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太古神王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攔路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秦問天將得到的神紋古卷給白鹿怡修行之后,白鹿怡立即便將心思完全沉浸到了里面,忘記了一切。

    她對神紋本就極為癡迷,如今,看到一位天尊人物博大精深的神紋之道,立即和當時的秦問天一樣,無法自拔。

    金刑天尊對神紋的理解,以及許多刻紋思路,以及神紋組合搭配,比他白鹿書院的更強,更讓白鹿怡為之心動的是,古卷之中,記載著諸多強大的四階神紋、四階陣法、四階煉器之法以及四階傀儡之道。

    可惜的是,她自問現在還沒有那種造詣,根本參悟不了,看不透,只能一點點的領悟。

    秦問天和楚莽他們見了一面之后,他又開始了閉關修行,和白鹿怡一起待在白鹿洞中,小混蛋自然也賴在他的身邊。

    其實,秦問天本就想在沙漠之地多待一些時間的,但想到白鹿怡以及凡樂他們會擔心自己,便匆匆回來了,此刻有了機會,和白鹿怡一起修行,偶爾交流下心得,也是頗為美妙的一樁事情。

    不過,帝承的心情,卻不怎么美妙了。

    帝氏一脈想要徹底將白鹿書院掌控,除了認可,自然還要和白鹿書院搞好關系,而帝風,這有可能成為蒼王一脈未來領袖的人物,他無疑最適合做這樣的事情,若是白鹿書院真認可了他,又和帝風的關系親近,自然會真心愿意幫他。

    武道世界,利益之后,自然便看關系了。

    因此,帝風這些日來,便一直在白鹿書院做客,同時走動于各大族老以及長老家中,偶爾也和年輕一輩的人交流,倒是相處得破位融洽,白鹿書院對帝風的感官,也越來越好。

    帝承,卻不怎么好過,白鹿書院的人,對他的觀感,可不怎么好,他終日游手好閑,百般無聊,如今,又打聽到白鹿怡和一青年男子在一起修行,心情如何能好。

    “小怡還在閉關嗎?”此時,帝承對著白鹿怡的父親問道。

    “那丫頭。”白鹿怡父親微微搖頭,他可是知道自從秦問天回來后,白鹿怡就和他膩在一塊,女大不中留啊。

    他不明情況,自然以為白鹿怡是和秦問天膩在一起,不過他也沒有反對,畢竟對秦問天,他還是挺喜歡的,至少,必帝承這家伙好多了,怎么都是帝氏一脈的人,帝承和帝風會相差如此之大。

    “父親,看來你女兒要被人拐走了。”旁邊的白鹿景淡笑著說道,似乎是故意說給帝承聽的。

    果然,帝承的臉色微微變了,問道:“秦問天,是何人,他如何配得上小怡?”

    帝承依舊口口聲聲稱呼白鹿怡為小怡,白鹿怡父親和白鹿景都頗為不滿,但也懶得去糾正他,畢竟他是客人。

    “配不配得上倒是沒什么關系,只要小怡自己喜歡就好。”白鹿景仿佛是刻意刺激帝承。

    果然,只見帝承的神色微微變化了下。

    “老爺,怡小姐,他出來了。”此刻,有丫鬟前來稟報,白鹿怡父親眼睛一亮,笑道:“這丫頭,還舍得出來啊。”

    “我先去走走。”帝承告辭了一聲,使得白鹿怡父子對視一眼,白鹿怡父親對著白鹿景道:“你也去看看吧。”

    “好。”白鹿景微微點頭,也起身離開,朝著白鹿洞的方向走去。

    秦問天和白鹿怡剛從白鹿洞出來不久,眼前就多了不少人,這讓他倒是頗為郁悶。

    “他便是帝承。”白鹿怡對著秦問天低聲,秦問天眼眸一掃,立即便看到了對方的修為,元府五重之境,以對方的年齡,這一境界確實不怎么樣。

    之后,秦問天又看到了白鹿書院兩位長老也路過這邊,停下了腳步。

    秦問天也想看看能否窺探出他們的修為,不過秦問天發現,他看不透。

    這讓秦問天明白,他開辟第三眸之后,如今依舊還只能看得透元府境人物的具體修為境界。

    這白鹿書院的長老人物,應該都是天罡境界,因此他看不透。

    “小怡,這些天來,我可是頗為想念你。”帝承對著白鹿怡微笑說道,頓時秦問天一陣愕然,這家伙,還真是人才啊。

    秦問天現在相信,帝氏一脈先讓帝承來,給白鹿書院一個不好的印象,并非是帝承偽裝出來,而是這帝承,本身就是這樣的人。

    白鹿怡聽到帝承的話卻是臉色一變,見旁邊的秦問天對著她眨了眨眼,不由得更氣了。

    “帝承,以后請直呼我的名字。”白鹿怡很郁悶的道,隨即她的手挽在秦問天的手臂上,拉著秦問天往前走,還惡狠狠的瞪了秦問天一眼,讓這混蛋取笑自己。

    “額……”秦問天苦笑了下,被白鹿怡當擋箭牌使了,看到周圍不少人目光往來,秦問天苦笑。

    如今,白鹿書院的人想不誤會都難了,他和白鹿怡時常一起修行,雖然兩人清清白白,但白鹿書院的人可不會這么想啊。

    “秦問天?”帝承擋住了秦問天的退路,瞇著的眼睛露出一抹笑容,卻給人陰冷的感覺。

    “你擋我路了。”秦問天看著帝承,微笑著說道。

    “我知道。”帝承點了點頭:“聽說,你是一散修,武道平平,在神紋上有著不錯的造詣,是一名三階神紋師。”

    秦問天眉頭微皺,這帝承,對自己打探的倒是頗為清楚。

    “然后呢?”秦問天神色依舊平靜。

    “神紋師雖然受人尊重,然而,那只是局限于有被利用的價值,可以幫人煉制神兵、煉制傀儡,即便是一名厲害的神紋師,如若他不會煉制神兵,他的地位依舊有限,畢竟,想要依靠神紋來戰斗,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武道之人,終究,看的是武道修為。”

    帝承緩緩的說著,使得秦問天有些無語,這家伙攔著自己,然后說這么多,是為了打擊自己,顯示自己的優秀?

    問題是,這帝承,他自己并不怎么優秀啊?

    當然,是否優秀要看和誰人相比,和帝風比,帝承知道自己沒那資格,但眼前之人,他一定是要壓下去的。

    其實,帝承看似紈绔,但他卻不笨,他知道帝氏一脈派他先來是為了什么,明白自己的使命,他也清楚自己想追求白鹿怡,不僅僅是因為白鹿怡的美貌,同樣,還是白鹿怡的地位,只要娶了這女人,他在白鹿書院的地位,便不同了。

    若能成功,帝氏一脈,也必會對他非常滿意。

    “說完了?”秦問天看著對方,語氣依舊是淡淡的,似乎,根本未將對方放在眼中,這樣的情形,使得帝承眼中的笑容漸冷,道:“你難道聽不懂我的意思?”

    秦問天見對方依舊不依不饒,神色也漸漸鋒利了起來,兩道可怕的冷芒刺入帝承的眼瞳之中,剎那間,帝承只感覺渾身生出一股冰涼的危機感,他的腳步往后退了兩步,這兩步,卻讓他的神色極為難看。

    “走吧。”秦問天對著白鹿怡說道,白鹿怡倒好,就像個少女般安靜的挽著他的胳膊,這是赤/裸/裸的炫耀,要讓帝承徹底死心啊。

    不遠處,白鹿怡的父親和白鹿景看到這一幕都是苦笑,如同秦問天所想的那樣,誤會,誤會,更深了。

    秦問天和白鹿怡抬起腳步,卻見陰沉著臉的帝承又一次擋住了他們的去路,身上元府五重的氣勢爆發而出。

    “你既聽不懂,那么,我告訴你,滾出白鹿書院。”帝承身上氣勢強大,輾壓秦問天而去。

    然而就在此時,秦問天的腳步不停,那雙眼眸之中竟綻放出兩道恐怖的金色光芒,這兩道光芒掃視而過,帝承瞬間感覺眼睛一陣劇痛,好似有一股死亡的威壓降臨,這股威嚴,不容褻瀆。

    “咚!”一股巨力狠狠的在他的腦海中震蕩了下,帝承悶哼一聲,面色蒼白。

    秦問天如同沒事人般,繼續往前漫步走著,又一道眼神穿透而過,帝承臉色蒼白得更加了厲害,噗的一聲輕響,帝承吐出了一口鮮血,面色更加蒼白起來。

    “嗡!”只見帝承星魂綻放而出,剎那間星光閃耀,他的身上瞬間覆蓋了一重奇妙力量,眼眸死死的盯著秦問天。

    秦問天已然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掌,往前拍打了下,剎那間,恐怖的神紋之光瘋狂的交織著,瞬間化作一恐怖的大鵬,龐大的身軀直接輾壓而過,帝承怒喝一聲,大鵬的利爪扣在了他的胸前,隨即呼嘯騰空,猛的甩了出去。

    “住手。”一聲冷喝聲傳出,只見一直在帝承身后的老者身形一顫,降帝承的身體接住,同時抬手拍了過去,虛空中大鵬毀滅。

    帝承扶著老者的身體站直來,嘴角還帶著鮮血,胸口的衣衫被撕裂掉,他的臉色陰沉至極。

    “神紋戰斗并非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至少殺你這樣的有多少能殺多少,所以,不要把你的無知用來炫耀。”秦問天淡淡的開口說道,帝承咳嗽了一聲,又氣得噴出了一口鮮血。

    R114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