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武俠仙俠 > 劍膽琴心長歌行 > 第十六章 該有的態度
    離開那家小面攤之后,一路上,本就心存試探之意的李輕塵主動與賀季真談論了些各自的情況,但都僅限于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這二人都是聰明人,再加上又是初次見面,但凡是涉及過深的問題,李輕塵一概不會問,就算是問到了,賀季真也不會正面作答。
    不過倒的確如賀季真所言,大洛武道會報名的地方離著并不遠,兩人這一路走來,才過去半柱香多一點的時間,便已經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而李輕塵其實也早已預料到了會是此處。
    前方宏偉的建筑哪怕只單看正門這一邊,就遠比幽州司要來的更為闊氣,長安司占地之巨大,就宛如一座小型城寨一般,城墻塔樓,皆一應俱全,建筑通體為玄色,遠遠望去,便給人一種冷寂肅殺之感,一般人到了這門前,只怕連上去扣門的勇氣都沒有。
    大門的正上方,有一塊太祖皇帝親自提筆寫就的御賜牌匾就高懸于此,五個古樸而大氣,哪怕歷經百余年的風吹雨打,時光腐蝕,卻依舊清晰可見,神采飛揚的燙金大字銘刻其中。
    長安鎮武司!
    古老厚重的氣息撲面而來,這是大洛第一座鎮武司衙門,由凌煙閣內存有畫像的開國功勛們傾力打造,歷經百年風雨,鎮壓一國武運,至今仍屹立不倒。
    光它的名字,便已經是一個可以大書特書的故事,而這一百五十余年間在這里所發生過的人與事,無需添油加醋,只需實事求是,便是一部可歌可泣的長篇史記。
    任憑是誰第一次到了這里,都會被這股無形之中的氣勢所震撼住,而這就是長安鎮武司的底蘊!
    賀季真轉頭看向了身邊因為震撼而已經陷入了呆滯之中的李輕塵,善意地笑了笑,然后在一旁伸手指引道:“請隨在下走這一邊來,李兄,恕我直言,你可真是走運,由于這一屆武道會的獎勵過于豐厚,吸引了太多武人前來,所以不得不提前終止報名,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還好趕上了。”
    李輕塵在一邊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同時還不忘直愣愣地望著眼前長安司的玄鐵大門。
    這大門的樣式也極其特別,跟一般的門不同,它并非是從左右分開,而是上下分開,只有當一顆威武的黑色獸頭上下咬合到一起,才算是關上,而當獸頭上下分開消失,便算是打開了,這就說明光是長安司的正門口底下都是有機關的,無形中便更加給人以威懾之感。
    因為只有看不見的,才是最可怕的,有時候適當地泄露一點自身的底蘊,便可以省卻很多潛在的麻煩,不得不說,長安司當初的建造者,一定很懂人心。
    兩人順著面上整齊地鋪了一層青灰色石磚,可容六馬并行的大路一直走到了長安司正面的一道偏門處,李輕塵這才發現原來排隊的地方在這里,因為在他的前面現在還有不少人正等著呢。
    之所以清楚這幫人一定是來參加大洛武道會的,是因為這里既有那鑲嵌著鼻環,皮膚就跟黑炭一樣粗糙的西域人,也有那面相看著與中原人區別不算太大,但只要一張口就會露餡的倭國人。
    賀季真眼看已經到了地方,趕緊一抱拳,語氣有些歉意地道:“李兄,就是這里了,不過十分抱歉,在下也無權幫你插隊,還需要李兄在此靜心等待片刻。”
    李輕塵聞言,趕忙擺手道:“賀兄言重了,李某多謝賀。。。。。。”
    一個“兄”字還未說出口,只聽得隊伍的最前方突然傳來了一道渾厚的怒吼聲,語氣聽著很是憤怒,但口音卻是一聽便知道不是他們大洛王朝的人。
    “你這狗雜。。。。。。”
    話音未落,便見一道黑影從里面直接越過了人群橫飛了出來,而還不等那道黑影落地,李輕塵的面前一花,便已經出現了一個穿著黑衣的中年漢子。
    此人長得不算高也不算矮,臉型狹長,下巴上布滿了唏噓的胡渣,眼皮子也耷拉著,就好像沒睡醒似的,看起來是既頹廢又邋遢,渾身上下明明沒有露出一點氣勢來,卻給李輕塵一種逼人的鋒芒感,就好像有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刀正抵在自己的汗毛上,那種危險的感覺,肌膚都能輕易地感覺到。
    是個高手,絕對的高手!
    李輕塵轉過頭,再看剛才從前面飛出來的黑影此刻已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原來是一個壯得跟座山似的光頭漢子,后腦勺還扎著一個有趣的銅錢辮兒,現在正趴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
    中年漢子邁步走上前,旁邊一個和光頭漢子同屬一國的男人臉色一變,正要上前阻攔,卻不想中年漢子一回頭,那人就趕忙又縮了回去,而且這次直接將自己的腦袋都轉向了另外一邊,明顯是不打算管了。
    中年漢子冷哼一聲之后,往前走了幾步,一轉身,背對著那個被自己直接丟了出去,已經差不多要失去意識的光頭大漢,面朝著這邊持觀望態度的所有人,明明聲音不大,但卻非常清晰地落在了每個人的耳朵里。
    “都給老子聽清楚了,這里,是長安,老子不管你們是從哪里來的,也不管在你們那你們有多顯赫的身份,你就是天上的神仙,落到這里,也得守我們的規矩,在這里,天大地大,我大洛最大,這武道會的規矩,是太祖皇帝訂下的,老人家的話,就是我們這些后人愿意以死相守的鐵則,不要覺得其他人好說話,我長安鎮武司就也好說話,在這里,你們得夾著尾巴做人,懂么?有誰不服的,或是聽不懂的,現在就可以站出來,老子可以親自教一下他,有嗎?”
    一語問罷,李輕塵的眼前突然一亮,就見一共十八種兵器,刀槍劍戟,斧鉞鉤叉竟然在這一刻同時出現,并且乖巧地懸浮在了中年漢子的身后,就仿佛孔雀開屏一樣,華麗無雙!
    以炁御器,而且是一口氣同時操縱十八種截然不同的兵刃,此人的御器手法已經強到了讓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如果此人不是天生丹田便大過常人十余倍,真氣無比渾厚的話,那只能說明此人乃是板上釘釘的煉神境強者,或是覺醒了什么奇異天賜武命的武人,不過就光看這股氣勢,就清楚這人絕對不好惹。
    誰敢放肆?
    誰敢去試試這漢子是真的可以完美地操縱十八種兵刃還是只為了嚇嚇大家所故意擺闊?
    沒有人敢,應該說沒有人這么傻。
    這一堆外邦來的年輕武人們齊齊咽了口唾沫,沒一個說話,更沒一個人敢動一下。
    李輕塵因為是最晚來的,所以跟對方離得最近,但他的心情卻是這些人里最放松的一個,不但絲毫不懼,反倒是在心中不住地點頭,覺得這才是壓了幽州司一頭的長安司應該有的一種實力與態度。
    這里是大洛,不管你是誰,來了,就得守我們的規矩,不守規矩的,就得挨教訓,他們鎮武司,干的就是這種活兒,而且李輕塵更猜測此人是故意如此,為的就是讓這幫人的武膽蒙塵,進而影響他們在武道會上的發揮,哪怕只有一點影響,卻也足以在關鍵的時刻決定勝負。
    而直到中年漢子已經收起了自己的傍身絕學,其他人也已經臉色訕訕地轉過頭默默排隊,不少人更是悄悄溜走,事情暫時已經告一段落之后,賀季真這才熱情地上前跟對方打招呼道:“王大哥!”
    此時心中激蕩的賀季真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眼前這個對他同樣一臉熱情笑意,剛剛才貌似正氣凜然地教訓了這幫不守規矩的外邦人一頓的王大哥,就是將他懷中那本寫滿了自己內心抱怨的日記給了金發少女黛芙妮娜看去,并且在今天成為她要挾自己的把柄的元兇。
    面對賀季真,這個姓王的邋遢漢子的確是有些心虛的。
    “啊,原來是季真啊,老,哎,我剛看你與娜兒去了外面,怎地這么快就回來了?”
    一說這事,其實老王是更加心虛,正是因為清楚金發少女的恐怖食量,自己才把她推給小賀的,可這么早跑回來,莫不是他也沒帶錢,跑自己這來要了?
    一想到這,老王趕緊又補充了一句,道:“哦,對了,小賀,有無余錢,借我一點,回頭很快就還你。”
    這一次,賀季真大大方方地拿出了自己的錢袋子,直接遞了過去。
    “王大哥,要多少您就直接拿!”
    跟金發少女不同,老王雖然好賭,但人品不錯,向來都是有借有還的,很多時候甚至還會多給一些利息,所以賀季真愿意借給老王也好過給金發少女這個無底洞。
    伸手接過了錢袋子后,老王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想錯了,松了口氣的同時,又痛恨自己此刻的小心思,不急著拿錢,因為他本來暫時就不缺,先與賀季真一番言語過后,這才注意到了旁邊的李輕塵,趕緊岔開了話題,道:“這位小弟也是來報名參加武道會的吧?季真,是你的朋友?”
    李輕塵趕忙接口道:“見過王兄,在下李輕塵,幽州人,初到長安城,因為不識路,厚顏讓賀兄帶我過來,我倆也是剛認識。”
    老王作恍然大悟狀,趕緊道:“哦,怪不得沒見過呢,報名好說,你快隨我過來。”
    李輕塵有些疑惑地問道:“不必排隊了么?”
    “排個什么,今天來的都是些番邦胡人,而我大洛的規矩,無論何時,都以自己人優先,隨我來便是,我看哪個敢不服氣。”
    老王故意將聲音說得很大,而那些外邦武人雖然一肚子氣,卻也不敢發作,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帶著人直接越過了隊伍走了進去。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