪魅的笑容,如何會看不出這美婦人的念頭,這女子美則美矣,但想要勾引于他?

    以他的身份地位,什么樣的女人得不到,還不至于看上他人的美妾。

    “若是沒什么意外,自然不會有問題。”青年淡淡開口:“我已派人接應,事成之后,便直接帶你們離開。”

    “多謝公子。”這年輕美麗的女子輕柔說道,見青年對她沒什么想法,便也收斂了之前的念頭,顯然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她這么做,也不過是想要求一條生路而已,畢竟如今寄人籬下,她的生死,不過是對方一句話,自然想要嘗試下,讓自己能夠更好的活下去。

    青年淡笑著看了對方一眼,沒有多說什么,事實上,他做這件事在至圣道宮的成功概率極大,應該不可能失敗。

    但關鍵是,拿到之后如何善后,才是重點,失敗的可能性極高,因此對于他而言,實則真正的戰場可能并不在至圣道宮。

    不過無所謂,好歹是人皇傳承,而且是他親手打開的,就這么為他人做了嫁衣,他自然是不爽的,不試試拿回來,怎么甘心?

    而且,他會盡量在夏皇的規則之內做這件事,以免觸怒了夏皇不好善后,畢竟這里是夏皇的九州,不是他的地盤。

    …………

    至圣道宮外圍,匯聚著九州而來以及中州城的無數強者,但除了一些頂尖人物敢靠近道宮目睹此戰之外,大多數人都只能遠遠的看到邊緣之地的大戰。

    但即便如此,他們依舊有種心驚動魄的感覺,剛才,他們親眼目睹至圣道宮的圣境人物攜一位少女而來,那赤足少女御劍破空,一路殺進了戰場深處,讓他們內心極為震撼。

    今日這場圣戰,不知出現了多少可怕人物。

    此時戰場極為狂暴,似乎外圍的強者都朝道宮中心處涌去,使得戰場越來越密集,也不知究竟發生什么,引發如此動靜。

    戰場中心,葉伏天和花解語兩人相擁而立,九大強者手持圣器指向兩人,毀滅的金色線條誅滅一切,正在展開最后的殺戮,將葉伏天和花解語當場格殺于此。

    這時候,他們隱隱感覺葉伏天身上的氣息似乎在攀升變強,毀滅的金色絲線始終無法將他的身體徹底斬斷,他體內的血脈隱隱在咆哮沸騰,像是燃燒了起來,一縷縷無形的力量流動于身軀之上,使得他肉身防御還在變強。

    時空之戟吞吐出更強的光輝,這件圣器榜排名第三的圣器,此刻爆發出的光芒越來越亮。

    虛空中的九大強者隱約感覺到了葉伏天身上變強的氣息,眉頭皺了皺,這是怎么回事?

    竟然,還沒有殺死。

    不僅如此,他們感覺到虛空中竟然誕生一股更加可怕的念力風暴,風云呼嘯,蒼穹之上,以他們所在的戰場為中心,出現一縷縷毀滅一切的神念。

    這是,沖破了他們的精神力切割之術?

    目光轉過,他們看向了垂著腦袋,輕輕靠在葉伏天懷中的女子,那股力量,竟然是從她身上爆發的,她的念力似在燃燒,命魂皇冠釋放出奪目光輝,甚至就連她身后的虛影,都在蛻變。

    “解語。”一道聲音在花解語腦海中傳出,是她體內的圣人在對她說話。

    “老師,對不起。”花解語以念力回應,她依舊靠在葉伏天身上,淚水滴落而下。

    那圣人沉默,隨后花解語腦海中傳來一聲嘆息。

    “罷了。”那嘆息聲似乎蘊藏著一絲不舍,下一刻,花解語身后的虛影燃燒了起來,綻放出耀眼無比的光輝,很快便化作了無數光點,融入到花解語的精神念力之中。

    “對不起……”花解語輕聲說道,這一刻腦海中想起了這幾年來和老師的點點滴滴,雖然老師在這個世界就像是沒有存在過,沒有人知道她,然而她卻默默的教導著她修行,雖然她知道老師是聽命行事,但卻是真心在一直幫著她、守護著她。

    隨夏青鳶前往試煉的路途中,若不是老師,她恐怕已經隕落在了外面,更不會有那一次的機緣。

    老師明知道自己修行那種能力并不妥,但卻并未阻止她。

    如今,更是愿意犧牲自己來成全她,只為想要保全她。

    花解語只感覺心如刀絞般疼痛,淚水將葉伏天身上的血衣打濕,她能如何,那將她擁抱入懷,死死的守護著她的男子,是她此生最愛的人啊!

    葉伏天自然也感受到了花解語的變化,不僅如此,此時有一股強大至極的念力風暴將他也籠罩在里面,精神力傳遞于他,甚至,有璀璨至極的光輝籠罩著他和花解語的身體,神圣無比,宛若人皇光輝,竟將他燃燒帝意所釋放的一縷縷光芒蓋過。

    他的心臟狠狠的顫抖了下,解語,這是在為他掩蓋帝意?

    “解語。”葉伏天低頭看著懷中的身影,只見花解語身子從他懷中緩緩移開,抬起頭,那雙眼眸早已是淚流滿面,卻又有著無盡的溫柔,在溫柔之中,又似乎蘊藏著無與倫比的堅定。

    “你在做什么?”葉伏天的聲音微有些顫抖。

    花解語含淚的美眸此刻浮現一抹無比溫柔的笑容,隨后緩緩抬頭看向蒼穹之上,恐怖的念力風暴越來越強,無盡光芒從蒼穹垂落而下。

    “禁術、神降。”

    花解語聲音無比肅穆,口中吐出一道聲音,伴隨著她的聲音落下,蒼穹之上竟誕生一道劈開蒼穹的閃電之光,似有一道無與倫比的精神力量,破開了蒼天。

    隨后,一縷縷可怕的神念之力垂落而下,流向花解語的身體,她站在那,滿頭黑發狂亂的飛舞著,眼眸越來越妖異,她身后召喚而出的虛影漸漸凝實,光芒萬丈,宛若一尊女皇般,風華絕代。

    “殺。”

    花解語抬頭看向蒼穹九大強者,飛揚的長發,冰冷的眼瞳,充斥著無盡的殺念,一縷縷毀滅的神念劫光直接沖破了無盡的金色絲線,直接沖向虛空中九大強者的腦海之中,宛若大道之劫。

    九大強者同時悶哼一聲,攻擊都似乎為之一滯,他們手中的圣器同時揮舞而動,朝著花解語刺殺而出,頓時一股極致的精神切割力量斬向花解語釋放的神念攻擊,將之粉碎。

    這一刻花解語所釋放的力量,已經超越了她的極限,以一己之力,抗衡九大巔峰人物的攻擊,可想而知達到了怎樣的層次,真正圣境以下的極致,仿佛在借用并不屬于她自身的力量。

    “為何要這樣做。”葉伏天并沒有在意花解語此刻釋放的力量有多強,她身上的光輝依舊蓋過自己體內流動而出的光芒,葉伏天自然明白,解語這是為他而戰,為此,不惜一切。

    他不知道這會以什么為代價,但能夠讓解語發揮出超越他的實力,至少,這代價不會比他燃燒帝意要輕。

    禁術,神降!

    葉伏天的心在顫抖著,他竟感到了恐懼,眼眸中露出痛苦的神色。

    他的精神意志釋放到極致,這一刻天地間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清晰,解語的力量似乎也在增幅著他的實力,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股念力有多強大。

    精神念力延伸而出,他似乎看到了戰場中無數人的表情,他看到了每一縷金色的線條,甚至看到了空間的每一縷細微變化。

    時空之戟之上,一縷縷光點流動著,仿佛和他的精神力融為一體。

    腦海中,無盡的精神力彌漫而出,化作萬千精神粒子,每一顆粒子,又像是透著強大的毀滅力量。

    漸漸的,以葉伏天身體為中心,刮起了一股駭人的精神力風暴,將那些金色的絲線都絞碎來。

    “死。”葉伏天抬頭,怒吼一聲,伴隨這聲音落下,毀滅的精神風暴席卷而出,一縷縷毀滅的粒子光輝直接化作金色的閃電,穿透空間,直接沖入九大強者腦海之中。

    “轟!”

    九大強者身軀猛烈一顫,只感覺腦袋像是炸裂了般,要被撕成粉碎!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