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金剛不壞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狐假虎威牛大春
    “單氏五虎”在山東一帶威名頗盛,五兄弟成名已久,并非初出茅廬的后輩。

    但喬峰左手抓著王遠這么一條大和尚,右手連抓連擲,將單家這三條大漢如稻草人一般拋擲自如,教對方竟沒半分抗拒余地。旁觀眾人都瞧得呆了。

    一百九十級的BOSS豈是說說而已,這個游戲里恐怕除了那幾個二百級的狠人,就是眼前這位爺了。

    喬峰只是隨便露了一手,就讓在座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實力上的差距。

    要飯化個妞一眾人更是心有余悸。

    王遠實力多強,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可是在喬峰面前,王遠被抓在手里如同拎雞,而且還抬手間就秒了四個BOSS。

    這般恐怖的修為,別說自己帶的這群玩家了,就算是在場的所有人包括NPC在內一起上,恐怕都難以傷得到喬峰。

    “喬……喬幫主,有話好好說,何必動刀動槍的呢……”

    單正也領教到了喬峰的手段,知他只需輕輕一用力,就能把自己兒子的腦袋踩爛,于是連忙停下腳步,言語中滿是哀求之意。

    喬峰聞言亦是熱血上涌,大聲道:“我喬峰和你單家無冤無仇,你們……你們……要除去我幫主之位,那也罷了,我拱手讓人便是,何以編造了這番言離出來,誣蔑于我?”

    最后一句話喊出來,聲音中帶著嘶啞,聞者無不動容。

    把一代英雄豪杰逼成這樣,干的這還叫人事嘛?

    “喬峰!”

    這時,徐長老道:“我敬你是條光明磊落的漢子,現在證據確鑿,你還想抵賴……”

    “呵呵,我沒記錯的話,徐長老已經金盆洗手退隱江湖了吧,怎么還在這里指指點點?退出江湖又摻和進來,您老還真是把臉當屁股,跟那姓單的倒是一對!”

    喬峰是個君子,如今被人搞成這樣自是百口莫辯,王遠卻不吃那一套,不等徐長老把話說完,王遠微微一笑,一句話便將徐長老后面的話懟回了嘴里。

    徐長老聞言臉色一變,瞪著王遠道:“這里是丐幫大會,在座的都是武林名宿,你是什么人?這里有你說話的份?莫不是仗著喬峰兇勇再次撒潑?”

    王遠突然出現,就已經讓很多人不爽了,現在又打斷徐長老的話,徐長老自是惱羞成怒,還順便栽贓喬峰縱容“手下人”再次攪亂會場。

    “阿彌陀佛!”

    王遠冷聲道:“小僧是少林寺掌門玄慈大師關門弟子,我少林派乃武林正派之首,作為玄慈大師的親傳弟子,我在這里說話誰有意見?”

    “玄慈大師!!”

    “關門弟子?!”

    王遠此言一出,無論是單正徐長老,還是譚氏夫婦,在場眾NPC盡皆面面相窺,看向王遠的目光也從詫異變成了尊重。

    不得不承認,玄慈老和尚在這些NPC心中還是相當有地位的。

    想想也是,少林派是正派魁首,少林派的老大那就是武林盟主,別管玄慈武功如何,這個地位在正道中絕對是頭一把交易。

    在場所謂的武林名宿其實也都不是什么大門大派,只是一方豪強,這就相當于土財主暴發戶看到國服首富,心中自是本能的就俯首膜拜

    什么狗屁太行山譚氏夫婦,什么垃圾單家五虎,在少林寺面前,就是個弟中弟。

    王遠作為玄慈的關門弟子,自然也狐假虎威了一把。

    還真別說,看到眾NPC這種尊敬的眼神,王遠也是心中暗爽不已。

    徐長老雖出身丐幫,但他已經洗手退隱多年,不問江湖事,自然也就不是丐幫中人,說白了這廝就是一倚老賣老的老頭,沒資格過問這里的事。

    王遠身為武林盟主玄慈的弟子,丐幫大會能將其邀請來已然是莫大的榮幸。

    兩者相比之下,誰的話語權重,亦是一目了然。

    “想不到閣下竟是玄慈方丈的高徒!”

    聽聞王遠的身份,徐長老心中一驚,但這老東西到底活了一把年紀也不至于被年輕人唬住,于是轉而道:“所有證據都表明,喬峰是契丹人,而且慕容世家也是胡人,喬峰一心保護慕容家,顯然已經狼狽為奸,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喬峰殺人已是無疑了。”

    “是嗎?”王遠微微笑道:“喬峰是不是契丹人暫且放一下,我來這里也不是摻和你們丐幫之事的,而是來找你的。”

    “哦?咱們素不相識,你找老夫作甚?”徐長老奇怪的問道。

    “我養了一條白色的母狗,昨天被人侮辱了,我懷疑這事是你干的!”王遠淡然道。

    “哈哈哈……”

    王遠話音未落,頓時引起周圍玩家一陣哄笑,眾NPC也是想笑不敢笑,憋得滿臉通紅。

    “靠……”

    馬里奧等人也是滿頭黑線,特喵的,這小子話說八道的本事真是越來越強了。

    “放!!放什么厥詞!”聽到王遠污蔑自己,白長老滿臉通紅的叫道:“老夫德高望重,你這和尚胡言亂語。”

    “我是有證據的!”王遠笑瞇瞇道。

    “那你拿出來啊。”徐長老憤怒的叫道。

    “哎……”

    不遠處的馬夫人見狀,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嘆了一口氣。

    王遠是什么人馬夫人自然也領教過,搭訕你就輸了,你還跟他爭論,真是個老蠢貨。

    “證據就在你身上!”王遠指著徐長老道:“你看你滿頭白毛,豈不是證據確鑿!”

    “跟我滿頭白發什么關系?”徐長老怒道。

    “那馬大元的死跟喬峰是不是契丹人又有什么關系?”王遠冷眼道:“既然你說契丹人必然就是殺人兇手,那你和我家的狗都是白色,他被人凌辱必然就是你干的,你的邏輯嘛,偶像。”

    “我……我……”

    徐長老手扶著胸口,氣的已然說不出話來。

    “狗曰的老牛!”不遠處的馬里奧也咬的牙齒咯咯作響。

    “契丹人自然不全然是殺先夫的兇手!”

    見徐長老被王遠懟的險些駕鶴西去,馬夫人輕聲道:“但喬峰不同,他是兇手不僅僅是以為他是契丹人,而是要殺人滅口。”

    “不對啊!”

    馬夫人剛說完,杏林左首忽有一個少女的聲音說道:“馬夫人,我心中有一個疑團,能不能請問你一句話?”

    眾人向聲音來處瞧去,見是個穿淡紅衫子的少女,正是阿朱。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