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玄幻奇幻 > 我不想逆天啊 > 第0469章 你未免也太猖狂了吧
    林凡這話說的就很囂張,根本就沒將對方放在眼里。

    哪怕現在是在遮天魔宗的地盤,他都是這般的無法無天,在所有人看來,這也太猖狂了吧。

    一波怒氣點襲來。

    少主被教訓,有些弟子還很幸災樂禍。

    只是林凡現在說的這些話,在他們看來,顯然有些過分。

    我們都是遮天魔宗的弟子,你羞辱少主就羞辱,為何還要將我們帶著,因此在長老出面時,全部露出了憤怒的神色。

    本就是邪宗的弟子,性格桀驁不馴,實力強悍點的就是目中無人。

    有的弟子十指緊握,咯吱作響,都想好好的教訓林凡,讓他開開眼,見見血,知道什么話能說,什么話不能說。

    出面長老都是遮天魔宗頂尖強者,其中一位老者看向少主,神色凝重道:“少主,無事吧?”

    雖說他是長老,而少主只是弟子。

    可在身份地位上,少主在遮天魔宗除了宗主外,自然是無人能比。

    少主不想說話。

    甚至連一句廢話都不想說。

    難受哦。

    對于少主來說現在所發生的一切,就跟做夢似的。

    只是他現在不說話對那長老來說,卻傳遞來一種不好的信號,就仿佛是少主遭受了可怕的磨難,導致少主精神意志崩潰。

    按理說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

    畢竟少主身邊有人保護,而且實力不弱,可現在這情況只能說明保護少主的影老已經被對方鎮壓。

    “本座遮天魔宗長老黑獄,你到底是何人?”黑獄長老再次詢問林凡的來歷。

    突然。

    黑獄長老身邊一位老者輕聲道:“師兄,你沒發現此人好像在哪見嗎?”

    “嗯?”

    黑獄皺眉,仔細觀看,瞬間內心猛的一驚,眼中那容貌跟一張畫像相互融合起來。

    頓時。

    他驚駭道:“你是林萬易之子林凡,沒想到你竟然敢自投羅網。”

    認出來了,真的認出來了。

    聯盟通緝林凡,想借助四大盟之手,只是因為太過于驚人,所以四大盟并沒有太過于相信,但后來發生的一些事情,卻讓他們知道林萬易之子的實力的確很恐怖。

    留不得。

    必須斬殺的存在。

    林凡笑著:“沒想到我還真被認出來了。”

    說這話的時候,還頗為自豪得意,仿佛是要讓別人知道,我的名聲原來也已經這么大了。

    其實,林凡在邪盟的名聲很是差勁。

    九煞老祖被他死坑一波,而且邪盟跟仙盟之間的戰爭還因為他而起。

    現在來到遮天魔宗對別人來說,也是相當于自投羅網而已。

    黑獄長老道:“林公子果真是膽大包天,竟然膽敢單槍匹馬的來到遮天魔宗,我宗少主在你手中,的確是被你抓到把柄,你想要什么?”

    啪嗒!

    林凡將少主踢到黑獄長老面前,淡然道:“把柄不把柄的無所謂,就是閑來無聊來你們遮天魔宗看看,但在我看來,你們遮天魔宗好像也不怎么樣,就這些弟子圍觀我這么久,卻沒人膽敢動手,還真讓人夠失望的。”

    少主很想罵人。

    瑪德。

    老子這是得罪誰了,你為什么非要踹我,不知我在宗門的地位還是蠻高的嗎?

    對于遮天魔宗的弟子們來說。

    他們目睹少主被人當垃圾似的踹走,竟然都不知該說些什么才好。

    “小子,你這是在找死。”黑獄目光漸漸陰冷,少主是遮天魔宗的門面,現在被這樣對待,那就是在打他們的臉。

    從開始到現在,林凡都保持著淡定的心面對遮天魔宗。

    哪怕這是邪盟頂尖宗門,他也絲毫不虛。

    仔細感受。

    他都已經被周圍人的憤怒給包圍了。

    這些弟子都在憤怒,也許是剛剛開嘲諷,說到他們的心坎里,傷害到了他們的自尊,所以只能用憤怒來表述內心的真實感受。

    “找不找死我不知道,但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我來你們遮天魔宗是真的來找麻煩的。”林凡說道,他對頂尖宗門的好感度基本為零,或者可以說是負數。

    周圍的弟子們憤怒的看著林凡。

    同時心中驚駭。

    他們從來就沒見過如此猖狂的人。

    入遮天魔宗以來就從未見過有誰敢來鬧事,甚至連聽都沒聽過。

    “小子,你太猖狂了,老夫來會一會你。”站在黑獄身邊的一位老者忍無可忍,悍然出手,周圍空間震蕩著,一股驚世駭俗的力量猛的爆發出來,凝成一條黑蟒,黑蟒張開血盆大口,呼嘯而來,顯然是想將林凡吞掉。

    這位老者的實力不俗,在宗門地位頗高。

    舉手抬足間,皆是強者風范。

    黑獄沒有阻攔,倒要看看這小子有何能耐。

    只是剎那間。

    轟隆一聲。

    驚人的轟鳴聲響徹天地,宛如驚雷在眾人耳邊炸響似的,震的不少弟子內心顫栗,嗡嗡作響。

    所有弟子面露驚恐之色。

    太恐怖了。

    他們根本就沒想過劫持少主回來的年輕人,竟然如此恐怖。

    緊接著。

    他們看到一輩子都不敢相信的一幕。

    “什么?”

    他們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一幕,只見剛剛出手的長老,單膝跪地,單手撐著地面,另一只手則是捂著胸口,劇烈咳嗽,每一次咳嗽都會帶出大量的鮮血。

    所有弟子都不敢相信會是這樣的結果。

    長老竟然會輸掉。

    電光火石間,連眨眼的功夫都沒有,就變成這樣,也太恐怖了吧。

    黑獄長老面部表情微微發生變化。

    剛剛的一幕他都看在眼里。

    他沒想到這小子的實力比傳聞還要恐怖,不是說只有道境二重的修為嗎?

    可是看現在這情況,哪里只是道境二重。

    一腳就是一腳直接踹在師弟身上。

    雖說看似很普通的一腳,但蘊含的力量過于恐怖,如果是落在地面,遮天魔宗怕是要被打崩掉。

    “這一腳還行吧。”

    林凡彈指敲著衣褲,神色淡然的很,就仿佛很是簡單的行為似的。

    過分!

    他這種輕描淡寫的行為徹底將遮天魔宗的人給惹炸了。

    大量的怒氣點瘋狂涌來。

    對林凡來說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爽。

    他早就知道來頂尖宗門搞點事情那是最為爽快的。

    現在修為是道境三重,道紋達到九十,只要繼續努力,多積累點怒氣點,將道紋提升上去,那修為自然也是一飛沖天,達到道境四重的話,那不就是隨便揍了。

    被林凡踹倒在地的長老,猙獰抬著頭,眼里布滿血絲,恨不得將林凡吞掉。

    站在一旁的長老們難以忍受:“好猖狂的小子,我來會一會。”

    只是這位沖動的長老被黑獄長老攔下:“別沖動,你不是他對手。”

    這話就有些羞辱了。

    雖說你是師兄,但你也不能這么說啊,我堂堂道境五重的高手,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對手,師弟只是半只腳踏入五重而已,還算時四重修為,不敵也能理解,但我都已經這么強了,怎么可能不是對方的對手。

    但沒辦法。

    誰讓黑獄是師兄,只能憤憤不平的退后。

    黑獄心里不震驚是假的,如果不是師弟出手,被對方一招鎮壓,他都不敢相信對方的實力竟然如此恐怖驚人。

    “不愧是林萬易之子,林公子的修為果然令人震驚,想當年本座還在想林萬易為何能提升的如此快速,現在看來天賦的確是你林家更好一籌,而你林公子也很完美的繼承了這驚人的天賦,只是可惜,你不該來遮天魔宗鬧事,更不該對我宗少主動手。”

    黑獄聲音平靜,沒有先前的那般憤怒,他跟聯盟那邊想的一樣。

    這小子絕對不能留。

    留下來就是禍害。

    林凡笑著,被人夸贊的感覺還是很不錯的,只是他很想告訴對方,你說的都是錯的。

    只是想想就想笑。

    什么鳥天賦。

    這些修為都是靠加點弄來的。

    如今對方既然是這樣認為的話,那就不多說啥,隨便你們是怎么想的,就按照你們的來。

    林凡擺手道:“行了,也別說這么多廢話,要干就趕緊的,要我說,你們遮天魔宗也不過如此,慫的有點嚇人,本公子從來了之后到現在,都已經有段時間了,現在完好如初,也沒缺胳膊少腿,說實話,還真是夠讓人失望的。”

    艸!

    弟子們都忍不出的爆粗口了。

    也太猖狂了吧。

    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忍不住,真的已經忍不住了。

    說實話。

    他們為待在遮天魔宗而自豪,如今有人噼里啪啦的瘋狂打他們的臉,這要是一般人誰能忍受的了。

    未免也太過分了。

    他們心里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希望黑獄長老能好好的教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最好就是當場打死,然后他們拿對方的腦袋當球踢。

    黑獄長老面無表情,但臉上的皺紋微微顫抖著,顯然也是被林凡說的這些話弄的心中有些憤怒。

    猖狂的人見過不少,但還真從沒見過如此猖狂的。

    “好的很,年輕氣盛很正常,但本座今日就要看看你能有多大的能耐。”黑獄冷聲道,隨后做出去另外一個地方戰斗的手勢。

    畢竟他們的修為都很強。

    真要打起來,波及的范圍有點廣。

    只是林凡對他這動作有些懵。

    啥意思?

    甭管了。

    也許是開戰吧。

    轟隆!

    林凡氣勢爆發,沒有隱藏,力量如同浪潮似的一圈圈的朝著外面擴散而去。

    “干!”林凡低吼一聲。

    而黑獄長老愣神。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