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都市言情 > 山花爛漫時 > 081、寄住鐘秀家
    “明天?”耿浩聽完就頭大,“你明天還來?”
    “來啊,明天我不光還來這兒,我還要去學校。”楊靈皮笑肉不笑道。
    耿浩忍了忍,什么話都說不出來。看了眼她漆黑的手和臟乎乎的臉,面無表情地一指旁邊的洗臉木盆,里面早就打了干凈的水:“你趕緊去洗手洗臉吃飯。”
    “OK。”
    耿浩沉了口氣,端著菜就到了外面的雜屋,把菜放在早就收拾好了的小方桌上。黃校長還坐著發怔,視線穿過堂屋,落在外面的葡萄架上,雙目渙散,不知道又神游到了哪里。耿浩面對這種情況已經習慣,直接沒管地繼續擺菜。
    桌子上的飯菜碗筷都放好了,楊靈和耿浩也都坐下了,黃校長才悠悠地回過神,看著面前的一堆吃的,臉上露出慈祥的笑意:“飯菜都好啦?這么快呢?”
    楊靈眸光閃了下,從剛擺碗筷的時候,她就覺得黃校長怪怪的,現在覺得這種感覺更是強烈。瞧著黃校長拿起筷子,她試探地問了一句:“校長,您剛在想什么呢?”
    “我剛剛?”黃校長疑惑看她,“沒想什么啊。怎么了?”
    “我看你從回來就坐這兒發呆,以為您在想什么呢。”楊靈笑著回話,語氣拿捏地恰到好處。耿浩拿筷子的手頓了下,目光質問地看向楊靈。總覺得楊靈說這話別有意圖。黃校長沒發覺什么不對,只是在聽完楊靈的話后,更加迷惑:“我剛剛有發呆嗎?”
    楊靈偏了下頭,疑問耿浩這是什么情況。耿浩不悅地瞥了她一眼,笑著向黃校長解釋:“發呆的人哪兒能反應過來自己發呆?這也不是什么事兒,來,吃飯。”
    耿浩說完這話,黃校長心里存疑,但還是輕松了不少,笑著接受了耿浩的解釋,立馬熱情地招呼楊靈吃菜。楊靈也很禮貌敬老,一一應下,還反過來照顧黃校長。飯桌上,一派融融。
    可吃到一半,耿浩忽然反應過來一件事,看著楊靈的表情有些微妙。他記得,楊靈之前跟他說過,她的爺爺是患有阿爾茨海默病,一般就是俗稱人們口中的老年癡呆。如果楊校長真的是有老年癡呆癥狀,會不會被她發現?
    正想著,耿浩的手機又響了。這兩天的電話有些頻繁。耿浩一看是鐘秀的,趕緊起身去廚房接電話。
    “喂?”
    “喂?耿老師,楊靈現在是和你在一起嗎?”鐘秀問道。
    耿浩莫名其妙地回頭看了楊靈一眼,點頭:“嗯,怎么了?”
    鐘秀有種釋然的感覺:“我現在要下班了,看她沒在村委,聽說她去學校找你了,我現在來學校也沒看見,就打電話問問你。”
    耿浩更加不解:“你找她干什么?”楊靈發現耿浩又看了她一眼,立馬露出不解的笑容來。
    鐘秀道:“今天楊靈說,她一個人在村委住著害怕。我們村委商量了一下,就讓她去我們家住。”
    耿浩驚詫地再次看向楊靈,把話筒一捂,立馬招手讓楊靈過來。楊靈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放下筷子就到了耿浩面前,看他電話還沒掛,立馬輕聲問道:“怎么了?”
    “你為什么要住鐘秀家?”耿浩緊緊地捂著聽筒,小聲質問楊靈。
    楊靈一聽是這事兒,了然地笑開了:“我一個人住在那兒害怕,你不管,那我肯定是請村委幫我換地方住啊。我就問了有沒有誰家比較方便,而且有自來水,我可以付房租,多少都沒問題。主任就向我推薦了文書家,還說文書家里只有一個男主人,每天基本不在家,比較方便。那我也沒想到有這么巧。不過,我專門問了文書可不可以,文書說可以我才安心住的。”
    “你……”耿浩指著她,愣是不知道說什么好,想起她懷疑鐘秀喜歡自己的事兒,就一陣心慌。楊靈這個人,什么都好,就是公主病,占有欲強,喜歡壓別人一頭。耿浩緩了半天,這才提醒楊靈,“鐘秀他們一家人挺好,你說話做事都注意點。”
    楊靈不悅皺眉,撩了一下肩上的卷發,拿出御姐范兒來,道:“我已經是二十五六歲的人了,沒之前那么幼稚。我就只是暫住,別露出一種我要去殺人滅口的表情來。”
    耿浩將信將疑地又瞅了她一眼,這才放開聽筒:“喂?”
    等了半天的鐘秀聽見聲音回了一句:“嗯。”
    “她現在黃校長家里這邊,你現在是要帶她過去嗎?”
    “嗯,我現在下班了。一會兒路過黃校長家的時候,可以順便帶她過去。可是她的行李不用搬過去嗎?”
    “鐘秀現在回家,路過這兒的時候帶你去她家。她問你,你的行李現在要不要帶過去。”耿浩傳達著鐘秀的話。
    楊靈柔柔一笑,道:“現在我們正在吃飯,你如果知道文書家住哪兒的話,一會兒吃完飯,你幫我收拾了行李,送我過去啊。”
    耿浩正想說讓她說話正常點,聽筒就傳來鐘秀的聲音:“那就麻煩耿老師了,那我就先回去了。”那邊說話,直接就掛了電話。
    “掛了?”楊靈一副“不關我事”的樣子,轉身就回了雜屋繼續吃飯。耿浩也是無奈到了極點。
    ……
    耿浩送楊靈到鐘家的時候,鐘家一屋子的氛圍都怪怪的。雖然鐘靈和鐘秀表現的一如既往的熱情,但黃九九是一臉的抵制和嫌棄。小孩子的表現是不會騙人的,可以看出來,她們不是特別歡迎楊靈。
    黃九九確實是很不歡迎楊靈,因為她的出現讓小姨很不高興,而且她今天穿的花里胡哨地去學校找耿老師,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最重要的是,因為楊靈要來住,所以老媽和小姨把她的床和房間騰了出來,說要給楊靈住!與此同時,黃九九再次怨念深重地瞪了耿浩一眼。這個耿老師,就是來坑她的!一個人坑他還不夠,還要帶個朋友一起來坑她!
    楊靈也敏銳地發現了這家人不是很待見她的問題,卻是一點也不擔心,首先就和一臉不樂意的黃九九套近乎:“你叫黃九九嗎?今天我在四年級班上看見你了,而且你拍照拍出來特別的好看,一會兒我給你看看?”
    “照片?”黃九九的繃著的腦筋忽然一松,很是好奇地睜大了雙眼,“你是說,你今天用那個相機拍的照片嗎?”
    “對啊。”楊靈溫柔一笑,大方又自然,“就是今天用相機給你們拍的,準備洗出來之后再送給你們的,但我可以先給你看看,讓你幫忙挑選一下,看哪些照片可以留下來。”
    這模樣,活像用棒棒糖拐騙小孩子的不良阿姨。但沒想到,黃九九還真的上鉤了,別扭了兩下算是把內心的掙扎給打敗,一掃剛剛的敵意,笑的一臉天真無邪:“好啊好啊,謝謝楊靈阿姨。”
    鐘秀凝眉掃向黃九九,還以為黃九九會死磕到底,堅決抵制楊靈的。這丫頭變的也太快了吧!不過,也是這個楊靈有手段!
    “耿浩說大姐做飯很好吃,如果他早說,我就不吃他做的晚飯了,全等著來吃大姐做的飯。說實話,他做飯做的那么難吃,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要虐待黃校長這個老人呢。”
    耿浩面無表情地聽著楊靈胡說八道,內心直感嘆,楊靈又來這種套路了。莫名地,目光往旁邊瞟,看鐘秀的表情,見鐘秀站在一旁,只是帶著禮貌的淺笑,心里忽地就感覺怪怪的。都是楊靈之前亂說惹得!
    “這樣啊。耿老師,我看你和黃校長整天要上課,回去還要做飯怪辛苦的,要不然,以后也來我們家吃吧。免得,真把自己給吃壞了。”鐘靈詢問耿浩。
    耿浩忙道:“大姐別聽她瞎說,她開玩笑的。時候不早了,我先走了,你們也早點休息。”
    鐘靈道:“哦,那你回去的時候慢點兒。”
    這邊送著耿浩,黃九九那邊招呼著楊靈,笑的格外甜。
    “楊靈阿姨,你晚上睡我的房間,我帶你去看看我的房間,收拾的可整齊了。”
    黃九九熱情地拉著楊靈往房間去,楊靈朝鐘秀點了下頭示意離開,就拉著行李跟著黃九九去了房間。鐘秀默默地跟在她們后面,靠在門口看黃九九是怎么招待客人的。心里一遍遍罵著,自己怎么有這么一個墻頭草的外甥女兒?
    “哇?這是你的房間嗎?好干凈整齊啊。”楊靈夸張而不失真誠地稱贊聲恰到好處,正好對上黃九九的胃口。黃九九撓了撓脖子,很是不好意思地說,“這房間是剛剛老媽和小姨收拾的。”
    馬屁拍錯了,楊靈也不尷尬,順著就摸了摸黃九九的腦袋,笑道:“那你平時呢?愛干凈嗎?”
    黃九九立馬挺起胸膛,認真道:“我可愛干凈了!”
    “我就說嘛,長得這么好看的女孩子,平時肯定也很愛干凈的。”
    楊靈笑盈盈地繼續夸,接下來就是對黃九九房間里一切看起來亮眼的東西進行夸贊。小孩子最是吃這一套,那感覺仿佛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黃九九聽楊靈夸一樣,就把那樣東西的前世今生都給介紹一遍,說的不亦樂乎。楊靈也很給面子,一直笑盈盈地聽著,時不時給兩聲驚嘆配合氣氛,黃九九是越說越激動。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