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太古神王 > 第六百八十章 驚退
?    虛空中的戰斗突然間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秦問天,心頭劇烈的顫動著。

    摘星府天象,被一劍誅殺,剛才那道攻擊,怎么會那么強?

    秦問天的眼睛掃過人群,他的身上并沒有滔天強橫的威勢,但那彌漫在他周身的那股奇妙力量,讓人隱隱感覺到極強的威脅。

    秦問天手持妖劍,在虛空中漫步前行,劍之上,光芒點點,竟然在虛空中留下了一道道劍痕,秦問天所過之處,虛空刻劍痕,那股毀滅力朝著八面擴散,仿佛只要被這股力量沾上,立即就能毀滅,猶如摘星府天象強者那樣。

    “真意融合力量,而且是絕對的攻擊力量。”諸天象強者神色難看,他們當中最強的人也只是以兩種真意融合凝聚天象,大多數人都只是單一的真意融入武魂化身為星辰天象,這是最弱的天象境強者,秦問天在踏入天象境之前,已經開始了融合真意了,一旦成就星辰天象,他的天象攻擊力會超級可怕。

    妖劍輕吟,呼嘯不止,虛空中的劍痕越來越長,秦問天漫步來到戰場的中央,他的目光掃過人群:“在我受傷的時候來殺我,很好,現在我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是繼續殺我;二是立即給我滾,我大婚之日前來觀禮,我會宣布如何處置你們。”

    秦問天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強勢,強勢到讓諸霸主內心顫動。

    他們真的有些害怕秦問天了,自從秦問天回歸大夏,他做了太多可怕的事情,第一件事,踏足歐陽世家,滅了歐陽世家三尊天象;然而重整蒼王宮,諸強者壓迫而至,他依舊讓蒼王宮遷居大夏古皇宮,有問鼎大夏之意,這才有了暗影尊主的刺殺。

    但是,暗影尊主都失敗了,受傷離去,甚至不再參與,似乎很忌憚秦問天。

    這些導致了秦問天受傷躺在那,他們都依舊有著深深的忌憚,其實很多人都可以殺向秦問天的,但有不少人都是心機極為深沉之輩,他們沒有殺過去,而是選擇了其它對手,任由對方糾纏住自己,讓其他人去試探秦問天的底牌。

    果然,他們看到了摘星府天象強者的死,這一死,更加深了他們對秦問天的畏懼。

    這手持妖劍站在戰場中央的青年,真的讓人感到恐怖啊。

    “我不信他還有能力對付我們,不要聽他虛張聲勢,恐怕他在嚇唬我們。”有聲音傳來,遠處青云至尊盯著秦問天,眼睛極冷。

    秦問天的目光望向他,眼神冰冷,諷刺道:“你站那么遠干什么?過來殺我啊。”

    人群的目光都落在青云至尊的身上,只聽有人道:“你去殺他,我們為你護法。”

    青云至尊眉頭微皺,掃過說話之人,他才沒有這么蠢,自己上?萬一秦問天拼命呢,即便是強弩之末,拼命也能殺死一兩個吧。

    “你不來,我過來了。”秦問天腳步踏出,一步步走向青云至尊,虛空留痕,毀滅的氣流籠罩著他的身軀,那鋒利無比的眼睛盯著青云至尊,竟讓青云至尊感覺到了深深的畏懼。

    青云至尊的臉色鐵青,道:“諸位一起上,他絕對承受不住。”

    沒有人理他,這些人可不會在乎青云至尊的死活,讓青云至尊試探秦問天的實力才好。

    看到無人理會自己,青云至尊臉色極其難看:“爾等不足與之謀,既如此,你們都等著毀滅吧。”

    說罷,他的身體豁然間轉過,直接逃遁離去,眨眼間便消失了這里。

    看著消失的青云至尊,秦問天沒有去追,他的目光掃過其他人,那些霸主人物,竟被秦問天嚇得沒有一人敢出手,這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

    人都是有私心的,沒有人愿意做第一個出手的人,剛才摘星府強者的死,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不敢殺我,也不肯滾?”秦問天掃過沉默的諸人,又朝著第二人走去,這次他選定的人是八方風雷宗的一位強者,那人臉色鐵青,看向其他人,現在所有人都還在猶豫,猶豫今天是否魚死網破。

    “好,我出手。”八方風雷宗的強者怒吼一聲,星辰天象現,風雷肆虐,掃蕩天地,誅向秦問天。

    只一剎那,秦問天周身全部都是毀滅的氣流,但只要一近秦問天的身體,就直接毀滅,秦問天拖著妖劍,妖劍上光彩奪目,釋放著可怕的流光。

    “星辰天象的攻擊不能近身。”人群內心顫動,秦問天眉心之處的眼睛再度睜開,恐怖的攻擊仿佛直接入侵對方的意志,他的眼睛有些迷惑,仿佛在兩片不同的空間來回,他咬著牙,不讓自己陷入到那片夢境空間里面。

    一道白光閃過,隨即那白光仿佛變得龐大了起來,隱隱泛著可怕的金色光澤,鋒利無比的獠牙直接朝著八方風雷宗的天象強者撕咬了過去,如同閃電般迅猛。

    “孽畜。”八方風雷宗的強者抬手轟出,恐怖的風雷掌印之上仿佛有風雷圖案般,轟在前方,那白光乃是一尊兇戾無比的妖獸,咔嚓的聲響傳出,風雷掌都被咬碎來,鋒利獠牙繼續咬向他的咽喉。

    “嗡!”同一剎那,秦問天的妖劍劃過虛空,朝著他刺殺而去,所過之處,一切盡皆寂滅。

    八方風雷宗強者臉色連續變幻,他的身體沖天而起,宛若一道風雷閃電,但此刻,秦問天的身體幻化出諸多身影,一聲怒吼,無數道掌印輾壓而出,直接將那片龐大的空間全部覆蓋,輾碎一切。

    那一道道掌印化身毀滅的磨盤,如同末日般的風暴摧枯立朽,絞得空間寂滅,那八方風雷宗強者似處在這股風暴正中,露出驚駭的神色,他感覺到那股能夠滅亡一切的攻擊力瘋狂的滲透到他的身體當中。

    “殺!”秦問天手掌往下一按,轟隆一聲巨響,光點爆射而出,那片空間的一切皆都毀滅,唯有毀滅的光華還在流動。

    “咕隆!”有人吞咽了一口口水,膽顫心驚。

    太強勢了,宛若殺神般,走向誰,誰就要死。

    那道妖獸落在秦問天的肩頭,竟然是那頭漂亮的小妖,它張開它的獠牙之時竟那么可怕。

    妖劍回歸,秦問天目光再度掃過諸人,竟無人敢和他對視。

    “看來你們都還想繼續殺我。”秦問天再度選擇了一人走過去,那人豁然間轉身,喊道:“秦問天,你我恩怨并不深,上次請動暗影尊主是諸人的意思,我無法獨善其身,從此以后,你的事我不再干擾。”

    說罷,這強者竟轉身直接離去,很快消失了。

    石家老祖看到這一幕臉色難看至極,剛才在秦問天對付八方風雷宗天象強者的時候他應該讓所有人一起出手的,但人都是自私的,他們想要看清楚秦問天還有多少戰斗力,他們不敢冒險,但發現,還是看不清秦問天,他們的實力,卻在不斷被削弱。

    看了一眼雙方的陣容,他發現現在想要殺秦問天,已經很難了。

    “既然如此,你大婚之時,我們再來聆聽你的‘指教’。”石家老祖深吸口氣,這次人心已散,只有放棄了。

    伴隨著這道聲音落下,所有人都嘆息一聲,卻莫名的感覺也輕松了一些,他們安逸太久了,身為霸主人物,他們都已經極少動手戰斗,習慣了安逸,秦問天卻帶給他們死亡的危機,壓迫力是那么的厲害,讓他們有窒息的感覺。

    風聲拂過,石家老祖率先離去,他的長袍隨風而動,心中久久嘆息,錯過了這次的機會,再想要殺秦問天,恐怕難如登天了。

    等到秦問天大婚之日,舉大夏所有天象強者一齊出動?

    石家老祖離去,諸人都陸續離開,很快那些入侵的強者走得干干凈凈。

    姜家和千絕盟天象強者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他們,似乎賭對了,看著那獨自傲立虛空的執劍青年,他們感覺自己老了,是真的老了,以后的大夏,是他的了。

    不對,他的未來,應該遠遠不止大夏。

    莫家的人紛紛回歸,他們一直在遠方觀望,即便他們已經很崇拜秦問天了,但發現,他們似乎依舊太低估秦問天了。

    那些人,可都是大夏的霸主啊,青云至尊都屬于九州城最邊緣欽州城的霸主人物。

    即便是面對這些人,秦問天都是那么的強勢、那么霸道。

    秦問天對著姜家和千絕盟的強者微微點頭,道:“我大婚之日,姜家與千絕盟,可為上賓。”

    “秦宗主安然便好。”四人臉上都出現了笑容,大夏一統看來是勢在必行,但一統之后誰來執掌大夏權力,又是另外的事情了。

    “我去修養了。”秦問天平靜道,隨即他漫步而下,回到剛才的地方躺了下去,這一幕讓姜家和千絕盟的強者都浮現一個想法,如果剛才那些強者真的不惜魚死網破也要開戰全部攻擊秦問天,最后的結局會怎么樣?

    恐怕這答案,就只有秦問天他一個人知道了,他的傷勢到底有多重,無人知曉,人群能夠看到的,唯有他強勢誅殺了兩尊天象。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