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1039章 離恨天下(補4萬5加更章)
    無數人心馳神往,看著那絕代身影,這一劍,震撼人心。

    此番離皇界前來挑釁,竟號稱要求親公主夏青鳶,在夏皇界,公主夏青鳶乃是無數人心目中的神女,豈容褻瀆。

    然而離皇界的挑釁戰斗中,夏皇宮強者竟遭到壓制,天乩以及公孫仲等人出手,方才能夠壓制誅殺對方,然而對方人數眾多,他們似乎只有這些頂尖人物才能夠碾壓對方,甚至離爻身旁的兩人之一,還和天乩戰平。

    這種背景下,離恨天妄川,于蒼穹駕馭萬劍而來,一劍殺地,除離爻身旁兩人之外,其余擁有一縷圣道之威的強者盡皆被一劍誅殺,這是何等絕世風姿。

    而且,這一劍分明已經到達了賢者之極致,有圣道風姿,恐怕妄川已經不僅僅是半圣,只差一步,便可能踏足圣道。

    公主夏青鳶未入巔峰之前,怕是都難戰勝此時真正圣下極境的妄川。

    妄川于三十三天之上修行,將來,極有可能繼承離恨劍主衣缽。

    昔日蕭氏蕭老爺子壽宴之上,葉伏天強勢碾壓離恨天劍修,狂言離恨天圣下無人,真的無人?

    妄川,只是不愿下山一戰而已。

    只見此時,妄川一襲白袍,遺世而獨立,渾身劍意環繞,目視離爻。

    離爻同樣凝視于他,隨后笑道:“精彩,夏皇界頂尖人物,今日領教了,有機會再會。”

    說罷,他揮手,頓時十八頭神圣的金色巨龍騰空而起,拉著攆車沖天,便于此離去。

    夏青鳶沒有下令阻攔,對方雖是挑釁,但卻守規則,夏皇身為主人,自然不可能斬去留下對方。

    “青鳶公主,戰場上見。”一道聲音從蒼穹之上而來,伴隨龍吟之聲一起,夏青鳶自然明白對方此話何意。

    離爻坐在龍攆之上,目光閃爍,今日大概也試探出了夏皇界圣境之下頂尖人物的戰斗力,看來還要多做些準備,縱然那批造出的死士足夠強大,但依舊很難抵御得了妄川這種級別的人物。

    至于真正的圣人之境,更無需多說。

    葉伏天抬頭凝視離爻乘龍攆離去,白發飛揚,內心卻很冷。

    仇人便在眼前,卻沒有能力將之斬殺,無法為解語報仇。

    而且,離爻根本不曾認真看他,想必對于知圣所造成的后果,他根本就沒有在意過,死了誰,與他何干,他在意的只是知圣有沒有完成任務,至于其它,對于離皇界的皇子而言,都無關緊要。

    至于他一位賢者境之人,離爻人皇之子,哪里會放在心上。

    夏青鳶看了葉伏天一眼,大概除了道宮之人外,便也只有夏青鳶知道葉伏天對離爻的仇恨了吧。

    至于其他人,此時的目光則是都落在妄川身上,那位從三十三天走下的絕代身影緩緩轉身,對著公主夏青鳶輕輕頷首,風采無雙。

    而后,妄川目光望向了葉伏天,這是他第一次見葉伏天,之前并不認識,但仿佛即便第一次見,他便知道葉伏天是誰。

    葉伏天感知到對方望向自己,目光從離去的離爻身上收回,同樣看向了妄川,這一瞬間,兩人的目光在虛空中交匯。

    此時,周圍浩瀚空間,竟陡然間安靜了下來,顯得有些離奇。

    這樣的安靜,只因為那兩人對視了一眼。

    橫掃離恨天劍修,稱離恨天圣下無人的葉伏天。

    從三十三天走下,離恨天圣下第一人,一劍誅殺離皇界諸強者的妄川。

    他們,終于面對面而立。

    那么,是否會有一場真正的交鋒,解決昔日那段恩怨?

    許多人竟然忍不住心頭怦然而動,生出強烈的期待之意。

    妄川,能像擊敗離皇界那些強者一樣,一劍敗葉伏天嗎?

    “離恨天劍道三十三重,修行者無數,圣境之下,強大修行者不知凡幾,有許多劍修并不曾展露自身實力,不下山,并不代表無人。”妄川開口說道,似乎是在回應葉伏天的話。

    “既有人,為何是圣境出手?”葉伏天道。

    “離陽師叔此事做的不對,但若放在我身上,也一樣會這么做,畢竟不能看著離恨天劍修被殺,放你身上實則也一樣,他們真正錯在裴千影戰敗卻依舊不平,陸丞前去為裴千影而戰卻被擊敗。”妄川身上劍意環繞,聲音依舊平靜。

    直言昔日離陽劍圣做的不對,許多人心中感慨,大概也只有妄川這樣絕代人物,才敢直言長輩之過吧。

    不過他卻說,放他身上,也一樣會這么做。

    確實,有些事既有立場,明知是錯,卻依舊會去做,總不能看著弟子被殺?

    說到底,自己人終究是自己人,天下誰人不護短。

    “既知有過,卻也不曾聽到任何一句歉意之言,也不會承認,所謂立場,說到底,終究還是實力不對等罷了。”葉伏天道,若他強于離恨天,結局自然不同。

    “修行界,不是本就如此?”妄川望向葉伏天。

    葉伏天沒有反駁,而是認真的點頭道:“你說的對,這就是修行界。”

    無論是離恨天,還是離爻,皆都一樣,離爻難道會認為自己有過?站在他的立場,只求自身目的,至于其他人的死,如何能夠讓他心境有一絲波瀾。

    “我聽聞你和裴千影之恩怨是因葉無塵而起,為此登天梯打上九重天,今日,你若心境不能平,可來離恨天,我會在三十三重天上等你,若你打穿三十三重天,那么,便印證了你是對的。”

    妄川話音落下,身上劍意環繞,直接御劍離去,化作一道絢麗無比的劍道光輝。

    然而他留下的話語,卻令無數人心臟跳動。

    他沒有和葉伏天一戰,而是,在離恨天三十三重天上,等葉伏天。

    葉伏天稱,離恨天圣下無人,若能打穿三十三重天,那么自然印證了他的話。

    然而,那是離恨天,可不是九天道場,葉伏天敢去嗎?

    葉伏天抬頭望向那化劍而行的身影,開口道:“七天之后,開年之日,離恨天見。”

    如今,神州歷一萬零二十年已近尾聲。

    七天之后,便是神州歷一萬零二十一年,開年之日,葉伏天上離恨天。

    他坦然應允,會去。

    “我等你。”虛空中,傳來妄川的聲音,令得無數人心臟跳動。

    葉伏天,竟然真要上離恨天,簡直瘋狂。

    古牧今日也在場,他看向葉伏天的身影,昔日葉伏天打穿九天道場,他親眼見證,碾壓裴千影。

    但那一天的九天道場再強,也強不過離恨天三十三重天,離恨天之上,有不少九天道榜的頂尖人物。

    至于妄川,圣下之極,他早已經無需九天道榜證明他的實力。

    葉伏天想要打穿三十三重天,何其之難,即便真能打上三十三重天,以妄川今日絕世一劍,半步入圣,葉伏天能戰勝他?

    許多人都生出無窮期待之意,離皇界前來向公主提親,妄川一劍誅敵,又有葉伏天要上離恨天。

    年末將至,真可謂驚心動魄。

    夏青鳶同樣看向葉伏天,他答應得還真是果斷,真要上離恨天。

    目光掃了諸人一眼,夏青鳶開口說道:“七天后,我親自見證。”

    說罷,她轉身離去,回夏皇宮中。

    然而她一句話,又是掀起一陣驚濤。

    這……

    夏青鳶,她竟要親自見證此戰。

    此舉,除了見證之外,是否有想要護葉伏天的用意?

    畢竟,那里是離恨天。

    夏青鳶若在,自然便沒有人下暗手。

    當然,既然妄川承諾,邀葉伏天上離恨天,想必也不會有人下暗手。

    “呼……”許多人深吸口氣,明年年初第一天,便有一場大戲開幕,還真是精彩絕倫。

    諸人陸續散去,葉伏天也離開,隨后這一消息以恐怖的速度擴散,畢竟因為離皇界前來一事,本已經引起了轟動,無數人聚集于此,接下來又發生妄川和葉伏天之約定,如何能不頃刻間引燃世人之情緒。

    夏皇界,第一次因兩位后輩人物而沸騰。

    以前,從沒有過兩位賢者后輩,萬眾矚目。

    更何況,還有夏青鳶的見證。

    這注定是不平靜的一年,七天時間,諸人卻感覺過得很慢,恨不得一晃而過,但越是如此,時間便像是走得越慢。

    終于,在夏皇界無數人的期待之下。

    神州歷一萬零二十一年到來,離恨天下,匯聚無數強者,從各方而來。

    這一天,葉伏天一行身影御劍而至,站在離恨天下,要上三十三重天!

    PS:昨天晚上補了四萬二的加更,這一章補上個月四五萬的加更,先把上個月欠的清掉,今天正常的兩更還沒有更,還有就是這個月欠的了!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