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啦 > 武俠仙俠 > 最強吞噬升級 > 第092章 以己為餌
    蛟頸獸雖然體型龐大,但是骨架并不重。
    江洪濤馴養的這一頭更是體內充滿了靈氣,自帶浮力,利爪釘入石縫后,在崖壁上奔跑起來如履平地。
    比房子還大的巨獸咆哮著奔襲而來,光是這種視覺沖擊力,就足以讓低階的修煉者嚇破膽。
    此時,意識到自己闖下大禍的田和心中很是絕望,大腦一片空白,不知所措。
    江月白則深知難逃一劫,咬破嘴唇,十指指甲刺入手心,準備使出最后的搏命招式。
    但和他們二人不同的是,陸平安并沒有放棄思考。
    短短幾個剎那過后,一個計劃在他的腦中形成。
    雖然是臨時想出的策略,但眼下已經沒有比這更好的辦法了。
    只有以自己為餌,在場的三個人才有最大的可能全部幸存。
    “田兄就交給你了,江洪濤由我來對付。”
    陸平安用力拍了一下江月白的肩膀,撂下這番話后,直接朝氣勢洶洶沖過來的江洪濤迎了上去。
    江月白本已打算拼死一戰,不料卻被陸平安搶了先,一時間錯愕難當。
    “哎!你回……”
    她正要叫住陸平安,可當看到后者從袖中取出的東西時,江月白再次愣在了原地,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老賊,你要的龍骨牌在這,有本事就來搶吧!”
    陸平安一邊大喊著,一邊將半個手掌大小的龍骨牌舉在頭頂。
    等到確認江洪濤看清楚了,他這才調轉方向,躍入對岸的叢林而逃。
    這枚龍骨牌正是胡靈給他的,稷下學院的入院信物。
    據傳,在稷下學院所在的臨淄山后峰,埋藏著半具真龍骸骨。
    真龍雖死,但龍骨卻仍會吸取天地靈氣,以一種玄妙的方式生長。
    只是每長出一截,龍骨便會脫落一截,始終不能恢復整具骨架。
    長年累月,這些脫落的龍骨便堆積成一座龍骨山。
    為了彰顯院威,稷下學院便用龍骨代替紙張用做記錄,外地學子的入院信物也是用龍骨打造。
    雖然不了解江月白的過往經歷,但是根據江洪濤剛才的喊話內容,陸平安確信,江月白和自己一樣,也是稷下學院的新入弟子。
    江洪濤之所以千方百計地圍殺她,報復之類的理由,估計都在其次,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為了搶奪入院信物龍骨牌。
    果然,看到陸平安手中的龍骨牌,江洪濤的眼中頓時迸發出狂熱的色彩。
    “休走!”
    江洪濤大喝一聲,當即放棄了江月白,轉而命令蛟頸獸追向陸平安。
    陸平安深知江洪濤實力的可怕,顧不上回頭,落地之后全力沖刺,直奔叢林深處竄去。
    他和江月白雖然不熟,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沒有來得及告知,但他相信后者不會對田和棄之不顧。
    而且除了江洪濤以外,剩下的那些人應該都是江洪濤,在家族中的親信下屬,地位不高,實力也不可能多強。
    江月白足以輕松應對。
    沒過多久,蛟頸獸奔跑的腳步聲便消失在叢林中。
    “混蛋,逞什么英雄!”
    回過神來的江月白惱火不已,她最討厭的就是欠別人人情。
    如果陸平安最后死在江洪濤手里,這個疙瘩她這輩子都將揮之不去。
    不過事到如今,一切也就只能寄希望于陸平安了。
    “喂,姓田的,不想死就給我滾過來!”
    江月白沒好氣地朝田和嬌喝了一聲,同時玉指輕彈,飛劍擊斃了一名掠近的江洪濤親信……
    與此同時,以自己為誘餌引開江洪濤的陸平安,已經穿過了崖壁對面的叢林,來到了一片開闊地帶。
    “不妙啊,早知道就換個方向了。”
    見失去了林木阻礙的蛟頸獸,和自己的距離越拉越近,陸平安頭疼不已,冷汗也從后背流了下來。
    其實,他能逃出這么遠,已經很不容易了。
    如果沒有六足麋鹿血脈帶來的跑速加成,剛才在那片叢林中,他就會被蛟頸獸追上。
    另一邊,對于陸平安所施展的迅捷身法,江洪濤也是頗感驚嘆。
    若非有蛟頸獸代步,他甚至有可能被甩開。
    當然,這僅僅只是假設,現實不會有任何改變。
    今天就是眼前這個年輕人的死期!
    “小子,老夫不知道你和江月白是什么關系,但我奉勸你一句,不要被美色蒙蔽了雙眼,她是在利用你。”
    就這樣,江洪濤一邊出言蠱惑,擾亂陸平安的心志,一邊召出一柄飛劍,開始在其上附著靈氣。
    鹿邑城江家以飛劍術聞名,身為家族長老,江洪濤雖然以馭獸之法為主要戰斗手段,但他也精通御劍。
    只要與陸平安的距離再拉近一些,他就能結束這場貓捉老鼠的游戲。
    “快!”
    “嗷嗷嗷!”
    在江洪濤的命令下,蛟頸獸兩顆碩大的獸眼睜圓,咆哮不止,不顧一切地加快跑速。
    幾個彈指的工夫過去,陸平安終于進入了攻擊范圍。
    “就是現在!”
    江洪濤毫不留手,第一時間將飛劍擲出,直取陸平安的后頸要害。
    “不好!”
    聽到背后掠近的破空之聲,陸平安心頭警鈴大作,當即防御措施全開,同時調整跑動姿態。
    刺啦!
    飛劍刺破金光咒氣團,劍刃劃過狂戰荊甲,在陸平安的后背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口。
    “好強的穿透力!”
    陸平安暗暗心驚。
    他引以為傲的防御手段,竟然被江洪濤隨手一招輕易攻破,七重小境界的差距果然還是太大了。
    然而這時,本已對他造成有效殺傷的江洪濤卻氣急敗壞,破口大罵了起來:“你這孽畜!我允許你吃了嗎!”
    原來,就在他擲出飛劍的那一瞬間,坐下的蛟頸獸剛好被一只趴在草叢里的巨型靈鼠,吸引了注意力。
    為了追蹤江月白,江洪濤已經很多天沒有對它進行喂食了。
    饑餓難忍下,蛟頸獸一口將那只巨型靈鼠吞吃下去,結果使得江洪濤腳下不穩,飛劍失去準星,未能成功擊殺陸平安。
    “等回去再教訓你!”
    江洪濤在蛟頸獸的背上狠狠地跺了跺腳,隨后靜下心神,以氣機操控飛劍,繼續對陸平安發動攻擊。
    然而這一次,吸取了剛才教訓的陸平安,不可能再讓江洪濤得逞了。
    就見他閃轉騰挪,連續多次躲過了飛來的飛劍。
    隨著附著在劍刃上的靈氣被不斷消耗,飛劍的速度和威力都在逐漸下降。
    無奈之下,江洪濤只能將其收回,準備下一輪攻擊。
    這時候,由于背后受傷,并且閃避飛劍時放緩了速度,陸平安距離后方追趕的蛟頸獸,已經不足百步遠了。
    “呼!”
    江洪濤長吐出一口氣,清空心中的焦躁,向陸平安第二次全力擲出飛劍。
    這一次,這個半路出來礙事的小子,絕對必死無疑!
    “什么!可惡,你這畜生想死了是不是?”
    江洪濤本以為這一劍就能結果了陸平安的性命,不想這時,異變再生。
    他坐下的蛟頸獸竟然又被什么東西牽走了注意力。
可以赢钱的捕鱼