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伏天氏 > 第1183章 壓陣(二更求月票)
    沈君神色古怪的看著葉伏天,他也押余生,自然知道余生很強。

    但葉伏天這家伙他自己要押注便也罷了,還問旁邊的同伴女子借。

    不過他也只是笑了笑,既然葉伏天要玩,和他有什么關系。

    “你不要玩太狠,想要在升龍臺困龍升天,很難。”人群中的司徒嫣也聽到了葉伏天的話,不由得提醒他一聲。

    “你也跟著押余生,有多少押多少。”葉伏天對著司徒嫣回音道。

    “…………”

    司徒嫣有些無語的看著他,隨后又傳音道:“我便陪你玩玩,押余生能夠成功,但是,不要玩太大。”

    說著,她也朝著城堡中下注的地方而去,不過回來之后,她的臉色一直比較冷,沒有再理會葉伏天了。

    難怪他會去滅極樂宮,這真的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竟然,真將全部身家都押進去了。

    想到那些圣靈石以及寶物,她的心臟便一陣抽搐。

    那些東西莫說是初階證道之圣,即便是無暇之圣都拿不出來,輸不起吧。

    他還真敢玩啊。

    瘋子。

    “你押太少了,多押點,要不讓你家族跟著你一起?”葉伏天對著旁邊的司徒嫣勸道。

    司徒嫣冷著臉,沒有理他。

    她白勸那么多話了,浪費口舌。

    “女俠,機會難得。”葉伏天又道。

    司徒嫣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而后從他身邊走開,不認識他。

    葉伏天聳了聳肩,感覺有些可惜,多好的機會就這么錯過了。

    司徒世家身為千葉城頂尖世家,想必非常富有吧,若是將身家性命都押上去,多美好。

    可惜,司徒嫣都不理他了。

    為什么就不信他呢?

    諸人都陸續回到自己的位置,看向升龍臺的目光也發生了一些變化,下注之人的心情自然是不一樣的,他們都紛紛盯著自己下注的人,心中滿是期待。

    龐霄、炎統以及卓虛三人,顯然是下注人數最多的,有太多人在他們身上下了重注,尤其是他們本身的家族勢力更是如此。

    至于余生他們,除了葉伏天、孔萱以及沈君等少數的人外,哪里會有人押他們。

    此刻升龍臺中的強者,除了龐霄三人之外,還有各城極負盛名的人物。

    一道低沉的龍吟之聲傳出,赤色巨龍背上的圣境強者踏步離開升龍臺,在那巨大的圓柱形光幕之上,有著一道道無形的力量彌漫而出,開啟了陣法隔絕攻擊余波,赤色的霞光從上空灑落而下。

    一座座城堡中無數人都肅穆以待,要開始了。

    他們頂著那頭盤旋于缺口前的赤色巨龍,只見巨龍張開口,吐出一道聲音:“困龍之戰,開始吧。”

    升龍臺下方之地,一道道身影神色肅穆,都很凝重,任何一人都不敢掉以輕心。

    困龍之戰中都是賢者巔峰境的存在,一只腳踏入圣境,這場戰斗的意義,便是將自己困于危局之中,和眾多最頂尖的人物交鋒,非大勇氣之人不敢入。

    困龍之戰雖然不一定就會死,但至少其原則上,是不限制生死的,若是你戰敗被重創,被殺也是有很大可能的,真正的生死極限之戰。

    一道道強橫恐怖的氣息瞬間爆發,升龍臺像是被點燃了般,諸強者陸續釋放出自己的力量。

    一時間,威壓驚天。

    有人踏步而動,找到自己的對手,直接便發起攻擊。

    “開始了。”

    諸人心神緊繃,皆都望向戰場,群雄亂戰,一瞬間便爆發,何等盛況。

    升龍臺上,簡直驚天動地。

    赤霄城龐霄,渾身流轉金色光輝,術法綻放,有金色霞光射出,殺伐一切。

    但焱獄城的炎統,動靜比他更可怕,炎統直接釋放出了命魂,那是一尊恐怖的火焰巨人,猶如地獄的魔神般,炎統身軀和命魂化為一體,整個人身軀無比龐大,化身為地獄火焰戰神,龐大的身軀之上,盡皆是火焰,甚至如液體般流動著,宛若巖漿之火,熔煉世間一切。

    只是那股威壓,便強橫到了極點。

    此時炎統巨大的手掌朝著身前一人拍打而出,那人瞬間感受到了極為恐怖的壓力,他身上爆發滔天劍威,身前萬千劍意同時流動,朝著前方殺伐而出。

    巨大無邊的手掌印轟下之時,流動著的液體陡然間像是凝固了般,那些劍也同時凝固,液態的火焰直接固化,瞬間將那片空間全部凝于其中,里面的劍竟一點點的被熔煉掉。

    那劍修反應也是極快,命魂釋放,人劍歸一,血肉之軀仿佛化劍,萬千劍意流動之時合為一體,一道閃電劃過,凝固的火焰巖漿炸裂粉碎,竟破開了炎統的攻擊,極致鋒利的劍一往無前,直奔那巨大的火焰戰神頭顱而去。

    “砰。”炎統腳步猛烈一踏,在他身前竟出現了一面面火焰壁壘,這片空間直接化作凝固的火焰墻,巨大的身軀轟出火焰之拳,變得至剛至強,顯然并不僅僅擅長火焰力量。

    劍瘋狂往前殺戮,但終究還是熔煉斷裂,那位強橫的劍修終于隕于火焰之下,身體被焚為虛無。

    炎統目光掃向周圍戰場,繼續踏步而出,霸道至極。

    周圍有驚天吶喊之聲傳出,城堡中那些押了炎統的人,只感覺熱血沸騰。

    不愧是焱獄城城主府出來的強者。

    黑焱皇之后卓虛,也展現出了超強的戰斗力,他身體周圍環繞無盡黑色之火,手指襲殺而出之時,便有無盡黑色火焰殺伐而出,這黑色火焰霸道到了極點,一旦接觸到對手,便能將人焚殺。

    很快有三位非常強橫的人被卓虛直接殺死。

    戰斗爆發極短暫的瞬間,諸人便感受到了困龍之戰的激烈和殘酷,太狂暴了。

    那些城堡頂端的大人物安靜的看著,除非是有他們的人戰死或戰敗,才會有所動容。

    葉伏天自然也在觀戰,這座赤龍界的修行之人,擅長火焰能力的修行之人比例明顯更高,畢竟赤龍界可是傳聞有九顆太陽,一界之地,都充斥著濃郁火焰氣息。

    至于這場困龍之戰,沈君竟然告訴他沒有什么危險,只為欺騙他們來參加這場困龍之戰,可見在沈君的骨子里,根本沒有在意他們的生死。

    純粹只是在利用他們而已。

    從這層面來看,實則沈君和白沢并沒有太大的區別。

    只不過,白沢一點不掩飾他的冷血殘酷。

    而沈君,則是談笑間算計他人性命,只要對他有用。

    他目光看著那片戰場,心中略有些冷,從第一次見面,就準備坑他們,顯然是看到他們來自其它人皇界,直接當做獵物看待了。

    不過,這筆賬倒也不急,總會算的。

    戰場之中,葉無塵、皇九歌、徐缺以及秦莊都動了,各自挑選對手戰斗。

    不過他們參加困龍之戰,更多的是為了想要試煉,不會想要殺死對手,只是見識下赤龍界的巔峰人物。

    余生沒有動,站在他們四人的戰場中間位置,一人獨自站在那,觀察四人的戰場。

    他是來為他們壓陣的。

    以他如今的境界,純粹賢者間的戰斗,對他沖擊圣道而言可能不會有太大用處。

    “余生他在做什么?”沈君開口道:“這時候,他們應該聯手對付其他人才對。”

    五人既是一起的,自然聯手最好,能夠殺出重圍,這樣殺到最后,余生便越有可能成功殺上去,他的目的便也能夠達到,兩邊都賺。

    “他自有分寸。”葉伏天回應一聲。

    沈君皺了皺眉,余生的站位他也隱隱看出了用意,竟然是在為其它四人壓陣,這簡直太張狂了。

    這樣的話,他后面的戰斗也一樣可能遇到極大的壓力。

    失敗的可能性也更大。

    不過,戰斗已經爆發,他們是無法左右戰場局勢的,只能看著。

    不過很顯然,沈君的臉上已經帶著幾分冷淡之意,似乎不那么友好了。

    此時,余生腳步緩緩移動,一直讓自己的位置保持在四大戰場中間,能夠隨時做到支援任何一方。

    他自然也在觀察四場戰斗,葉無塵那邊,應該沒有大問題,他應付得了,此刻甚至處于優勢,壓制著他的對手。

    但戰場中的人自然不可能一直看著余生無所事事。

    這時,便有一位強者的身體朝著余生而來。

    余生感受到他身上的敵意,霸道的眼瞳掃了對方一眼,吐出一個字:“滾!”

    那人眼神微微瞇起,竟然,這么放肆嗎?

    他身形一閃,瞬間朝著余生撲出,他身前出現一幅璀璨圖案,從中爆發出驚人的殺伐之力,將余生整個身軀都要淹沒于圖案之中,殺戮之光瘋狂傾灑而下,殺向余生的身體,但卻見余生依舊安靜的站在那,身上流動著的光輝像是披上了一層佛魔鎧甲般,任由那股力量殺來,巍然不動。

    “嗡。”那人身軀陡然間加速,攜璀璨圖案直接殺下,沖向余生身體,眼中閃過一道冷蔑之意,這家伙找死嗎?

    然而下一刻,他看到余生身體動了,他雙腿彎曲,一聲巨響,腳步踏出。

    這片天地猛烈的顫抖了下,隨即,一道拳頭直接轟殺而出,那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見到圖案直接被暗金色的拳頭打穿來,拳頭直接落在了他的胸口,一擊,將他轟飛了出去!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