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乾坤爭渡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開封


    “希望有你有運氣得到,那皇蝶可能不弱十兇,它到底有多么大的價值,你可以想象!”小塔說道,它只有寸許高,雪白透亮,在莫錚發絲間流動晶瑩光澤。

    “什么?”莫錚被震住了,這黃金神蝶這般強,真如傳說中那般嗎,可以對決天地間最強大的存在!

    “只是猜測而已。”小塔坦然,因為皇蝶太神秘了,只在太古年間出現過一次而已,過去從未現世。

    至于這次,小塔并不能確定,甚至并不認為那真是一只皇蝶,這一界不應該存在這種生靈才對。

    這一界,古來僅有一例,而且是匆匆一現,便再無蹤跡!

    “好神秘。”莫錚輕語,越發覺得這皇蝶來頭逆天,拋開其天賦寶術等,其自身能出現就是一樁大秘。

    莫錚這一刻大眼睛彎成月牙狀,并且亮晶晶,清秀而漂亮的臉上滿是笑容,最后忍不住擦了一把口水。

    “這家伙笑的好賤啊。”九頭獅子說道。

    在對面,正是燕靈兒與云曦,他們正對著莫錚,見到他這個樣子,還以為他在打什么壞主意,又羞又惱。

    “兄弟適可而止,別在這里眉目傳情,天還沒黑呢。”火鴉看不下去了,嘿嘿的說道。

    這的確容易讓人誤會,莫錚擦去口水,笑的很特別,而前方卻是兩名國色天香的青春美少女,怎不容易讓人誤會。

    “我警告你,雖然我很想拿回那件法器,但也不會妥協,你別亂打主意。”云曦羞憤的說道。

    “咚!”

    至于燕靈兒更直接了,直接在莫錚頭上捶了一拳,響聲不小,顯然很用力。

    “你們這是干啥?”莫錚說道,徹底清醒·而后再次擦了把口水,心情非常好,看每一個人時都目光柔和。

    “好賤的笑!”火鴉嘀咕。

    “咚!”莫錚賞了它一指,敲的那叫一個結實,以莫錚的肉身強度來說,足以開金裂石,讓火鴉一蹦老高,嗷嗷怪叫不已。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狼,那像是一只烏鴉啊。

    “走嘍!”莫錚轉身,第一個離開·他心中充滿了期待,要找個地方去破解世界寶盒,這個地方不適合·因為法陣中的人跟了過來。

    “咦,難道猜錯了?”火鴉狐疑。

    一片黃金光浮現,莫錚再次施展鯤鵬法,將所有人都籠罩,化成一片氤氳霞光,極速破空而去,離開神谷。

    他們沒有會藥都,而是進入了一片山脈中,莫錚要在這個地方請小塔出手·因為怕動靜太大,驚動別人。

    莫錚想了想,告知眾人,他要閉關,將開啟這宗寶盒。

    眾人皆愕然,了解到這是什么東西后·他們有點不抱希望了,根本就難以破解啊。

    因為,這種蘊含小世界的寶物最稀有,根本無法打開,除非知曉內部復雜的符號排序,不然根本沒戲。

    “你真能開啟寶盒?”紫衣少女云曦露出異色。

    “不要懷疑,給我時間,連天都能開啟出一條通道。”莫錚笑道。

    這種笑嘻嘻的樣子,跟數年前在大燕秘境沒有什么區別,這讓云曦暗中恨的磨牙,她以為這家伙成為王者后會日漸威嚴,不曾想本性依舊。

    “從古到今,也有其他人見到過類似的太古寶盒,但能解開的似乎只有一例。”云曦帶著一種傲氣,因為她最見不得莫錚得瑟,每當看到這種表情,就會想到間最尷尬的那一幕。

    “誰不信,可以跟我打賭。”莫錚說道。

    眾人都有點驚訝,因為發現莫錚似乎很有把握,不知道為什么突然這樣自信了,難道能打開?

    這是一片靈氣濃郁的山巒,藥都附近的山川沒有蠻荒氣息,相反靈秀十足,清泉汩汩,霧靄蒸騰。

    聽他這樣一說,眾人都很期待了,誰都有好奇心,迫切想看到世界寶盒中有什么,會不會真有一只皇蝶蟄眠。

    “你輸了的話,將神靈法器還我。”只有來自天神山的紫衣少女云曦愿跟他打賭,針鋒相對。

    “好,沒問題。你要是輸了呢,把你們山上那株圣藥給我挖來?”莫錚笑瞇瞇。

    “不行!”云曦直接搖頭,那關乎他們一族的興衰,怎能會送人,即便天階太古天人族也不能這么大方。

    “那就給我去守村子!”莫錚道。

    “你······”云曦瞪他,美麗的面孔上神色變換,最終咬牙,道:“我……不賭了!”

    “唉,真讓人失望,啥時候能抓回去一只呢,既要好看,還要實力強大,真是不好找啊。”莫錚唉聲嘆氣。

    其他人嘿嘿直笑,只有燕靈兒白了他一眼,道:“多吃點豬耳朵補一補,等你更強大了就可以了。”

    云曦眼中泛起很亮的光束,看向燕靈兒,后者不甘示弱,回瞪了一眼。

    “有殺氣!”大鵬鳥很警覺的說道,一本正經的樣子。

    山峰上,古松清脆,奇石橫陳,非常幽靜。

    莫錚叮囑,道:“小塔你可小心點,聽那兩丫頭說,這東西很危險即便法力通天,可用蠻力破開,也可能會讓內部的小世界!崩壞引發空間塌陷,最是可怕。”

    “我從不用蠻力。”小塔說道。

    一絲混沌氣飛出,沒入這拳頭大的青銅塊中,一瞬間而已,數百神秘符號亮起,密布在青銅表面,讓它看起來很燦爛。

    到了最后,它根本不像青銅了,反倒像是一塊瑰美的神玉,竟然晶瑩透明了起來。

    “咦,內部真是實心的,沒有空間。”莫錚愕然,而后有些緊張,怕空歡喜一場。

    小塔并未以它無上的法力摧毀,而是在默默推演,最終控制一縷混沌氣改變那些符號的順序,來回的移動。

    這青銅寶盒不斷發光,越發熾盛最紅漂浮起一片若金屬鑄成的字符,烙印虛空中,不斷的排列,快速的交織。

    “虛空在混亂!”遠處的幾人吃驚他們明顯覺得,這天地在扭曲,在顫抖。

    那山峰上,莫錚非常驚訝,因為那些字符連在一起后,密布與交織后,竟形成一道門戶在虛空中開啟出一個小世界。

    “太神秘了!”莫錚大喜,他知道成功了。

    “去取吧。”小塔告訴他,可以進去了。

    莫錚邁步穿過那道門戶,進入一個虛無的小世界,這里很昏暗,不是很大,正中央有一張石桌。

    “沖啊。”大鵬鳥喊著,一群人都奔了過來,一齊沒入小世界內。

    “呃,這也太摳門了,就一張破石桌子沒有神藏?”火鴉失望。

    “得手了。”莫錚笑著,搖了搖手中一張獸皮,這是藥神所留上面記載了不少東西。

    藥神,所得到的皇蝶便是源自世界寶盒,他之所以能打開是因為在一片太古洞府中得到了如何開啟寶盒的密咒。

    “沒有皇蝶啊?”九頭獅子道。

    “在藥都中,這上面記載的很清楚。”莫錚說道,藥神開啟寶盒后,將那只生靈帶了出去,要借助地下祖根孵化。

    眾人上前,將獸皮看了個遍。

    一群人吃驚,皇蝶孵化竟需要無窮無盡的天地精華,難以想象不然何以體現出它的強大與非凡。

    藥都內有地脈祖根,又號稱天地生門,最適合滋養蟲卵,讓它出生。

    “被封在那座矮山下,在地脈祖根中?”林琨吃驚,居然就在他們的門派重地,可是那個地方無人能進去。

    “它會不會早出世,而跑掉了?”大鵬鳥道。

    “不會,這上面記載的很清楚。”莫錚指著獸皮道。

    當初,開啟世界寶盒后,藥神所見到的蝶卵被封印在神冰罐內,他取出后,送進藥都地脈祖根中,布下了特別的法陣,只要神卵孵化,滋養一段時間后,便會被再次傳送進神冰罐內,封印起來。

    藥神希望等他閑暇下來時親自去開啟神冰罐,付出所有時間與精力,來收服皇蝶,并將它養大。

    可惜,他殞落了,沒有等到神蟲出世。

    “藥神很謹慎,他怕收服不了那只不弱于十兇的生靈。”燕靈兒道。

    眾人點頭,強大如藥神也這般小心,希望以最佳時間,全身心的投入進去,來馴養那只神蝶。

    “徒作嫁衣。”大鵬鳥很不厚道,這般說道。

    “真找到了······”這一刻,神藥門的太上長老林琨有點失魂落魄,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

    要知道,這可是傳說中的東西,越是了解越是讓人心驚,傳承自上古的青銅塊竟真的被組合完整,指引出了皇蝶的下落。

    “林長老,將來我不會忘記你的!”莫錚開口,拍了拍他的肩頭。

    林琨醒轉過來,送都送出去了,還有什么可后悔的,而且他知道,皇蝶即便落在他手中也養不大,所需太多了,甚至根本保不住。而且,這也許是一樁不算虧本的投資,莫錚若是能平安崛起,將來有幾人可制衡?

    回歸藥都,這些人快速行動起來,圍繞著藥都尋覓,要開啟上古禁制,取出神冰罐。

    兩日后,他們依照獸皮上的記載,在藥都八方的地下尋到八座小祭壇,成功激活。

    他們并沒有沖向神藥門,而是在矮山外等著,靜等神冰罐被法陣傳送出來。

    “咦,靈氣怎么濃郁了很多。”這一刻,藥都不少人都驚訝,露出疑惑與不解之色。

    神藥門,許多人更是驚疑不定,因為覺得那座矮山瞬間朦朧了,彌漫出無盡的靈氣,一片飄渺,仿佛一座仙山。

    地下祖根最深處,有一個池子,流動迷蒙的神霞,那是地脈靈根化成的液體,釋放勃勃生氣,有一種不朽的氣息。

    一個雪白的罐子沉在池底,這個時候,一個又一個符號亮起,化作法陣,將它籠罩,哧的一聲,將它傳送走。

    池子中靈氣沸騰,底部發出無量神光,而神冰罐已經從這里消失,出現在外界。

    給讀者的話:

    今晚的提前更新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