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太古神王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回家
?

    莫老爺子知道秦問天所做的事情后就曾心中愧疚,尤其是聽到丹王殿竟然以莫傾城祭尸,他曾強烈的自責,他即便很勢力,但莫傾城依舊是他的孫女。

    這些事情,莫老爺子從未沒有對莫府的人說過,他自己都不知道莫傾城的死活,如今看到秦問天和莫傾城一起回來了,他也算是徹底的釋然。

    “莫老爺子,干一杯吧,當年的事情,就讓它在這杯酒中消散,若問天有不敬的地方,老爺子也莫要介懷。”秦問天舉起酒杯對著莫老爺子道,使得莫老爺子大笑道:“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以后傾城交給我,我也算是了卻了一樁心事,來,干杯。”

    兩人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莫老爺子望向莫府諸人,道:“從此往后,秦問天他便是我莫府女婿了。”

    莫傾城的美眸望向秦問天,眼中含笑,對著秦問天眨了眨眼,格外的俏皮。

    “你真的是秦問天。”此時有一名少年走到秦問天身旁,看向秦問天的目光帶著好奇之意。

    少年生得眉清目秀,眼神透著明亮神采,并未有大家族的紈绔,他看著秦問天的目光帶著幾分希翼的神色。

    “恩,你認識我?”秦問天笑道,這少年十八歲左右年齡,看著他秦問天倒想起了當年的自己。

    “認識。”少年臉漲得有些通紅,似乎很緊張,他看著秦問天道:“我叫莫楓,是傾城姐的堂弟,你參加君臨宴的時候我也在,那時候我八歲。”

    “莫楓。”莫傾城的美眸閃了下,詫異的看了一眼那俊秀少年,當初那胖嘟嘟的小家伙,竟也長得這么大了。

    “哦。”秦問天看著莫楓點了點頭,莫楓有些吞吞吐吐的,似乎有些急。

    “姐夫,你可是莫楓的偶像,他崇拜你好多年了。”一少女的聲音傳來,旁邊又走出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和莫傾城有三分相像,雖沒有莫傾城的絕代風華,但也算是難得的美人,充滿了青春的朝氣。

    “這不會是莫雨丫頭吧?”莫傾城喃喃低語,旁邊的人笑道:“傾城,這就是莫雨,一眨眼十年多了,你走的時候,她還是個小丫頭片子,如今****提親的人都踏破我莫府的門檻了。”

    “傾城姐。”莫雨看著莫傾城甜甜的喊了一聲。

    “問天,看來我們都老了呢。”莫傾城和秦問天相視一笑,莫楓和莫雨都是她叔父的子女,當年還是小孩子,如今竟都長大了。

    “傻丫頭,你都老了,娘算什么。”莫傾城的母親揉了揉她的秀發,諸人心中暗嘆,莫傾城太美了,美到你會忘記她的年輕,歲月在她的身上,仿佛沒有留下過痕跡。

    “姐夫,第一次見面,是不是要給見面禮啊。”莫雨露出俏皮的神色,對著秦問天甜甜的一笑。

    “莫雨,你臉皮也太厚了吧,真好意思。”莫楓鄙視道。

    “我哪跟你一樣,見到姐夫臉都漲紅了,喜歡女孩子不敢開口表白,每天回來嘀嘀咕咕。”莫雨笑嘻嘻的看著莫楓,讓莫楓指著她:“你、你……”

    秦問天看著這雙姐妹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只見他心神微動,從身上取出了一件衣裙,晶瑩剔透,閃爍著奪目的光彩,宛若金縷玉衣般。

    “喜歡嗎?”秦問天看著莫雨道。

    “問天,這是神兵衣衫?”莫老爺子感受到了星辰力量的波動。

    “恩。”秦問天點頭,莫雨接過衣衫,笑著道:“謝謝姐夫。”

    說著莫雨就將神兵衣裙披在了身上,她身上有星辰元力流出,滲透入衣衫當中,更加炫目的光華流轉,衣裙上竟有著不斷垂落流動的光芒,宛若光華鎧甲般,莫雨開心的跳了起來,在原地打轉。

    “你用什么武器的?”秦問天看著莫楓問道。

    “長槍。”莫楓道。

    秦問天點了點頭,片刻后,一柄璀璨的銀白長槍出現在手中,只見他遞給莫楓道:“不要太過依賴神兵了,生死危機關頭才可動用。”

    “恩。”莫楓接過,激動的點了點頭。

    莫府之中,莫傾城還有不少族中姐妹,只是因為年齡和性格的緣故,倒也沒有上前來問秦問天要見面禮,莫雨她比較活潑,莫楓他是打小就崇拜秦問天。

    “問天,有機會的話,指教下這些不爭氣的家伙修行。”莫老爺子笑著道:“你的修為,應該早已跨入天罡境了吧?”

    莫老爺子,他看不透秦問天的修為。

    “恩。”秦問天淡淡的點了點頭,使得莫府諸人心頭齊齊一顫,這么年輕的天罡境界,太可怕了。

    “傾城也跨入天罡境許多年了,而且,傾城的煉丹實力比之境界更高,在外也是萬人敬仰。”秦問天笑著道,倒也不是為了炫耀,至少要讓他們明白莫傾城今時今日的地位以及分量,讓他們做事的事情掂量著些,不要再弄出什么不開心的事情來。

    果然聽到秦問天的話語莫府諸人眼神都變了,跨入天罡境許多年?煉丹術比境界還高?

    他們無法想象得到如今的莫傾城在外是怎樣的地位,也根本不敢去想,若是單純的只憑借想象力,他們永遠無法想到那一層次與高度。

    知曉秦問天和莫傾城的實力之后,接下來的酒宴倒是賓主盡歡,沒有人說出不愉快的話,莫老爺子也真心悔過,秦問天最后的一縷芥蒂便也煙消云散,真的將他以及莫傾城的父母當自己長輩般看待,顯得其樂融融,莫老爺子喝多了些話也多了起來,竟主動喊著要去天雍城接親家秦川來商量秦問天和莫傾城的婚事,倒是鬧得秦問天無語,這么久沒回家,天雍城他當然要自己去的。

    而且以如今秦問天的實力,從楚國的皇城到天雍城,根本用不了多久。

    宴后,秦問天便告辭一聲,前往天雍城,莫傾城本想跟著一起去,但秦問天卻讓她在家陪陪父母,他看得出莫傾城對父母的感情,怎么忍心他們剛相聚不久就帶莫傾城離開。

    當看到秦問天御劍而行,剎那間消失在視線當中的時候,莫府的人徹底相信了秦問天的話,那種速度,莫老爺子,絕不可能有,他們在想,這當年名動楚國的少年,如今到底跨入了哪個層次,或許可以從莫傾城的口中問問。

    然而無論他們如何去想象,都絕不會料想到秦問天和莫傾城婚禮之時的盛況,他們親眼見到都不敢想象那是哪一個層級。

    …………

    天雍城還是沒怎么變,君王早已將天雍城賜為武王封地,武王府,也就是昔日的秦府,在這座城池有著絕對的話語權。

    然而眾人都明白,當年武王秦老爺子是想要爭天下的,只是因為秦老爺子所為之事心機之深太過讓人驚心,即便連自己的子孫都算計了進去,這才讓秦問天最終選擇了楚無為、而沒有選擇武王。

    后來秦老爺子無心楚國之事,外出游歷去了,或許也是出于對于后輩的愧疚,再也未曾回來過,武王的稱號,在他離開之時便讓秦川繼承了。

    因此,如今天雍城武王府的掌權者,正是秦川。

    這一天,武王府中,秦川正在和一白發老者在下棋,那白發老者身子似乎有些虛弱,時而咳嗽出聲,但臉上總是掛著溫文爾雅的笑容。

    “父親,吃點藥吧。”旁邊一美麗女子送來一杯茶水遞給白發老者,老者接過喝了一口,又咳嗽了幾聲,搖頭道:“身子骨弱,比不得當年了,倒是你,越來越健朗了。”

    “你也是自找的,當初你不做那些事情,哪里會有現在?說不定龍虎精神,兒孫滿堂。”秦川埋怨道。

    “你就別數落我了,我這不是遭了報應嗎,你這老頭每次下棋都說有意思?誠心報復我對吧。”白發老者嘆息著道,秦川也嘆了聲,看著他道:“晴丫頭還沒有消息嗎?”

    “沒有,一點消息都沒有。”白發老者心頭微痛,兩個女兒,大女兒被他給耽誤了,二女兒被他給氣走了,后來雖然他幡然醒悟,但已物是人非。

    這白發老者,正是白青松。

    “白叔,你不要想太多了,白晴丫頭那么善良,她一定會沒事的。”秦川身旁一明媚漂亮的女子柔聲說道,赫然竟是秦瑤。

    雖然秦瑤當年也恨白青松,但秦問天都已原諒了他,而且白青松卻是改過了,當初來到天雍城七次登門認錯,秦川也是被他的誠意所感動。

    “恩,希望吧,晴丫頭和問天那么好,哎……”白青松眼不斷搖頭。

    “白叔,你放心吧,我也相信晴兒不會有事的。”一道聲音飄了過來,使得白青松和秦川神色一顫。

    隨即只見虛空當中,一道身影漫步而下,這身影身穿白衣,俊秀無雙,氣質超凡,風華絕代。

    下方的四人,目光皆都凝固,呆立當場,怔怔的看著那出現的青年身影。

    秦問天站在了地上,看著眼前的四人,心中也是感慨萬千。

    義父精神倒不錯,但年紀大了些,白青松卻是讓秦問天最為感嘆的,他竟然變得如此蒼老了,像是個遲暮的老人,想必這些年也真的受了不少折磨,即便是普通凡人,都不至于如此。

    秦瑤還是那么明媚漂亮,更成熟了幾分,看著秦問天,她的眼睛就濕潤了起來,紅紅的,淚水滑落而下。

    而白秋雪,她只是看著秦問天發呆,腦袋一陣混亂,再次見到秦問天,她的心還是無可避免的緊張。

    曾經的少年,如今已有這等風采了,恐怕已是人中真龍。

    “你這家伙,還舍得回來。”秦瑤低罵一聲,使得秦問天顫顫的笑道:“秦瑤姐。”

    “父親。”秦問天微微躬身。

    “恩。”秦川和秦瑤都重重的應了句,隨即三人都相視笑了起來,大步朝著對方走去,緊緊的相擁在了一起!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