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十七章兄弟?那是自然!
?    第十七章兄弟?那是自然!

    東方朔大笑道:“這是自然,我的目的在于喚醒你們這些懶惰的老爺,催你們多干一些事情,只要你們多干了事情,對大漢就有好處。

    如果好處能夠再大一些,我還愿意再干那么幾次。”

    云瑯點點頭,示意東方朔稍待,他從老虎的身上解下特殊的鞍具,弄來了一盆添加了蜂蜜的溫水讓老虎舔舐。

    很長時間沒有劇烈勞作過的老虎,需要這些蜂蜜來安慰一下腸胃。

    “其實啊,大家都沒有閑著,公孫弘在滿天下的搜刮富戶,就是想讓老百姓身上的負擔輕一點。

    張湯滿世界的拷打犯官,目的就在于犯官們貪瀆的財貨,把這些財貨以及犯官的妻兒被變賣掉,老百姓又能松快一點。

    我呢,在受降城把羌人,氐人往死里欺負就是為了能讓西北邊地的軍隊做到自給自足,減少關中的供給,這里省一斤,大漢百姓就少負擔十斤。

    霍去病帶著兩千人就敢深入匈奴腹地千里之遙,在那里出生入死的跟匈奴人作戰,目的呢?就是為了能夠早日擊敗匈奴好讓百姓過上好日子。

    你看啊,現在的局面其實還算不錯,有用的官員正在拼命地干活,沒用的官員呢正在玩命的貪污,張湯這樣的酷吏呢,正在拼命的擒拿貪官弄錢,邊關的將士們在玩命的殺敵,身在后方的你,不幫忙也就算了,拖后腿算怎么回事?”

    東方朔張大了嘴巴半天才擠出一句話:“你認為現在的大漢朝堂上真的很好嗎?”

    云瑯點點頭道:“當然很好,皇帝沒有酒池肉林吧?宰相沒有賣官鬻爵吧?文官沒有全部都化作豺狼吧?武將們還是在苦苦的給大漢開疆拓土吧?

    這些你都不能否認吧?

    既然大家都沒有犯大錯的時候,我們要做的就是把這一風氣努力的維持下去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時候,你挑什么事啊?還要求變革!

    你知不知道變革一次百姓就要倒霉十年?

    用這倒霉的十年賭將來百年的國運,是一件多么需要慎重的事情啊,你腦袋一熱就給丟出去了。

    我且問你,賭輸了怎么辦?”

    東方朔的臉色有些發白,避開云瑯凌厲的眼神,低下頭道:“野民苦不堪言!”

    云瑯給老虎擦完嘴繼續道:“你知不知道我這一次在邊關差點死掉?你知不知道騎都尉的將士其實已經換了一茬,你知不知道霍去病身上取下來的箭簇能有半斤重?你知不知道曹襄為了能有膽子趕上霍去病的步伐,硬生生的把自己敲暈了五次?

    這世道,誰過的不苦?”

    東方朔的脊梁骨像是被云瑯的一番話給打斷了,軟軟的坐在地上瞅著云瑯道:“我這一次錯大了?”

    云瑯撓撓下巴道:“說真話怎么能叫錯呢,只能說你說話的時機不對,皇帝正需要棒子的時候,你給遞上去了一根,還他娘的是帶著鐵刺的狼牙棒,誰挨上了不得是一頭血啊。

    下回說話的時候知道挑選時機就好!”

    東方朔抬起頭看著云瑯道:“這就完了?”

    云瑯用手抓抓老虎的肥肚皮道:“不這樣,我還能把你怎樣呢?

    接下來,你就在家里待著吧,輕易不要出門,想殺你的人可以從陽陵邑排到長安,有時間呢,就多去拍拍阿嬌貴人的馬屁,說到底都是多年的交情,貴人總不能見死不救。”

    東方朔重重的在腦袋上砸了兩拳道:“如果我去找阿嬌貴人,求她讓我做她家的馬夫,你千萬別看不起我。”

    云瑯終于露出一絲笑意,滿意的點點頭道:“不會看不起你,只會把你的事情當笑話講給別人聽!”

    東方朔哈哈笑道:“某家既然都做了,就不怕你說出去,只要你別以為東方朔是個軟骨頭就好。”

    云瑯跟著大笑道:“成年人的事情,如何能跟少年人行事相提并論?唾面自干的能把事情辦成就是好漢!”

    東方朔哭笑不得,不知道說什么好,半晌,才揮揮寬大的袍袖轉身離去。

    云瑯回手就揪著小蟲的耳朵怒道:“我說的話你當放屁是不是?”

    小蟲忍著痛不敢掙扎,云瑯只要抓住了她的耳朵,不求饒他是不會松手的。

    “你看,老虎餓的快要昏過去了。”

    “胡說,那是裝的,它這么肥,一兩個月不吃飯都沒事,誰要你往他嘴里塞肉干的?”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云瑯悻悻的松開了小蟲的耳朵,掰開老虎的嘴巴想要把肉干掏出來,結果,早就不見蹤影了。

    云瑯帶著老虎離開了磨坊,慢慢走到鹿圈里,此時的鹿圈里只有一只肌肉極為發達,腦袋上長著兩尺多長鹿角的巨型梅花鹿正在悠閑地吃草。

    即便是見到了老虎,也只是瞟了一眼,就繼續低頭吃草,這里的梅花鹿對老虎已經失去了敬畏感。

    尤其是這頭準備挑戰鹿王的雄鹿更是視老虎大王如無物。

    云瑯拍拍老虎的腦袋道:“看到了沒有,人家看不起你啊,你想要吃飽肚子很簡單,只要把這頭鹿抓住咬死,就夠你吃三天的。”

    老虎大王對著頭非常難抓的雄鹿沒有任何興致,反而昂著腦袋興致勃勃的瞅著豬圈。

    “豬圈里的豬不成,如果你喜歡吃豬,咱們就換兩頭野豬出來,你看怎么樣?”

    云瑯扳著老虎的腦袋轉向牛圈。

    云家有正在馴化的野豬,還是兩頭專門用來配種的巨型野豬,雖然也是豬,卻不在豬圈那邊,而是跟一群種牛關在一起。

    云氏的畜牧管事花子文笑瞇瞇抱著一頭母鹿,就是那頭最早跟了云瑯的母鹿。

    如今,這頭母鹿也變成了云家的人,每日里好吃好喝的伺候著,沒事干的時候就去找鹿群中最漂亮,最健壯的公鹿生個孩子,剩余的時間里,不是跟在蘇稚身后幫她背藥箱,就是跟著藥婆婆去富貴縣里充當世外高人的坐騎,蒙騙那些不知道底細的百姓來找藥婆婆看病。

    鹿圈里的這頭公鹿,其實就是母鹿今年的丈夫,發情期過了之后,母鹿就對這個昔日的情人視而不見。

    見到了老虎反而一個勁的往跟前湊。

    老虎煩躁的一爪子拍開那頭母鹿的腦袋,兩只前爪按在籬笆上樁子上,糅身一竄,就重重的跌倒在鹿圈里面,漂亮的虎毛上沾滿了鹿糞。

    這讓老虎大王的百獸之王的性子徹底爆發了,嗷的大叫一聲,就飛速的沖向那頭公鹿,他今天真的很餓,直到現在,就吃了一根指頭粗細的肉干,喝了一盆子蜂蜜水。

    剛剛喝了一盆蜂蜜水,肚子里的存貨立刻就被排泄的干干凈凈,現在,他感覺更餓了……

    傍晚的時候,云瑯跟老虎兩個跌跌撞撞的回到了家里,云音見到了老虎,歡叫一聲就撲了過來,卻被宋喬一把給抓回去了,不論是老虎,還是云瑯都是一身的騷臭味。

    云音也聞到了,捏著小巧的鼻子一臉的嫌棄。

    “你們干什么去了,在糞堆上撒歡?”

    “差不多,不過呢,不是在糞堆上,是在鹿圈里,今天引導老虎捉鹿,結果呢,老虎抓不到,我就下手幫他,結果,還是沒抓到,我們兩倒是累了一個半死。”

    宋喬哭笑不得道:“你也好歹馬上就要當侯爺了,干嘛還跟老虎過意不去,就讓他多吃點,胖胖的看起來好看!”

    云瑯看了宋喬一眼道:“好,等我們倆生兒子了,我就讓他多吃一點,長得胖胖的讓你看個夠成不?”

    “哪有你這么說自己孩子的?”

    “哪有你這么說你夫君的兄弟的?”
可以赢钱的捕鱼 大胸美美女捕鱼 奇葩脱口秀app真的可以赚钱吗 我要赚钱 养小白脸 精灵之泉赚钱模式 老龄化社会什么行业赚钱 T6彩票游戏 三人麻将叫什么名字 淘卡赚钱吗 母阿拉斯加犬赚钱 欢乐捕鱼人大海秘宝怎么打 国标麻将最高番数 优酷年费换绑怎么赚钱 园园live能赚钱 彩票宝首页 现在开文具店还赚钱吗 新型农业不赚钱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