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十八章野性的回歸
    第十八章野性的回歸

    “云瑯在干什么?”

    劉徹擁著紅色的狐裘,吃了一口抹了蜂蜜的油果子問阿嬌。

    阿嬌正在用一柄銀刀切割蜂巢,刀子緩緩地切下去,油亮的暗黃色蜂蜜就順著蜂房流淌出來,落在銀盤里。

    “聽說他不在的時候,他的妻子跟閨女把他家的老虎喂養成了一頭豬,如今正忙著讓老虎瘦下來。”

    劉徹抓了一塊蜂房直接丟嘴里吸允片刻,吐掉蜂房道:“沒有找你哭訴?”

    阿嬌搖頭道:“沒有,從回來之后,就找了我三次,打了三場麻將,輸掉了幾個金錠,有從我這里拿走了兩根三百年的人參,顯得很悠閑,沒有顯露出很想當關內侯的意思。”

    “沒有人會不想當關內侯!”

    劉徹的話說的斬釘截鐵!

    說完之后又找了一塊大一些的蜂巢放進嘴里,閉上眼睛,幸福的享受這股令人陶醉的甜蜜。

    阿嬌見劉徹喜歡,就特意切割了幾塊更大的蜂巢放在銀盤里,希望劉徹能夠多吃一點。

    劉徹卻嘬了一下手指上殘余的蜂蜜,就讓大長秋把裝滿蜜糖的銀盤撤下去了。

    “怎么不吃了,難得見你喜歡一樣東西。”

    “過猶不及,喜歡一樣東西不能一下子完全沉浸進去,要留著慢慢品嘗,否則,以我天下供養的帝王至尊,世上很快就沒有了能讓我陶醉的東西了。”

    阿嬌笑道:“還有一些槐花蜜,等到您想吃了再拿出來,妾身最喜歡那股子淡淡的槐花香味。”

    劉徹擦拭一下手,把手帕丟在桌子上道:“前日里長平進宮了,要為曹襄某一個司農寺少卿的職位,你以為如何?”

    阿嬌想了一下道:“您確定不是衛尉府,或者廷尉府?”

    劉徹搖頭道:“長平說的很清楚,就是司農寺少卿。”

    “沒有提到云瑯?”

    劉徹皺眉道:“云瑯如今也算是我外甥!”

    阿嬌愣了一下道:“進族譜了?”

    劉徹搖搖頭道:“準了,不過,長平還想給云瑯要玉牒金冊,被我拒絕了。”

    阿嬌點點頭道:“這樣也好,異姓者不得王這是祖訓,不能違背,也不可能給某一個人開這個口子。”

    劉徹饒有趣味的瞅著阿嬌道:“你覺得云瑯會立下可以封王的功勞?”

    “十八歲都能憑借自身的功勞封關內侯了,還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

    劉徹抬起頭看著天空無聲的笑了一下,拍著桌子道:“我喜歡這個妖孽輩出的人間。”

    阿嬌失聲笑道:“您認為自己完全能夠讓那些妖孽盡為大漢所用?”

    劉徹笑道:“朕就坐在這里看著他們蹦跶,也是一種莫大的樂趣。”

    阿嬌白了劉徹一眼道:“妾身可聽說,您之所以常來長門宮,就是因為妾身比較有錢!”

    劉徹大笑道:“此言不虛,右北平的戰事來的迅猛,去的迅速,戰事造成的危害卻不容小覷,李廣認為右北平的城墻不夠高,不夠堅固,護城河水不夠深,駐軍的甲胄不夠堅固,長矛鋒利,這才讓右北平成了匈奴王伊秩斜突破我大漢關防的首要地點。

    朕覺得他說的很對,而武庫里面的甲胄不足以供應右北平,國庫里面的財貨不足以支撐李廣在右北平再修建一座大城出來,因此……“

    阿嬌掩著嘴巴吃吃笑道:“妾身這里……嗯?”

    劉徹打橫抱起阿嬌道:“我多賣力些……”

    阿嬌掙扎著從劉徹懷里掙脫出來,站在地上道:“您要是有了欲念,妾身求之不得……只是,不要用這種腌臜念頭羞辱了您,也讓妾身不自在。”

    劉徹再一次抱住阿嬌道:“你真以為一點錢糧就能難得住朕?這個傳說讓朕覺得有趣極了,這樣親熱起來讓耶耶更有勁頭!”

    阿嬌怒道:“你真的想要當我的耶耶?”

    劉徹爆笑道:“本來就是……”

    大長秋倒退著離開了平臺,兩個宮娥也放下了平臺上的紗幔,點燃了一爐熏香,也悄悄地退了下去。

    云瑯用力的搬著鹿角,卻被那頭雄鹿一揚脖子就給挑的飛出去一丈遠,老虎的兩只爪子緊緊的扣著雄鹿的屁股,一寸長的指甲已經鉆進了雄鹿的身體里。

    此時,老虎大王雄壯的身體終于有了用武之地,猛地向前一竄,全身的重量就壓在了那頭雄鹿的身上。

    雄鹿動彈不得,呦呦的慘叫一聲,就被老虎大王的大嘴咬住了它的整個口鼻,一虎一鹿相持了片刻,那頭雄鹿終于停止了掙扎……

    云瑯湊過來想看看那頭鹿,老虎的嗓子眼里卻發出嗚嗚的低吼聲,不準云瑯靠近。

    這是老虎護食的表現,云瑯記不清老虎大王有多久沒有這樣護過食物了,很好啊,這就是野性萌發的樣子。

    老虎大王蹲在雄鹿身邊,咬斷了雄鹿的喉管,吸允了幾口血食之后,就大口的撕咬起來。

    可能是因為肚子里有了食物,他的理性在回歸,稍微往一邊挪動一下,算是給云瑯留出一點位置,邀請他一起進食。

    老虎就該吃生肉,這兩年老虎吃多了熟肉,這些非常容易消化的東西很快就把他催成了一頭豬。

    好在這家伙的捕食本能還在,就剛才咬雄鹿的嘴巴讓它窒息而死,而后咬開脖頸吸血,這是老虎的標準狩獵,進食法門。

    云瑯就笑瞇瞇的守在邊上看老虎進食,看樣子還是生肉比較漲力氣,老虎一口氣吃掉了小半頭鹿,抬起染血的腦袋,朝四周抽了一下,即便是遠處的雞鴨,羊群也在這一刻變得驚慌起來,老虎原本明亮和善的樣子不見了,重新變成了一頭威風凜凜的獸中之王。

    吃飽了飯,老虎看都不看剩下的半頭鹿,見云瑯在召喚他,就慢騰騰的跟著云瑯去了山里的溫泉。

    云家的溫泉池子很多,幾乎每一棟樓閣下都有一個溫泉池子,不僅僅如此,環繞云氏的水渠,在冬日里蒸汽繚繞,也是一個好的沐浴地方。

    云瑯現在不太喜歡在家里沐浴,只有躺在亂石坡上的那個溫泉池子里,他才覺得跟以前的生活更加貼切一些。

    很久以前,他就是這樣跟老虎一起在水池里泡澡的。

    被溫泉水把毛發全部打濕之后貼在身上,老虎大王看起來就沒有那么肥胖了。

    云瑯掰開石壁上的一塊石頭,石頭后面就露出一個小小的木頭箱子。

    木頭箱子打開之后,云瑯的面前就多了一只燒雞,兩樣青菜,一些烤好的豆子,以及好大一壺酒。

    老虎對于肥雞似乎失去了興趣,被云瑯灌了一些酒,就趴在水里的石頭上,把腦袋擱在岸邊,呼呼大睡,今天跟那頭雄鹿大戰了好久,如今,非常的疲憊。

    他剛剛睡了片刻,云瑯的一根雞腿都沒有吃完,老虎就抬起腦袋瞅著左近的一塊巨石。

    巨石上邊就是云瑯當初帶著老虎一起偷看卓姬洗澡的地方,見老虎這樣的動作,云瑯就舉起酒杯朝那個平臺上道:“來的都是客,不妨下來共飲一杯。”

    何愁有的蛋頭從石崖上探出來,見老虎沖著他嗚嗚叫,就大笑道:“不愧是山君,被人養這么胖了,還能有如此敏銳靈覺,真是太難得了。”

    邀請一個宦官一起洗澡這非常的不禮貌,云瑯就舉著酒壺對何愁有道:“喝一杯?”

    何愁有從臺子上跳下來,接過酒壺喝了一口酒,就坐在一顆大石頭上對云瑯道:“能不能用你炸碎烽燧的法子,把這里再炸一下,我探尋了一下,發現依舊有一些小路能進入到始皇陵!”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