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歷史軍事 > 我要做門閥 > 第五百三十九節 送妹子
    不過,金日磾是一個非常重禮的人。

    他對漢家禮法的熟悉和尊重程度,讓很多博士官都自慚形愧。

    所以,雖然張越的吃相,稍微有些出格,但他依然滿臉微笑,靜靜的等著張越吃完。

    而張越卻是似乎忘記了這里是別人家,拿著刀叉,自顧自的切著一塊塊鮮嫩多汁的牛肉,然后塞進嘴里,咀嚼品味。

    良久,他才放下刀叉,心滿意足的打了一個飽嗝。

    然后,張越才似乎發現自己這樣子,貌似有些失禮,于是尷尬的笑了笑。

    金日磾卻一副似乎根本不在意的模樣,只是看到張越吃完,他便起身,拍了拍手掌。

    于是,歌舞瞬間停息,樂師、歌姬們恭身一拜,一一緩步退出大廳。

    門口的下人還很小心的掩上門窗。

    “侍中公,這飯菜可還合胃口?”金日磾看著門窗被掩上后,便起身笑著問道。

    “勞煩翁叔公厚愛,盛情相邀,備美酒佳肴,晚輩慚愧,惶恐不安……”張越當然要謙虛一番:“再拜感恩明公款待!”

    說著張越就恭身一拜。

    金日磾連忙領著家人妻小回禮:“不敢!侍中不以金氏粗鄙,屈尊降貴,登臨寒舍,實令闔府上下與有榮焉……”

    張越連忙拜道:“明公謙辭,晚輩深敬之……”

    于是,便各自主賓落座。

    金賞作為嫡子,端著酒壺上來,給張越倒滿,拜道:“薄酒無味,愿侍中海涵……”

    張越連忙舉起酒樽,面向主位的金日磾,舉杯敬殤:“敬翁叔公,祝公福澤綿綿,早封公侯!”

    “承蒙吉言……”金日磾連忙舉杯道:“不勝感激!”

    兩人一飲而盡,將酒樽倒扣,以示誠意。

    “蒙侍中吉言祝福,鄙人無以為謝,聞說侍中迄今尚無婚配,枕席之間無人奉承,……”金日磾忽然說道:“若侍中不嫌棄金氏粗鄙,愿以亡兄之女,以奉侍中枕席……”

    “如蒙侍中應允,則亡兄九泉之下,恐亦無憾……”

    說著,在金日磾身后,步出一個大約十七八歲,身穿著綾羅華服的少女。

    “妾身少夫,恭問侍中公安……”少女的聲音,恍如黃鸝一般清脆,聽著很是舒服,身材更是纖細修長,既有著中國少女的婉約靜殊,又似乎有著些異域風情。

    一張小臉蒙在細紗之中,朦朦朧朧,有些叫人看不清楚,但坦露在外的鼻翼,卻俏皮的有些可愛,最重要的是那雙略帶著碧藍的眼眸之中,似乎充滿了種種神色。

    惶恐?擔憂?害怕?

    還有些激動與興奮。

    張越卻是被嚇了一大跳!

    雖然說,漢家公卿之家,互相送妹子,這是禮。

    連天子,也最喜歡做這種事情。

    對于公卿貴族們來說,再沒有比送妹子這種事情更經濟,更劃算也更能拉動感情的事情了。

    畢竟,誰家沒有個三五十個的女兒、侄女、族女的?

    在一般情況下,除了嫡女和少數受寵的女兒,其他的女性成員,統統屬于籌碼。

    想送就送,甚至買一送N。

    滕昏制度下,娶一個貴族家的嫡女,這個女性的妹妹、表妹、表姐什么能陪嫁過來一大堆!

    沒有辦法,現在是男權世界。

    兩個家族之間的聯姻,可不是為了愛情,而是為了實實在在的利益。

    為了確保利益,大家族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只是……

    張越依然有些措手不及。

    微微舔了舔嘴唇,張越知道,這是金日磾的一個試探。

    等于是金日磾在問他:張侍中啊,您看,我們能不能成為朋友呢?

    是朋友的,就請接收鄙人這微不足道的禮物吧!

    以侄女作為試探,也是恰到好處的。

    既不失禮儀,傳出去別人也沒有話講,又能把握好分寸,即使被拒絕,也無傷大雅。

    只是……

    張越有些憐憫的看了一下那個少女,似乎名曰:少夫。

    在后世,像她這樣的女孩子,恐怕還在上學吧。

    縱然是山區的農民女兒,起碼也能有著自己的意志。

    可惜在這個時代,出生在貴族之家,卻根本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甚至只能作為籌碼和道具。

    當然,也只是憐憫而已,也只是在心里感嘆一聲罷了。

    再多的感情,沒有了。

    也不可能有了!

    在這個冷冰冰的政壇上,能私底下同情一下,已經是很難得的事情了。

    張越甚至都沒有做過多的猶豫,就立刻對金日磾拜道:“明公厚愛,小子慚愧至極,實在無以為報,唯敬受公之厚愛而已!”

    金日磾一聽,立刻就笑了起來,道:“此少夫之福份也,鄙人及鄙兄,必為其喜之!”

    名為少夫的少女,也是盈盈一拜,眼中竟然流落出了幾分喜色:“妾身未夙興夜寐,以奉君之枕席,不敢懈怠!”

    對她而言,這簡直是最美妙的事情!

    要知道,姐妹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羨慕和嫉妒自己的好運!

    她微微抬眼,滿是憧憬和幸福的抓緊了小手,甚至害怕這只是一個夢!

    沒辦法,這個男人太出色了,出色到縱然是她這樣的待字閨中的少女,也早有耳聞。

    而且……

    對方的樣貌、年紀,無一不是上上之選。

    于她而言,這已是最佳結局!

    再不能有更好的歸宿了!

    由是,縱然只是為妾為婢,她也高興無比!

    但可惜的是,無論是張越還是金日磾,都沒有再來管她。

    倒是,她的奶媽和兩個婢女,馬上上前,紛紛高興的對她拜道:“恭賀小娘,得遇良人,恭賀小娘,得遇良人!”

    而其他在場的少女,則都是羨慕無比的看著她,眼中閃爍著種種神色。

    而在另一邊,借著此事,金日磾立刻就親熱的拉著張越的手,坐了下來,道:“吾這侄女,生性膽怯,唯望侍中往后多多寬宥……”

    “不敢!”張越看著金日磾,笑著道:“必如明珠,呵護備至!”

    雖然,金日磾只是送一個妹子給他,隨便他怎么著,甚至殺了也不會管。

    但這個妹子,卻是張金友誼甚至更進一步的象征。

    無論如何,張越都不會虧待對方。

    更何況,他還是一個穿越者!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