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太古神王 > 第三百章 眼望天命榜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楊凡沒有去追,殺秦問天以后還有機會,白鹿景和白鹿怡是秦問天好友,他們跑不掉,楊凡相信秦問天不敢對舒阮玉如何。

    秦問天也不擔心什么,他在望州城該做的事情已經做了,華霄云已死,白鹿書院知道了自己的存在,他也無需擔心丹王殿或者摘星府對付他,對于丹王殿而言,他得罪的人只有斬塵,摘星府那邊,他則是和楊凡的恩怨。

    后輩間的事情,這些霸主級勢力是不會過多參與的,真正會帶給秦問天危險的反倒是華氏家族,雖然華霄云在華家沒有地位,但他的父母以及他的兄長華太虛,必然不會放過他秦問天。

    這望州城,是不能留了。

    一路呼嘯離去,小混蛋如今的速度已經非常快了,他們直接朝著望州城最東邊的地方而去,走出了望州城地域。

    虛空之上,云間,秦問天目光回望了一眼這座浩瀚古城,大夏皇朝城池千萬,九州城矗立千萬城池之巔,或許他在這座古城留下的只是小小的一筆,他做的事情并不能帶給這座古城太多的震撼,畢竟那些天罡境強者之間的大事遠比他引發的一些波瀾更為引人關注。

    然而,秦問天那天說出的一些話,依舊引發了一些波動,尤其是在丹王殿,無數丹王殿弟子在@討論著同一件事情,關于斬塵的事情。

    正如秦問天預料的那般,斬塵當然是否認,他一直對他師尊說的是。清月的死,和秦問天脫不了關系。

    這些議論。也終于傳到了莫傾城的耳中,很快。她便打聽到了秦問天的一切,以及他所付出的一切。

    九十九重階梯之上的丹王殿內,莫傾城漫步而行,每一步,都很沉重,她的美眸中似噙著絲絲淚水。

    就在剛才,她得知秦問天殺到望州城,不惜一切代價,誅殺了華霄云。

    我來望州城。只為誅你。

    那在他人眼中或許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卻讓莫傾城的心都要融化掉,心弦被深深的觸動著。

    他為誰,千萬里之遙,從楚國遠赴望州城,誅殺華霄云。

    為她,莫傾城。

    莫傾城前方,他的師尊洛河、斬塵以及斬塵的師尊都在。

    “師妹來了。”斬塵對著莫傾城微笑了下,然而他卻見莫傾城冰冷的目光掃了他一眼。那眼神,冰涼刺骨,使得斬塵心頭微涼。

    “師尊知道斬塵口中的四階神紋師是誰嗎?”莫傾城看著她的師尊洛河。

    洛河有些詫異的看了莫傾城一眼,疑惑道:“傾城。莫非你認識?”

    “師尊也見過的,那時候我應該重傷昏迷。”莫傾城平靜說道,看了一眼洛河身旁的白菲:“白菲師姐也認識的。”

    白菲美眸微凝。她立即明白,莫傾城。已經知道了。

    “白菲,怎么回事?”洛河看向白菲。只見白菲低著頭道:“秦問天便是我和師尊提過一次,傾城師妹在楚國喜歡的男子。”

    洛河眼眸閃過一道精芒,最近那傳聞有些神奇的四階神紋大師,是莫傾城以前的愛侶?

    “斬塵他說清月師姐的死和他有關,而他說是斬塵做的,無論丹王殿是什么態度,我當然是相信他的。”莫傾城的話使得斬塵的神色難看了起來,道:“師妹,你意思是說我會害清月?”

    “不要喊我師妹,我和你,沒有任何關系。”莫傾城冷漠說道。

    “放肆。”洛河呵斥一聲,卻見莫傾城依舊平靜的看著她道:“師尊,他不惜一切代價,殺死了華霄云,你應該明白,他為何不惜得罪華家,也要擊殺華霄云。”

    洛河心神微動,想到了華霄云和莫傾城的恩怨,不由得眼眸一閃:“為了你?”

    “他說,他來望州城,只為誅華霄云,從楚國走到這里,為我,誅殺華霄云。”莫傾城冷漠的臉上似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但是,如今我所在的丹王殿,卻想要殺他。”

    說到這,莫傾城的話音又冷了幾分:“我知道師尊對我好,教了我很多,我敬重師尊,但是,我在認識師尊之前,就已經和他相愛了,他可以為了傾城千里迢迢來到望州城,不惜一切代價誅殺華霄云,若他有事,傾城也會不惜一切代價為他報仇的,所以,弟子不希望成為丹王殿叛徒,還請師尊原諒弟子不敬。”

    說完,莫傾城對著洛河微微欠身,低聲道:“弟子告退。”

    莫傾城轉身離去,洛河卻氣得身體微微顫抖著,低喝道:“孽徒!”

    莫傾城最后一句話,她不希望成為丹王殿叛徒,無疑是在告訴洛河,如若丹王殿殺了秦問天,她便會成為丹王殿的叛徒,洛河如何能不生氣,她可是為莫傾城付出了很多。

    斬塵更是臉色鐵青,他本對深得洛河師叔喜歡的莫傾城上心,卻未想到因為秦問天,莫傾城視他為仇人。

    “秦問天。”斬塵心中對秦問天的恨強烈到了極致,然而他臉上依舊平息,保持著溫文爾雅的姿態,道:“師尊、師叔,弟子不想辯駁什么,如今我修行也到了瓶頸,最近想出去歷練一段時日,同時要籌備沖擊天罡境的資源。”

    “恩,好好努力,爭取在一年之內踏入天罡境,不要為此事分心。”斬塵的師尊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天罡境是武命修士的第一道大坎,多少人終其一生無法跨越,然而以斬塵的天賦,跨過去不難,就看需要多長時間了。

    …………

    五天后,秦問天已遠離望州城,此時的他距離望州城有萬里之遙,地處一片山脈之中。

    這片山脈之外,有著一個小國,大夏皇朝地域遼闊無盡,有著很多小國,這些小國的背后可能會有九州城的身影,就如同九玄宮和楚國的關系般。

    山脈洞府之外,秦問天盤膝而坐,手握星隕石,星魂綻放,體內血脈翻滾,這幾天的修養,他的氣息已經漸漸平息下來,傷勢恢復得差不多了。

    “你何時放我離開?”洞府中一道火紅色的倩影走了出來,赫然正是舒阮玉,只見如今的舒阮玉雖恢復了一縷血色,但依舊有著幾分憔悴之意。

    “急什么。”秦問天睜開眼眸,掃了舒阮玉一眼,道:“舒姑娘還是靜心調養吧。”

    “你混賬。”舒阮玉臉色鐵青,這幾日來在這洞府中停留,晚上也在這里休息,她根本不敢閉眼,那死胖子眼睛時不時在她身上打轉,讓她恨不得將那胖子的眼睛挖出來。

    秦問天站起身來,腳步朝著舒阮玉走去,見秦問天一步步走來,舒阮玉腳步連退,臉上露出一抹羞怒之色,盯著秦問天道:“你想干什么?”

    秦問天一步步走到舒阮玉面前,舒阮玉咬了咬牙,美眸中有著一縷懼意,身上有一縷星辰之力波動。

    “你若敢動我,我死,白鹿怡和白鹿景也莫要想活。”舒阮玉威脅道。

    “我還是再提醒一聲,我修行之時,你還是不要打攪的好。”秦問天淡漠說道,掃了一眼舒阮玉的身子:“另外,我對你,也沒什么興趣。”

    說罷,秦問天便轉身回到原地坐下,使得舒阮玉雙手緊握著,臉色難看至極,這該死的混蛋。

    “你既然已經在這里刻下了神紋,至少該讓我恢復修為吧?”舒阮玉不放棄的說道,秦問天在她身上施以一套陣法,竟然使得她星辰元力運轉很慢,傷勢也一直未曾恢復。

    “你這么對一位弱女子,是否有失風度。”舒阮玉見秦問天不說話,繼續道。

    “胖子。”秦問天喊了聲,頓時凡樂身體從天而降,他的目光看了舒阮玉一眼,剎那間舒阮玉就閉上了嘴,轉身朝著洞府中走去。

    “小家伙和楚莽還沒回來嗎?”秦問天對著凡樂問道。

    “莽哥那家伙力氣多,這山脈深處有不少妖獸給他練練,倒也不錯。”凡樂咧著嘴,眼中帶著一抹淺笑,道:“我去外面走了走,若是我們繼續一路東行,再跨過一些國度,可以到達蒼州城。”

    “蒼州城。”

    秦問天露出一抹思索之色,蒼王宮,便位居蒼州城,只是如今的蒼王宮,并非當年的蒼王宮,雖也是霸主級勢力,但已經大不如前。

    除了蒼王宮外,似乎,歐陽那家伙的家族,也在蒼州城。

    “你要奪大夏皇朝天命榜三甲之席,必然是要前往九州城的。”凡樂此刻也認真了幾分,對著秦問天道:“白鹿書院,可能會成為你自己手中的第一股勢力呢。”

    秦問天點了點頭,天命榜三甲之席,是一定要奪的。

    那天白鹿景之所以隨凡樂楚莽來找他,是因為白鹿書院讓白鹿景親自給秦問天帶話。

    白鹿書院經歷了元老多日的探討,終于達成了共識,秦問天在神紋上的造詣他們自然是認可的,如若秦問天在武道上,能夠取得天命榜三甲之席位,從此以后,白鹿書院便完全接受新的身份,追隨秦問天,聽從他的號令。

    為達成這一共識,白鹿書院甚至元老會議中甚至罷黜了白鹿峒父親的族老職位,讓他專門去負責神紋事宜,另外一位元老人物取代了他的位置。

    這消息對秦問天而言無疑是非常重要的,如若取得了白鹿書院的全力支持,整頓蒼王‘隱’脈,將會順利很多!

    (未完待續……)I1292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