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太古神王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古念相爭
?    歐陽婷被轟落而下,除段青山外,其他人卻都謹守本心,完全沒有在意歐陽婷的失敗。

    今日踏天碑路,與古念爭鋒,若敗得太慘,宗門家族會有何感想?

    這是契機,也是毀滅之路,他們,都輸不起。

    所有人,一步步,皆都無比慎重,每踏出一步,皆會停留片刻,穩住心神。

    秦問天已踏上第四階梯,剛才那一擊,直讓他五臟六腑都在翻滾,心中驚駭,此等天碑路,何其之難。

    “你血肉之軀,能否承受你的力。”

    那聲音回旋于腦海之中,要動搖人之本心,秦問天目光望向天碑上的璀璨星光,眼眸中綻放光芒依然沒有絲毫動搖。

    “此力似乎是我之力,我力有多強,那攻擊我的力量便會有多可怕,我增強自己力量,攻擊力,就會越強盛。”秦問天心中暗道,在這天碑古路上,沒有人,能夠隱藏自己的實力,他們會被天碑壓迫出極限來,而這股極限,將會用來攻擊他們自身。

    軀體蛻變,化身妖軀,秦問天血脈在體內咆哮著,只見他閉上眼眸,無視前路,心中,燭火生,明心見性,他意不動搖。

    身上,有無窮之力,那是血肉軀體爆的力量,也是信念的力量。

    “咚!”秦問天腳步堅定,踏上了第五階梯,轟隆一聲巨響,他體內血脈瘋狂翻滾,然則他心卻不動分毫,這等傷,擋不了他前行的路。

    又一步,秦問天邁上第六、第七階梯,一股宛若來自太古的妖野狂暴巨力,瘋狂撞擊他的軀體,噗的一道聲響傳出,秦問天吐出了一口鮮血,但他的腳步,依舊沒有分毫移動,穩健如初。

    秦問天走出了第八步,這一步落下,天地間好似刮起了一陣可怕的颶風,駭人的力量沖擊而來,秦問天腳步微動,仿佛扎根于此。

    “轟、轟……”

    連續兩次,恐怖的攻擊使得秦問天腳步往后退了一步,幾乎到達了邊緣之地,只見他面色蒼白,在站穩之后,才連續吐出了兩口鮮血,心潮伏,體內翻起了驚天巨浪。

    “天碑古路第八階梯,秦問天是第五個站穩之人,果然不愧無雙界天才之名。”

    諸人的目光關注著天碑階梯上的一切,第六階梯之時,玄女殿的喬軒,被轟了下去,王霄正準備想要向第七步起沖擊,看到這一幕神色一凝,回頭看了一眼,只見喬軒摔倒在階梯之下,氣息浮動,口吐鮮血,好在沒有生命危急。

    “第八階梯,是一道坎,看看有多少人能夠穩住。”諸人目光鋒利,只見司徒破、歐陽震、臧冷峰、秦問天等人,皆都在第八階梯停了下來,平復氣息,顯然,他們感覺到了第八階梯的不同。

    九為極數,也為變數,第八階梯已生變化,那么第九,不知會遭遇什么,他們必須謹慎。

    先到八層階梯之人停留,后續之人6續趕上,然而,也有不少身影在第八階梯被轟了下去。

    玄女殿弟子柳曦,也自命不凡,在踏入第八層的時候,被狠狠的轟下,摔倒在下方之時,竟一口氣沒有緩過來,暈死了過去,那些平日里追求她的人此刻自顧不暇,自然也沒有時間去注意她,只有玄女殿的女弟子上前,將柳曦帶走。

    王霄一聲怒吼,渾身鋒銳如兵,無堅不摧,他的腳步在第八階梯穩住,使得不少人露出異彩,這兵州城王霄,是個人物。

    能入第八階梯,已是極為不錯了。

    凡樂胖子臉憋得通紅,他體內血脈翻滾,身上好似燃起金色火焰,出低沉的咆哮,也站穩在了第八層階梯之上,和秦問天并肩而立。

    歐陽狂生隨之也同樣穩住,他的氣息穩健如山,雖慢一絲,但卻給人極為穩重之感,這與他平日里的狂徒之名,卻又不符。

    楚莽盯著上空,眼眸有著無與倫比的堅定,他也走上了第八階梯。

    “九為極數,第九階梯,小心了。”歐陽狂生低聲說道,他的話音落下,秦問天的腳步便已踏出,落的剎那間,他仿佛置身于驚濤駭浪之中。

    “轟……”一聲巨浪轟來,他這一葉孤舟浮動。

    “轟!”更加狂暴的風雨打來,孤舟似破碎,秦問天鮮血憋住,卻沒有吐出。

    “轟!”第三股勢,更狂、更強,擊得秦問天彎腰,身體仿佛都要飛出去,然而只見他弓著的身軀又穩健的直立而起,這才是第九階梯而已。

    他,怎能敗!

    伸出手,摸了摸嘴角的血跡,剎那間,袖子上,殷紅一片,被鮮血染紅,他閉著的眼眸終于睜開,站穩在了第九階梯之上。

    “三重攻擊,遞增變強,小心。”秦問天低聲說道,提升凡樂他們。

    凡樂目光朝著玄心那邊望了一眼,只見玄心正好也看向他,兩人相視一笑。

    玄嫣的目光看來,露出一抹異色,這凡樂,竟也上了第八階梯,不過這第九階梯,恐怕不是這么容易扛住的了。

    “我會比你走得更高的。”凡樂對著玄嫣咧嘴一笑,目光轉過,他邁向了第九階梯,天碑光芒閃耀而下,落在那微有些肥胖的身軀之上,剎那間,玄嫣只見凡樂那微胖的身軀連續震顫了幾次,好似風中浮萍,隨時可能破滅毀掉。

    他的身體弓在,不斷的吐血,然而,他終究是站穩了,回過頭,看了一眼玄嫣,帶著鮮血的嘴角掛著的笑容,卻陽光燦爛。

    “玄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凡樂一笑道,玄心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即和玄嫣一起,挑戰第九階梯。

    歐陽狂生也邁步而上,楚莽,同樣眼眸堅定無比。

    “這天碑,擋不住我的。”楚莽低聲說道,踏上了第九階梯,任由狂風暴雨攻擊在身,他的背脊挺得筆直,他的眼眸,透著執著。

    他站在那,就像是一座高山,以前,大哥楚無為是他的高山,降臨,他要做大哥的高山,那么,他先,要讓楚無為不會老死,他要變強。

    “楚莽大哥,厲害。”秦問天看著身旁的楚莽,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這有些憨厚、有些笨拙的京城第一秀,漸漸的在展露他最堅韌的一面,他雖不多言語,但他的心,比大多數人都要堅韌。

    “我們會一起,穿過十八層。”楚莽咧嘴笑道:“這天碑,擋不住我們的視野。”

    “恩。”秦問天點了點頭,下方之人看到這一幕內心震撼。

    在踏上天碑階梯之時,各勢力站在一起,秦問天、歐陽狂生、楚莽、凡樂,他們四人是一起的,然而此刻,也唯有他們四人,一個不落下,都穩穩的站在了第九階梯之上,這幾日前還在蒼州城默默無名之人,似乎正在展露他們的光芒。

    “啊……”一聲慘叫,蒼王宮的岳冰影,被沖擊第九階梯之時被震下了天碑階梯,落地的剎那,同樣暈死了過去。

    司徒破神色一僵,回頭看了一眼岳冰影,深吸口氣。

    “你未走完的路,我會替你走完。”司徒破緩緩開口,隨即望向前方,眼眸依舊是那么的堅定,又一步,他第一個,向著第十階梯,邁去。

    司徒破踏上第十階梯之時,比之在第九階梯之時更加穩健,身體未曾浮動分毫,這讓諸人清楚的知道,恐怕過了九這極數,天碑階梯又有變化。

    “我來探路。”秦問天搶先一步邁步而出,走上了第十階梯,剛上之時,他立即感覺到這里沒有了恐怖的力量,然而,卻仿佛有一股奇妙的意境,將他籠罩。

    “你卑微之意,能否承受古之念。”

    又一道聲音響徹腦海之中,秦問天眼望天碑,只見一尊天碑之上,仿佛出現了一道他的影子。

    那仿佛一道古念,印在天碑之上,沖入他的腦海之中,秦問天感覺,一股駭人的古念,掃蕩他的意志,要將他的意念摧毀。

    “滾出去。”秦問天心中怒吼,武道意志爆而出,大圓滿的武道意志化作一道強的意念,掃蕩那古念,撲向虛空中的天碑。

    “咚!”腦袋狠狠一顫,仿佛是他的力之武道意志反噬而來,沖擊在他的腦海之中,要將他的力之武道意志斬滅。

    秦問天的武道意志,與天碑古念碰撞,他雖平靜的站在那,但卻明白,此時的他,比之前更加危險,稍有不慎,意志破碎,武路崩滅。

    睡夢武道意志、妖化武道意志瘋狂爆而出,然而隨之,三座天碑之上,仿佛出現了三尊他秦問天的身影,站在那,俯瞰于他,目光冰冷,執他之武道意志,化身古念,鎮壓于他。

    “以我之念,鎮壓于我?焉能讓你如愿。”秦問天喃喃低語,使得下方凡樂等人內心一顫,隨之,他們見到秦問天繼續往前邁步,走過了第十階梯,踏上了天碑古路十一階梯。

    這一次,秦問天再不停留,他的腳步往前跨去,執最強之念,與天碑古念相爭。

    “咚、咚、咚……”

    每一步踏出,看似平靜,卻又都給人一種心驚肉跳之感,目光看著秦問天的背影,是那么的執著、堅韌。

    十二、十三、十四、十五……轉眼間,秦問天已經邁上天碑古路十五階梯,還有三層,便是過去十年的紀錄。

    然而諸人也都明白,接下來的三層,將是最為恐怖的,每一層,不僅能夠傷人,甚至,可能斷人武路、滅人生機!

    ...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