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太古神王 > 第九百四十一章 金色身軀
    秦問天見到灰衣老者激動的神色,他的目光眺望前方,絕世帝王之氣,和梵天大帝所留下的可怕氣勢針鋒相對,兩人盡皆留洞府于此,似乎他們的戰斗,不會隨著歲月長河而逝去光彩。

    這不禁令人生出向往之意,昔日古之大帝爭鋒之時,梵天大帝天下無雙,唯一人能成為其對手,兩人于此地爭鋒,讓一代人雄,仙域無雙的梵天大帝殞命于此,這是何等的絕世氣概,他們兩人的戰斗,又是怎樣的一番情景,若是時光能夠回溯,秦問天甚至想去看一眼這場驚艷歲月的雙雄戰斗。

    兩位古之大帝的氣勢歷經無數歲月不曾散去,梵天大帝留傳承于此,讓其九位傳承者相互爭鋒,最后剩一人,這樣的殘酷手段,想必是為了用最殘酷的手段挑選出真正如同他一般的驚艷人物,他死后,似乎依舊想要戰勝對面的存在,這兩位古之大帝,梟雄之戰,必然也是惺惺相惜,敬佩對方。

    “你不受梵天大帝的傳承,此刻是準備前往對面的洞府嗎?”這時,灰袍老者低聲說道,隨即只見他的身體緩緩轉過,望向秦問天。

    “不瞞前輩,晚輩確實想去看看。”秦問天回應道,他話音落下,灰衣老者目光緊緊凝視于他,隨即緩緩的嘆息道:“也罷,你的伙伴得梵天大帝傳承,你甘愿放棄,如今,又要走向對面,一切自有定數,若是你也得傳承,你和你的伙伴,似乎繼承了他們兩人的傳承,冥冥之中,或許一切自有定數吧。”

    “前輩,能否得傳承,又豈是隨意說說便能做到,一切隨緣吧。”秦問天緩緩開口,就如同之前那樣,他費盡力量,最終走到梵天大帝那里,只要他愿意踏出那一步,就能成為梵天大帝的傳承者之一,然而他自愿放棄,這就是無緣。

    對面的傳承,又如何會太容易得到,他會爭取,但若是爭取不到,他也不會太過難受。

    “說的好,一切隨緣,我也該走了。”老者目光中閃過一抹亮光,隨即只見他身影一閃,直接出現在了虛空之上。

    “一切隨緣……”朗朗之音在虛空中回蕩,神秘的灰衣老者一步踏出,直接消失在了這里,仿佛他完成了自我的使命,再無心留戀這里的事情,一切皆隨緣,他自該去尋求自我,他,究竟是誰?

    “我們走嗎?”青兒見秦問天看著灰衣老者的背影失神,低聲問道。

    “恩,不過先等等。”秦問天說著,身上的氣勢陡然間綻放了起來,甚至連星辰天象的力量都綻放而出,隨即只聽轟隆隆的聲響不斷,他在地面不斷踏步。

    洞府內,有天驕人物走了出來,自然是那些自知得傳承席位無望的人終于開始知道放棄,準備前往對面了,只見這出來的天驕看了一眼秦問天以及青兒,眉頭一閃,眼中隱有精芒閃耀,不過什么也沒說,繼續抬起腳步朝著前方走去。

    隨后,6續有強者走出,他們雖然心中有些不甘心,但傳承席位上綻放的光芒斷絕了他們的希望,那里除了傳承席位外只有那尊龐大的九頭雕像,再無其他,他們尋找了一些時刻,不放棄也得放棄。

    更何況,對面的氣勢同樣是非常可怕的,也許一樣有著驚世的傳承力量,何必還要死守著梵天大帝的傳承不放。

    不少人都看到了秦問天和青兒,從他們身旁走過。

    終于,南凰云曦也出來了,她一眼就看到了秦問天二人,神色中透著一道幽寒冰冷的光澤,那威嚴的雙眸,似乎帶著一抹不容置疑,她一步步走向秦問天,第一次開口說道:“壞我之事,你可知此為尋死。”

    話音落下,她身上威勢綻放,使用的力量,卻是南凰云曦的力量,很難想象,她附身于南凰云曦身軀之上,在短暫的時間內竟然能夠做到熟練無比的將南凰云曦的力量揮而出,只是這神秘之能,就讓秦問天感覺到有些可怕。

    這身影一步步走向秦問天,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堅定,她的眼神還是那么的冷,沒有任何情感,終于,她的身體動了,鳳翼翔天,威勢可怕,妖艷的紅色光芒再度綻放,要令一切都失去色彩,她朝著秦問天出了恐怖的一擊。

    青兒的身體也動了,斬仙圖綻放,可怕而絢麗的圖案將一切都要斬滅,絞入漩渦之中,抵抗對方的攻擊,她似乎永遠都在秦問天的身邊,在秦問天需要的時候,使用出她的力量。

    就在這時候,秦問天的腳步猛然間一踏,一陣絢麗的光華沖天而起,似有一尊尊金色的神靈般的虛影浮現,光紋耀天,一股鎮壓一切的力量遽然間誕生,南凰云曦神色突然間變了,她腳下交織出無比絢麗的圖案,她似乎步入了秦問天為她步下的陷阱當中。

    南凰云曦的身體想退,但這一刻圖案仿佛閉合,奪目之光化作一個可怕的大字,她的身體突然間感覺無法動彈了,渾身的力量都仿佛被那大字圖案封禁鎮壓,雖擁有強橫的實力,但這一剎那卻仿佛無用,身體都無法拔起。

    前方秦問天的身體如同風般閃爍而來,帶著灼熱白色光芒的手掌直接印了出去,落在了南凰云曦的胸前,可怕的血脈力量籠罩南凰云曦的身體,不過卻并未去毀滅,而是一點點的滲透。

    “轟、轟、轟……”一股冰冷至極的氣息從南凰云曦的軀體中綻放,似乎有一道白色的影子仿佛要出來,但卻依舊掙扎著,南凰云曦面上露出痛苦的神色,秦問天神色如電,他的另一只手轟了出去,雙手同時印在了南凰云曦的胸前,勢必要將對方從南凰云曦的身體驅逐而出。

    只見這一刻南凰云曦渾身都綻放絢麗的白色之芒,并一點點的朝著她的軀體當中滲透,終于轟的一聲,一道身體仿佛直接從南凰云曦的身體之內離體而出,飛入了虛空當中,赫然正是那神秘的女子身影,她雙眸冰冷無比,幽冷的眸子凝視著秦問天,那絕世的嬌艷沒有任何的感**彩。

    南凰云曦終于清醒了過來,她看著眼前的情形,看著秦問天的雙手觸碰的位置,臉上瞬間一片火辣辣的,剛清醒過來就看到這樣的一幕,可想而知她的臉色有多不好看。

    “還沒夠?”南凰云曦冷冷的說道,秦問天目光從虛空中的女子身上收回,閃電般的將自己的雙手放下,看著南凰云曦銳利如刀的眼神,不由得顫顫的道:“情急之下,勿怪、勿怪……”

    這一刻秦問天可是非常的尷尬,南凰云曦看著他的眼睛,隨即將腦袋撇過去,心中雖然很是生氣,若是平日有人敢如此輕薄于她,必然將對方誅殺,但她也知道秦問天并非有意,而是為了幫她,她能如何?

    抬起頭,南凰云曦也望向虛空中的神秘身影,美眸中閃過一縷深深的忌憚之意,好在秦問天將她從自己身上驅逐出去,否則后果真的不堪設想。

    “嗡。”一道風拂過,那女子竟直接出現在秦問天的面前,朝著秦問天伸出手,秦問天抬手就是火焰之掌轟出,那女子身影再次一閃,宛若幽靈般,出現在了秦問天的身后,她目光幽冷,就那么盯著秦問天。

    終于,她身影如同一陣風般飄去,離開了此地。

    “你沒事吧?”秦問天對著南凰云曦問道,但卻見南凰云曦冷冷的看著,秦問天只能笑了笑,轉過身,對著青兒道:“我們走吧。”

    不過他卻見此刻青兒也冷冰冰的望著他,秦問天不由得解釋道:“青兒,我不是有意的?”

    “恩。”青兒脆生生的應道:“很舒服吧?”

    說著,她轉過身往前而去,秦問天當場石化……無言以對。

    “青兒,我錯了。”青兒眼睛眨了眨,隨即追了上去,卻見后面的南凰云曦美眸也閃了閃,看向前方的兩人,她的美眸閃過一樣的光澤,看著那兩道身影。

    很舒服?

    想到這,南凰云曦的臉色又冷了下來,死死的盯著前方的秦問天。

    …………

    萬丈光芒沖天起,眼前的洞府中蘊藏的威勢,仿佛是君臨天下的浩然帝王氣,王者之勢,和對面梵天大帝洞府的氣息截然不同,仿佛是對立的存在。

    秦問天、青兒以及南凰云曦出現在洞府之外,仿佛三人都已忘記了之前的事情。

    “我們進去吧。”秦問天低聲道,三人踏步而出,走入洞府,那股強大的氣勢似乎更加的純正了起來,洞府之內,金芒閃耀,遍及每一個角落,這里有諸多天驕身影,他們凝望前方,只見在他們眼前,純正無比的帝王之芒交織成絢麗的圖案。

    那里,似乎有著一道由純金鑄就而成的身影,宛若來自遠古的王者,躺在那片金色的光芒之中,只是身上流動著的光華,就讓人深切的感受到其中蘊藏的駭然威能!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