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歷史軍事 > 無雙庶子 > 第二百零四章 個人心思總不同
    李延面圣之后,很快就有圣旨降了下來,封這個平南軍的副將,做了兵部右侍郎。

    他私下里參李信的那份文書,承德天子沒有公示出來,朝廷上下風平浪靜,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承德天子沒有動靜,李延這邊也很懂事的沒有繼續告下去,畢竟當事人李信現在不在京城,現在鬧也無濟于事。

    如果說之前,平南侯府對李信的態度可以說是不聞不問,但是李延上書之后,平南侯府就徹底跟李信翻臉,雙方成了不死不休的仇人。

    之所以會鬧成這個樣子,其實是因為兩件事情。

    李信恨李淳綁了鐘小小,因此跟平南侯府翻臉,而李慎那邊,則是惱恨李信算計李家。

    當初撫恤名單的事,是李慎與李信說好了,兩個人都在這件事情上口徑一致,可是李信竟然私下里用這件事做文章,狠狠的擺了李家一道,這讓身為柱國大將軍的李慎頗為惱怒。

    所以才有了李延回京的后續。

    李慎心里很清楚,憑借玉夫人還有李淳兩個人,不太可能是李信的對手了,他自己又不太方便回京,只能把李延派回京城,暫時主事。

    李延上書之后的第二天,七皇子姬溫被召進了宮里。

    長樂宮的偏殿里,這位魏王殿下跪在地上,手里捧著李延的上書,冷汗涔涔。

    “父皇,這——”

    承德天子面無表情,開口道:“這是李延做起給朕上的奏章,參李信任監軍使期間勾結南疆匪逆,這件事你知不知道?”

    七皇子苦笑搖頭:“父皇,李信只是一個羽林衛的校尉,手下雖然有一兩百個人,但是只有統兵權沒有調兵權,這么一個芝麻大小的武官,哪里有資格勾結南疆的匪逆?這定是李家人因為上次的事情,對李信懷恨在心,因此上書報復,父皇明鑒,莫要上當才是。”

    想要里通外國,最起碼的條件就是位高權重,不然就不能叫勾結,而是叫投靠,南疆的余孽現如今已經沒落成這個模樣,李信更沒有理由去投靠他們了。

    承德天子面無表情:“李信自然沒有資格勾結那些反賊,但是李信身后的人卻有。”

    李信在京城里,替魏王府做了這么多事情,他身后的人是誰,已經不言而喻。

    魏王殿下臉色大變,連忙跪地叩頭道:“父皇,兒臣萬萬不敢!”

    “兒臣事君事父,從來一腔赤誠,絕不敢有任何歪念頭,況且南蜀的余孽比起平南軍尚且不如,兒臣就算是失心瘋有了一些不該有的念頭,也不會找這種秋后蚱蜢……”

    七皇子叩首道:“父皇,李信在南疆做了什么,兒臣屬實半點也不知情,請父皇明鑒!”

    承德天子淡淡的點了點頭,開口道:“朕也覺得你應該不知道這件事,不過陳矩昨天去查了,李信身邊的確跟著一個蜀人,就是他從南疆回來之后不就,跟在他身邊的。”

    “這個人,你知情不知情?”

    七皇子搖頭道:“這幾個月來,兒臣一直忙著釀酒,對一些雜事都疏忽了不少……”

    皇帝陛下伸出手指,一邊輕輕敲著桌子,一邊皺眉道:“如果李延說的是真的,這個李信真的跟那些南蜀余孽見過面,你猜一猜,李信到底是想做什么?”

    七皇子低頭道:“李信曾經跟兒臣說過他的一些故事,他都母親未婚先孕生下了他,十幾年來跟母子兩人相依為命,日子過的苦不說,還要被鄉里人辱罵,因此他多半……恨李家入骨,且不說李信有沒有接觸南蜀余孽,假若他真接觸了,多半也是想從這些人身上,找到一些平南軍的突破口……”

    承德天子緩緩點頭,認同了七皇子你話。

    “應該就是這個樣子。”

    這位皇帝陛下,自己皺眉思索了片刻之后,抬頭看向姬溫,開口道:“李信現在到哪了?”

    魏王殿下搖頭道:“不太清楚,不過算一算行程,這會兒應該是在回京的路上了,快則三五天,慢的話十天半個月也該到京城了。”

    “等他到京城,讓他哪里也不要去,第一時間來見朕。”

    魏王殿下深呼吸了一口氣,開口道:“兒臣遵命。”

    父子兩個人的這場對話,看起來稀松平常,但是每一句話出了些差錯,就足夠讓李信死無葬身之地。

    只要七皇子松口一句,李信可能就是人頭落地的下場。

    離開了皇宮之后,魏王殿下的背后已經全部汗濕了。

    老實說如果不是李信現在對于他太過重要,他是絕對不會在天子面前這么替李信說話的,甚至可能天子提到李信接觸南疆的時候,七皇子就要著手與李信撇開關系了。

    但是如今,祝融酒已經開始給魏王府帶來巨大的收益,平定南疆的事情將來多半也要落在李信手里,李信幾乎就是魏王府最大的助力,在這種情況下,魏王殿下才咬牙硬保了一波李信。

    出了皇宮之后,他還是后怕不已。

    剛才那種情況,只要承德天子稍微昏聵一點點,他這個勾結反賊的罪名就幾乎不可能洗的脫,還好承德天子足夠英明,能夠分清楚是非。

    這種把身家性命還有前程,寄托在別人一念之間的感覺,讓姬溫很不好受。

    回到了魏王府之后,七皇子癱坐在主位上,喝了好幾杯茶之后,他才勉強定下心神,揮手招過來一個下人開口道:“你現在便出發,往北邊去尋李信李校尉的隊伍,然后回來告訴本王,他何時能夠回到京城。”

    這個下人躬身低頭:“小人遵命。”

    “記住要準確時間,本王必須清楚,他什么時候能回到京城。”

    “是。”

    這一天晚上,魏王殿下失眠了,承德天子的話像夢魘一樣,讓他有些患得患失,一閉上眼睛就會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一直到天光大亮,他都沒有緩過來。

    第二天上午,那個被他派出去的家臣,慌慌張張的跑了回來,跪在姬溫面前,恭聲道:“殿下,李校尉他們已經在二百里開外的地方,還有兩三日便能到進城了。”

    魏王殿下睜本來正在閉目養神,聞言開了滿是血絲的眼睛。

    “知道了。”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