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1062章 犧牲?
    離爻于離皇城中接見了迦樓風。

    他自然知道迦樓風的身份,迦樓王族之后,金翅大鵬一族未來的王,身份地位極其尊貴,孔萱派他親自前來,自然是顯示對此行的重視。

    “迦樓風見過大離殿下。”

    只見此時,迦樓風站在大離皇朝諸強者前方不遠處,面見離爻,雖說拜見,卻并未行禮,他眼神鋒利而桀驁,出身高貴的妖族,沒必要對離爻行禮。

    離爻也并不生氣,迦樓王號稱孔雀妖皇界速度無雙,據妖界一些秘史傳聞,當年迦樓王的實力不在孔雀王之下,兩大妖獸,都是妖界最頂尖人物,直至后來,孔雀王悟道,成為妖皇,這才奠定了孔雀妖皇界如今的局面。

    “妖皇城以你為使,所為何事?”離爻含笑問道,也并不介意對方是否行禮,這也是正常情形,符合迦樓王族的性格。

    “我妖皇城欲與離皇城聯手,一起先將夏皇界剿滅,之后,妖皇城再和離皇城大戰分出勝負,決定空界未來十年掌控權歸屬。”迦樓風直截了當的開口說道,直奔主體。

    離爻眼神閃過一抹亮芒,妖獸便是妖獸,性子直,不過,他喜歡這種直白。

    “可以。”離爻直接點頭應道,這也正是他一直謀劃的,先剪除一個對手,拿下夏皇城之后,再對付妖皇城。

    他們之前主動和夏皇城開戰,就是為了給妖皇城暗示,讓他們雙方隱隱都有何夏皇界勢不兩立之勢,這樣一來,才能有真正的結盟。

    “不過我有兩個條件。”迦樓風開口道。

    “哦?”離爻詫異的看了迦樓風一眼,迦樓風是使者,前來請求結盟,竟然還提要求?

    “說來聽聽。”離爻饒有興致的道。

    “其一,鑒于歷屆離皇界所為,我不信任,為了此次結盟,兩軍攻打夏皇城之時,離皇城和妖皇城的大軍雖混入一起,任何一方若有其它手段,對方可撕毀同盟,這樣的話,雙方都有顧忌,不敢背叛同盟。”迦樓風開口說道。

    離爻皺了皺眉,大軍混在一起?

    以前,在計謀這方面,離皇界的確很出眾,就計謀而論,妖皇界向來是最差的,上一屆,離皇界便是靠此奪得空界之戰的勝利。

    也難怪妖皇界對他們不信任。

    “離皇城都已經和夏皇城開戰,雙方大軍死傷無數,反倒是你們妖皇城,只是幾場小規模的戰斗而已,我們離皇城都未懷疑你們是否演戲。”旁邊的元禁開口道:“還未結盟,便相互懷疑,這便是你來此的誠意?”

    “上一屆空界之戰,前車之鑒。”迦樓風淡然開口:“更何況,雙方大軍混在一起,并不僅僅是約束離皇界,同樣也是約束我們自己,確保雙方都不會使詐,只為覆滅夏皇城,若要結盟,離皇界沒有理由拒絕吧?”

    離爻和元禁凝視迦樓風,只聽離爻繼續道:“還有其他呢?”

    “結盟開戰,不得先斬皇旗,而要滅夏皇城諸人,尤其是葉伏天和那頭孽畜,他們不死,皇旗不斬。”迦樓風冰冷開口道。

    離爻和元禁對視一眼,眼眸中露出淡淡的微笑,這股怨氣,他們很滿意。

    不久前他們聽說,夏皇城之使剛傳達夏青鳶的話,迦樓風便暴起想要將他格殺于妖皇城內,可見怨念之深。

    “葉伏天和那畜生的言語我也聽聞了一些,的確是對孔萱公主極大的羞辱,這夏青鳶竟然敢讓人傳話表達葉伏天對孔萱公主的欣賞,夏青鳶莫非以為封了葉伏天為副帥,便有資格和孔萱公主相提并論了,只是,空界之戰,以斬皇旗為目的,這是公主所提還是你所提?”元禁眼神盯著迦樓風道。

    “殿下乃我妖皇界最尊貴的女子,豈容得對方放肆,這是我妖皇界諸強共同的意愿。”迦樓風神色鋒利至極,避開了直接回答,元禁頓時露出一抹淡然笑意。

    孔萱身為妖皇之女,又有絕代容顏,不遜色于夏青鳶,這樣的妖女,這些妖族大能之后,如何能沒有想法?

    葉伏天和那頭坐騎,可不僅僅是羞辱了夏青鳶,也羞辱了妖皇界諸妖族。

    “你回去轉告孔萱殿下,等我消息。”離爻目露笑容開口說道,迦樓風點頭,隨后離開。

    他離去之后,離爻看向元禁道:“師兄,你如何看?”

    “空界之戰,歷屆中,孔雀妖皇界奪得勝利的次數最少,妖皇界,最不擅長謀略,妖獸雖開啟靈智,但天性終究還是妖的天性,我們和夏皇城多次大戰,傷亡不小,妖皇城又和夏皇城結仇,卻又不敢輕易大舉進攻,擔心我離皇界算計,和我們結盟,的確是他們能夠想到的最好辦法,結盟之時要求打亂大軍,看來是對以前的空界之戰有心理陰影了。”

    元禁笑了笑道。

    “這么說,此事可成?”離爻笑道,這里面,的確找不到破綻,妖皇界應該是真想要結盟。

    “嗯。”元禁點頭:“妖皇界的妖獸,不會以孔萱的名聲來引誘設局,更何況,葉伏天殺死了許多妖獸,包括金翅大鵬等王族妖獸,妖獸性直,做不出這樣的事情,否則,空界之戰,孔雀妖皇界,怕是能拿下半數以上的勝利。”

    “唯一的破綻,便是此次雖說我們因勢利導,才促成此次同盟,但還是順利了些,在我之前的計算中,應該還要一些時間,可能是在三個月之前來臨之時,才可能達成結盟。”元禁道。

    事實上他的懷疑不無道理,孔萱和孔戰的確沒有想過這么快便結盟,然而各大王族大妖紛紛痛恨葉伏天,請命,孔萱對葉伏天和黑風雕也一樣恨之入骨,自然順勢而為,于是便有了迦樓風此行。

    “殿下,葉伏天此人如何?”元禁對著離爻問道,他聽聞離爻和葉伏天有過接觸,雖然不多。

    “我只知此人來自夏皇界下界九州之地,為一州之主,天賦卓絕,為人極為狂傲不羈,導致當年九州諸圣地圍剿他所在的圣地,險些覆滅,那一戰我雖沒有在場,但后來聽聞他妻子戰死,才知葉伏天為何仇視于我。”

    離爻開口道:“但曾為一州之主的他,號稱下界無雙之人,必然是極為自負高傲的,一人一獸前往妖皇城挑釁,也可見他的自負,想要以一己之力牽制妖皇城,斬殺許多妖獸,從這方面看來,的確是非常出眾,他大概是想要解決了妖皇城之后,再來殺我吧。”

    “能得夏皇和夏青鳶賞識之人,且還能夠和孔萱一戰,天賦自然無需多言,高傲自負也無不妥。”元禁點頭:“不過,這次我離皇界實力最強,無需使用詭計,只需順勢而為便可,但依舊要防備對方出奇招,結盟沒有問題,但也需布局一番,若有變故,也能從容應對。”

    “勞煩師兄了。”離爻道。

    “我去推演一番。”元禁起身離開,離爻也站起身來相送,對于元禁,他這皇子是給足了面子,哪怕是當著屬下的面,都是稱其為師兄。

    元禁的待遇地位,便是夏青鳶身邊蕭笙所夢寐以求的,然而卻得不到。

    迦樓風前往離皇城結盟的消息很快傳到了夏皇城,夏青鳶再次派公孫仲為使前往妖皇城傳話,然而這一次,他話才說到一半便遭到追殺,再次負傷逃離。

    沒有完成夏青鳶交代的任務,公孫仲只能硬著頭皮周旋,然而每一次都負傷離開,可謂非常慘。

    妖皇城,似乎談都不想談,鐵了心要對付夏皇城。

    公孫仲回到夏皇城后面見夏青鳶,身上有血跡,負傷而歸,略顯狼狽,但依舊保持著風度,對著夏青鳶道:“公孫仲有負公主信任。”

    “看來孔萱怨念很深,此事也非公孫兄之過,何需自責。”蕭笙開口說道,許多人望向不遠處的葉伏天,神色都有些不善。

    妖皇界和離皇界竟然這么快便要達成結盟之勢,這對于他們而言,無疑是災難性的消息。

    這一切,都是葉伏天所導致。

    公孫仲看向夏青鳶道:“不僅僅是孔萱,妖皇城座下諸妖怨念極深,我一出現便瘋狂追殺,顯然是之前已經經歷多次這樣的情形。”

    諸人自然明白公孫仲指什么,葉伏天多次挑釁,想必妖皇界的人將他當做葉伏天一樣對待了。

    夏青鳶平靜的看向諸人,神色并無波瀾,葉伏天已經對她說了全盤計劃,在葉伏天布局完成的情形下,這場空界之戰的勝利根本是沒有懸念的。

    但葉伏天想要報仇,而不僅僅是要一場勝利。

    然而此事,她自然是不能說出來的,縱然是最信任的部下也要隱瞞,否則一旦被看出端倪,會引起對方警惕懷疑。

    “公孫仲斗膽。”此時,公孫仲對著夏青鳶低頭開口道。

    “說。”夏青鳶看向他。

    “解鈴還須系鈴人,為保空界之戰,有些犧牲在所難免。”公孫仲開口說道,頓時諸人目光盡皆凝固在那,看向低頭的公孫仲。

    此事因葉伏天而起,公孫仲口中所說的犧牲,他們怎么可能不懂!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