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玲瓏水世界 > 第144章 壇子和漏壺
    江浩反反復復把新的煥顏丹推演了十多遍,直到沒有任何紕漏,才滿意的停了下來。

    他覺得,如果受傷之人服下此丹,不但能避免傷口結疤,而且能讓肌膚白皙細膩,可謂一舉兩得。

    不過,推演只是推演,這畢竟是一味新的丹藥,功效究竟如何,還需要煉制出來之后,找人檢驗,才能最終確定。

    真沒想到,結果竟然如此簡單,只要添加上火靈鶴的靈卵,就可以解決煥顏丹的瑕疵,讓這款丹藥煥發出新的生命力。

    驚喜之余,江浩不禁有些疑惑,這么簡單的問題,前人為什么沒有發現?

    思忖片刻,他不禁有些苦笑。

    駐顏祛疤一類的丹藥,在正統丹師眼中,只是閑暇時的消遣,類似于不務正業,沒人會像自己這樣,拿出大把的時間耗費巨大的精力去揣摩煥顏丹這樣的丹藥。

    有那時間,要么好好修行,要么研究功法類的丹藥,根本不會把精力耗費在女人用的東西上。

    就說自己,一開始決定推演煥顏丹的時候,也是舍不得這些時間的。

    江浩看了看手里最早的記錄,其上寫下的上千種養顏類的丹料,此刻還剩下大約兩百種。

    他干脆一鼓作氣,把剩下的丹料一一代入煥顏丹,全部推演了一番。

    不過這次,他只是匆匆而過,每種丹料只代入推演一邊,然后馬上換下一種。

    不出所料,他再也沒發現能彌補煥顏丹缺陷的其他丹料,這讓他不禁感慨,萬物相生相克,竟然奇妙如斯。

    好了,一切搞定,就剩下煉制煥顏丹了!

    江浩找出七星煥顏花,又翻檢出其他丹料,最后卻猛然想起,自己手里并沒有火靈鶴的靈卵。

    這……

    江浩有些茫然,那種處于興奮之中卻被迫戛然而至的感覺,實在是很糟糕。

    不對啊,我那次隨著黃袍差官去了火靈島,得了10枚靈卵,怎么就消耗一空了?

    江浩扳著手指頭算了半天,最后也沒算出個所以然來,只好無奈作罷。

    怎么辦?

    紫師姐手里,或許會有個三枚兩枚的靈卵,拿來用的話,她肯定愿意。不過,這是新丹藥,珠子肯定也沒煉制過,說不定要好幾次才能成丹,這樣的話,師姐手上這兩三枚,或許不夠。

    所以,必須去一次火靈島,多取幾枚。

    不過此刻天色已晚,只能明日再說了。

    ……

    次日一早,江浩匆忙趕到赤火峰,找到師姐,說了上火靈島的事。

    紫落塵一口答應,倆人一起去找了當初合作過的船家張大船,承諾給出一枚水靈丹的報酬,張大船喜出望外,立刻就開始收拾船只。

    一個時辰之后,三人就乘坐木船,火速出海了。

    按說江浩也能飛行了,直接飛去火靈島不是更方便?

    還真不行,玲瓏學宮距離火靈島雖然只有幾十里,兩人都能飛行往返,但海上萬一起了大風,以兩人眼下的修為,根本無力抵抗。

    當然了,江浩或許能扛得住,但他不是還得藏著掖著嘛。

    船行緩慢,海浪聲聲,海風越來越大,江浩佇立船頭,望著越來越近的海島,不由有些失神。

    紫落塵知道他的心意,緩步上前,柔聲問道:“想壇子了?”

    “嗯。”江浩輕輕點頭,嘆了口氣說道:“我剛才一上船,就想起了壇子暈船的樣子,往日種種,歷歷在目。”

    紫落塵不知如何安慰才好,干脆抓住了江浩的手,什么也不說。

    柔夷在握,溫潤柔膩,江浩心里不由一哆嗦,剛才的憂思瞬間去了大半。

    海島已然在望,倆人松開手,各自戒備起來,萬一遇上紫冠火靈鶴,可不是鬧著玩的。

    船只很快靠岸,紫落塵留下幫張大船護船,江浩縱身而去,直奔海島腹地。

    他此行只想取靈卵,并不想捕殺火靈鶴,計劃速戰速決。

    游龍訣施展之下,江浩的速度迅疾,很快就看到了大片的火靈鶴。

    幾只碩大的火靈鶴凌空而來,竟然是一副主動進攻的架勢。

    江浩目光游走一番,眼見島上沒有其他人,他立刻收起雪藏術,釋放出全身修為,身形陡然加速,同時取出儲物戒中的中品玄鐵劍,昂然迎了上齊。

    他不想捕殺,但也不介意捕殺,來吧。

    奔襲而來的幾只大鳥猛然一滯,好像感到了危險,竟然齊齊轉身,急速逃逸而去,嘴里還發出尖利的嘶鳴之聲。

    地上的鶴群立刻炸了鍋,密集的發出嘈雜的鳴叫聲,凌亂的往空中飛去,一時間漫天大鳥,遮云蔽日。地上閃現出一個個白色的小點,正是靈卵。

    江浩心里好笑,原來你們能感應修為啊?挺好,省得我費勁了。

    還別說,經脈內這假假的水玲瓏修為,還挺唬人……唬鶴呢。

    江浩降下身形,快速在地上撿了十幾枚靈卵,收入儲物戒之中,然后毫不貪戀,立刻騰身而起,急速返回。

    萬物有靈,適可而止吧。

    在空中盤旋嘶鳴的火靈鶴卻依舊在盤旋嘶鳴,并不信任江浩的好心。

    事情順利,江浩心情舒暢,飛行之中,竟也有心思遠近眺望一番。

    突然間,一點刺眼的亮光從海島上投射過來,江浩并不在意,他猜測可能是貝殼內壁的反光。

    繼續飛了一段,又有亮光投射而來,而且這次的亮光有十幾個之多,密密麻麻的擠在一起。

    恩?江浩心里一動。

    如果是貝殼的話,要么應該是零落的一兩片,要么會是一大片,可是這么十幾片的話,應該就是人為的了。

    是什么人這么閑?

    又或者,是有什么特別的目的?

    要不要去看看?

    思忖之間,江浩的身形并未遲緩,依然在飛行,等到第三簇密集的亮光投射上來的時候,江浩終于覺得不對勁。

    肯定有事,不行,得去看看。

    他緩緩降下身形,卻并未落地,在離地三丈左右的地方穩住,放眼望去。

    確實是一堆貝殼,大約有二三十枚的樣子,大部分都是內壁朝上,整齊的擺放著,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炫彩的亮光。

    很顯然,真的是有人刻意這么擺放的。

    江浩左右看了看,在貝殼不遠處,還有個黑乎乎的東西,看上去有些厚重,也有些殘破。

    江浩皺起了眉頭,他覺得,那個破破爛爛的黑乎乎的東西,如果完好的話,應該是一個黑色的瓷壇。

    這倒是奇怪了。

    難道是有人在這里喝酒,喝完了之后,打碎了瓷壇嗎?

    他凌空而立,思忖片刻,陡然轉身,向著剛才看到亮光的地方飛去。

    他很快到達一處,降下身形,放眼望去。和剛才看到的類似:內壁向上整齊擺放的貝殼,黑乎乎但是支離破碎的瓷壇。

    又到了下一處,同樣如此。只是,這里的貝殼好像被踩踏過,有些凌亂,瓷壇也破碎的更厲害。

    江浩由此推斷,最早的時候,這些瓷壇難道是……完整的?

    這讓他心中一緊,一種酥麻的感覺從頭頂急速掠過全身!

    他想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可能:瓷壇,壇子,難道是壇子!!!

    真的是壇子!他真的還活著!

    而且,壇子來過火靈島,他知道自己需要吃火靈鶴的肉來修煉,所以,他專門來到這里,布置了這些壇子,為的就是傳遞什么信息嗎?

    江浩渾身戰栗,身形不由自主的從空中跌落下來,他雙手哆嗦取出玄鐵劍,一點扒拉開那些貝殼,再小心的撥弄那些破碎的瓷片,竟然在凌亂的石塊瓦礫中,發現了一塊木片!

    他趕緊用劍扎起木片,舉到眼前細細觀瞧。

    木片巴掌長,三指寬,整體平滑,邊緣有些破損,在木片當中,有一個豆粒大小的圓孔,孔洞光滑,并無一絲毛刺。

    江浩心頭狂跳起來,他立刻收起木片,繼續扒拉,卻沒有更多的發現。

    他騰空而起,奔向另一處有瓷片的地方。繼續扒拉,然后又找到了一塊殘破的木片。

    很快,他又找到了第三塊木片。

    他擴大了范圍,圍著海島轉了一圈,終于又發現了兩處投射亮光的地方,再次找到了兩塊木片。

    江浩長長的出了口氣,尋找了一塊地勢平坦的地方,摸出全部五塊木片,擺弄一陣,勉強組成了一個口大底小沒有蓋的方盒,雖然有些破損,但大體的樣子是不會錯的。

    方盒的一個立面上,正是那個豆粒大小的圓孔。

    江浩心頭滾過一聲聲巨雷,他認得出來,這是計量時辰的漏壺的其中一部分,而制作漏壺,是壇子的一項小小本領,當初窮苦的時候,家里的漏壺就是壇子親手做的。

    一切都明了了。

    壇子果然沒死。但是他不敢去學宮找自己,于是就在這火靈島上,設下了這貝殼瓷壇木片。外人看到了,或許以為是惡作劇,只有自己看到了,才會明白這些東西到底在暗示什么。

    可是……

    光暗示還不夠啊,壇子。

    我要去哪里找你?在這火靈島上等你嗎?我有大把大把的問題要問你,你真得是魔修嗎?我爹我娘被魔修擄走又是怎么回事?

    江浩一時間心急如焚,恨不得一把就把壇子扯到眼前,好好問問他。

    怎么辦?

    “江浩——江浩——”遠遠的空中傳來紫落塵焦急的呼喊。

    江浩一個激靈,趕緊收起木片,目光卻不其然被其中一塊木片上的幾個米粒般的小字吸引。

    楊記工坊制。

    ……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