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六十四章產業轉移
    第六十四章產業轉移

    能跟皇帝打擂臺的人云瑯從來都是佩服的。

    跟皇帝不懷好意爭斗的人,云瑯更是崇敬。

    跟皇帝作對且能活到現在的人,云瑯一般都會帶著禮物去探望,因為,再不走的勤快一點,以后說不定就見不到了。

    董仲舒以前喜歡飲酒,喜歡美人,自從在云氏大病一場之后,就喜歡上了喝茶。

    蜀中的春茶,味道自然是清新的,飲一口禾木的清香氣息就溢滿胸懷。

    董仲舒喝了一口茶,就足足贊譽了一柱香的時間。

    云瑯知道,老家伙這是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這樣也好,能一言不發的完成皇帝交代的任務也不錯,只要看看旁邊李息難看的臉色,就知道董仲舒其實也是色厲內荏的一個老家伙。

    “你是陛下派來的說客?”

    云瑯不插話,董仲舒只好自己說出來。

    “是啊,被陛下派來的。”

    “這么說,你其實是不愿意來的?”

    “確實如此,如果找董公飲茶談經,某家急不可耐,如果談論政事,云瑯就興致缺缺了。”

    “永安侯,衛將軍這兩個位置哪一個都不容許你避開朝政,說說吧,老夫洗耳傾聽。”

    “您還是別洗耳朵了,您一生通達,什么道理會想不明白呢,之所以要逆天而行,不過是您想這么做罷了。

    我來呢,就是做做樣子,您不必在意,我們繼續討論茗茶之妙就好。”

    李息在一邊冷哼一聲道:“拿出你剛才騙我的那些話說給董公聽。”

    云瑯搖頭道:“獻丑不如藏拙。”

    “你的意思是在老夫面前你就能高談闊論,在董公面前你就開始藏拙了?”

    李息勃然大怒。

    云瑯抖抖身上的鎧甲,甲葉子被他抖得嘩嘩作響,然后道:“我是武將,以后只用掌中兵刃說話。”

    董仲舒皺眉看著云瑯道:“放蕩不羈要有一個限度,如果你總是這樣避重就輕的,就真的成了一個浪蕩子,沒可能成為一代宗師的。

    陛下改了宰相府的名字,收回了三公的權柄,內廷的一些奸佞小人居然替代了朝堂上的諸公。

    陛下旨意越過宰相府直接一竿子通到底,縣令接陛下的旨意簡直是前所未聞之事。

    如此一來,下官對上官沒了敬畏之心,人人自危,天知道什么時候自己就會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罪名被下獄。

    周勃曰;吾常將百萬軍,如今方知獄吏之尊貴。君侯難道也想感嘆一下獄吏的尊貴嗎?”

    云瑯笑道:“某家沒有一飛沖天的志向,得意之時白日縱酒高歌乃是常事,失意之時,酣醉一場,往日富貴就當是大夢一場,而后披上葛衣放牧牛羊,下地耕鋤,也不覺得羞辱。

    董公不必用話來擠兌我,云某一生,既然已經享受過榮華富貴,就不會再貪戀。”

    董仲舒苦笑道;“少年身軀卻藏著一個老龜的魂魄,真是怪哉,怪哉!”

    云瑯放下茶杯道:“董公安心做學問吧,莫要再起波瀾,長此以往,恐怕會被夏侯氏得了好處。

    此次新進官員,夏侯氏占據了一成,并有夏侯氏高弟已經星夜馳騁去了嶺南皇長子身邊,董公不得不防。”

    董仲舒怒道:“如果不是你的大弟子臨陣脫逃,如何會有夏侯氏弟子進駐皇長子身邊的事情?”

    云瑯拍著桌子怒道:“如果不是你們再三的說皇長子在嶺南殺戮過重,失去了君子的仁義之心,成了萬夫所指,我弟子緣何要回來?

    你們處處攻訐,處處不滿,卻看不見大漢國如今朝氣蓬勃的模樣,再這么下去,那里還能找到勇于任事的人?”

    董仲舒勃然大怒,指著大門道:“滾出去!”

    云瑯松了一口氣道:“這就對了,我們一定不能和顏悅色的交談,否則陛下會認為我們是一伙的,你就此罷手,人家會懷疑我們又串通了什么事情。

    告辭!”

    云瑯說完就笑嘻嘻的從湖心島上的木屋里走出來,心中很是愉悅。

    原來這世上終究不存在用命去完成理想的人,至少董仲舒不是,雖然沒幾年活頭了,他依舊希望能夠壽終正寢。

    不得不說,董仲舒選擇的這個湖心島確實不錯,這個島嶼原本就是一塊巨大的石頭,他來到島上之后,就在石頭上鋪了厚厚的一層肥沃的土壤,然后移栽來了各種奇松怪柏,鋪上厚厚的草皮之后,就成了一個神仙居住的福地。

    周圍就是碩大無朋的太學,頗有些鬧中取靜的意味,最過分的是還有人在湖邊修建了很多木屋,大部分都是董仲舒的學生,他們可能覺得住在這里,可以隨時向董公請教。

    云瑯是被攆出來的。

    伺候董仲舒的小童最是勢利不過,才短短的功夫,云瑯頂撞董仲舒的事情就傳遍了日暮溪。

    一個個站在岸邊沖著云瑯怒目而視。

    云瑯朝他們揮揮手就跳上了李息的大船,在管家生不如死的心態中離開了日暮溪。

    回到扶荔宮的時候,皇帝已經處理完畢了公事,極為難得的拖著藍田公主在屋檐下漫步。

    見云瑯回來了,就抱起藍田坐在椅子上道:“穩妥了?”

    云瑯笑道:“回稟陛下,沒人敢冒犯天顏。”

    劉徹笑道:“還是說清楚一些比較好。”

    云瑯很不習慣跟劉徹進行這種家常式樣的對話,每當劉徹和顏悅色對他的時候,后面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家趕到驪山的鴨子跟鵝發病了嗎?”

    云瑯嘆口氣道:“孟大,孟二傷心的快要自殺了,雞瘟過給了鴨子跟鵝,已經死了三成。”

    劉徹嘆口氣道:“這就是天災啊,人力終有窮盡時。”

    “西北理工奉行人定勝天的理念,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在逆天而行,如果有不妥之處,還請陛下降罪。”

    “降罪,降罪,朕不能總是在事后處罰人,事情出來了,解決事情才是第一要務。

    云瑯,如何能將瘟疫帶來的災害變成好事?“

    云瑯想了一下道:“今后三年內,上林苑不宜飼養家禽,也不易大規模飼養豬牛羊。

    這是壞事,很大的壞事,對上林苑的百姓來說,沒可能變成好事。

    如果繞開上林苑,那么,這場只限定于上林苑的瘟疫,對于周邊的窮山僻壤之地的百姓來說就是一個大好事。”

    “哦,此話怎講?”

    “陛下有所不知,上林苑經過這些年的發展,長安,陽陵邑,細柳營,新豐市,這些通都大邑已經養成了吃雞蛋,禽肉,豬肉,羊肉,牛肉的習慣。

    現在,上林苑不能飼養,那么,對周邊的百姓來說就是莫大的好事。

    而上林苑本身就富庶,沒了飼養業,對他的傷害不是很大,正好,可以讓周邊的州縣飼養這些家禽家畜,供應長安這些大城里的人。

    沒了飼養家禽,家畜業的上林苑,就能變成一個環境優美,秩序井然的地方。

    說實話,上林苑這種密集飼養家禽家畜的做法,其實是很不穩妥的,本身就容易遭受滅頂之災。”

    劉徹點頭笑道:“朕也是這么想的,以前聽阿嬌說,不能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里,朕深以為然。

    既然愛卿也有同樣的顧慮,朕不妨就開始鼓勵上林苑外的州縣開始飼養家禽家畜,看看能不能讓他們也變得富裕起來。”

    云瑯拱手道:“陛下,想要富裕,就一定要改善道路,最好將關中的城池都用平直的道路連接起來。

    只有把道路改善了,百姓手中的貨物才能變成財富,時日一長,民生自然就會好。”

    劉徹點頭道:“奴隸眾多,留在上林苑終究是禍害,遣發他們修路消磨野性,也是一個好法子。”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