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都市言情 > 現代殺手生存指南 > 314章 搞了個大新聞
    之前簡單介紹過,再詳細說下唐韻琴榭的周邊環境。

    老城區嘛,不甚寬闊平整的街道,縱橫交錯的電線,高矮不一鱗次櫛比的商鋪居民樓,狹窄巷道,沒什么人用的郵筒電話亭,以及遇上持續降水暴雨就有些捉襟見肘的地下排水系統……全世界各地的老城區好像大多都是這個樣子,硬件設施老舊跟不上時代。

    但往往也就是這樣的地方,有著不多見的生活煙火氣息,或者說是人情味,容納著高大上寫字樓里見不到的尋常買賣。

    就拿與唐韻琴榭同處一條街區的鋪面來說,街頭巷尾處,略顯逼仄的空間里,存在著好幾處小賣部、報亭兼小賣部、輪胎修補鋪子、盲人按摩,哦,也有白天關門晚上營業,燈光緋紅曖昧的特殊按摩店,不過那基本都是外鄉人開的。

    還有理發店,不是那種掛著飛剪、名剪、時尚造型設計等等花里胡哨招牌的美發店——這種也有,不過地段位置要好很多——是那種直接將理一次五塊、八塊打在明面上的老式理發店,里面沒幾個座位,一般就一個,兩個的話很有可能就是夫妻店了。師傅大多上了年紀,穿著背心,最擅長的工具是電動剃子,最拿手的發型是平頭,理一次發附帶刮須、掏耳朵服務,客人多了手腳會稍麻利些,但也基本快不到哪去,一邊理著發,一邊聊些家長里短,等待的客人也不急,或看報紙或參與進來聊天……

    知道的這么清楚,是因為唐朝去理過發,有些坡腳的老師傅手藝相當不錯。

    這是有店面的,還有的就是流動攤販。分早晚,早上基本是些早點鋪子、菜販,不是那種正規小販,就是自家種的吃不完換兩個零花的。晚上的話賣衣服玩具的比較多,就在街邊或不遠處的小廣場上,有城管管的,但基本不會鬧起來,到時間提醒一聲就行,一般是早上八點半左右,晚上八九點往后,路面車子變多或變少的時候。此外還有算命的、貼膜的等等,不分早晚長天營業。

    唐韻琴榭的地段不錯,差不多是位于街道的正中央位置,左右是家賣手機的和奶茶店,正對面是家珠寶店,樓上好像還有個紋身店,沒打招牌出來,不過唐朝見過店家,一個姓曹的小伙,身上有著不少紋身,瞧著有些嚇人,性格倒是不錯,會玩電吉他,進琴行看過幾次,可能是因為預算不足最后都沒有買,算是個潛在客戶。

    到了個陌生地方是需要擴大交際圈的,唐朝正在慢慢熟悉周邊的街坊鄰居,進度還不錯。當然,現在得再加上個突如其來的小和尚。

    那天傍晚打了個照面后,當天晚上唐朝就了解了所有狀況。這是很有必要的的,雖然嚴格意義上來說,小和尚并不算地下世界里面的人,但他的存在就注定不會被地下世界所忽視。

    一個能正面錘敗風魔武藏的人,不管到哪也都不會被忽視。

    老實說,小和尚再度回轉嶺江是有點出乎唐朝意料之外的,還以為養好狀態后會被請到九州崛起總部或者某個秘密基地供起來呢,畢竟戰略核武嘛,而且曝光出來后確實存在著許多不可預知的危險。但結果小和尚還是回來了,就在幾天前,現在住在老城區博物館里,還有個職位,負責研究博物館里的佛經佛器。

    不用說,這自然是九州崛起方面的安排。山中小廟是肯定不能回的,那里地處偏僻,出個什么意外實在無法及時支援到位,就把小和尚安排在了眼皮底下市區里面。也算是進化了,從小隱隱于野到中隱隱于市。

    唐朝觀察了幾天小和尚的起居行蹤,后者就住在博物館后方由兩間廂房組成的小小院落里,通往院落的拱門上了鎖,外邊觀光游客便進不來,當然也很少會有游客去到那偏僻角落,每天的活動范圍就是院落與佛器展廳之間,最多就是再拿些食物喂養博物館里的野貓。如無必要基本不會離開博物館范圍,跟古時候的大家閨秀一樣,安分的很。

    如此觀察幾天,唐朝便不再關注了,沒必要,小和尚顯然是打算在這邊長期落腳了。

    進入十一月份,秋意越來越濃,天氣逐漸轉涼。

    琴行的生意還是不溫不火,但唐朝已經心滿意足,小姑娘倒是有點不甘心,拉著唐朝發了兩天傳單后發現效果不佳,最近又在積極謀劃著一個行動,還在學校里辦了社團,當然是音樂性質的,準備弄個組合,成熟了就在琴行里演奏點經典曲目啥的拉拉人氣,目前正在努力招攬樂隊成員中。

    方法聽著挺靠譜的,唐朝就以琴行的名字贊助了那個目前連會長帶會員剛好兩人的社團幾件樂器,小姑娘干勁十足,也就由著她折騰了。

    另一方面,謝家的幾只股票股價也在穩定下滑中。現在已經不僅僅局限于江月公館里那幫老大爺的口口相傳了,一些報紙經濟板塊也開始逐漸報道這個問題,前幾天學拳時,就連向來不關注此事的楊老也隱晦問了幾句,唐朝的反應自然是雙手一攤,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他也確實不知情,不過聽著周圍越來越多的相關消息后,也上網查了下股票行情,看著那幾只下滑弧度驚人的拋物線,隱約嗅到了幾分崩盤意味……

    也就在這種情況下,這天周六,沒什么事的唐朝騎著哈雷來琴行看店,一個人在家懶得弄早餐,便就近選擇了個賣煎餅的流動早餐車,走過去的時候目光掠過旁邊的報亭,頓了頓,

    “師傅,來份報紙。”

    遞去一枚硬幣,拿起最上面的晨報報紙,赫然入目的加粗加黑大標題,XX公司拆遷亂狀——安得廣廈千萬間?

    沒記錯的話,XX公司就是謝正華的房地產公司。再一看報道記者,郭木蘭打頭在列。

    唐朝心中已然有幾分數了,沒有立刻展開報紙閱讀,而是夾在小臂下,買了煎餅、豆漿,返回琴行。

    煎餅吃完,豆漿喝完,篇幅占了整整兩個版面的報道也大致看完。

    內容,觸目驚心——至少對于普通民眾來說,是這樣沒錯。

    郭木蘭的前幾篇報道,包括她博客里被刪掉的那一篇,唐朝是有看過的,原以為這篇也是一樣,就是將在建工程的質量問題羅列出來,數據很多,但說實在的一錘定音的專業證據并沒有多少,大多是基于未來嚴重后果的臆測。不能說杞人憂天,但給讀者造成的沖擊力確實不大,事實就是如此,老百姓們還是更關注眼皮子底下、與生活息息相關的事情。

    郭木蘭這次就學聰明許多,她不再從正面報道工程質量問題,轉而深入調查拆遷亂狀。

    里面就有發生在隔壁街區居民樓里,唐朝和謝薇上次無意撞見的那幕,之所以能確定,是因為報紙所配的照片里有張冷笑面孔,依稀正是唐榮……那件事情的后續情況,唐朝并沒有關注,現在算是從報紙上知道了,那家人搬了,不搬不行,因為拆遷人員找到了小孩所上的學校,一番操作之下,擺在那家人面前的就兩條路,要么乖乖搬走,要么小孩上不了學……

    諸如此類的例子還有好幾個,總之就是各種威逼強迫手段,壓低拆遷款。郭木蘭這次沒有大聲疾呼,也沒有刻意煽情,就是將普通民眾們身旁發生過或正在發生的事情,一個個真實案列,一張張現場照片,一句句當事人哭訴,逐一收集,并擺到臺面上來,詳實而全面。

    這,其實也就足夠了。

    不聲不響還真搞了個大新聞啊……輕嘆搖頭,就在唐朝琢磨著這份報道到底會有多大分量時,手機鈴聲響起,謝薇打來的,

    “喂……”

    “小唐,過來老宅把糖豆接走!”電話里,謝薇的嗓音冷峻且憤怒,旁邊隱隱吵雜。

    …………
可以赢钱的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