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太古神王 > 第1368章 談話
?    而且,這青年很狂,號稱入仙王境界數年而已,在戰圣宮,同境無人能敵,如今,他要挑戰他們戰圣宮的中階仙王。

    下方,之前那青年男女神色不好看,這家伙,太囂張了,但他的實力,的確很離開。

    “我戰圣宮必斬他立威。”青年男子低聲說道,隨即只見遠處,又有身影踏步而來,和秦問天遙遙相對,此人身上彌漫而出的氣勢驚人,浩瀚的空間都劇烈波動了起來,顯然境界很深,比秦問天境界高,已經到了中階仙王層次了。

    他雙眸有神,射出的目光都似帶著斗戰之威,給人深不可測的感覺。

    “既然你要挑戰中階仙王,那我便試試你的實力。”此人開口說道,隨即天地間規則暴動,全部都是滔天戰斗氣勢,秦問天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落在自己的身上,超級可怕。

    斗戰圣族的中階仙王,實力顯然不會弱,此人的戰斗力,必然驚人。

    只見對方抬手朝前拍打而出,天地間無盡規則力量劇烈翻滾,隨即一恐怖大手印直接從天而降,隔空轟向了秦問天,氣勢磅礴,驚天動地,這大掌印覆蓋了一方天,根本無處閃避,只有硬碰才行。

    秦問天身軀綻放神華,恐怖光芒流轉,激發出超強力量,以他身體為中心,周圍的天地之力盡皆化作滔天規則,他抬起手掌,同樣轟出了一道大掌印,光華熾盛,驚天動地,一聲驚天碰撞之聲綻放,雖在高空戰斗,但依舊震得下方之人耳膜顫動,轟鳴不止,抬頭看著高空,心驚不已。

    中階仙王規則領域綻放,剎那間將秦問天的身軀都包裹在了其中,境界深厚體現在各種能力上,規則領域和規則之軀都更可怕,他想要以規則領域,直接碾壓秦問天。

    “殺。”規則領域之中,彌漫著驚天斗戰之威,他們斗戰圣族的強者修行斗戰圣法,覺醒圣骨,修行的力量非常相識,雖然后面規則屬性不同,然而都會以斗戰圣法中的斗戰規則領域為基礎來鑄就自身的規則力量。

    此強者的規則領域和之前的人有些相似,但更加狂暴可怕,戰斗之威更強橫,只見一雙雙巨大無邊的手掌印合攏,朝著秦問天拍打過去,規則領域要將他滅殺于這斗戰規則領域之中。

    秦問天此時也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迫力,只見他規則領域釋放,剎那間魔威滔天,毀滅的力量席卷天地,身軀之上不斷流動著驚人的威勢,只見一道道古字綻放,這些古字竟然皆如同手掌印般,爆發而出,透著毀滅一切的魔道鎮壓之力,朝著各大方位攻擊。

    只一剎那間,轟隆聲震蕩天地,秦問天規則軀體所在之地,他的規則領域力量最強,直接轟碎了那些侵蝕而來的力量,隨即規則領域擴張而出,和對方的規則領域瘋狂的碰撞。

    “手掌印。”對方眉頭微皺,這手掌印讓他感覺到了一絲熟悉感。

    天地變幻,規則暴動,遮天蔽日,秦問天的規則領域漸漸成型,竟然化作了一只黑色的遮天大手,透著狂暴至極的毀滅鎮壓之力,欲摧毀一切。

    這黑色大手印從天穹往下而落,朝著中階仙王強者拍打過去,那中階仙王強者神色震撼,他怒吼一聲,體內斗戰圣骨激發出萬丈戰斗之光,他抬手引動天地規則,怒吼一聲,神猿附身,吼聲震碎虛空,同樣有著一大無邊的掌印轟了出去,和對方規則領域凝聚而生的超強力量碰撞。

    “轟……”天地震動,空間都好似要破碎來,兩人的身影都被狂亂的規則力量淹沒掉,當一切煙消云散之時,他們依舊各自傲立虛空,凝視對方。

    “你隨我來。”只見此時,那中階仙王強者忽然間開口,隨即轉身踏步而出,秦問天一笑,跟了上去。

    這一幕,使得諸人都露出莫名其妙的神情,這是什么情況?

    戰斗到這時,忽然間罷戰了?

    莫非,真打算引進秦問天入戰圣宮?

    而一些斗戰圣族覺醒圣骨的人卻悄然的離開,他們也發現了一些端倪,那遮天蔽日的黑色大手掌,很像傳聞中的某種神通。

    戰圣宮之巔,有著一座座圣殿,哪怕是戰圣宮的高層都是不允許輕易踏足的,然而此刻,秦問天卻來到了這邊,通過重重關卡,他們走到了圣殿之后深處,云霧縹緲的圣地,之前秦問天的仙念沒有發現這里,顯然被隔斷了仙念。

    他知道,此地,才是這個世界真正掌權之人所在之地。

    “現在可以說了,你是何人?”那中階仙王強者開口問道。

    “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秦問天笑道。

    “我帶你去見族長吧。”中階仙王看了秦問天一眼,斗戰圣族每一界天都有族長,統御這一界的一切,在這第二界天,戰圣宮的宮主也不過只是斗戰圣族的一位強者擔任,而族長,才是真正的絕對掌控者。

    兩人邁步而行,秦問天來到了一位老者修行之地,他正對著地上的一副棋盤發呆,這期盼繁復無比,透著大道之意。

    “你之前規則領域中衍化而生的攻擊,是什么手段。”那老者低著頭問道。

    “神之手。”秦問天身軀之上,流轉神華,光芒璀璨,他手掌伸出,頓時有恐怖的氣息彌漫,猶如神靈的手掌,威力無窮。

    “由斗戰圣法衍化而生的神之手。”秦問天低聲說道。

    “戰斗力不錯。”族長抬頭,看著秦問天:“而且很年輕,你是從第一界天來的?”

    “是的,之前去了第一界天,隨后便直接來了。”秦問天點頭道。

    “這么說來,我應該稱你一聲圣主了。”老者站起身來,秦問天謙遜道:“前輩無需客氣,叫我問天即可。”

    “恩。”老者輕輕點頭:“其實我并不贊同先祖的做法,雖然初代圣主給予了我斗戰圣族再造之恩,但那畢竟是初代圣主,像初代圣主那樣的人物,很難再有了,我本更傾向于斗戰圣族自身強者歷練修行,闖蕩世界,同時,保留一脈,使得族火不滅。”

    “至于往后的圣主,即便天賦必然是非常出眾的,但能夠走到哪一步無法知曉,況且,也無法絕對保證一代代圣主的品行,雖然我斗戰圣族之人都會聽從圣主之命,對圣主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但時間太長了,一代代圣主,不知會經歷多少歲月,只要出現一次重大變故,這代價我們都承受不起。”

    秦問天輕輕點頭,老者說的并沒有錯,無盡的歲月,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我說這些并沒有其他意思,只是有些感慨,圣主既來,我自會命人追隨左右,哪怕是對先祖的做法再不認同,我斗戰圣族依舊會按照規矩來做,另外,第二界天同樣有一些寶藏,若是圣主需要,可以帶走一些。”

    “前輩客氣,我并不缺乏資源,寶藏我便不拿了,若是斗戰圣族的諸仙王不愿跟我離開,我也絕不勉強,必然不會泄露斗戰圣族之秘。”秦問天平靜道,他自然是因為需要借助斗戰圣族的一些力量才來此,畢竟這是屬于他的力量。

    然而,從某種意義而言,無功不受祿,他如今確實還沒有對斗戰圣族有所貢獻,只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承諾而已,到了他如今的境界,他對許多事情的看法也變了。

    他不強人所難,若是斗戰圣族不愿追隨,他不勉強。

    然而,對于斗戰圣族之愿望,那也將與他沒有多大關系了,齊大他們曾效力過他,他只會保證對對齊大他們照顧一些,盡可能的幫助他們。

    老者有些詫異的看著秦問天,道:“你真能如此?”

    秦問天笑了笑,道:“前輩,我修行不足兩百年到了如今的境界,雖不敢說有多出眾,但斗戰圣族內想要找到天賦比我強的人恐怕也不容易,如今我雖需要借助斗戰圣族的力量,但若是你出去過便會知道,仙王強者于我的作用也有限,我本身背后也有帝境強者在,更何況,斗戰圣族效力于我,目前對我有助力,但在將來我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就是反哺斗戰圣族了,譬如當年我從第一界天帶出去的人,以后只會是我照顧他們。”

    “因此,從某種意義而言,秦某也并非是占斗戰圣族的便宜,如今得到了多少,將來便要加倍償還于斗戰圣族,反之,如若斗戰圣族不愿追隨,我也便不再肩負這使命了,因為歷代圣主在,斗戰圣族少我一個不少,但同樣的,缺少了斗戰圣族這助力,我的人生也并不會有太大的不同。”

    老者看著秦問天,目光閃爍,他認為,歷代圣主實則是占了他們斗戰圣族便宜的,因此對秦問天說這些話,是希望秦問天以后能對斗戰圣族更加盡心,在斗戰圣族強者面前,不要太傲,畢竟這次他們將跟隨出去的,都會是仙王人物。

    卻不想,秦問天的一段話,將他反駁得啞口無言。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