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一七一章一百二十七顆人頭
    第一七一章一百二十七顆人頭

    被劉徹強行留在泰山腳下的勛貴們對這位皇帝是極其不滿意的。

    不過,也僅僅是不滿意而已。

    他們甚至還需要向皇帝表態,皇帝目前做的所有決斷都是極其正確的,且沒有任何瑕疵。

    每個人都上了表章,表示堅決服從皇帝陛下真正一統天下的號召,放棄自家對封地的控制權。

    云瑯跟曹襄的表章都是司馬遷寫的,他們審閱之后發現司馬遷寫的很好,就交給了丞相趙周,再由丞相府將表章呈遞給皇帝,好讓皇帝開心一下。

    皇帝一統天下了,自然要向大地敬獻一些禮物的。

    群臣們就是看到了這些禮物,才自覺自發的向皇帝獻上膝蓋的。

    皇帝在梁父山獻給大地母親的禮物是一百二十七顆人頭……

    一百二十七顆賊酋的頭顱!

    其中有一顆鑲嵌了黃金,白銀,寶石,珍珠的人頭最是光輝奪目。

    對于這顆人頭,云瑯很熟悉,因為,這顆人頭就是他帶人從鉤子山匈奴王冒頓墳墓中挖出來的。

    鑲嵌了黃金,白銀,寶石的首級準確的說頭骨還有六顆,其中一顆首級上的鑲嵌的黃金,白銀,寶石,珍珠,充滿了異域風情,云瑯仔細觀察之后,才發現擺放首級的木盤邊上寫有首級主人的名字。

    這顆極具異域風情的首級居然是匈奴王——伊秩斜的。

    冒頓的首級邊上有介紹文字,上面寫明了是云瑯挖掘出來的。

    而伊秩斜的首級邊上的說明文字卻表明,這顆首級是劉陵親自斬下來的……

    抬頭望去,一百二十七顆首級被擺在巨大的祭壇上,顯得很有氣勢!

    也讓人生出些許唏噓之意。

    這一百二十七顆首級的主人全都是號令一方的大豪,現如今,他們的首級被人當做祭品與豬頭,牛頭,羊頭擺在一起,接受神靈檢閱。

    劉徹就站在最前面,像擺弄藏品一般的擺弄著這些人頭。

    他不允許這些人頭有任何瑕疵,即便是有一片落葉掉在人頭上,他也會細心地摘下來,順便再把人頭擺好……

    除過一些骷髏之外,這些人頭都被保存的很好,有些人頭上的頭發,胡須都非常的完整,只是面目顯得猙獰了一些。

    這二十年來,大漢國軍隊東奔西走,浴血廝殺,終于為大漢皇帝劉徹湊齊了這些昂貴的祭品。

    現在,劉徹可以向天下所有人宣告他的功業了。

    見劉徹一個人站在高臺上,背負著青山,頂著烈日,張開雙臂迎接狂風入懷的模樣,云瑯,曹襄都以為皇帝這是準備長篇大論了。

    不由得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站立,準備等待皇帝的長篇大論。

    誰知道,皇帝擁風入懷之后,就用很輕微的聲音對群臣道:“天下,安矣!”

    群臣齊齊的抱拳彎腰,恭賀皇帝立下的無上功業。

    丞相趙周出班啟奏道:“臣以為,當筑京觀以戒來者!”

    劉徹點點頭道:“準!”

    鴻臚寺卿出班啟奏道:“臣以為京觀應當建在長安!”

    不等劉徹回答,董仲舒出班道:“臣以為,泰山之地為京觀之所很合適。

    長安為我大漢國之腹心,不宜炫耀武力,陛下想要天下歸心,要用王道,莫要取用霸道!”

    劉徹依舊不說話,不過,眉頭已經明顯的皺起來了。

    曹襄用肩膀碰碰云瑯低聲道:“你不去說說?”

    云瑯不解的看著曹襄道:“說什么?”

    “你不覺得這些東西可以裝飾長安城的城墻嗎?”

    云瑯搖頭道:“長安應當宏大,威嚴,富麗堂皇,唯獨不能弄得鬼氣森森。”

    “你贊成董仲舒的看法?”

    “是的,長安城如今也算是萬國來朝之地,只能讓他們看到大漢國的富足,文雅,不能展現我們粗魯的一面,不能寒了那些遠方來的客人的心。”

    “我記得你以前總說那些蠻夷畏威而不懷德啊。”

    “廢話,要是他們每一個人都怕我們,還要我們這些軍人做什么?

    如果全世界都他娘的四海升平了,軍人就該倒霉了。”

    “你認為應該讓那些蠻夷看到大漢的富足,文弱,然后起覬覦之心,我們就好趁機把他們家的東西都搬回來?”

    云瑯點點頭道:“是這個道理,這樣說的事情最好多來幾次,次數一旦多了,哪怕我們真的衰弱了,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因為到時候他們分不清這是不是我們的偽裝。”

    曹襄點頭道:“是這個道理,越是國力強盛的時候我們就要溫和,越是國力衰弱的時候,就要越發的兇狠。”

    站在云瑯身后的公孫敖低聲道:“這一百二十七個梟雄死掉之后,大漢國才能有今日萬國來朝的局面,你看看那些使節,哪一個不是縮成一團跟懦雞一般。

    也就匈奴使者的胸膛抬得很高,他家三位單于的首級擺在臺子上,也不知道他哪來的膽量。”

    曹襄抬頭看了一眼匈奴使節噗嗤一聲笑了,對公孫敖道:“老家伙,那個匈奴使節是漢人。”

    公孫敖撇撇嘴道:“什么漢人,鬼奴而已。”

    站在曹襄身后的張騫嘆口氣道:“今時不同往日,大漢國與匈奴國如今是姻親之國,我們不能再用舊有的目光來看待匈奴人,如果匈奴王由劉煥來擔任,匈奴國其實也就成了大漢國的一個分支。

    這個時候不能嚇唬我們的盟友,我們還需要匈奴人去幫我們看看外面的世界呢。”

    隨著云瑯幾人的小圈子開始說閑話,站在臺子下面的群臣也開始了竊竊私語,不過,竊竊私語的人多了,會場就如同馬蜂窩一般嗡嗡聲響個不停。

    劉徹惱怒的看了趙周一眼,趙周立刻揚聲道:“肅靜,肅靜!”

    會場逐漸安靜下來了,劉徹瞅著云瑯怒道:“有什么話不能當眾說,非要竊竊私語?”

    云瑯連忙出班拱手道:“啟稟陛下,臣以為一百二十七顆賊酋首級不足以彰顯陛下赫赫武功,更不足以讓蠻夷臣服,臣以為,我等還需盡力開拓邊疆,迎接更大的榮光。”

    劉徹哼了一聲,不再理會云瑯,對趙周道:“朕赦封泰山為陰魂安息之地,你去辦!”

    應聲蟲一般的趙周立刻轉身去辦理政務了,皇帝也不聲不響的下了高臺,鉆進了自己的行宮,似乎不想再見別人。

    云瑯還是很同情劉徹的。

    自從長平快馬從長安趕來泰山之后,她一邊配合蘇稚為衛青看病,剩余的時間都用來折磨劉徹了。

    云哲很害怕,因為他看見,長平用爪子捏碎了茶杯,還踢翻一個甲士,搶奪了甲士的長劍,指著皇帝大聲的喝罵,披頭散發如同瘋子一般。

    皇帝大怒,也抽出寶劍指著長平,甲士們才準備上來幫皇帝,卻被皇帝斥退。

    長平才開始發怒,云哲就被隋越拖著離開了行宮,所以他不知道后面發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長平在一柱香的時間后離開了,手中的長劍不知道砍到了什么東西,變得七扭八歪的。

    從那一天之后,長平只要見到皇帝就會發瘋一次……導致行宮里的宮女,宦官們人人自危。

    長平發瘋的對象不僅僅是皇帝,曹襄,云瑯,霍去病同樣遭災。

    她倒是沒有對這三個晚輩動刀子,卻每一次見面都哭得稀里嘩啦。

    看著長平扯下釵環丟在地上,還撕破了自己的衣衫,弄散了頭發,不說要求,只是自虐,這讓曹襄,云瑯,霍去病早就準備好的章程完全沒有了用武之地。

    曹襄很早以前就想質問自己的母親。

    云瑯也很想跟母親好好地談談。

    至于霍去病,他本來做好了不理睬長平的……

    現在,一句重話都說不出來,只能輕聲安慰。

    衛青躺在病床上,剛剛喝了很多藥,嘴里含著一口糖霜,笑容滿面,吃完糖霜,就笑呵呵的對蘇稚道:“你看,這才是一個母親跟兒子們正確的談話方式!

    講什么理啊,親人之間如果開始講理了,還算什么親人!”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