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歷史軍事 > 漢鄉 > 第六十二章誰是大壞蛋?
?    第六十二章誰是大壞蛋?

    劉徹對于權力的感覺是敏銳的,這幾年他明顯的覺察到自己的權力正在逐漸流失。

    很多時候,臣子們利用大漢的律法,以及祖訓在代替他信使權力……這讓劉徹極為憤怒。

    董仲舒的名聲很大啊,門徒很多,他的很多諫言都被皇帝采納,給人一種位高權重的感覺,可是,真正論到職權,他甚至比不上一個郡守。

    劉徹希望所有的權力都集中在他的手中,然后通過他來行駛這些重要的權力。

    可是,現在,看著繁榮的大漢國,劉徹竟然生出一種大漢目前的盛世與他無關的詭異感覺。

    他知道在澠池這個地方,有官員建立了一個很大的集市,這個集市是專門用來交易牛羊牲畜的,這個集市甚至是他親自調派了錢財修建的,調撥金錢的文書上有他的印鑒,他甚至能記得起來自己在文書上用印鑒的模樣。

    然而,他對這個集市一無所知……不知道這個集市建立前的背景是什么樣的,不知道這個集市建立后到底給這個國家帶來了什么……他甚至不知道這個集市成立之后賺到的錢去了哪里。

    當然,文書是周全的,他只要看文書就會知曉……可是呢,僅僅是關于集市的文書就足足有上千頁,即便是已經通過秘書監簡略之后,這些文書還是有上百頁之多,畢竟,要說明白一種前所未有的東西,必要的論述是一定要有的。

    以前的時候,始皇帝一天要看五百斤重的竹簡木牘,自從云瑯改進了造紙術,弄了印刷術之后,五百斤重的簡牘內容對劉徹來說簡直不值一提。

    他是皇帝,只要把握好大局就成了,完全沒有必要去了解一個什么狗屁的集市,一個什么狗屁的工廠,一個什么狗屁的礦場,以及百姓家進行的一些互助形式的資金幫助,勞力幫助組織。

    天下太大了,大漢國人口太多了,大漢國的權力也太繁雜了,不是一個人可以管理的過來的。

    這個時候,他管理的越多,就會丟掉更多……”

    云瑯心里有很多話要說,只是身邊只有蘇稚一人,所以,蘇稚就成了他最好的聽眾。

    她不用聽懂這些話,只要傾聽就好了。

    云瑯見到雪見青的時候,它依舊是老樣子,碧青色的葉片被冰殼子包裹之后,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高大的竹子被積雪壓斷了不少,倒折在地上,一半枯萎,一半翠綠,讓人忍不住感嘆世道之不公。

    天色已晚,云瑯就在竹林邊上點燃了篝火,算上老虎大王,總共有九頭老虎圍繞在他身邊,這讓遠遠看護著他的劉二等一干家將們,送來了好多肉食之后,就匆匆的離開了。

    好多老虎把凍肉咬的咯吱咯吱的,老虎大王卻蹲坐在火堆邊上,等待云瑯將凍肉解凍……

    云瑯做的烤肉串味道一如既往地好,蘇稚吃了好些,見丈夫不吃,就笑道:“您也吃些,大王可是吃了不少!”

    云瑯搖搖頭道:“沒了辣椒,烤肉便沒了靈魂,即便是再好吃,也好吃的有限。”

    “您總是說辣椒,辣椒的,您只要派人去找,總能找到的,大漢國沒有,大秦國總歸是有的,您要知道,咱們家的商隊已經能到大秦了。”

    云瑯笑了一下,把一條子烤的溫溫熱的牛肉塞老虎嘴巴里,自己咬了一口餅子道:“那東西身毒沒有,河中沒有,大秦也沒有,想要找到這東西,我們需要建造一艘大船,駕駛著這艘船一頭進入茫茫大海,一路向東,或許能找到。”

    “徐福已經找過了……”

    “徐福就是一個騙子。”

    “您干嘛這么肯定?”

    “你聽我的就是了。”

    “哦!”

    蘇稚答應一聲,幫云瑯披好了裘衣,又取了一串烤肉繼續吃,她知道丈夫今天很有談話的興趣,準備繼續聽。

    “阿光他們做的事情從來都不是什么大事,所以啊,他們做的事情一般都在皇帝的視線之外。

    你想啊,梁贊要在澠池建立一做市場,原本的目的是為了交易鐵礦石。

    后來呢,皇帝又開始對鹽鐵施行官賣,所以呢,這個市場還沒有開始修建,就已經不合規矩了。

    可是呢,澠池之地大多為鹽堿之地,這里不適合耕種,偏偏這里的地理位置很重要,鐵器又是澠池一地最大宗的貨物,百姓們如果想要吃上飽飯,就離不開鐵器交易。

    于是呢,當地的太守梁贊就打著販賣牛羊的名頭,開起來了市場,實際上呢,依舊在交易鐵器以及鐵礦石。

    他只想利用自己在位的這幾年時間里,快速的給當地百姓弄一些錢糧積蓄,有了這些積蓄之后,百姓們才會真正有錢去販賣牛羊,最終,將這個牛羊牲畜市場變得名副其實。

    繡衣使者向陛下稟報了,這個市場掛羊頭賣狗肉的行徑,于是,陛下就認為天底下所有的市場其實都是在侵吞他的財物。

    可是呢,他又拿梁贊沒法子,因為這個市場是他出錢建立的,現在明知道不妥,卻不能關掉,這會損傷他的聲譽。”

    “如此一來,梁贊豈不是很危險了?”蘇稚停止了進食肉串,開始替那個有著一臉陽光笑容的家伙擔心了。

    “你以為他們都是良善之輩?

    你以為梁贊在干這件事之前就沒有考量?

    你以為澠池這個地方想要發財的百姓們,對這個事情就沒有什么擔當嗎?

    早在市場開始之前,梁贊就把自己開脫出去了,皇帝之所以會在撥錢建立市場的文書上用印,也不是梁贊送上去的,而是南陽督郵送上去的,那份文書上全是百姓們的血手印,他們用自己的命向皇帝要求給他們一個吃飽飯的機會……

    梁贊要求慢慢來,皇帝急不可耐……”

    蘇稚驚訝的道:“他們現在合起伙來蒙騙陛下是吧?”

    云瑯點點頭道:“大漢朝朝堂上早就沒有什么臣子與臣子之間的斗爭了,存在的只是臣子與皇帝的斗爭。

    你以為澠池的事情就沒有人發現問題嗎?有些人早就發現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臣們不全是酒囊飯袋。

    在蒙騙皇帝這件事情上,他們保持了緘默狀態,就這樣,一份滿是漏洞的文書最終送到了陛下的桌案上,最后由陛下來用印,也由陛下來承擔責任。

    陛下就是發現了這種狀況,才鋌而走險要開始大清洗的,他心中的憤怒我完全理解,臣子對他陽奉陰違,這讓他心中充滿了危機感,甚至感到了害怕。

    這就是為什么,他會把所有皇子都召集入京的真正原因,表面上看起來這是在懲罰兒子們,實際上,從那兩位皇子歡天喜地進京的模樣來看,他們已經清楚地接受到了他父親給他們的旨意。

    你看看他們,從一開始進京,就開始肆無忌憚的斂財,斂權力,甚至到了連我們云氏都不放在眼里的地步。

    劉髆有阿嬌護著,所以他是知曉事情真相的,同時,為了向他父親表明他也開始為父親分憂了,就在阿嬌的示意下,拿走了一部分云氏早就賣給長門宮的一些產業。

    劉旦,劉胥這兩個蠢貨,被自己的父親利用了而不知,他今日斂財,攬權的行為已經讓他們身處險地了,最大的危險就來自于他們的兄長——劉據。

    劉據是一個被皇帝一腳腳踩進淤泥的可憐人。

    被母親拋棄之后,他徹底的絕望了,在朝不保夕的郭解等人的諫言下,他決定掙扎一下。

    所以說喲,山外邊的局面已經亂的一塌糊涂了,現如今,火焰已經被皇帝點燃了,我們就等火燒完畢之后再出山去看看局面,如果皇帝還不知道收斂,我們就真的只有進秦嶺這一條路了。“

    “阿光他們在其中干了些什么?”蘇稚第一次覺得霍光那張好看的,人畜無害的面孔變得有些陌生,不再是那個經常纏著她要看解剖的小子了。

    云瑯抬起頭四處瞅瞅,見吃飽了肚皮的老虎們在周圍游弋,就壓低了嗓門道:“你知道不,皇帝現在有的這種奇怪的緊迫感,其實就是小光他們特意制造的。

    那些掛羊頭,賣狗肉的,市場,礦場,工廠,牧場,將作,都是他們刻意制造的……其實啊,天底下的人對皇帝的崇拜依舊是狂熱的,他的百姓們還是沒有拋棄他,對他依舊忠心耿耿。

    只是皇帝自己這些年殺掉的臣子太多,自己心中不安,這才發現了幾例不妥的事情,就覺得全天下人都已經背叛他了。

    皇帝現在干的事情,都是阿光他們早就想完成的事情,不論是淘汰舊官員,還是清理勛貴,藩王。

    皇帝想要一個清明的,新的朝堂,阿光他們對一個全新的朝堂,全新的國家有著更加深沉的渴望!”
可以赢钱的捕鱼 二人麻将单机版4399 上传文稿文档赚钱 古九怎么赚钱的 27岁学什么赚钱 网络捕鱼外挂作弊器安卓 大米彩票网址 有没有躺着赚钱的门路 拉粪车赚钱吗 挂游戏赚钱平台攻略 彩34网址 书法主播能赚钱吗 说说有命赚钱没命花的例子 平安彩票群 在北京干点什么买卖能赚钱 赚钱少的工作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