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太古神王 > 第1527章 歷史性的一刻
    浩瀚虛空,秦問天面對諸人,宛若面對了大半個仙域,他從未見過如此強大的陣容,這些人,隨意走出去一個,都是能夠讓仙域一方顫一顫的強者。
    而如今,竟然齊聚于此,而且,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想要殺他的。
    “諸位,真看得起我秦問天。”秦問天像是自嘲,說的卻也的確是實話,如此強大的陣容為他而出動,的確是太看得起他了。
    “所以,你死也不冤了。”森羅大帝冷冷開口,能殺得了他最寵愛的子嗣閻羅王的人,秦問天的天賦是顯而易見的,但仇人就是仇人,他不會有半點的欣賞。
    “的確不冤,只是有些不甘心。”秦問天灑然一笑:“仙域之大,多少天驕豪杰在不同的時代崛起,誰人不是踩踏著諸天驕登上帝位,諸位想必也都一樣,我所殺之人,皆都是對我有殺念之人,我曾問過自己,若有機會重來,我依舊會殺,或許是因為這次古帝之城動靜太大,強者齊聚,殺的人也就多了,于是才有今日之局。”
    “然而,他們為何會死,想必諸位清楚,只以為,他們不如我,所以死的是他們,否則,就是我。”秦問天冷冷的道:“我本有機會,將諸位在古帝之城的人全部斬盡殺絕,但我沒有,為的,就是不想牽連到身邊其他人,可惜,我這么做了,諸位為了殺我,依舊還是牽連到我身邊之人了。”
    “說完了么?”紫帝冷冷開口。
    “紫帝,我既已經站在這里,就沒打算活著離開,只是,我笑你身為頂級仙帝,心胸狹隘,當年若非因紫道陽之死遷怒于我,也不會結下此仇,紫道龍就不會死,殺紫道龍的人是我,但他的死,你這當父親的,脫不了干系。”
    秦問天毫不客氣的說道,使得紫帝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殺念噴涌而出。
    “既然你明知必死,說這些話,有何用。”紫帝冷冷開口。
    “我只是想告訴諸位一聲,我死后,一切恩怨煙消云散,牽連之事,不要再發生了,否則,我雖死,但在仙域依舊有不少長輩朋友,他們會盯著各位的晚輩后人,除非你們都絕后了,否則,還是為他們考慮下。”
    “你是想說一死兩清嗎,好,我自會成全你,我和長青仙國本無仇怨,你死,一切結束。”森羅大帝開口,秦問天,是想要用自己的一命,來解決這場風暴,他不想再他死后,紫帝、東圣或者天嵐仙國等勢力利用各大勢力對他的仇恨,繼續對長青仙國下手。
    不少仙域超凡勢力都沒什么意見,他們也顧及之前長青大帝所說之話,若是長青仙國、南凰氏這些勢力報復他們的話,同樣是非常頭疼的事情,總不能時刻保護著自己的后人嗎?
    對于很多人而言,只是想殺秦問天而已。
    然而,天嵐大帝和東圣仙帝的臉色卻不是那么好看了,秦問天他竟然要以一己之力承擔下來,一死了之么?
    天嵐大帝,他不會答應,他必報白帝覆滅天嵐之仇。
    東圣仙帝也不會答應。
    “你可以死了。”森羅大帝冷冷的說道,雖是來報仇的,但他乃是森羅仙國之主,頂級仙帝,即便親手斬了秦問天,也并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秦問天既然自己有了死志,讓他自裁吧。
    秦問天回過頭,看了一眼莫傾城的方向,又看了一眼青兒,眼眸中露出了一抹笑容。
    “為什么……”青兒似乎在自言自語,為什么秦問天要來,為什么會如此,為什么他要提親、要她活下去等他。
    秦問天對著青兒一笑,笑容是那么的燦爛,但越燦爛,青兒的心越痛,終于,她見秦問天身體轉過,身上一股恐怖的氣息爆發而出。
    “傻小子。”一道嘆息之聲傳出,只見一只手搭在了秦問天的肩上,秦問天詫異的看著長青大帝,只見長青笑道:“你已算是我半個子嗣了,這些人也殺了,又圍了我長青仙國,怎么可能袖手旁觀看著你死,所以,哪怕是明知不可為,依舊是要一戰的。”
    說罷,嘩啦啦的可怕聲響傳出,萬古長青樹出現,籠罩天地,光輝耀眼,瞬間朝著八面擴散而出,仿佛與長青大帝融為一體,將整個長青仙國的皇城遮擋在了下方。
    “大帝,你答應了我,會照顧好青兒。”秦問天低聲道。
    “此時此刻,我若不參戰,愧對于你,愧對青兒,不過你放心,若阻擋不了他們殺你,我不會去求死,戰,是我長青的態度。”長青大帝目光望向諸人:“既然之前我女婿已經開口,那么,此戰之后,秦問天若死,一切恩怨兩清,你們可以在這一戰殺了我,或者我殺了你們的人,此戰后,一切就此罷休,否則,白帝在外。”
    “說的好,戰是態度,既然長青大帝如此說,那么,我南凰女帝,參戰,領教仙域諸帝。”女帝一笑,沒想到長青大帝這時站了出來,秦問天甘愿赴死,她也不求能夠阻擋這些人殺秦問天。
    但就如長青所言,戰,是態度,她南凰女帝,參戰。
    她自問,帶著神鳳降臨,這些人除非是全部圍剿殺她,否則,她還不至于戰死于此。
    “很好。”贏氏一脈的強者都笑了,南凰氏參戰,哪怕是秦問天死后,一切真的煙消云散,但這一戰的裂縫生出,在以后動亂的仙域,至少這些勢力,不可能會是南凰氏的朋友,是敵人的可能,卻很大。
    他們贏氏一脈自然希望,戰得越狠越好,最好戰個天崩地裂。
    “蚍蜉撼樹。”森羅大帝聲音森冷。
    “還有我。”姬帝的聲音傳來,但諸強者的眼神依舊沒有太大的波瀾,就是知道可能會面對很大的助力,因此這次降臨長青仙國的強者的陣容超乎想象的強大。
    “我千變仙門,當然是參戰的。”白無涯淡淡的說道,身旁的君夢塵雙拳緊握,雖然希望渺茫,但至少,還有一線生機。
    他沒有讓天符界參戰,但他們一方,卻依舊有四大仙帝,不容小覷。
    南凰云曦也成功了,南凰氏的女帝攜神鳳降臨,親自參戰。
    “嗚嗚……”遠處,小混蛋對著那頭吞天獸發出嗚咽之聲,煉獄的美眸也僅僅的凝視著老吞天獸,然而對方卻搖了搖頭道:“不夠,這還遠遠不夠啊,我參戰倒是能自保,但你真以為他們說此戰之后一切兩清就真的能夠兩清嗎?這次他得罪了妖族數大頂級族群,我若參戰,一旦被他們抓到機會,會很慘,我還要看著你長大呢。”
    又有一處地方,白晴淚眼摩挲,一眨不眨的看著身旁的強橫魔修,美眸中有著無盡的期待之意。
    “我若不答應,你大概會恨死裁決魔殿吧,罷了,我魔山也沒什么好怕的。”說著,那魔修邁步而出,道:“算我一個吧。”
    諸強者有些詫異,萬魔島的人,竟然也插足其中,這秦問天的面子可真夠大的。
    “我萬古魔殿參戰。”不戒高聲宣布道,他旁邊的魔帝人物一陣愕然的看著不戒,隨即苦笑著走了出去,他們答應前來看看,若有機會可助一臂之力,但可沒有答應直接參戰,然而被不戒這家伙這么一喊,難道他們說他們萬古魔殿的弟子喊錯了,他們不參戰?這不是魔修的風格啊,太丟臉。
    他們身旁不遠處,又有一位魔修走了出去,無聲無息的,讓不戒有些意外,竟然是使徒魔殿出手,莫非是因為秦問天的傳承?
    魔山之上,六大魔殿,三大魔殿出手,引得仙域不少人為之心驚,九皇仙國方位,皇殺天對此原由應該是最了解的,他看著那青年,心中嘆息,也不知是嘆息秦問天的天賦還是嘆息他將要隕落。
    “秦居士和我問心寺頗為有緣,既然緣分一場,終究要做點什么。”問心寺有佛門大帝走出,佛光閃耀,佛法無邊。
    “誰?”此時,森羅大帝以及鵬凰族妖帝抬頭望向虛空,只見那里,一道璀璨之光閃耀,有一人站在天穹之上,手中有著箭失之光閃耀,星辰之力從天而降,與之同輝。
    “羽帝。”紫帝神色一冷。
    “我乃昔日羿帝之仆,秦問天身為羿帝傳人,容不得你們如此欺他,長青和你們的約定那是你們的事情,我孤家寡人一個,今日秦問天若是戰死于此,以后遇到你們的子嗣見一個我殺一人。”羽帝毫不客氣的說道,使得不少強者臉色難堪,這是他們最煩的事情,光腳不怕穿鞋的,頂級仙帝威脅又太大。
    “有意思了。”觀戰中姜氏一脈的強者笑了,沒想到竟然有這么多強大的人物愿意為秦問天而參戰,之前,所有人都推測錯了,這一戰和當年發生在長青仙國的一戰,根本沒有可比性。
    那一戰,南凰氏有人參戰,但這一次,是南凰女帝攜神鳳參戰。
    這一戰,魔山有三大魔殿參戰,還有問心寺佛修參戰。
    這樣超強的陣容,不得不佩服秦問天,但即便如此,面對十余股要殺秦問天的勢力,這樣的陣容都依舊還顯弱了些。
    這,就是整個仙域都認為秦問天必死的原因,殺他的陣容,太強,強大到讓人絕望!
    秦問天目光環視整個戰場,那些要殺他的人,那些為他而參戰之人,還有那些恨不得天下大亂好漁翁得利的人,他一一看在眼里,并且都記下了。
    這時,誰曾想到,這一戰的參戰雙方,為青玄仙域未來的格局,埋下了伏筆。
    這一幕,載入了青玄仙域的史冊,即便無數年后,依舊為人津津樂道!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