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1135章 我去接人
    離軒臉色極其難堪,他自然不會忘記上次發生的事情。

    那一日,和今日的情況何等相似,圣境人物出手之下,他卻被這劍七拿下,要一命換一命,為保全自己,他承諾顏淵,以后絕不動葉伏天,以性命擔保。

    “劍七,若如你所說的那樣,我自會調查此事,你先將人放開。”三皇子對著葉伏天開口道。

    葉伏天冷笑,三皇子本身親近皇族,離軒身為攝政王孫。

    “殿下,鐵證如山,還有何可查,若非我拿下離軒,此時已經死于陰謀之下,如今諸位都口口聲聲讓我放人,今日我幾位師兄不在,皇族子弟便打算如此欺我?”葉伏天聲音鋒利,許多人皺眉,這混賬東西是鐵了心給他們扣下帽子。

    如若傳出皇族子弟打壓國師弟子,甚至想要國師弟子的命,這讓大離之人如何看?

    怕是離皇都饒不了他們。

    攝政王府的人真是廢物,數位圣境人物,既然想要對付這劍七,卻處理得如此差勁,還又一次被對方拿下了離軒。

    “哪來的鐵證,只是一頭妖獸的行為,便認定是我攝政王府所為?”離胥冷冷說道,自然是不能承認的。

    他腳步往前走了一步,給葉伏天施加壓力。

    “嗤……”劍氣刺入離軒的咽喉,有一滴鮮血流淌而出,離胥腳步停下,神色難看到了極點。

    “那日離軒既然承諾過,既然做了,那么,就拿命來償吧。”葉伏天冰冷開口,身上殺意流動,劍意吞吐,一點點的滲透入離軒的咽喉。

    離軒喉嚨動了動,雙眸死死的盯著葉伏天,他瘋了嗎?

    難道還真敢殺自己?

    “劍七。”幾位皇子都開口喊了聲。

    “你敢?”離軒聲音沙啞,吐出一道冰冷的聲音,似乎在為自己壯膽。

    “離軒死后,若是攝政王府的人認為此事和你們無關,可以讓我老師和諸位師兄查,那頭燭龍還在西山,諸位都在這里,希望不要有人去對他下手,若是我冤枉了攝政王府,我劍七,一命償一命。”

    葉伏天開口說道,隨后劍意吞吐,劍出,直接穿透了離軒的咽喉。

    離軒喉嚨中發出一道聲音,但卻幾乎難以聽到,他張著嘴,那雙眼睛死死的盯著葉伏天,充滿了恐懼和絕望。

    他竟然,真的敢殺自己!

    顫抖著伸出雙手,放在咽喉,入手一片血腥,離軒想要發出聲音,卻已經做不到了,隨后,他的生命開始衰退,身體朝下空墜去。

    所有人都呆住了,空間像是凝固了般,他們都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那一幕。

    劍七,真的出手殺了離軒。

    這瘋子!

    離胥的身體沖出,接住離軒墜落的身體。

    “離軒。”離胥雙眸赤紅,殺意滔天,離軒則是顫抖著手,眼眸寫滿了恐懼。

    大離皇朝,國師權傾一時,即便是皇族都被壓下,他離軒身為皇族弟子,本不愿入大離國院修行,但卻不得不入,他一直引以為恥。

    堂堂攝政王府的皇族子弟,卻需要看國師臉色,而爺爺攝政王如今低調內斂,不過問外事,他寧愿挑動一些是非,讓爺爺能夠站出來,至少,要拿回皇族子弟的尊嚴。

    身為皇族,在國師弟子面前,竟然都需要行禮,而且,國師弟子也將之視為理所當然,因為縱然是皇子人物,都是如此,不過他們會回禮,但對皇子之外的皇族子弟,那些國師弟子便不那么客氣了,一個個無比驕傲。

    所以,他挑釁葉伏天,想要挑起爭端。

    可笑的是,國師弟子還是那么囂張不可一世,縱然是剛入門的國師弟子劍七,竟然敢殺他,竟然敢殺他……

    他顫抖著伸出手,指向葉伏天,眼眸中除了恐懼之外,還有強烈的仇恨和殺念,直至,他的手無力的垂落而下,眼睛依舊還盯著葉伏天那里,死不瞑目。

    攝政王府的人都來到他身邊親眼目睹了離軒的死,離胥將他交給其他人,隨后充滿殺念的眼眸凝視葉伏天。

    身形一閃,他的身體帶著可怕的圣威朝葉伏天而去。

    葉伏天只是淡然的看著他,道:“我死的話,便不再是離軒一人的問題了。”

    “離胥,住手。”三皇子也呵斥一聲。

    離胥沖出的身體依舊拍出了一道掌印,葉伏天身上劍意護體,卻依舊直接被拍飛出去,悶哼一聲吐出一口鮮血,他甚至沒有去反抗。

    他鋒利的眼眸凝視前方憤怒的離胥,神色冷漠。

    他殺離軒,師出有名,攝政王府的人如若這時候還當眾殺他,那就是公然向國師府宣戰了。

    即便攝政王府的人敢殺,那些皇子人物也不會真的看著他們殺。

    這件事,本和諸位皇子無關,他剛才那些話,說皇族打壓國師弟子,他們可以不認,但如若今日他死在這里,那就是坐實了皇族子弟借皇族狩獵,坑殺國師弟子,皇子親自參與其中。

    這事,可就大了。

    幾位皇子都是聰明人,縱然對國師有意見,也不敢這么做。

    且不說離皇器重國師,即便是離皇都對國師有意見,以國師今時今日在大離皇城的地位和影響力,皇族之人這么做,以后誰敢為大離皇朝效命?

    “夠了。”三皇子冷冷的叱喝一聲。

    “殿下,劍七當眾誅殺離軒,難道就這么罷了?”離胥以及攝政王府的人充滿了憤怒之意。

    “此事,還是回去之后交給國師府和攝政王府來調查吧,劍七他以命相抵,如若是劍七冤殺了離軒,攝政王府再殺他不遲。”離巽這時候也開口說道。

    “沒錯,先回皇城吧。”離爻也開口說道,心中暗顫。

    心想這劍七,還真是夠放肆,竟然當著大離皇族諸強者的面,斬了離軒。

    以前雖然和葉伏天交好,但只是因為他國師弟子的身份和圣下無雙的可怕潛力,對于劍七的了解并不那么清晰,但這一劍,讓他知道了劍七是怎樣的人。

    他的劍,還真是無所畏懼。

    這就是劍修的驕傲么?

    離莜內心也一直顫動著,在下界天的時候她便看到過葉伏天的狂傲不可一世,如今在皇族面前,他依舊如此。

    “殿下,我需要將他帶去攝政王府。”離胥冰冷開口道。

    “好。”三皇子點頭,看向葉伏天道:“劍七,你既稱是離軒陰謀殺你,將他殺死,那么便交由攝政王府來處置,你沒意見吧?”

    “有意見的話,又如何?”葉伏天回道。

    諸人看著葉伏天一陣無言,還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

    三皇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什么,這件事,他不適合出面,便交給攝政王府和國師府自己來處理吧。

    雖然他親近皇族之人,但國師終究是國師。

    “回皇城。”三皇子開口說道,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西山狩獵自然到此為止。

    攝政王府的強者來到葉伏天身邊,皇族強者匯合之后,攝政王府的陣容更強了,數大圣境強者冰冷凝視葉伏天,押著他走。

    “離胥。”此時,離爻來到這邊,對著離胥開口道:“你將劍七帶回攝政王府調查,在事情清楚之前,不要輕舉妄動,否則你想想后果。”

    事實上,大家都不是傻子,這件事是不是攝政王府的人做的,他們應該很清楚。

    只是離軒當場被劍七殺死,攝政王府的人,自然不可能就此罷休而已。

    “知道。”離胥臉色陰沉,沒有稱殿下,顯然心情很不爽。

    當年他爺爺攝政王何等權勢,即便如今不過問外事,依舊在皇族宗親中德高望重,如今離軒被殺,皇子卻幫外人說話。

    離爻看了葉伏天一眼,只聽葉伏天笑道:“殿下放心,我說過,若是和攝政王府無關,我償命。”

    這件事破綻太多,漏洞百出,可不像是夏皇界那邊根本無從下手。

    國師府要查,輕而易舉就能查出來。

    他不在乎。

    他既然敢殺離軒,自然敢肯定攝政王府不敢動他,因為這件事確實是他們做的。

    …………

    離開西山之后,諸人直接返回大離皇城。

    葉伏天被直接帶去了攝政王府,這件事很快于皇宮中傳出,瞬間引起一番轟動,而且影響非常不好。

    攝政王府竟然和國師弟子劍七爆發了沖突,如今劍七這位圣下第一人,在大離皇城可是名氣不小。

    沒想到皇族西山狩獵,竟還發生這樣的事情,離軒被劍七當眾斬殺,攝政王怕是不會輕易放過他吧。

    大離國院自然很快得到了消息,瞬間傳來。

    許多人都為之震動。

    此時,大離國院中,顏淵正坐在那,離爻來到了這邊,將事情的經過告知顏淵。

    顏淵顯得很平靜,聽聞離爻所說便點頭道:“辛苦殿下了。”

    “無妨,只是劍七那邊……”離爻道。

    “我去攝政王府接人。”顏淵開口說了聲,隨后起身,道:“南齋、春楊,你們隨我去一趟。”

    “好。”南齋先生和沐春楊微微點頭,隨后三人身體直接破空而行。

    大離國院之人抬頭看向虛空中離去的身影,內心都微微震動,大師兄這是去攝政王府嗎?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