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二十五章廢物利用
?    第二十五章廢物利用

    曹襄的好奇心一直都非常的旺盛,由于他的臥室在云瑯的臥室邊上,云瑯出門的時候,他正好睡不著,也就很好奇的跟過來了。

    看見云瑯抽了自己學生兩耳光,曹襄覺得無趣極了。

    趴在城頭見云瑯上來了,就懶洋洋的問:“怎么,你的學生不爭氣?”

    云瑯從籮筐里出來冷笑道:“當初雄心萬丈,以為老子天下第一,現在又覺得力不從心,想要跑路。”

    “錢莊大掌柜啊……多好的位置,你說這些你年輕人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還不是覺得我有些偏心!”

    “你偏霍光是對的,不過,你讓張安世代替你給少府押解兩萬金的賠償,張安世心里定然不好過。

    覺得你只看重霍光,他只是霍光的一個幫手。”

    “豬油蒙了心,所以我抽了他兩個耳光。”

    “能打醒他?”

    “可以,這家伙等我動手已經好久了,現在如愿以償,你看,他已經走了。”

    曹襄想了半天,才吸著涼氣道:“好像是這么回事,我每次見我舅舅,他如果和顏悅色的,我的心就噗通,噗通跳,每次都努力回想自己是不是又做錯事情了。

    直到他翻臉揍我了,我的心一下子就回到肚子里了,你說,你這個學生是不是跟我一樣得了賤毛病?”

    云瑯嘆口氣道:“錢莊小打小鬧的時候,張安世覺得自己能夠掌控一切。

    等錢莊發展到現在,已經變成一個龐然大物了,他就很擔心自己被拋棄。

    加上他最近在處理渾邪王的事情,必定會有一些感悟的,他父親就是死于走狗烹,這么多的事情混合在一起,心中惴惴不安也是理所當然。”

    曹襄嘆口氣道:“走夜路的時候,走的時間長了,總覺得后背發涼,天知道背后跟著什么東西。

    這時候,被你抽了兩耳光,他就立刻知道在他的背后還站著你,我敢保證,這家伙現在的心情一定很好。

    你這兩巴掌最好抽的重一些。”

    云瑯打了一個哈欠道:“下了死手,估計他的胖臉這會已經腫起來了。

    好了,不跟你瞎扯了,跟著你的那群人到底把扶荔城查驗完畢了沒有?

    我們明日就要開始收縮兵力,進行全面演武,不可能再有軍卒去城里挖橫向壕溝了。”

    曹襄冷哼一聲道:“人家要查,不是你我能拒絕的,愿意查就去查,查出東西算我們倒霉,查不出東西,我舅舅總要丟給我們幾個替罪羊泄憤才行。”

    云瑯搖頭道:“扶荔宮這種地方,本來就是前秦的皇家宮苑,城里出現幾條暗道我覺得很正常,他們這么干能幫我們清除這個禍患,從某種方面來說,不一定是壞事。

    睡吧,明日再說。”

    曹襄跟云瑯揮揮手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云瑯沿著城墻巡視了一圈,見天下平安,也就回去睡覺了。

    張安世卻沒有絲毫的睡意,先生給的兩記耳光讓他的胖臉已經腫起來了。

    兩只腮幫子火辣辣的,用銅鏡看過了,兩只手掌印一左一右隆起的非常勻稱,完美的將先生纖長的手指模樣表現出來了。

    很奇怪,臉上火辣辣的痛,煩躁的心卻變得平和起來,張安世甚至覺得,先生這樣做才是對的。

    “這時候莊子上的人都睡了,就不要打擾他們,我們回富貴城,我今天很想喝酒。”

    馬夫答應一聲,就從大陸的左邊直奔富貴城。

    富貴,富貴,如何離得了酒色財氣?

    富貴城繁盛之后,南北兩個城門就再也沒有關上過。

    因此,即便是深夜,也有馬車來往不絕,一些香車與張安世擦肩而過,散落一路的脂粉香氣。

    只要是關中人,都知道想要喝酒,最好去春風樓,不僅僅是春風樓里有好酒,有美人,有歌舞,更重要的是,不論你任何時候去春風樓,那里永遠都是人頭攢動熙熙攘攘。

    大漢人喝酒,從來就沒有節制的時候,只要高興,他們可以通宵達旦的縱酒狂歡。

    張安世大多數時間就住在富貴城,少年心性,加上腰間多金,春風樓這種紙醉金迷的地方怎么可能少的了他的身影。

    當臉腫的如同包子一般的張安世才走進春風樓,里面相熟的歌姬,就驚叫著迎了上來,情深一些的看著張安世臉上的掌印,早就潸然淚下了。

    同情歸同情,卻沒有人敢問張安世臉上的傷是從哪里來的。

    身為富貴城赫赫有名的子錢家,張安世還不用這些人來憐憫他。

    這些長著玲瓏心肝的歌姬們很快就發現,張安世并沒有被人毆打羞辱之后的惱羞成怒,心情似乎非常的平和。

    不論是跟歌姬調笑,還是高聲要酒,都非常的自然,對于臉上的掌印也不遮掩,就這樣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被歌姬簇擁著上了二樓,這里的場面更加的熱鬧,沒了雙腿的張連幾乎就住在春風樓里了。

    醉眼朦朧中見張安世上來了,就習慣性的招呼張安世過來共飲一杯。

    周鴻眼尖,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張安世臉上的傷痕,都是人精,再看看張安世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就知道這兩只掌印來自誰了。

    周鴻很清楚張安世的來歷,這世上能這樣不留顏面毆打張安世,并且讓張安世心中不記恨的人不超過兩個,這兩個人都必須是張安世認可的長輩。

    剛剛坐下,周鴻就把一樽酒塞進張安世手中,指著他臉上的傷勢道:“看這模樣,是惹怒你師傅了?”

    張安世將手中酒一飲而盡,然后重重的將青銅爵放在木頭案子上,嘿嘿笑道:“見笑見笑。”

    張連在一邊也發現了張安世臉上的傷勢,嘆口氣道:“你師傅什么都好,就是喜歡打人臉這個習慣不好。

    這毛病還傳給了你們西北理工的大弟子霍光,我就被那個霍光打了一頓,安世啊,你師傅,你師兄都是打人的行家,怎么到了你這里,就成挨揍的了?”

    張安世看看周鴻,再看看張連,最后把在座的一干紈绔全部看了一遍,就催促身邊的歌姬快快給他倒酒。

    一連喝了四五樽酒,酒勁上涌,拍著桌子道:“我比不上我師兄,也不如我師兄受師傅喜愛。

    師傅就是師傅,教訓我,我就要受著,誰讓我做的不好呢。”

    萬石君家的長孫石德在一邊笑道:“也就是挨了兩巴掌而已,我們家老祖宗健在的時候啊,子孫犯錯,他就不吃飯,只要不吃飯,我們全家就沒有好日子過。

    你兄長我裸著上身,跪在大門前接受全族人恥笑臭罵的時候,那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人家是長輩,要懲戒我們,我們大小受著就是了。”

    張連靈活的從對面滾到張安世身邊,把酒杯塞進他的手里,大笑道:“胸中有悶氣,今晚我們都讓著你,但凡是你看中的美人兒,都是你的,無人跟你爭奪。”

    張安世聞言哈哈大笑,毫不客氣的從周鴻懷里拖出一個嬌媚的歌姬,摟在懷里道:“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周鴻不以為意,反而從石德身邊拖過一個歌姬推給張安世道:“什么眼光啊,這才是最好的。”

    張安世左擁右抱,得意非凡,更是酒到杯干,豪飲不絕!

    不大功夫,就一頭栽倒在矮幾上,人事不省。

     張安世喝醉了,眾人似乎并不在意,繼續笑鬧著看歌舞,繼續縱酒狂歡。

     只是今天晚上,張連,周鴻等人非常的興奮,就連唱歌也起了更高的調子。
可以赢钱的捕鱼 成都麻将机多少钱一台 起早赚钱的句子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2014 淘宝店铺 卖什么赚钱吗 在温州摆什么地摊最赚钱 捕鸟达人1破解版 中国还有机会赚钱吗 吉祥彩彩票安卓 公众号赞赏怎么赚钱的 河北麻将游戏4人打 体验app可以赚钱吗 现在负债一堆怎么赚钱 手机捕鱼可换现金捕鱼 能在下厨房可以赚钱吗 欢乐麻将好友房微信群 网赚钱广告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